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18章 曲素光

第18章 曲素光

        傍晚时分,当连清退开房门的一霎那,便发觉房里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他想的那一个。

        ——当悦耳的铃铛摇晃之音混合着女人清泠的笑声一起响起时,他心下如此肯定

        这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若是内力不够深厚或者心智不够坚定的人听了,便又是另一番滋味了。或许是莫名其妙地去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又或许是脑海中多出了一段本来没有的记忆。

        ——所谓**摄魄,即是如此。

        “素光,我知道是你。”

        而连清却完全没有受到房中声音的影响,径自做到椅子上,翻开两个杯盏。

        “出来吧。”

        “真是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一道窈窕的身影从房檐上方跃下,酥软的声音美妙至极。

        “公子从来都不会受到影响。”

        瞧女人的穿着打扮,与慕芷晴身边跟着的丫鬟小桃竟是一模一样,但是那张脸皮,却是天壤之别。

        她可能并不是你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却一定是你见过的女人中,最无法移开眼的。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的妖娆与魅惑,使她就像是《聊斋志异》里走出来的妖精魔魅,引得无数才子书生为之丢了魂。尤其是那一双狭长的桃花明眸,只要一对上,就会让人深深地被吸引住,似是掉进无底的旋涡中,再也不能自拔。

        但这一切,都无法动摇连清一丝一毫。

        “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吧,骆冰不也是如此,小桃。”

        “不要叫那个俗气的名字,简直是我曲素光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女人一听这称呼便有些跳脚。向来以自视甚高的她最讨厌的便是俗气的东西。

        “至于那个死面瘫冰块脸,他一定是断袖,一定是。”

        除了连清,曲素光绝对不承认有人能够抵挡她的**摄魄。

        “我可以肯定他不是。”

        连清淡然地扫了曲素光一眼,意味不明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即使看出了对方的疑惑,也不打算去解释,而是直击主题。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因为太过想念公子了,都道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一年的时光,于素光而言,可是如同千年般久长。”

        吴侬软语在连清的耳畔响起,似是情人间的密语,但白衣青年的反映一点都不给面子,一把拉开对方勾住他肩膀的手臂,“别玩了,说说那些与我同逐贤者的人如何了?”

        “公子神机妙算,在他们听闻江南出现红莲怪盗时,有些想浑水摸鱼,派人追杀,已被我们的人反追踪并一举杀死,而另一些自作聪明的人,想着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我都送他们去见阎王了,只除了——”曲素光皱了皱眉,嫌恶般地说出了一个名字,“裴晰言暧昧不是罪。”

        “不过公子武功大成。”她伸手覆上连清的左边脸颊,上一次见面时还是如烈火般艳丽的红莲图腾,“他必是输定了。”现在至少突破了第四层。

        “上官铭好本事,当年上官家族全灭只有他一个人逃出也是有道理的。”连清想到了那个用着愤恨的眼神看着他的阴沉青年,“谅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不过。”就算他想做诸葛亮,也得看看自己辅佐的到底是刘备还是刘禅。

        “相比之下,我倒是想知道,玄宗的老狐狸有何表率?”

        “沈天成这个老不死的,简直就是墙头草。”曲素光撇嘴,眼里的不屑显而易见,“当初谈好的谈好的条件他全都不认了,现在看到上官铭有得势的可能,就作壁上观。”

        “我早料到了。”

        贤者固然是以武而定的,但是也必须得到三宗的一致认同。暗宗宗主季常清虽然一向忠于鬼尊黎夜,但一向以实力为尊。而玄宗的骆冰——

        连清意味不明地看了曲素光一眼,直到对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才移开视线。

        也不是问题。

        而灵宗因为前宗主上官煜的灭门,宗内现在一直长老沈天成把持着,这是一个极其精明的老狐狸,在情况没有明朗化之前,很难让他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许诺的条件也不过是为了稳住他而已。

        “既然上官一族的灭门还不能够让他看清真相,那么就让沈致远帮帮他吧。”

        “沈致远吗?”曲素光感到疑惑,“沈天成不是一直不喜欢这个孙子,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的,为什么不选择沈明远?”

        “沈明远根本不是他的孙子。”

        连清冷嗤了一声。

        越是珍贵的东西,便越是要装作毫不在意,甚至是厌恶,这样才能够迷惑敌人,从而保护这份珍贵。如此烂俗的手法,根本就是他玩剩下的。

        就算对方一把年纪,想和他玩心机,也还早了一百年。

        “公子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机密的事,连她都打听不到,曲素光一惊,脱口便道:“公子你该不会又勾引了谁吧?”

        有时她真的会怀疑修炼**摄魄的人到底是谁?仅有的几次她和属下搞不定的情况,公子一出马就成功了。再加上那青衣少年的所流露出的爱慕,曲素光都不得不感叹一句

        ——公子竟然男女通吃。

        如果这人不是连清,她必然要鄙视对方的毫无节操与下限。

        但这人是公子,于是,曲素光两眼放光地看着青年:“公子就是公子,连掉节操、下限都掉得好有格调!”

        “······”

        连清知道曲素光对自己有一种盲目的崇拜,他也正是利用了这种情感让她为自己所用。可是,此时此刻,他顿时生出一种想将对方一把掐死的谷欠望。忽然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是如此的强悍,竟然忍了多方那么多年都没有破功。

        “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下去吧。”

        逐客令下得毫不迟疑。毕竟忠实的属下难找,要是他一个不小心失了手,那就不好了。

        “还有两件事。”

        曲素光犹豫了一下,终是说道:“去年赌场和妓院所赚的钱该怎样分配,那个爱慕——”她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大娱乐家全文阅读。

        “怎么,你不是一直在容月面前说她爱慕虚荣吗?这会儿她已经死了,舌头倒是被猫儿叼走了。”连清倒是没什么大反应,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的确,曲素光看不起容月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这个女人空有一副好容貌,却庸俗得要死,以前还是女支女。爱钱、贪婪、虚荣、怕死,她常常在一天的时间内用掉普通人家可以阔绰用一年的金钱,开赌场和妓院固然是为了收集消息,但最根本的,还是供那个女人一天到晚挥霍。

        为此,她没少在连清面前提前,只是连清从来都不在意。

        她一点都不明白这样的女人到底是哪里好了,让公子这般宠溺,曲素光是不会承认自己在吃醋的。直到容月不顾自身的安危,为了连清挡了一箭,最后毒发身亡之后,她才觉得这个女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就连自己,都不敢保证,如果当时在公子身边的是她,也能够毫不犹豫地为公子去死。

        稍微有些明白为什么公子会那样纵容容月了。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一个人能够为你不顾一切,包括生命,就算她有再多的不堪,再多的缺点,都无关紧要。因为这份真诚便足以抹消所有的缺点。

        “除了必须要用到的金钱,其他的都换成黄金,让工匠打成金叶,抛到抛到钱塘江里。”连清轻描淡显的给予解决之道,“之前,容月不是想试试这样的做法吗?”他没有忘记她在听说了某些富商贪官的类似行为时跃跃欲试的眼神。

        “我知道了。”

        曲素光的嘴角抽了一下,这种事情也只有公子能够做得出来,不过,公子果然是是金钱如粪土的高雅之人,不由得,她又开始飘飘然。

        “有人来了,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三十尺外,正有人向着他的厢房走来,随着距离的趋近,连清已能够辨别来着的身份,正是黄药师。这个时候怎么回来找他,况且,不是还在生气吗?

        “这就是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了,公子。”

        曲素光狡黠地笑了笑,将发簪扯下,外衣解下,穿着白色的内衣很横坐在连清的大腿上,还故意地拉开内衣,露出白皙光滑的肩头。

        连清几乎是在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想拉开曲素光,但是她紧紧地抱着自己,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推脱,而此时,门却在外力的迫使下打开了。

        少年的狂怒完全不加掩饰,如同暴风雪般向着屋内亲密接触着的两人席卷而来。

        “师傅,看来我来得真不是时候!”

        黄药师的眼神冰冷而阴鸷,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连清现在也想杀人。

        ——不管是怀中的,还是眼前的。

        看来,他的耐心是越来越经不起挑拨了。

        作者有话要说:曲素光,应该是这篇文里唯一的轻松元素了~相对于其他角色,她的心机其实是最浅的,爱情线也是比较顺畅的,这就是傻人有傻福了~

        结尾处,黄药师来捉奸了~

        ps:最近对【k】比较感兴趣,试着写了一个章节,犹豫要不要开个新坑~虽然旧坑未填=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