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21Reality

21Reality

        亚当体贴地为他留下了更换的衣服。

        白衬衫,休闲长裤,衣料柔软而名贵,但并不算太合身。对方当然不可能特意准备他的尺寸。不过仅仅是这样程度的示好,以及亚当离开时复杂的神情都足够他疑惑了。

        一种仿佛忌惮着又格外在意的熟悉感。

        衣服有一点小,所以留着最上面的扣子没有扣上,袖子也细致地卷起来。鱼尾出水之后就恢复成修长有力的双腿,比从前方便许多,裤腿在脚腕之上,他踢开鞋子,赤脚踩在吸音的长绒地毯上,后仰到欧式沙发上呼出一口气,一条腿搭到面前矮桌的石质桌面上。

        算到厄洛伊斯自杀的那一天为止,梅利思安总共有七百三十七年的寿命。海国的无冕之王,陆上王国的隐形霸主——说起来有些奇特,突然回归的时候有种梅利思安仿佛泡沫一样完全消散了的错觉。那七百三十七年对他就像梦幻泡影,什么影响都没有留下。

        而那条鱼尾告诉他——梅利思安——这个令参杂他难以言喻情感的名字,存在过,也仍旧存在。

        他忽然有点不明白自己到底应该是贝利亚无还是梅利思安,但理论上这两个人都应该是他,却又有种泾渭分明的隔阂感。

        啊……也不对,他向来不承认贝利亚无这个名字,就算是深藏骨髓的自卑作祟,他称呼自己为无名氏,流露出一种悲凉的游戏人间的态度,但实际上……

        呼……

        是疲惫疼痛与药剂的多重效力令他脑海纷杂不知不觉间陷入昏沉梦境。梦中空无一物,偶尔有蓝光闪烁,不像是珍珠,也不像是碧空澄澈,反倒像是一双眼睛静静看着他。

        你……无名氏……

        “你真是悠闲,吴少。”

        嗯?

        倦怠,茫然,慵懒。深黑的眼睛后仿佛藏着世上最深的沟壑,里面朦胧的一层迷茫与温顺又在着黑色上铺展开玫瑰香气般的暧昧的朦胧。掐在他下颌那双冷厉又嚣张的手顿了顿。

        一个年轻人,容貌也算俊美,眼神太嚣张狂妄,未免也带着一点外强中干,这就是为什么当时他提出那个赌局要输了的人下跪。这是把刻了花的匕首,刀锋也利,但伤不了人。

        “陆钦……先生。”

        那种你果然还记得我的得意感令他觉得竟然有些有趣与可爱。他抬起眼睛,纤长的眼睫带着一点锋利与凉薄,但氤氲水光的眼神确实是柔软的:“多谢款待。”

        衣衫不整,四肢无力,这样狼狈的景象里他温柔地微笑着,有意无意挑衅着面前城府不深的大少爷。

        陆钦把怒火中烧一把拽住他的衣领。他衣服上的钮孔崩掉了一颗,原本只是松松合拢的衣服下露出线条优美的骨骼与白皙皮肤。那张笑脸仍旧清淡从容,眼睛抬起来注视着眼前气急败坏的少爷:“很久未见,陆钦先生有什么私密的话要跟我谈谈吗?”

        少爷用纨绔子弟特有的恃强凌弱的神情笑起来:“有很多话想跟你谈,更加私密的事情也想试试看。真的很难得,我跪下向你道歉的时候就想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也试试我那时候……咳!总之,你一定很害怕吧!”

        他——这个自称无名氏的青年垂下眼睛笑了起来。

        “嗯,很害怕,你想怎么报复我呢?”

        “你会求我的拒做填房:农家药女修真教授生活录!”少爷没有蠢得看不出这种调笑式的轻视,气急败坏地转头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的名酒。

        “我喝过一杯,陆钦先生是否觉得不够量?”

        “哼!”少爷倒满一整杯,以惊人的气势灌到他口中。酒液*地滑过他的喉咙,更多地漫溢出来沾湿了他白皙的皮肤。

        有些时候是难以维持镇定的。不过即使呛得大声咳嗽也并没有让他俊美的面容看起来扭曲难看。

        “呼……”他深吸一口气,眼睛里满溢着湿润的光泽,“我以为是催眠药,原来是助兴酒。”

        “你真的喝了一杯?”少爷挑着眼睛。

        “两杯。”他也挑起眼睛,自下而上,据说这样示弱的姿态最能引起征服欲。但他的眼神冷静而清明,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

        “不准嘲笑我!”少爷怒火中烧,撕开他的衬衫,粗暴动作中顾不上施展自己的*手段,更多是示威和恐吓。但是手掌下微凉的皮肤竟然有种怪异的吸引力,不由自主就放轻了力量,甚至贪婪地低下头亲吻吸允。

        “嗯……哈……”非常轻微地吐息,他半阖着眼睑,“服务非常周到,陆钦先生。不过似乎您并不怎么擅长跟同性做|爱?”他叹息着在年轻人耳边说道:“别这么僵硬,我可以好好教你。”

        “没节操!”

        “呵……”实在很有趣。他眯起眼睛,嘴角愉悦地弧度既让人心痒也让人手痒。少爷几乎被气得团团转:“我早知道你男女通吃,但是没想到你这么无耻!”

        “陆钦先生,您在嫉妒吗?”

        “只有愚蠢的白痴才会觉得你是个好东西!”

        “嗯。”

        “你救下那个女人只是觉得有趣对不对!你其实是为了耍我!”

        “嗯,很有趣。”

        “我听说你后来还跟别人打赌,说半年之内她肯定会爱上你。”

        “嗯。”

        “你赢了之后就把她甩了。”

        “嗯。”

        少爷得意地笑起来,忽然打了个响指。“你都听到了蠢女人!”

        门被推开,门外一张苍白而不可置信的脸。女郎憔悴而悲伤地看着沙发上半躺着的俊美青年:“beliar……我……你,你还好吗?我刚才听到他对你……唔——”

        女郎被掐住了下巴。

        “她听到这个家伙在我手上就自己跑来了,蠢透了。喂,现在求我要你还来得及,你的吴少爷根本靠不住。”

        “放开我,混蛋!”

        陆钦似乎确实并不喜欢男人,但女人却不同。他愤怒地拽着女郎的头发将她推到在沙发上:“我就在这里上你,然后找人当着你的面上他!你们这对狗男女以后还怎么谈情说爱。”

        “混蛋!”

        啪!

        响亮而难堪。

        在他的认知中无论出于怎样的理由都不应该对一位女士这样粗鲁[hp+银魂]阿兹卡班房价高混世小术士最新章节。她们永远都是娇贵而应该被呵护的。有种尖锐的感觉从脑海中冲出,但是又看不清具体的形状。这个画面跟他记忆中某个奇特而不清晰的画面融合在了一起。愤怒……头脑下达了指令——我应该愤怒。

        必须愤怒。

        “呵……”轻柔而缓慢。艰难而狼狈。他坐了起来。白色衬衣挂在手肘,颈边还残存着一个难看的青紫色咬痕。他伸出手轻柔地盖住女郎的眼睛,甚至让旁观者都不记得要阻止:“傻女孩,你不该来。他说得对,我不爱你。”

        “你……”

        “是一个赌博游戏,我在六个月里让你心甘情愿爱上我,一匹阿拉伯马,我很喜欢这个彩头。别哭……”轻柔地擦去她的泪水,仿佛他们还是一对甜蜜情侣。“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他搭上陆钦的肩膀,美丽的手指慢慢地划到少爷颈间,情人爱抚一样的动作令少爷颤动了一下。然而少爷没有愤怒地挥开他的手,甚至一动不动。因为那美丽修长的手指上捏着一枚剃须刀上拆下的刀片:“从这里出去不要回头,这不是你的世界。”

        “beliar!”

        “听话。我能处理,你会添乱。”

        “你敢走出去一步就等着看他的下场!”少爷激动地大吼着,“他没碰过你对不对!他刚被赶出奥格斯特府就跟你分手你说是为什么?!他最多能撑十分钟,自己走不出这个地方,你要是求我我就放过他!”

        先是鲜血流淌,然后一种模糊的麻痒而尖锐的疼痛才传达如神经。

        伤口很小,也并不算深。他伸出手指沾了一些血液压在少爷的眼皮上:“你以为我不敢杀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入住奥格斯特府?”

        那双刚才还氤氲水光的眼睛变得幽暗深邃,让女郎都胆颤心惊。

        “回去你的自己世界。别在找我。”

        镇定而温柔。女郎眼眶发红。她的思维被一双有魔力的手牵动,身体行动跟随着那魔力的语言。“好。”

        “我的保镖在外面!”少爷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声音惊恐得沙哑。

        “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他在少爷耳边轻笑,“没人能找到你。”

        银与蓝的火焰随着他的话语开始旋转。仿佛踏入梦幻国度,一切都变得诡谲迷离。他放下手中刀。他不需要刀。因为他的语言比刀更加锋利。

        “陆钦先生。”他叹息着,“我很愤怒。”

        在年轻人惊惧的视线中,首先映入的是一条华贵美丽的鱼尾。俊美的人鱼勾着凉薄的嘴唇,瞳色浅淡的眼睛仿佛覆盖着寒冬凌冽的冰雪。

        “来喝一杯酒吧。”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超时十分钟,就饶了我吧……

        偷偷摸起来更,真刺激=  =好久没有这种做贼的感觉了……

        ————

        哈哈系骨  成为了您的小萌物 达成时间:2012-12-14  10:58:07

        没想过会收到地雷所以都没去看过后台记录……试试看能不能刷出新章才看到,晚了十几天对不起t—t

        谢谢阿骨妹子~

        那么明天也更一章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