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21章 番外 之容月

第21章 番外 之容月

        十六岁的那一年,容月已经是逍遥阁里的名妓,而她与连清的相遇,是在一个脏乱的街角。那时的连清只有十岁,穿着破破烂烂,饥饿让他的身体身体瘦骨嶙峋,面色苍白,如同一个乞丐般狼狈不堪。

        “救我,我可以让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竟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不论任何人听到,恐怕都不会相信的吧,但是容月却鬼使神差地救了他。这个开始与她其实只是一个交换,如果这孩子无法做到,那么她损失的也不过是一天两碗饭而已,相对地,如果他能够做到,那么她便是用最少的付出得到了最大的回报,是十分划算的交易。

        于是,在她的隐瞒之下,十岁的连清在逍遥阁里藏了一年。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无论识字也好,器乐也罢,他都学得十分快。即使她不是相士,也几乎可以断定,这个孩子的未来注定不会平凡。

        一年之后,连清便离开了。

        在临走之前,他对她说

        ——等我五年,五年之后,我会回来找你。而那个时候,我会实现我的诺言。

        在逍遥阁中迎来送往的日子里,她也不是从前那个单纯的她。

        花魁又如何,名妓又如何,归根究底,不过是任人践踏罢了。但是为了生存,为了寻找在水患中失散多年的妹妹,她都隐忍了下来。

        以前还会做梦,渴望有良人来为她赎身。但日子久了,便自然明白,烟花之地的承诺都当不得真。对于连清的离去,容月没有阻止。若说她坚信着对方一定会守着承诺来找她,是不切实际的。只能说,他给了她一丝渺茫的希望。

        五年的时间并不长,在青楼里倚门卖笑的日子其实过得很快,而昔日的那个孩子也从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孩成长为了一个挺拔健康的少年。

        他回来了,在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之后。

        不多不少,恰好五年是之后。

        那一刻,即使是最复杂的言语都没有办法将自己当时的心情一一描绘出来。直到后来,容月才明白,对于一个把谎言当成习惯的人,她是连清为屈指可数遵守了承诺的例外。

        至于原因。

        他当时是这样的回答的——

        很久以前,我看过一个故事。一个魔鬼被关在铜瓶里天瑞。在被扔入海里的第一个一百年,他曾经发誓,如果有人能救他,他会以金银财宝,荣华富贵相谢谢。没有人救他,而第二个一百年,他许以他所有的地下宝藏、。可还是没有人来救他。于是他又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一百年,他会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给对方。等到第四个一百年时,魔鬼很生气,他决定活活杀死那个救他的人。

        我觉得很有趣,所以,我做了和魔鬼类似的事。你很幸运,是第三个我所求救的人,因此,我会让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她当时以为,这不过是玩笑话。可实际上,连清是认真的。许多别人眼中荒谬的事,他却会抱着认真的态度去做。

        离开逍遥阁那一个夜里,连清没有直接带着容月离开,而是在后门处停下脚步,并且递给了她一个火折。

        “做什么?”她不解地询问。

        “厌恶这里吗?”夜色下的少年神色清淡如月光,他看着她,道:“现在,逍遥阁的外面都洒上了桐油,只要你打开这支火折,丢下,所有你厌恶的一切都会消失。”

        他的声音很轻,不带一丝的情感色彩,仿佛这座楼阁中的所有人,与他而言,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而她就像是受到了恶魔的蛊惑一样,接过了火折,将他的话语化为了行动。

        熊熊燃烧起的火光照亮了一方天际,她听着人们凄厉惨然的尖叫,那一刻,无比的畅快由心底升起。这座楼阁埋葬了她的清白与年华,她的单纯与美好,她成为母亲的权利,最终,它用毁灭的方式做出了偿还。

        跟随着连清,她在幽冥谷定居,这里是曾经最鼎盛的魔教隐藏的地方。她虽然不知道在离别的五年里,连清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依然可以从对冥域众人的察言观色中了解到,尽管他既不是鬼尊贤者,也不是宗主,却一样在冥域中处于令人忌惮的地位。

        后来,她对连清提出两个要求。

        第一个是寻找她的妹妹容星,第二个是给予她荣华富贵的生活。前者是她一直以来的希望,后者则是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心。

        幼年时穷困潦倒的生活实在是让容月穷怕了。她从来就不是什么高洁的,视金钱如粪土的女子。不知从何时开始,吃天底下最美味的佳肴,穿天下间最华美的衣服,成了她渴望这样的人生。

        连清都答应了。

        一年之后,他带来了容星的死讯,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和自己长得相似的女孩——殷晓瑶,作为替代品。

        在这之后,她提出的每一个要求,连清从未有做不到的。

        在冥域的其他人眼中,恐怕都以为是自己迷惑了连清。只是他们从不知晓,尽管他夜夜宿在她的房间里,却只睡在在卧榻之上,从不曾碰过她。

        爱上连清是十分容易的一件事,尤其是当她产生了他会满足自己的要求是因为她在他心底是特别的存在这样的错觉。而事实却是,这个人并不怎么把她放在心上。他所做的一切,与其说是在兑现当初的承诺,不如说是在为自己寻找挑战。

        她为他的无意找了许多看似合理的理由,却又很快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可笑。

        不爱就是不爱,不需要任何理由。

        一直以来,他未曾拆穿过她的情感,却也从不回应。

        她想,对于连清来说,情爱可能只是一件既浪费时间又没有意义的事。

        直到那一天,她为他挡了上官煜那一掌,经脉尽断。

        她曾经对他说过,我可以为你去死,而现在,她做到了仙路春秋最新章节。

        当他紧紧地抱着她时,那双平静无波的眼中终于涌先出悲伤的色彩。

        她看着他,喜悦地想着,就算不是爱,她在他心里,也占有一席之地吧。也许不会很大,但是她已经满足了。用死亡让一个人记住自己一辈子,或许是愚蠢的行为,但是不明白的人,永远都不了解——

        感情有的时候,是比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爱就爱了,她不后悔。

        就算她的心上人不能爱上她,也不会用八抬大轿来娶她,她也不后悔,更不会去怨恨对方。她虽然市侩,却绝不会将之用在感情上。连清认为她的想法天真,可是当生活毁了她的全部,她唯一所拥有的最纯净的东西便是对他的感情了。所有的单纯都被埋葬之后,她也只能在感情上天真。一个人活着,若是一丝美好的愿望都没有,那未免太过悲哀了。

        而对一个她这样的女人而言,一份不可言说的感情便是她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唯一价值。

        没有人会比她更了解连清,哪怕不是全部。

        他已经活得有些腻了。

        是的,也许有人会惊讶,怎么会有人活腻了呢?

        但事实就是如此。

        富贵荣华,他不屑一顾,功名利禄,他视之过眼云烟。没有特别在乎的人,也没有十分关注的事。而想要做的事,想要得到的东西,在常人眼里不论有多么不易,对么困难,最终他都能够成功,差别只是时间上的长短。

        这样的人生于连清而言,太过无聊无趣,更毫无挑战性可言,以至于他觉得自己都没有必然再活下去。

        但是容月想他活着,好好地活着,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有感情地活着。

        所有人都认为连清是强大的,不可否认,他是。

        但或许只有她一个人觉得他是可怜与悲哀的。

        所以,她才会对那个把连清当作神祇曲素光也留下了遗言,尽管对方对她一直不屑一顾。

        为此,她用了另一个遗言来拖延连清的死亡,为曲素光争取时间,也为恋情自己争取机会。

        她希望,能够出现一个人,教会连清,什么是情,什么是爱,让他有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哪怕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她的人生结束了,而他的,却可以很长。

        她不是一个好人,却想做一个好女人,一个真心真意爱着连清的女人。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她还会继续努力地爱着他,只可惜,她没有时间了。

        英雄拯救她于泥泞的沼泽之中,她爱上他,最终死于他的怀中,这未尝不是一个好结局。试想,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幸运死在自己最心爱之人的怀中?生命在流失,她没有办法再注视着他了,只能地无力地闭上双眼,任由无尽的黑暗将她带走。

        救我,我可以让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其实这句话之后应该再加上一句——只除了感情。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更完成~简单交待一下容月的事。

        这个番外告诉我们什么?那就是仅仅用爱,是不能改变一个人渣的。容月的爱是宽容的,也是无私的,所以她也注定不会拥有一个好的结果。而黄药师恰恰相反。对人渣是不能太好的~

        最后,谢谢麦子邪的地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