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19海的女儿10

19海的女儿10

        “这场赌局难道不是我赢了吗?”厄洛伊斯以手指描绘梅利思安俊美的面庞,“你选择了给我自由。”

        人鱼无声地笑着:“这怎么能算赌局呢厄洛伊斯。将记载有奥术师的书籍放到我面前,精心设计着这个谜题游戏,以最终的答案诱惑我——没有风险的牌局,怎么算是赌博?”

        “你说得对。”厄洛伊斯叹息着,俯身以嘴唇描绘人鱼秀丽的眉骨:“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骄傲,狂妄,薄情……就算知道我设计了这个谜题来引诱你,你也会走进来。因为在你眼中从来没有敌手,而只有猎物吧。你不是给我自由,只是从别的猎手手中抢回自己的物品罢了。”

        “高贵的奥术师,操纵着他人命运的厄洛伊斯,你竟觉得自己是他人的猎物了吗?”

        “‘心脏真正跳动起来,灵魂又死而复生的时候’,”厄洛伊斯叹息着,将人鱼笼罩在身下,他的发丝擦过人鱼白皙优美的颈项,令人鱼微微侧开头,但那双冷淡的蓝色目光却没有从他身上移开,带着一种冰雪也不及的清冷扎进他的灵魂中,“从我复活——不,从这颗心开始跳动的时候,我就是你的猎物了。”

        梅利思安沉默不语。

        那么一瞬间,悲哀与愤怒在厄洛伊斯黑色的眼睛里翻腾着。他扯开人鱼身上的衣料,使那令他魂牵梦萦的美丽肌体裸|露在他的眼前。手指尖是人鱼独特微凉的温度,令他想起在幽暗深邃的海中,人鱼第一次躺在他身下,带给他淋漓尽致的快意,却丝毫没有温暖起来的躯体。

        那时候的梅利思安眼中有令他喜欢的神情,骄傲,孤独,但鲜活无比,令他满怀采摘的*,想要看玫瑰凋落在泥沼里。然而那时候的梅利思安是不会得到他的爱情的,那仅是一个有趣的玩物,赌桌上的骰子。

        他所爱的——厄洛伊斯所爱的,是那个剥离了情感,无论伪装出怎样汹涌澎湃的感情,眼睛里却平淡得空无一物的人。

        虚无。永寂。这种色彩叩击着厄洛伊斯的灵魂,令他不知何时诞生了一颗会跳动的心。

        这是自作自受型月的七曜魔法使。狂妄地去爱一样永不会得到的东西毎天都在苦恼怎样刷好感全文阅读。然而他又何时预料到自己竟会陷入这样的困窘境地呢?

        梅利思安,梅利思安啊!

        他叹息着,以仿佛怒气勃发的气势夺取梅利思安的浅淡的嘴唇,然而触碰到的时候力气又放得那样轻柔,温存地舔舐着梅利思安的气息,仔细地描绘着他嘴唇的形状。

        ——奥术师有漫长寿命,人鱼也可以活三百年。更何况他们各自夺取了恶魔的一半力量,对于他们来说这世上还有比时间更加廉价的东西吗?

        “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梅利思安带着讥诮的笑意看着他:“那你做得还不够。”

        “那么你想要我做什么呢?”厄洛伊斯眯着眼睛。梅利思安对他来说远胜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珍宝,只是看着,只是用手指触摸那大理石雕琢一般的肌肤,只是凑近闻到那深海中带来的气息,就令他的灵魂愉悦地战栗起来。

        然而他亲吻着梅利思安,抚摸着梅利思安,却只听见人鱼平稳得……仿佛沉重的钟表一般精确平静又暮气沉沉的呼吸。

        厄洛伊斯坐了起来。他俊朗的笑容中参杂进一种无法模仿的艳丽。华丽的王子的服装被一件件脱去。夜色一样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扬动着,时而擦过光裸的肩膀,时而遮住深情诱人的眼睛。他张开手臂躺在人鱼身前,然后将修长有力的腿搭在人鱼的肩膀上。

        “这样呢?”

        人鱼仍旧沉默未语。他抬起白色冰雪一样的手,指尖在厄洛伊斯矫健有力的腿部线条上划过。就像沿着一条隐秘的小径前往天国花园,但朝圣者却并不虔诚也不痴迷。他侧头亲吻厄洛伊斯蜷曲的脚趾,又用牙齿轻轻啃咬。厄洛伊斯随着他的动作肆意而暧昧地喘息起来,黑色的眼珠子里流淌着湿润的欲|望。然而梅利思安的神情却仍旧那样平静。

        “你不喜欢吗?”厄洛伊斯勾起嘴角。他以这新躯体那保养得宜的白皙手指在自己分开的双腿间按压揉动,暗沉的嗓音中流淌出致命的诱人乐声。他的眉宇间还没有剥除十六岁王子青涩的稚嫩,湿润的眼睛中仿佛带着纯白的无措。

        “很喜欢。”梅利思安俯□,弯曲的手肘撑在他的头侧。华贵的鱼尾没有被用奥术消去,蓝色宝石一样美丽的鳞片摩擦着厄洛伊斯柔嫩的腿部肌肤。“你的演技令人赞叹,更何况是这样为我精心编写的短剧。”

        “它可不短,我可以为你演上几个钟头。”

        “恶魔的躯体已经被我毁掉,你有那么好的体力?”

        “为了你……”厄洛伊斯仰起头,轻轻含住梅利思安透明水晶雕琢般的耳鳍,“有什么事会是我无法做到的呢?”

        人鱼没有因为敏感的耳鳍被舔|弄而露出丝毫破绽。他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地,冰雪般冷峭的秀丽的嘴唇边流泻着一个冷淡的笑容:“我怎么会说不期待,那也太不解风情。”

        梅利思安以冰凉的嘴唇舔吻着厄洛伊斯的皮肤,引导灼热的情|欲之焰在那具躯体上燃烧。他伸出修长美丽的手指划过厄洛伊斯的胸口,在他心脏的地方停留下来。

        如此相似,他也是在这样的时刻洞穿过厄洛伊斯的胸腔。那时候他以为恶魔尚未产生心脏,爱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此时……

        心脏跳动着。

        在他的手掌下,矫健有力地宣告着某个事实。

        仿佛也想起了被贯穿胸腔的疼痛,厄洛伊斯一瞬间紧绷了身体,他暗哑地喘息着,微微侧过头,以湿润的眼神望向梅利思安嫡女风华全文阅读腹黑NPC。

        但梅利思安知道,他做出再无瑕的神情,也不过是伪装罢了。若说到爱,这颗跳动着的心脏谁又晓得是这躯体原本拥有,还是在某个时刻产生的呢。

        空心人,哈!空心人!

        那不是恼怒,只是寡淡无味的自嘲。

        梅利思安用舌尖逗弄着厄洛伊斯珊瑚珠子一样挺立的乳珠,在厄洛伊斯白色瓷器般漂亮的耳骨边轻声说道:“分开。”

        厄洛伊斯像是朵危险的带毒罂粟一样恣意放纵地露出笑容,用自己的手抓住膝弯。“……梅利思安……哈啊——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人鱼美丽的鱼尾仍旧在朝阳玫瑰色的辉光中散发着朦胧圣洁的蓝色光晕。他曲起置入奥术师体内的手指,优雅地捻动旋转着,仿佛在把玩一件精巧的艺术品。

        “要以这具躯体吗?”他说道,“那我早该爱上你了。”

        厄洛伊斯毫不掩饰自己隐秘甜美的快感,喘息着,泛出浅淡玫瑰色泽的眼角喧嚣着极致的惑人风情:“你知道的,我寿命漫长,经验丰富。”

        手指上传来一种美妙湿热的绞紧感,梅利思安叹息似的笑着:“我恰好也学了不少。且是由你亲自教授。”

        无法判断是晨昼降临还是寂夜笼罩,在那幽暗深邃的宫殿里,悲哀而又耻辱——即使极力想要保持着可笑的高傲及尊严,在最后总是会被玩弄得哭泣着丧失神智。

        然而那样的情感在如今想来已经荒诞得仿佛是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

        ——那个梅利思安,寄宿在放置于爱丝奥黛拉身上的一半灵魂中,并不是我。

        他转动手腕。

        仅以唇舌及双手对身下的躯体施以挑衅、逗弄以及折磨。直到身躯的主人失去了那种游刃有余绽放艳色的余裕。

        并非复仇也不是沉迷。

        没有贪恋这样的色香也并不沉溺于肢体相触中诞生的情潮。

        ——如果他想要,那么我就给予。

        梅利思安垂着眼睛。

        也许这样的事情的确有趣,否则厄洛伊斯当年为何如此沉迷?

        他看着恶魔——他仍旧喜欢这样称呼这奥术师,若说薄情与冷酷,眼前人也该不遑多让。他看着厄洛伊斯狂乱地扭动腰肢,发出似是痛苦实际欢愉的啜泣,极乐又不得解脱的泪水从那漂亮的黑色眼珠子里渗出来——他就想到,厄洛伊斯的心中一定在想着曾经的梅利思安。

        表现出一样的软弱与无助,就算是赎罪吗?

        他快速地抽离手指又重新侵入,在厄洛伊斯仰起脖颈抽离意识般的低声惊叫中咬住他的喉咙。技巧性的动作使得厄洛伊斯马上又淹没在狂乱的低吟中。他亲吻着厄洛伊斯比任何时候都美丽的嘴唇。在厄洛伊斯颤抖着陷入情|欲所带来的茫然余韵中,梅利思安画下奥术符文令他陷入沉睡。

        仅有自己知晓的疼痛在梅利思安身体中仿佛海潮冲击着礁岩一样激烈迸发。他艰难地化作人形,站起来坐到窗口的椅子上。即使疼痛几乎要将他撕碎,然而除了他那因为忍耐疼痛而显得过分苍白的皮肤之外,他的神情中甚至没有透露出一丁点儿痛楚的迹象。

        他就那么安静地坐着。柔软的金色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那平静无波的眼睛凝望着洁白沙滩上呼吸一样轻柔涌动的海水异界之时光流转。纤长优美的手指搭在自己的胸口上异世无冕邪皇。

        那里原本有一个会跳动的器官,但此时,他仅能感觉到空洞的虚无。

        恶魔是没有心的。

        并不是他吞下了恶魔的一半力量与灵魂——在这样一场冒险的角逐中,他其实是失败的一方。

        厄洛伊斯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海中。梅利思安以奥术隐藏自己与厄洛伊斯的行迹,带着他向深海中游去,直到海王那美丽的宫殿中停下。宫殿西侧的距离海面最近的那个房间,人鱼公主爱丝奥黛拉悲伤的歌声传了出来。

        厄洛伊斯知道这是梅利思安最为宠爱的一位妹妹。但当他看到梅利思安伪装成海王的样貌进入那个房间也不由感到诧异。

        拥抱着悲伤的小公主,疼惜地抚摸着她受伤的手指,‘海王’拥抱着这位几乎不曾见面过的女儿,跟她一起唱着悲歌。直到公主疲惫得睡了过去他才不为人知地离开。

        厄洛伊斯搂住俊美人鱼清瘦的身体,用一种夸张的酸涩的语调说:“真是温柔啊,梅利思安。”

        梅利思安甩动有力的鱼尾,什么都没说。

        ——这是我能为她实现的最后一个愿望。

        那之后由于动手动脚而被梅利思安甩开的厄洛伊斯因为激烈情|事后没有得到好好休息,精疲力竭地晕倒在海里。梅利思安没有让他淹死,不过也只是冷淡地将他扔在寂静的沙滩上没有理会。

        然后,对于梅利思安来说不过是命运在按照轨迹前行罢了,一个在神庙修行的美貌女子发现了他,叫人来把他带回了神庙。

        大难不死的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一面思念着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神秘女子回绝了父亲为自己安排婚姻的提议,一面比以往都要更加勤勉地学习起管理国家来。而在为人所不知的时候,他总会前往一个有着美丽喷泉的玻璃搭建的厅堂中,那喷泉后有一条秘密的通路,是数百年前陆上王国与海中王国关系友善的时候国王专门为来访的海族准备的休息地点,一直可以通往海中,只是已经荒废许久,连如今的国王都不知晓了。梅利思安就居住在这里。看望过爱丝奥黛拉之后,他一步也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似乎是沉寂之宫中不知昼夜的幽静生活带给他这样喜欢寂静的习惯。

        厄洛伊斯却看着坐在与沉寂之宫如出一辙的黑色王座上的梅利思安,露出一种邪肆而冷酷的笑容——恶魔的习性,早已无法从他身上消除了。

        “你在忍耐着灵魂被煎熬的痛苦吧,梅利思安。”

        俊美的人鱼抬起眼睛,浅淡的视线毫无波动。

        “这是目中无人的高傲,还是即使自己也不想放过的冷酷呢?”他走到梅利思安身边,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而此时的梅利思安其实已经疼痛虚弱得连手指也无法动弹了。

        “我曾经因为妄图吞下恶魔的全部力量而几乎丧失自我,直到如今也保留着说不清到底是我自己的还是恶魔的某些习性。而梅利思安,你!令我意想不到,竟狂妄地把自己的一半灵魂奉献给了爱丝奥黛拉,把自己的大半力量倾注入三件海王权杖,然后随心所欲地意图去控制一样明知自己绝无法控制的东西。你到底在憎恶着自己还是憎恶我呢?”

        厄洛伊斯在他面前跪下来,那种悲伤的神情令铁石心肠的人也该动容了。

        然而梅利思安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如果你流下泪水,这种悲伤神态恐怕要更真实可信一些。”

        厄洛伊斯低声笑起来。

        “你不是准备好了吗?如你所见,我现在是没法反抗你的战魔牛二哥的暖味生活。”梅利思安的声音因为疼痛所带来的虚弱而显得沙哑低沉,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就闭上眼睛。就好像陷入安宁梦境一样,清静得仿佛时光都在他身边停止了。

        厄洛伊斯握住他的手。

        虽然失去的力量还没有恢复,但奥术师轻易地画好了奥术符阵。他引导着梅利思安身上狂乱的魔力,将梅利思安收纳体内却没有能够完全吞噬的恶魔的力量与灵魂禁锢了起来。

        与数年前如出一辙,或者算是厄洛伊斯对曾经病态的执着,在那场震动海国的灾难中早已碎裂的锁链又重新缠绕在了梅利思安的手腕上。锁链的另外一头,却仿佛消融在空气中一样,找不到终点。

        厄洛伊斯执起梅利思安的右手亲吻了一下,然后按在自己的胸口:“另外一端在这里,在我的心脏里。只要再次用匕首洞穿这里,你就能得到真的自由。那时候,我的力量会归你所有,你就能真正地去征服那个恶魔了。不要担心,你不会再经历我所经历过的那些,你不会成为他,而会成为在那片深渊的土壤上盛开的最美的一朵玫瑰。没错!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去了,那是因为你没有爱上我,那么,让你成为一个没有心的强大的恶魔,这样世界上就再没有任何其它人能够得到你了!”

        梅利思安沉默着,并没有睁开眼睛。

        “你不能使用自己的力量了。”厄洛伊斯说道,“但是如果你想杀死我,永远是毫不费力的。”

        “我会让你爱上我。”他轻柔地在梅利思安唇瓣上吻了一下。

        几天后爱丝奥黛拉离开了深海王宫。

        “我可以把她带到这里来。”

        梅利思安坐在喷泉下的那个秘密的房间中:“那就帮我照顾她吧。”

        厄洛伊斯用梅利思安的歌声将她吸引到了自己所在的宫殿,然后成为了她亲切的朋友,并令爱丝奥黛拉觉得他正是自己已经失踪的兄长。厄洛伊斯对爱丝奥黛拉无微不至,梅利思安也总是通过厄洛伊斯去实现爱丝奥黛拉的种种奇思异想。这海中少女隐约觉得自己实现了与兄长一同在陆上王国探索与生活的愿望。

        几年之后,国王准备让厄洛伊斯王子来继承自己的王位,但王子身边还没有一位能够戴上后冠的妻子,于是国王就为王子聘娶了一位邻国美貌的公主。王子厄洛伊斯不再以寻找那个救过自己一命的女子为借口推拒,然而谁都能够看出王子满怀悲伤。

        王子出发的前一天夜晚,在无人所知的时刻独自前往玻璃穹顶的大厅。于掩盖在美丽喷泉的秘密房间中他见到了坐在窗边仿佛凝滞时光一般的人鱼。

        他脸上伪装的悲伤早已消除,漫不经心地搂住人鱼微凉的躯体坐到他的旁边:“正如你要求的,我去娶那公主为妻了。知道我所迎娶的那位正是我‘爱’的女子,爱丝奥黛拉心中萌生的情感很快就会消失,你没有什么需要担心了。”

        梅利思安平静地点点头,仿佛困倦一样阖上了眼睛。

        厄洛伊斯愤怒地拽紧他的领口:“你这个天才的奥术师!我竟然不知道你把自己的命运和海国联系在了一起。”

        梅利思安微微抬起眼睛:“我也没有想到我奥术上的老师竟然没有看出这样微小的把戏。”

        “我使用奥术将你身体里的力量同恶魔残余的灵魂都锁在这颗心脏里的时候,你明知这只会令你更加衰弱,但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你想令我痛苦吗?”

        “是痛苦更多,还是恼怒更多?”

        厄洛伊斯阴郁地沉默着:“你是想让我替你保护海国。多么令人惊奇,梅利思安!你冷酷无情,却又处处顾虑着别人历史进程最新章节老公坏坏:邪恶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正如同我并不爱你,但若有余裕,也不吝于满足你的愿望。”

        “我对你再没有别的愿望了。”

        梅利思安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人生总无法十全十美,这大概是最为遗憾也最为美妙的事了。”

        厄洛伊斯攥住他的下巴,凶狠地吻上他只会说些冷酷话语的嘴唇,没有甜蜜与柔情,只有狂暴的鲜血的气息从这绝望的亲吻中流露出来。”

        “你并不相信这颗心脏是为你跳动的。”

        “即使我获得情感,最终爱上你,那只会令痛苦更胜于如今。我们之间怎么产生亲密的情意?相比爱,我远该恨你更多。厄洛伊斯,你明白的。”

        “你也该明白,你的母亲不是我而是被恶魔——”

        梅利思安清淡的视线打断了他的话。他重新闭上眼睛:“嘘,别说谎厄洛伊斯。你和他没有区别。”

        王子厄洛伊斯迎娶了心爱公主的那天夜里,人鱼公主爱丝奥黛拉同他们不告而别。爱丝奥黛拉留下的由人鱼公主们的长发向海女巫换来的那柄匕首最后被交到了梅利思安的手上。

        厄洛伊斯在不久之后成为了国王,他精心治理国家使它变得比周边邻国都要强盛。王后在第二年时为他诞下了一位小王子。这个孩子深受父母的宠爱,然而在王后生育后,国王就很少与王后同寝。王后偷偷跟踪国王想要知道他夜晚到底住宿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发现了玻璃大殿之下的秘密。王后想起爱丝奥黛拉关于自己兄长的故事,悲伤地质问国王,于是国王将一个真相告诉了王后。

        厄洛伊斯是为了复仇而来奥术师的幽灵,而海王梅利思安则是他的同盟,这个真相令王后彻夜难眠。而这件隐秘的事情不知如何被王后的侍女告诉了王后的父亲。或是为了保护自己,或是对海国珍宝再次起了贪念,众王国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就在这时在大海另一方像人类少女一样于人间世界生活的海公主爱丝奥黛拉被发现了。她被抓起来,当成了要挟奥术师与海王的人质。

        信件被送到奥术师手中的那个夜晚,奥术师前往了海王宫殿,现身在虽然没有继位但已经掌握了海国实权的弗瑞亚娜公主面前。

        “我并不是你的兄长,但曾经被他拯救过性命,我会为他守护海国,公主,现在是你应该下决心的时候了。”他要求弗瑞亚娜协助他挑起诸国战争,然后以阴谋夺取贪婪者的性命。但天性善良的人鱼被这个可怕的计划吓得瑟瑟发抖:“我的兄长,梅利思安,他不会同意我这样做的。”

        “他从没让你接触这些,因为这样的事情他都为你做了。如果你不信大可去问你的叔父!一个天真的国王无法守护自己的子民。弗瑞亚娜,爱丝奥黛拉在他们手上,而梅利思安……”

        “兄长他怎么了?!我知道他没有死,他曾留给我一只宝匣,他告诉过我他真正离开之后这匣子才能打开。他还没有走,我同爱丝奥黛拉同样清楚。”

        “也与死差不了多少了,”厄洛伊斯说出这些残酷的话,“他不愿离开,因为不想让你手沾鲜血,但你愿意使他一只为你背负一切吗?”

        弗瑞亚娜啜泣着跪倒在殿堂中。

        并没有耗费太多力气,厄洛伊斯救回了爱丝奥黛拉,并用奥术消除了她惨痛的记忆。

        数月后,厄洛伊斯的王后在海上遇难,同小王子一起丧了性命。国王厄洛伊斯悲痛地晕倒在王座上,数日之后得知王后的船只不小心卷入两个邻国的海战中,而王后最后竟是跳海自杀的。朝臣很快得知邻国假意战争,其实是想抓住王后为人质,王后带着王子跳入海中,却不幸淹死了。王后的父亲也因此悲伤得很快离世了,国王继承了妻子的国家然后就对另外两国宣战,几年后,厄洛伊斯统治了整个沿海地域篮界神话纨绔仙医TXT下载。

        以国换国,以命易命。奥术师索回了自己的报酬。

        妻子的死对国王厄洛伊斯造成很大打击,但国王不愿意让别人戴上王后宝冠。直到几年后,据闻他遇见了一位跟王后非常相像的女子,决定迎娶她当自己的皇后。大臣们才终于放下对国王没有子嗣的担忧。

        婚礼的当日,这位柔弱的新娘一直依靠在丈夫身边,她高挑修长,身姿优美,带着华贵的面纱,没人看清她的容貌。婚礼之后她也静居深宫,很少出现在别人面前。谁也不会知道,在那华美的后宫里每晚跟国王相拥而眠的是有着美丽蓝色鱼尾的青年。

        又过了数年,海王过世的消息传来。

        厄洛伊斯将那位海国的女王请到了自己的王宫中,在那秘密的房间里,弗瑞亚娜看见自己的兄长仿佛无数年前一样——无论是容貌还是那柔和宁静的气息都没有改变过。她颤抖着,无法开口说话。梅利思安向她招了招手,然后拥抱了她。

        “厄洛伊斯陛下跟海国签订了友好条约不久父亲就过世了。”

        “我知道……弗瑞亚娜,很抱歉,令你承担重任。”

        “您……”弗瑞亚娜踟蹰着,“不能够回去吗?”

        梅利思安安静地微笑着:“我本来该死去的。”他晃动手腕,细碎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弗瑞亚娜抬起头,看见锁链的另外一端竟然没入厄洛伊斯的胸口。“我的生命是他给予的。”

        弗瑞亚娜睁大眼睛。并不是因为听到这样的话,而是因为站在厄洛伊斯身边的十来岁的孩子。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以及浅蓝色的眼睛,面庞的轮廓要像厄洛伊斯一些,而五官的形状又和梅利思安相同。

        “他是……”

        厄洛伊斯愉快地笑着,然后在弗瑞亚娜面前俯身亲吻了一下梅利思安的嘴唇:“是以奥术创造,我与梅利思安的孩子。”

        “无需再牵挂我了,弗瑞亚娜。”梅利思安在妹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我很幸福。”

        弗瑞亚娜离开时看起来既纠结又高兴,梅利思安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眼中的神色无比柔和。等到她消失在水域中,厄洛伊斯挥挥手,那个奥术幻化的孩子就变成粉末消散在空气里了。他低下头,发现梅利思安已经在他黑色的王座上陷入沉睡。厄洛伊斯温柔地抱起蓝色人鱼,带他离开。

        厄洛伊斯的王国成为了一个无比强盛的帝国。人鱼的国度也由于女王英明的统治而强大起来。两个王国间的友谊一直持续着,直到人类国王死去新国王登基也一直没有改变这样的友谊。

        两百多年过去了。海国不老的公主爱丝奥黛拉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两百余年里厄洛伊斯以奥术蒙蔽众人的视线,一代接一代地当着国王,梅利思安则由于虚弱,大多数时间都深陷于沉睡。爱丝奥黛拉最后的日子里梅利思安没有苏醒,厄洛伊斯以奥术伪装成一个年幼的王子,陪伴着梅利思安最为喜爱的妹妹。

        这个孩子令爱丝奥黛拉想起了曾经的无数美好时光,她含着笑意,在朝阳辉光中化作了洁白的泡沫。

        爱丝奥黛拉死后,梅利思安的一半灵魂并没有回归躯体。

        厄洛伊斯将爱丝奥黛拉留下的最后一枚鳞片镶嵌在王后的宝冠上,在梅利思安苏醒后交到了他的手中。梅利思安抚摸着那仿佛容纳着海洋的蓝色:“她没有什么遗憾了。”

        厄洛伊斯亲吻着他,进入他的身体。这样的行为在他们之间并不算少数,梅利思安总是柔顺接纳。然而每当攀登上情|欲的巅峰,厄洛伊斯总觉得心脏传来苦闷的痛楚。

        梅利思安从未对他动情,即使分开双腿引诱梅利思安,他也只是以手指来纾解厄洛伊斯的苦闷最强弃少NPC种田记(总攻)全文阅读。

        厄洛伊斯忽然觉得,时间太过漫长,而生命又太过短暂。

        “我竟然想,也许我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

        “恶魔是不会死的。”梅利思安抬头亲吻他,像是安抚,又像是诅咒。

        梅利思安清醒的时候变得多了起来。他创造了许多天才的奥术奇迹,使海中与陆上的两个帝国强大得再没有第三个国家可以比肩。他与厄洛伊斯之间的相处也仿佛是多年的夫妻那样,平淡而安宁。

        就在他用令人惊奇的想法在海中建造了一座能够供人类生活的水晶宫殿的不久之后,厄洛伊斯将王位传给了一位亲自抚养长大的年轻人。带着梅利思安回到了数百年前那个古老宫殿的喷泉下的秘密房间中。

        他将梅利思安放在漆黑的王座上,在他面前跪下亲吻着梅利思安修长优美的手指。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梅利思安安静地注视着他。

        厄洛伊斯取出那柄经过漫长时光仍旧锋利无比的匕首:“那个海中的先知对爱丝奥黛拉说‘杀死梅利思安的爱侣,他就能够得到自由’。梅利思安,你没有一颗为我跳动的心,但我还是想试试,我能不能给你自由。”

        他将匕首捅进了自己的心脏。并不疼痛。并不比拥抱着梅利思安的时候感到更加疼痛。梅利思安看着他,将手心贴上他染血的胸膛,然后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我不会忘记你。”

        奥术师的躯体瞬间化作一副枯骨。梅利思安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他手中握着着一块仿佛漂浮着洁白云絮的蓝色宝石发出了美丽的辉光。人鱼的躯体在那光芒中化作泡沫。强烈的震动中城堡坍塌了半边。人鱼最后的鳞片被那光芒卷裹着向深海飞去。

        海王宫殿里,年轻的海王听见一个清脆的锁壳转动的声音。那只被海王代代相传却没有钥匙的宝匣忽然自己打开了。海王好奇地取出里面的物品。有一卷雕刻在金属上的古籍,上面详细描述了海国的历史,传奇的奥术师、无冕之王梅利思安、不死的海之公主、为海国奉献生命的人鱼长老在里面都详尽提及。在匣子的底部,还有一只乌黑难看的小盒。没有缝隙,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开。海王好奇地观察它,摇动着放到耳边,只听见仿佛从谁的胸腔中传来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end——

        作者有话要说:bug有,比如在水里怎么焊链条,明明是石头做的却叫棺木,哎呀这种直观体现作者智商的bug就留着吧

        伏笔也还有,但海的女儿结束了。果断已经不是快穿文了,但反正文案上也只说了【快穿文……大概】,这么一想就完全无鸭梨呀╮(╯_╰)╭

        这个故事不会回来了。《夜莺》《荷马墓上的玫瑰》《玫瑰花精》《朋友》这一类……好像文艺得有点寡淡无味,大家也可能没怎么看过,那么大约先从莴苣下手吧

        昨天没更,但这里字数很足,而且还……那什么……其实一写那什么就总是要有那么几个妹子离开我,谁叫我口味奇葩呢→_→但反正互攻这种事儿我已经提醒过了

        就这样,躺平养我的老腰去【艾玛这个部位受伤真痛苦啊,比撞坏手脚都痛苦!】

        请记住按时投喂,晚安→_→

        ————

        噫!居然锁了……有史以来第一次……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