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34章 鬼窟险境

第34章 鬼窟险境

        “我是谁?”

        兰池笑了笑,一黑一白双缎从袖中抛出,如同水袖轻舞,黑色的那道如长枪一般笔直地向黄药师的前方攻去,而白色的那道蜿蜒如蛇,向着他的双腿缠绕而去。这便是兰池的绝技之——黑山白水,一刚一柔的两重攻击。

        “我当然就是兰池。”

        黄药师凌空一跳,身体像雁子一样平跃横起,在一黑一白的双缎之间轻巧翻转。就在他落地之时,双缎也收了回去。

        “莫不是你以为我不能用舞杀之外的招式?”兰池立在水涧间的岩石上,蓝衣飞舞,发丝轻扬,仅从身形看,仿若从水中而来的洛神。

        黄药师皱了下眉,此人说话前后矛盾。方才她还肯定了唐渐离的猜测,此刻又推翻前言,说自己便是兰池。而她又确实使出了黑山白水,江湖传言中的刚柔并济之势。

        也不等到他回什么,那蓝衣女子就使出轻功,遁往林中。

        只是一瞬间的犹豫,那如雪般的白发便消失在了林间。

        且不论再追是否能够追得上,黄药师也不想追,明日七大高手同闯华山鬼窟,她必然会至。其实,对方说得是真言还是迷惑之语,也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只是,他那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王重阳盛邀七大高手的第二日,除了唐渐离之外,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众人在鸡鸣之时便聚集于华山鬼窟的进口。兰池就像是昨日之事并未发生一般,看也不看黄药师一眼,在洪七之后进入了洞窟,黄药师对此也并无反映,没有戴面具的脸庞俊美之极,神色却淡然如静水无波,就像是一尊精致的雕像。

        洞窟内是黑漆漆的一片,在火把的照射下,可见度依然不高,这仅仅是对一般人而言。习武之人,随着内力越加深厚,五官的灵敏度也会扩大,巅峰之时,甚至可以目力清晰到视黑暗如白昼。

        黄药师没有拿火把,目光在岩壁之间随意地徘徊着。他在六年之前就已经得到了《九阴真经》,之所以来华山,不外乎是冲着天下第一的名号。待到此事一结,他便会去寻找连清,去兑现两人的六年之约。然而,鬼窟的事一经传出,他直觉认为这件事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好似有人故意将他们引来这洞窟内。

        心下虽有怀疑,他倒也不怕不惧。这六年并不是白过的,他不认为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打倒自己,这是一种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这是——”

        洪七倏然出声,将众人的目光引向了一块巨石灭天邪君。不仔细看,那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只不过大了点,但是在它的后方却躺着一只手臂。

        最靠近巨石的裘千仞上前一看,地上躺着的是一个早已死去的男子,约莫是前些日子闯入鬼窟却没有出来的武林中人。死去的男人身上有两处伤痕,一处在咽喉,一处在前胸,不寻常的是,这两处伤痕的都是一个圆形的小孔,不论深浅还是大小,都是一致的。

        “是青海派的剑法。”王重阳认了出来,其他六人当然也认了出来。

        一行人原以为是死去的人是因为内斗所致,但是之后又陆陆续续又出现了十几个人横尸于地。唐门的暴雨梨花针,长青帮的双斧招式,天山派的刀法······这些人分别是死在了不同门派的招式或者机括之下。

        这绝不是巧合,是有人故意要借此引发各派的争斗,只是手法上,似乎粗糙了些。

        这些人应该是死于同一股势力之手,王重阳几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说出口,这股势力到底练成了多少门派的武功?他们又究竟想做什么?答案可能会使得整个武林发生动荡。

        前方必然有危险,却没有人退缩。

        为了大义也好,为了私心也罢,一行人继续向前。

        道路在不断前行的同时,也逐渐变得越来越窄,电光火石间,几道白光疾射而来,七人眼色一变,身形变动,纷纷躲闪开来,原来这白光实际上是弩箭,箭像雨般射来,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器具发射的,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裘千仞的臂膀中了一箭,痛呼出声,王重阳的反映很快,立即就闪身至他的身边,用拂尘甩出一支支弩箭。好在这阵箭雨持续时间并不长,大约是机括上的箭数量有限。

        “箭上没有毒。”

        欧阳锋用布包起一支箭,端详了一眼后道。

        兰池不知从什么时候落在了众人之后,因为前面的人挡住了箭簇,她倒是没有被这阵箭雨波及太多,未显出一丝狼狈之态。黄药师意味不明地瞥了她一眼,随即收回视线,突然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两旁的墙壁在慢慢地闭合?”

        经他一提醒,众人也发现了,原来并不是道路越来越狭窄,而是两面墙壁在移动,因其速度缓慢到之手将手臂贴在墙壁上才有感觉,所以之前也并未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是继续向前还是向后撤离?这是众人面临的选择。

        向前的话,如果前方的道路绵延无尽,那么众人就会被活活压死在墙壁之间,退后的话,就是要放弃《九阴真经》。

        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纠结,黄药师仔细地打量着两侧的墙壁,视线在一处砖石上停了下来,眸光闪烁,他伸手摸了摸那块砖,猛然间将至抽出,再探手附上墙壁之时,它们已经停止了合拢之势。

        这下子,也不用再作出选择了。

        唯一的女性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六人之后。她右手的手指屈起,微微摆动,仿佛正在敲打着什么,这沉思时的惯性姿势竟是和某个人一模一样!从遇到箭雨时,黄药师的视线就若有似无地集中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这一幕时,他的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片刻之后,兰池做了一个决定。

        这个决定和以前所有的决定一样,与她而言,充满着无限的乐趣与挑战。

        黑色的面纱之下,她的嘴角勾抿起一道好看的弧度,一如她愉悦的心情。

        长长的通道过后,是一个开阔的大厅月下璃辉全文阅读。

        说是大厅,却更像一个起居室,床、桌、椅、柜等家具一应俱全。

        而书架之上,摆放在诸多道家藏册却能够吸引武林中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九阴真经》的上、下册

        尽管这两书册牵动人心,却没有人先动,先前的机括让他们谨慎了许多。

        就在此时,几支长矛从上方漱漱而落,众人急忙闪避,只是这还不算完,地上石板层有几块突然落下,露出了几个不见底的深坑,猝不及防之下,裘千仞、段智兴、洪七三人向下坠去。

        相对于其他人的狼狈,兰池显得十分轻松,不慌不忙地闪避,每一次所踏的地面也没有出现异状。不知不觉间,她移动到了黄药师的后方。扑漱——一支长矛降下,眼见着兰池即将被击中,黄药师条件反射地拉了对方一把,后退了一步,而后,脚下一空,两人便一同掉了进了一个深坑之中。

        坑壁的表面十分光滑,根本没有着力点,难怪之前掉下的人都没有上来,不是武功不强,而是没有地方让你使出来。

        这个深坑的下方,是一个水潭,只听到两声扑通之后,兰池和黄药师便全身浸没在了水中。潭中的水很冷,好在两人内力深厚,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影响,奈何洞坑太深,岩壁又太过光滑,无法向上,两人只好屏住气息,向着前方有光影的地方游去。

        大约是连两百尺的距离后,光线终于变得大亮。

        若只是泅水也就罢了,偏偏这二人穿戴齐整,又要屏息,再厉害的人,都会十分吃力。

        黄药师最先从水中探出,手臂撑着岸边借力跃出水潭。

        而后,是兰池,她双手攀在岸边,微微喘息,似是有些无力。

        黄药师蹲□,伸出右手握住对方的手臂一扯,便将她拉到了岸上。

        两人的衣衫皆已湿透,紧密地贴在皮肤上,男人的精瘦结实与女人的玲珑有致,在此刻,被完美地显现出来。这本应是一副极为暧昧的画面,却又因为两人一晦暗一闲适的迥然神色,委实诡谲莫测。

        黄药师的右手放开了兰池的手臂,改而握住对方的皓腕,而左手,则挑起了她肩上的一缕黑发,白发会变黑,显然是因为染料在水中浸泡过久而褪去。他

        喑哑着声音,道,“你不是兰池,你究竟是谁?”

        他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黑色的发丝散落在肩背上,兰池注视着对方,云淡风轻地回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何还要再问。”

        人的眼睛会骗人,耳朵也会骗人,但感觉却不会,心也不会。

        当她遭遇险境,黄药师不假思索地救了她时,他就应该明白他的感觉、他的心,给予的答案。

        兰池伸出左手,将黏附在面上的黑纱掀去,湿漉漉的黑纱被抛在了地上,她真实的面容竟是有九分和连清一模一样。那剩下的一分,便是男与女的差别。

        男人与女人的相貌看似差异巨大,实际上却有一道模糊不清的界限,找到了那一条界限,男女之间容貌的转换,即使是不用人皮面具,也能够实现。因为连清平凡无奇的容貌,在这种变化上,其实更为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兰池就是师傅呀~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