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24伊甸园2

24伊甸园2

        贝尔沙明戴着三重王冠,坐在银色环海尽头的星辰宝座上。

        从出生的顺序来看可以算作是他小弟弟的亚当正趴在生命树源头等待女人的诞生。

        贝尔沙明有无穷的时间,但即使如此他仍旧总是很忙。天上的以及地上的一切秩序都需要他来梳理维持,总是就连转移一下视线的功夫都没有。

        亚当在生命树源头诞生的时候他也没有注意到,是阿格利博尔前来告知这个消息。阿格利博尔很喜爱亚当。亚当有一头太阳光辉一样金灿灿的头发以及澈蓝天空般的眼睛,这两样正是阿格利博尔最喜爱的色彩。不过贝尔沙明想,阿格利博尔对这个新诞生的生灵如此关注的原因其实是亚当并不像大多数生灵那样聪明。阿格利博尔喜欢逗弄傻乎乎的亚当。

        此时无论是贝尔沙明还是阿格利博尔都不知道除了生命树源头诞生生灵之外,阳与阴结合会产生后代。这些后代幼小的时候就像如今的亚当一样,乖巧而甜蜜,很好哄骗。

        不过,实际上,若将世界树源头诞生的生灵都当做兄弟姐妹的话,贝尔沙明就是这一整个世界的兄长了。所以除了少数与他亲近的几位,他也不常常对这些兄弟姐妹耗费心神。

        但此刻,他却用那双装载着周天寰宇的眼睛注视着生命树源头,因为在那里出现了一个与伊甸园,与自然与永恒之力格格不入的生灵。那生灵自称人鱼。有夜晚一样漆黑的头发,冰原一样冷峭的眼睛,同贝尔沙明一样的上半身,以及华贵的蓝色鱼尾。

        贝尔沙明侧耳倾听又凝神细看,发现人鱼的灵魂中有一团混乱的令人厌恶的气息。与自然同永恒之力恰恰相反,暴烈、污浊、空虚、短暂。这是个只有不断吸取他人洁净的力量才能存在的生灵——贝尔沙明皱起眉头来。他的智慧与生俱来,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东西。

        那是什么?

        自从制定了天地的戒律,贝尔沙明再也不曾离开王座。因为他即是天空,应当永恒地高悬在上。但伊甸园中那个生物所带来的异样令他十分焦虑。伊甸园即为乐园,是自然与永恒这两样力量汇聚形成的生命之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从那里诞生的,生命由生命树的源头流淌出来,顺着四河滋润大地。伊甸园是一切生命的源头,生命树之源就是这个世界的母亲,贝尔沙明决定去伊甸园看一看,弄清这个刚刚降临世上的怪异的生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站立起来。于是天空也便从高宇剥离下来。虚无替代了苍穹,银色环海倾斜向大地。贝尔沙明就沿着这条光流降临而来。

        ——这个世界上,虽然在很久以后人类的典籍传说中会有很多神灵,但是在这个神灵游走于大地的年代,这些自然与永恒的造物从不将自己称为神灵我心安然最新章节诡歌最新章节。在其后漫长岁月,有一部记录于十八块泥版上的史诗《吉尔伽美什》,其中流传于后世早已遗漏无法补全的有这样的句子:

        “这神明是一切的初始,

        是天空,

        是万物的主宰与审判。

        他的王座上有三重宝冠,

        御阶下是星辰队列。

        他为世间万物定下规矩,

        谁也不敢违背。

        天神安努,

        在至高的天国,

        超脱凡尘的安之途,

        在星辰彼岸。

        将天上的事物安排,

        将地上的事物安排,

        天神安努不再离开王座。”

        然而如今,这位后世受封的神灵还没有名字。正如亚当意味人,他以沙明——广阔的天空为自己的称谓。

        贝尔沙明即是天空之主。

        这天空之主此时降临在了伊甸园。他的头发是天空的颜色,晨曦微露时显露蒙昧的灰蓝,朝阳初生时染上鲜亮的橙金,暴雨来袭的时候压抑晦暗,晴日里明媚动人。

        此时此刻,贝尔沙明注视着人鱼,他的双脚踩在光里,身上包裹着仿佛云絮的织物,发丝则飞扬着,是震怒的雷雨天气。

        “你是谁?”他问道。

        ···

        人鱼仰起头。

        天空原本是澄蓝无瑕的,忽然仿佛白昼与浓夜倒转。

        周围一瞬间黯淡下来,并没有漆黑一片,湖水与伊甸园中的珍奇树木都散发着仿佛会叮咚作响的轻盈辉光。五光十色的地面和乌沉沉仿佛消失了的天空被一道银色的绚烂光河隔断。

        光河翻滚奔腾,怒吼着朝地上涌来。

        “人鱼?”

        亚当看见了他生出的双腿,好奇地爬上岸。这时候被天地间这样奇诡而恢弘的景象吓住,慌张地拉住他的袖子。

        迟疑了一下,他最终把亚当拥在怀里——一般来说他比较习惯这种对象是女性角色,像爱丝奥黛拉那样的,那么他绝对不会迟疑:“别怕。”

        “我不怕。”亚当抬起纯净的蓝眼睛,他才看清亚当是在笑。“是贝尔沙明来了。”

        “贝尔沙明?”

        “他在天上,”亚当指着那条光的河流,“雅里赫博尔和阿格利博尔说贝尔沙明离开天上王座的时候天空就不见了,他会顺着光的路来。他很忙,要管理这个世界,所以我也没见过他。”

        亚当期待地望着渐渐接近的光河,身躯兴奋地微微发抖。

        人鱼也凝视那个方向主宰之王全文阅读游龙戏凤之美貌娇娘TXT下载。

        伊甸园,亚当,不见踪影的上帝和天上的王贝尔沙明——这也许果真不是他孰知的那个圣经故事。不过意外与不受掌控才更有趣。

        在这样细微的思索时间里光已经涌到了他的脚边,一个穿着云絮般飘渺又纤细的布料的男人站在光中,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排斥感审视他。

        姑且算是蓝发。太过外露的厌恶神情像是一张戏剧面具那样掩盖掉了容貌特征。直觉地,这种讥诮厌恶的样子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今天是似曾相识见面会吗?

        先是亚当,然后是这个暂时无法确定但实在即视感强烈的男人。

        这个男人已经用一种仿佛一秒也不想跟他呼吸同样空气的语气开口了:“你是谁?”

        也就在他考虑到底说自己是无名氏还是交出贝利亚这个名字探探眼前这位的底的几秒钟里,少年亚当激动地说:“是夏娃!”

        “……”智商堪忧啊。

        同时被四只可以算得上美丽的眼睛注视的少年亚当紧张而羞涩地眨眨眼:“我……我是说我最开始以为他是夏娃,但他说自己不是夏娃,贝尔沙明,这是真的吗?”

        “嗯。”贝尔沙明虽然长着一张天生就喜欢摆倨傲神情的脸,但显然拥有正直的天性。

        “那真可惜……”亚当说,“我挺喜欢他的。你不喜欢他吗贝尔沙明?我想他是个好人。”

        “……”确实令人忧虑。

        虽然目前还没有了解过关于“幼崽”这个阶段的事情,但贝尔沙明直觉这种时候当着亚当讨论高深问题只会被弄得精疲力竭。他仿佛一个洁癖症患者一样用含义明确的目光瞪着人鱼:“跟我走。”

        这目光令人鱼恍然大悟。他确实应该见过这个人,在乌有之王的白银王座前,那个永远嫌弃他的蓝发男人。

        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兴味盎然。

        这个被扭曲得一塌糊涂的故事里乌有之王会亲自出手吗?

        “去取回我欲得之物”,这样的说法果然是欲盖弥彰吧。

        你想要什么呢?

        带着一点跃跃欲试,人鱼揉揉亚当的头发,然后在贝尔沙明那仿佛要吃人的视线中以诚恳的表情握住了贝尔沙明的手:“请您为我带路吧。”

        作者有话要说:世界末日那天,糟糕的事情一定发生过了。

        我肯定已经被某些【不好描述的东西】穿越/重生/夺舍——但是做得不够彻底。

        证据就是我虽然还像以前一样好吃懒做但码字的时候确实感到有哪里不对。

        振作起来啊导演不要被莫名其妙的灵魂吞噬!

        ——说真的如果明天码不到3000+我就吃了自己。

        ——说真的上次说完这句话之后第二天就讨论了到底应该清蒸还是应该红烧。

        ——你们觉得呢?

        ——————

        圣经中某位不能随便提到名字的大人物【←你们知道是谁】:说好的出场呢?这货根本不是我啊啊啊啊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