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57章 记忆回溯

第57章 记忆回溯

        “车里是我家少爷,定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别和这个老家伙废话了,直接搜!”

        ……

        “你们不可以——”

        “少啰嗦,一边去!”

        马车被迫停下,车夫和几个壮汉争执时,被人推到在地上。

        “刷”得一下,布帘就被为首的蓝衣壮汉一把撩起。

        只见——

        铺得厚厚的锦色丝缎之上,一个青衫少年郎压在了一个只着内裳的青年男子的身上。青年发丝凌乱,一半的脸颊隐藏在浅绿色的薄丝被内,只露出了右边的平庸面容。而内裳似乎是由于被外力拉扯过的关系,从白皙圆润的肩膀滑下。

        视线不经意交错,壮汉几乎是在下一瞬间便移开了视线。只是这样,也无法减缓他因为那双潋滟如湖水,氤氲着朦胧暧昧的黑眸而加快的心跳。

        再看向青衣少年,对方单手握住青年贴在他胸前的一只手,脸颊泛红,神色恼怒,一看就是好事被打断后的不悦。

        饶是壮汉再识多见广,也未料到自己会看到这么一幕,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几乎连话都没办法说利索,而在看到马车内并寻常百姓能够负担得起的精美饰物后,他收敛起了嚣张的气焰,用着较为谦逊的话语表达了歉意,“打扰了。”同时也放下了布帘。

        话说出口的即刻,他便后悔了。

        这不是又一次提醒了这两人他们破坏了一场“好事”,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他也确实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再向身边的伙伴摆了摆手后,他翻身上马,率着几人一同离去。

        “大哥,刚才根本就没看清那个青年的样子,不要紧吗?”

        方才紧跟在蓝衣壮汉边的一人问道。

        “没有必要。”被称为大哥的蓝衣壮汉摇了摇头,“怪盗红莲不会是那个青年。雨这么大,他身上没有穿蓑衣,一定会淋湿,而我方才仔细瞧过,不论是那两人还是马车内,都没有明显的大片水渍。”

        “可能是红莲用内力蒸干了湿气?”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靠近车板的那块地方有些潮湿?如果他在情急之下使了内力,必然不会顾及到那么微小的地方。”

        慌乱之中,人的行为不可能全然注意到每一细节。饶是再聪明的人,都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何况你以为那位唐公子的毒是摆着好看的,妄动内力之后不可能还那么若无其事,与那少年——”他停了片刻,又若无其事地绕了过去,“最重要的是,乾老最近有金盆洗手入朝做官的想法,那马车内的样子你都看到了,还有那少年身上的衣衫,就算不是达官贵族,也必是世家子弟,我们已经惊扰了他们,谁也保不定以后不会再见到他们,做得太过的话,不利于乾老的仕途。”

        这蓝衣壮汉的心思显然不像是外表那么粗犷,他会深受主人家的重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谨小慎微又知进退,让一旁的同伴自愧不如钓鳌客全文阅读。

        跌倒后的车夫站了起来,由于视野的高度差距,他并未看到适才马车内发生的一幕。作为专门训练过的侍仆,他不会随意地掀起布帘来查探自家少爷的状况,只是在重新坐回车板后,关切地朝车内问道,“少爷,您没事吧?”

        “少废话,赶你的车。”

        回应他的,是少年愤怒之极回答。

        车夫心下了然,少爷必是为了方才的冲撞而生气,他便也识趣地不再多言,重新赶起马。

        虽然这场混乱已经成为过去,但车内的两人还是保持一上一下的暧昧姿态。

        而看上去少年握着青年贴在自己胸前的手的行为,实际上,是他正在用劲企图扳开对方夹着银针的手。

        “怎么,还不从我的身上起来,你就那么舍不得我吗?”

        见危机渡过,黑衣青年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颇有兴致地打趣起了少年。

        少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松开了手,在青年移动了一下头部,将另外半张脸露了出来后,他惊讶地看到了对方左边脸颊上妖异的红色莲花。

        “你是怪盗红莲。”

        他说得肯定。

        近来,江南出现了一个大盗,金银珍宝、秘籍武器,只要是他看上的,无一不是收入囊中,他作案选取的目标并不固定,不若一般求财的盗贼,完全没有人能够猜得出他的意图,此人虽是不好抓,却极好认,因为他脸上绘着红莲图腾,所以世人称之“怪盗红莲”。

        “原来小少爷也对江湖感兴趣?”或许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又或许是天性如此。青年的话语并不正经,全然是一副调笑的口吻。他放下了威慑少年的银针,拢了拢肩头的中衣。即使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是那么好,也能够在弹指间制住这个少年,最初不过是顾忌他可能惊慌失措而大喊大叫,导致引来追兵。

        少年冷嗤了一声,从青年的身上爬起,坐到一边,神色回到了之前的淡然。

        “感兴趣如何,不感兴趣有如何?怪盗红莲估计是要在今夜之后绝迹江湖了。”

        尽管方才掩饰得十分正方,但现在对方呼吸急促,脸色灰白的整装都在告诉自学过医术的少年,青年的状况很差。

        这么毒舌。青年笑笑,不已为忤,径自穿上外衣。

        这少年倒是说对了,要是在不好好疗伤的话,他恐怕真的就没有以后了。

        中了剧毒,又妄动真气,简直是糟糕到了几点。

        这都得怪他轻敌了。一个唐门的人,一个心细细密的护卫头领,两人联合竟然令他如此狼狈。不过,索性他今夜的运气算是不错,青年又看了少年一眼,保持着微笑的神色,令人无法捉摸。

        车轱辘在雨地里不停地转着,车内的两人皆是沉默着。

        大约两刻之后,马车驶进了一户高门大院。

        “少爷,老爷让你回来后就去他那里一次。”

        马车才刚停到马厩边,就有下仆撑着伞赶来。

        青年分明瞧见了,那下仆说到“老爷”两个字时,少年眼里的不耐。

        叛逆的少年郎吗?嘴角勾起了一抹奇诡的弧度恐怖幽灵船最新章节。

        他横身向着少年,在他略带厌恶的目光中,在他的耳边压低着嗓音,一字一字地说道,“帮我,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

        “不想再受人摆布吗?我可以帮助你的。不管是一生都用之不尽的财富,还是足以傲世群雄的武功。”

        蛊惑的声音萦绕在马车内,也萦绕在少年的心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是凭什么,而不是为什么。

        青年的笑意更深了。

        语言有时候也是一种暗示。

        “想一想,再没有人可以逼迫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那是多么美妙的生活。”青年虽然没有尝试过诱拐未成年人,但想来这似乎也不会是一件很难的事。

        他一边在脑海里随意地编制着数十种叛逆少年的记事,大约就是——我很孤独,没有人理解我,大人们总是将所有的路都规划好了,完全罔顾我的想法之类,一边说道,“你可以完全主宰自己的理想,生活,情爱,亲人也好,陌生人也罢,没有人再能够干涉你。”

        “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要等上多久了。”

        说完这句话后,青年饶有趣味地望向少年犹豫彷徨的眸色,由着他的内心兀自做着激烈的挣扎。

        一路上,这少年除了自己强硬地将他拉倒在身上时才真正动怒,一直都表现再冷静、成熟,青年很欣赏他,却也明白,他不过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即使再冷静再成熟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我要你教我武功。”

        比青年想象中更快,少年做出了抉择,一个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抉择。

        “如你所愿。”

        青年展颜,他这算是“诱拐”成功了吧。

        许多年后,每当他想起这所谓的“诱拐”,就会觉得自己好天真。

        究竟是谁“诱拐”了谁,根本就没有办法分得清楚。

        少年下了马车,并没有如下仆所言去书房见他的父亲,而是为隐没在一边的青年带路。

        越过主屋,穿过朝南的拱形门洞之后,仿佛又进入了一撞独立的宅子。即使是在黑夜之中,练武之人良好的夜视力也足以让青年看尽这亭台楼榭,花草扶疏,而实际上这不过只是一处别苑。

        越是深入,人便越是少,可见,少年是极为喜静的。

        青年索性也不再遮掩,大摇大摆地走在少年的身边。

        走廊之上,纯白琉璃制成的灯发,精巧别致,散着柔和的光芒,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一左一右,两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倒映在墙面上。

        少年带着青年来到了他的卧室。并不是他的家中没有客房,只是他的别苑中没有。尽管有些不甘愿,少年也只能先把青年安置在自己的住所再作打算。而不得不说,因为喜静的关系,他所住的地方确实是府邸之中人最少的,也利于青年的隐藏。

        青年在少年离去之后,坐到了卧榻之上,盘起双腿,开始运功。

        不是没有想过尾随少年去书房客串一下“梁上君子”,毕竟忽悠人也是需要精确信息的。君不见那些神棍哪个不是一一问清才开始指点人生迷津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