笔趣阁 > 师妻 > 第17章 嫉妒

第17章 嫉妒

        冬日过后,便又是一季之始——春的世界。

        千门万户曈曈日之际,黄药师正在连清的协助之下,开始构建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心法。与此同时,黄府也迎来了它这在春节里的第一与第二位客人。

        “多谢公子相助。”

        从被握着的小臂向上看去,映入慕芷晴眼帘的,是一个容貌平凡的白衣青年,他面带微笑,优雅地立在自己的身边。

        这白衣青年正是连清。

        在少女站稳之后,他便立刻放开了少女的小臂,并且退开三步以避嫌网游之夫人不要逃最新章节。

        慕芷晴正是黄府的两位客人之一。她是黄药师的表妹,在只比他后几个月出生。

        而方才,她在路过梅园中没有留意到地面上的水渍,脚一滑险些摔倒之时,被路过的连清巧然遇上。

        “是在下唐突了。”连清摆手。

        男女授受不亲在宋代,是一条重要的道德标准。

        慕芷晴和其父慕舒玄来到黄府做客已逾七日,这日倒是连清第一次见到其人。

        少女穿着粉色的衣裙,披着雪白的貂皮,如墨的发丝上点缀着流苏步摇与鲜花头饰,充满着年轻女孩特有的青春与活力。这位表妹的长相也是不俗,面若夹桃似瑞雪出晴,目如明珠似春水荡漾,是一个典型的江南美人,这让连清开始怀疑或许黄家先祖的基因中带着俊男美女的因子,所以这一族人的相貌大多超越了人均水平线。

        不过,在黄家二公子完婚之后,黄药师年逾十四之时,黄慎之邀这对父女来黄家做客的意图,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青年想着,依着自己徒弟易迁怒的性格,这位年轻靓丽的慕姑娘,必是频频受到冷待。怜香惜玉这个词,恐怕早已被他抛之于脑后。那般自我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的婚姻被别人安排好,即使是他的父亲,他也绝不会妥协的。

        “想必是药师的表妹慕姑娘吧。”连清拱手施礼,道:“在下连清,是药师的乐理师傅。”

        是他。慕芷晴好看的眼眸中滑过一道惊讶,随后她微微地福了一下身子,“小女子慕氏芷晴见过连公子。”

        低头屈膝之姿,似弱柳扶风,楚楚动人。

        “昨日骤雨临园,仆人们尚不及清理,慕姑娘还是小心些。梅花虽美,也不及安康之重。”

        奇怪,连清心想。

        他知道慕芷晴的存在是十分平常。但是慕芷晴会知道他的存在,这就太不平常了。

        尽管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通过少女的神色,连清却可以判断,对方是认识他的。

        照理说,他的存在在黄府也不算特别,应该没有人会特意向这位来客提到他的。

        那么,对方又是通过何种途径知晓的呢?

        连清关切的话语令慕芷晴心中一暖,接连多日受到黄药师的冷言冷语的她,心情不由地好转起来。本来听说主苑梅园里的花开得正好,便想着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梅花未赏到,就差些先摔一跤。

        不过,能够邂逅这位白衣青年,也是不错的。

        果然,如小桃所言,青年是一个十分好相处的人。

        一直累积着的好感在此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得她违背了往日的闺阁教育。

        “芷晴明白,多谢连公子指教。”

        芷晴?连清双眉微挑。

        虽然晚辈在长辈面前可以用名自称,他们之间,凭着他师长的身份勉强可以算得上前辈与后辈,只是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才相识,如此自称确实过于亲近。

        明澈的眼眸轻扫过慕芷晴的脸颊,不同寻常的粉色令青年即刻了然。

        ——希望黄慎之不会因此赶自己出府。

        只是,他也是惊讶的厉少霸爱:囚宠小娇妻最新章节。

        这张脸平淡无奇,又拥有什么价值能够让初次见面的少女对他一见倾心?若是“吊桥效应”在作祟的解释更合理些。在危机中,人们总是容易把身体本能的心跳加速归结于对帮助自己的异性的好感。十三岁的豆蔻年华,和黄药师相差不远,太年轻了。

        但真的只有这些原因吗?

        “小姐。”

        穿着黄衫,梳着双髻头的丫鬟焦急地跑了过来。

        “原来你在这里,我刚才都处找都找不到你。”

        也许,他找到违和感存在的理由了。

        视线滑过黄衫丫鬟的双手,在看到圆润的指甲上残留着的淡淡红色,连清双眸微微眯起,他想起了一个不应该却又应该才出现在这里的人。

        真是好久不见了,素光。

        “小桃,有什么事吗?”

        “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趟。”

        被叫做“小桃”的丫鬟嘴角轻轻地抖动了一下,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而此刻,连清脸上本来挂着的礼貌般的笑容似乎变得真实了几分。

        “慕小姐有事,便先行一步。”

        “抱歉,失礼了。”

        ······

        两人客套着作别。

        然而,在这梅园中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从另一边长廊缓步而来的黄药师收入眼中。

        在好不容易摆脱了舅父慕舒玄的“纠缠”后,他刚想松一口气,便看到略远处那极为碍眼的一幕戏码。

        英雄救美,真是俗套得不能再俗套了。

        青年与少女站在梅林之中,似是相谈盛欢,两人的神色都十分愉快,尤其是那少女,面颊带粉,眼波含水,如同与情人相会般温柔羞涩,在那梅花的映衬下,简直美好得不得了。

        咔嚓——

        刺耳的声音忽然于耳畔响起。

        黄药师低下头,只见翠绿的南天竹中,一根竹枝从中间处被折断,断枝歪歪扭扭地倒在一边。而自己的左手,正是罪魁祸首。

        即使他的神色沉静如故,但是行为还是出卖了他暴虐的心理。

        名为嫉妒的感情,如浪潮般汹涌地侵袭而来。

        想要毁了慕芷晴,让这所谓的表妹再也无法对连清露出那样碍眼的表情,再也无法出现在青年的面前······卑劣又阴暗的情绪无声无息地在心底迅速滋生。

        对于这种可以算得上是新鲜的黑暗情绪,黄药师只是感到惊讶,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人的内心既存在善意,又存在恶意,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不是圣人,也成不了圣人。

        数十种让慕芷晴消失又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方法在少年的脑海中闪过,每一种都能让他觉得很是快意。

        “在想什么?连我走得那么近都没有注意到腹黑npc全文阅读。”

        随着内力增加,习武之人总是容易感知到他人的气息。而内力越深厚,武力越强,便越是不容易被人发现。连清方才走来时,并没有刻意地收敛气息。按照常理,黄药师在至少应在十里开外就该注意到。

        “没什么,只是在想新的内功,方才恰好有了一些新的思路。”

        黄药师将握着的竹枝不着痕迹地藏进衣袖,左手负于身后掩着,神色自如地回答。

        “何必这么着急,你还年轻,时间还多着呢。”

        经过了上一次差点走火入魔的事件之后,黄药师处世的分寸又回来了。只是,急切想要变强的心却没有丝毫的改变。连清看在眼里,也只能适当劝阻。

        “我知道。”

        话虽如此说,听不听得进,又是另一回事了。而黄药师,也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与连清多加争执。

        连清无奈地叹了口气。

        算了,只要不会对他自身造成影响,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两人随意地聊了几句后,黄药师便提出有事要做而先离开了。

        即使对方曾经看到过自己最不堪的一面,但是少年还是希望,能够尽力将他身上那些灰暗的东西隐藏好,只让青年看到最美好的一面。

        只是走了两步后,他又停了下来,终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师傅,梅园里的花虽美,也不必过于流连。”

        什么意思?连清不明所以。

        然而,他稍后便明白了。

        向前两步,他走到了黄药师适才站着的地方。而从这个角度的视线望去,不正是他遇到慕芷晴的位置?收回的视线在扫过了盆景之时,停滞了下来,只剩半截的一支竹叶在一片完好的翠绿中显得十分突兀而不和谐。

        “小朋友嫉妒的样子真是好可怕啊,那双漂亮眼睛里的怒火,都快冲出来了。”

        方才小桃在路过他身边时,用传音入密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原来如此。

        眼眸暗了暗,连清伸手将剩下的半支竹叶连根拔起,随手向一旁抛去。

        已经被破坏了的东西,就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

        素光,你说错了。

        黄药师,可不是什么小朋友。

        不过,有的时候,他倒真的希望对方是一个小朋友。

        至少,小朋友可以被轻易地摆平。

        嫉妒——

        真是令人陌生的情感。

        就算是当时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容月,也没有露出过类似的情感。

        而自己还想着去怎样处理这种陌生的情感,真是麻烦。

        素光,你还一如既往地喜欢添乱。

        作者有话要说:两个新人物,同时登场=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