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妻 > 第59章 无题

第59章 无题

        蛊惑的声音萦绕在马车内,也萦绕在少年的心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是凭什么,而不是为什么。

        青年的笑意更深了。

        语言有时候也是一种暗示。

        “想一想,再没有人可以逼迫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那是多么美妙的生活。”青年虽然没有尝试过诱拐未成年人,但想来这似乎也不会是一件很难的事。

        他一边在脑海里随意地编制着数十种叛逆少年的记事,大约就是——我很孤独,没有人理解我,大人们总是将所有的路都规划好了,完全罔顾我的想法之类,一边说道,“你可以完全主宰自己的理想,生活,情爱,亲人也好,陌生人也罢,没有人再能够干涉你。”

        “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要等上多久了。”

        说完这句话后,青年饶有趣味地望向少年犹豫彷徨的眸色,由着他的内心兀自做着激烈的挣扎。

        一路上,这少年除了自己强硬地将他拉倒在身上时才真正动怒,一直都表现再冷静、成熟,青年很欣赏他,却也明白,他不过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即使再冷静再成熟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我要你教我武功。”

        比青年想象中更快,少年做出了抉择,一个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抉择。

        “如你所愿。”

        青年展颜,他这算是“诱拐”成功了吧。

        许多年后,每当他想起这所谓的“诱拐”,就会觉得自己好天真。

        究竟是谁“诱拐”了谁,根本就没有办法分得清楚。

        少年下了马车,并没有如下仆所言去书房见他的父亲,而是为隐没在一边的青年带路。

        越过主屋,穿过朝南的拱形门洞之后,仿佛又进入了一撞独立的宅子。即使是在黑夜之中,练武之人良好的夜视力也足以让青年看尽这亭台楼榭,花草扶疏,而实际上这不过只是一处别苑。

        越是深入,人便越是少,可见,少年是极为喜静的。

        青年索性也不再遮掩,大摇大摆地走在少年的身边。

        走廊之上,纯白琉璃制成的灯发,精巧别致,散着柔和的光芒,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一左一右,两个人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倒映在墙面上。

        少年带着青年来到了他的卧室。并不是他的家中没有客房,只是他的别苑中没有。尽管有些不甘愿,少年也只能先把青年安置在自己的住所再作打算。而不得不说,因为喜静的关系,他所住的地方确实是府邸之中人最少的,也利于青年的隐藏。

        青年在少年离去之后,坐到了卧榻之上,盘起双腿,开始运功。

        不是没有想过尾随少年去书房客串一下“梁上君子”,毕竟忽悠人也是需要精确信息的。君不见那些神棍哪个不是一一问清才开始指点人生迷津的?只是他的伤势已刻不容缓,又逞强催发内力,而唐门烈焰也不是什么三流跑江湖的人所使用的低级迷药。

        凝神,静气,他闭上双眸终极炮灰。

        半个时辰之后,他竟是发现,自己获得了突破八寒红莲第四层的契机。

        真是塞温失马焉知非福。

        原来八寒红莲是适合纯阴体质修炼的武功,内力性寒,恰如其分地克制了烈焰之灼。他忽然想起了“前辈”们所谓的达到第四层之后,内力会变少,实则不然,这是内力在“提纯”,这个时代的人并没有这个意识,所以之前八寒红莲的修炼者大多以为是走火入魔了,孰不知是内力正在变得精纯,量的改变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出现了质的变化。

        少年结束了与其父的谈话后,回到屋里,便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

        青年正在卧榻之上打坐,他的头顶有徐徐的白烟缓缓升起,他原以为是用特殊颜料绘上的红色莲花正在逐渐变淡,直到完全消失不见,就像是融进了青年的皮肤里,很是诡谲。而不过片刻,它又慢慢地渲染开来,直至覆盖上了他的左边脸颊,这红色的图腾竟像是有生命的莲花一样,凋零之后又盛开,只是颜色相对变得浅了些。

        一炷香过后,青年睁开了眼睛。他开始恢复血色的面容让少年对所谓的武功有了更多的好奇——那是一种怎样神奇的力量,能够左右人的生命、健康。

        青年放松手脚,懒散地斜卧于榻上。身上的毒已经逼出了大半,只剩下一部分余毒残留在体内。而之前在马车上,为了蒸干衣物和绸缎而强行催动内力,加快了毒素的蔓延,使得他的身体的复原要耗费更多的时间。这也是他需要少年帮助的原因,一个清静又安全的地方,与现在的他,是必不可少的。

        “你叫什么名字,小少爷。”

        少年抿了抿唇,对青年刻意加重“小”的字略感不满,就像是所有的孩子都渴望被认同,被平等地当作一个成年人,但他还是回答了——

        “黄药师。”

        青年的心一动,“黄药师、黄药师。”,他低声地将这个名字念了两遍,黑眸中突然闪烁起莫测的流光,神采飞扬,“好名字,真是好名字。”

        风尘三侠之一的李靖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日后的黄药师倒是没有愧对这名字。

        难怪了,他在马车上触碰到他的骨骼之时,发现这是一个练武的奇才,百年难得一遇。如果他真是未来的中原五绝之一——东邪黄药师,这就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青年现在的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唐门的烈焰让他歪打正着突破了八寒红莲的第四层。而现在,又让他遇到了黄药师——

        也许别人想到黄药师,回想到形相清癯,风姿隽爽,或是他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抑或是除了生孩子之外的无所不能……

        这个人的身上,凝聚了太多的优点,除了丧妻这一点外,他是称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只是青年不同。

        他所想到的却是黄药师性格中的“绝”,对妻子一往情深的绝对痴情,对弟子偷盗经书而重惩的绝对狠心。

        这样的人,若不是太过聪明,真的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利用对象了。

        因为他会对自己认定的人好极,会对自己厌恶的人恶极。

        “我不叫红莲,连清才是我的名字。”

        他改变了原本的主意。

        未来的东邪值得不同的“待遇”。

        “想要向我学武功,就必须拜我为师智能工业帝国。”

        连清十分清楚这个时代,是否有师徒的名分的不同。

        同样是教授他武功,但是心境上的差异好比云泥之别。

        “行拜师礼吧。”

        他以近乎命令的语气说道。

        黄药师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做。在他看来,作为交换条件而学习武功,和拜这个人为师是不同的。可以说,他从出生至今,从未拜过他人为师。教授课业和拜师并不一定会有绝对的因果关系。他感谢那些教导他的人,但是思想观念的差异让他无法真心尊重他们。甚至,有些人,他是不屑与之为伍的。

        他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

        心高气傲到不会随随便便就拜一个人为师。

        “怎么,连拜师礼都不会吗?”

        淡淡语气伴随着的是尖刻的话语。

        与此同时,连清懒散的目光变得凛然,周围也发散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像是宝剑出鞘,锐芒袭人,令黄药师在感到了一种潜在的危险。

        黄药师还是没有动,只是倔强的与连清的目光对视着。

        就像是一只幼兽,勇敢而警惕。

        连清笑了,只是那笑意未达到眼底。

        “跪,还是死,你自己选一个吧。”

        那股无形的压迫又加重了几分,迫得黄药师不由自主地大口喘息起来。

        “我数到三,三下之后,你又就不用回答了。”

        因为死人是不会回答的

        连清相信,眼前的少年应该明白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是他想不通,他也不会管是否破坏所谓的剧情,杀了未来的东邪又如何?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可以去做任意一切他能够做到的事。被一本《射雕英雄传》束缚,才是可笑之极。

        “一——”

        黄药师捂着胸口,没有动。

        “二——”

        连清的眼微微眯起。

        “三——”

        “咚——

        连清的容色一下子缓和起来,他看着黄药师向自己行了一个叩首之礼后,才起身,走到他的身旁,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即使黄药师尽量让神色变得放松,连清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甘、愤怒、仇恨。让一个傲气的人折腰,他若是没有产生负面的情绪,那么这个不是心机深沉,善于隐藏,就是他根本不是一个真正傲气的人。

        “药师。”连清亲密地叫着少年的名字,“以你现在这般弱小,能够轻易杀掉你的人,江湖上不计其数。世家子弟又如何,真正的皇亲贵胄也不过是由一些三流武者保护着。”大多数真正的强者是不屑于做保镖的。“而这天底下,最可靠是你自己,而不是外人。”

        “我教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看清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就是一切。我能够让你屈服,就是因为我比起强大。如果有一天,你变得比我强大,我一样会向你屈服。”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40/17021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