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37光耀晨星7

37光耀晨星7

        伊甸园没有分明的四季。

        阳光永远明媚,风永远温柔。绿色植物的叶片有的苍翠浓郁,有的鲜碧欲滴。花朵的颜色都是娇嫩可爱的,放眼望去所见的一切都有一种柔软舒适的感觉。与这种景色相比,那些散落四处的宝石也就没有多么吸引人了。

        这是乐园,是育婴园,里面居住着这个世界最初创造的,柔软高贵的生灵。

        无论力量多么强大,他们的灵魂全部都是柔软的。

        没有棱角与污垢。

        ——在漫长时间的交往中,人鱼意识到了这一点。

        纯净得不能想象。简直要叫人忧心。

        伊甸园呵……

        梅利思安从舒适的睡床中苏醒,有力的鱼尾摆动两下高高跃出水面。水珠子随着他的动作在澈蓝的水上铺展出一片银光闪闪的有趣图案,原本聚集在水边的独角兽吓了一跳,大睁着紫水晶一样透彻的眼睛惊慌失措地跑开了。

        这是这种叫人惊叹的美丽生物每隔十天回到生命树之源的日子。

        落回水里的人鱼侧头看着它们,也许是伊甸园无忧的空气对他产生了一些影响,人鱼的神情也显得不是那么宁静冷淡了,倒是显得有点儿可爱。加之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独角兽并不相上下的美丽,这情景简直无人能够抗拒。

        但银色月光般的独角兽却并没有为他的美色所迷惑,这些野兽看见人鱼的视线,又纷纷惊慌失措地后退了几步。

        “呵……”人鱼发出轻笑。睡眠醒来后舒展过身体的人鱼以悠闲姿态游到水面另一端,不再欺负这些可怜的生物了。

        独角兽。

        空灵纯洁,喜爱纯粹美好的事物,传说只有心灵纯净的处子才能接近。当然也有某些文化中将之视作喜爱剥夺处女身份的邪兽。它们头上的那支精致的螺旋状独角既是象征也是武器,并且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被赋予一种生殖崇拜的象征意义。

        不过伊甸园中的独角兽像后世所传的大多数诗歌所描绘的那样高洁优美,纤细纯洁。

        本性也似乎像传说一样,喜欢清澈无瑕的灵魂。

        在这无忧的乐园里,生灵都没有邪恶的心思,所以除了处子身的少女之外,譬如伊斯塔尔就很受这些生灵喜爱。

        当然,实际上伊甸园里会受独角兽排斥甚至到达恐惧程度的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仙逑。但人鱼就是其中一个天神。

        我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太邪恶的事情呀。人鱼托着下巴这样漫不经心地想到,同时眼神瞟过岸边,一只胆大靠过来的独角兽又被吓跑了。

        啧。

        人鱼耸耸肩,感叹着——不过确实我也不算“处子”了,而伊甸园中的大多数却还纯洁地处于连性都不知道的阶段呢。

        人鱼露出一个同心中所想绝对背道而驰的优美柔和的笑容——不过它们也不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惧怕我呢。

        独角兽喜欢什么?

        ——厌恶什么?

        世俗所认定的存有偏差,而真相……人鱼当然知晓,但是从没告诉过任何人。

        永远不会是纯洁。

        耶和华会这样说的——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失却情感的梅利思安更加纯洁。

        这种……悲哀的透明,令人疼痛的洁净。

        “喂!喂!梅利思安!”

        在人鱼微笑的那一刻,距湖水不远的金发青年就已经看见了他。受这个优美柔和的笑容的鼓励,金发青年拉着身旁介于少女与女人之间的同伴快乐地跑了过来。路过那些独角兽的时候,四蹄的美丽生物们有意无意地阻挡着两人的脚步,似乎不愿意他们去靠近什么危险似的。

        金发青年有点困惑地停了下来:“怎么了?”正如独角兽喜爱他,他也十分喜爱这种四蹄的美丽生物。它们有着月辉一样的银色皮毛,而他又对月亮有种无法探究的钟爱。

        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喜好吧。

        独角兽亲吻他的手心,不肯让开。

        “可我要去找梅利思安啊,他在叫我呢。”带着与年龄非常不符的稚嫩神气,金发青年摸了摸这头独角兽的额头,“等一会儿再陪你玩好不好?”

        他身边浅金发色的伴侣已经牵起他的手,拉着他跑了起来:“亚当亚当!快点呀!”

        亚当转头朝独角兽投递一个清澈的意味着歉疚的眼神,然后就握紧夏娃的手朝湖边宁静微笑的人鱼跑去了。

        “梅利思安,我们来看你啦!”

        人鱼柔和地点点头,视线扫向相携而来的两人,眼神中所流露的情绪微妙地改变了一下——这两个家伙又把衣服脱到哪里去了……

        即使他们的思想像是孩童一样洁净,人鱼还是无法认同一位少女赤|裸身体,他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摘下几片无花果叶片。奥术的力量在指尖传动,绿色的长袍出现在亚当与夏娃身前。

        “你们的衣服呢?”

        亚当支支吾吾地说:“跑起来总是会刮到树枝,所以脱掉了。”

        夏娃则激动地没有注意到亚当给她使的眼色:“你看你看,我就说梅利思安会再变给我们看的嘛!”

        “……”亚当红着脸扭开头。

        梅利思安又叹息了一声:“想要看的话我会表演给你们看的,不需要把衣服藏起来。”

        夏娃随意将长袍套在身上,然后跪在水边的泥土与草叶上,拉住梅利思安洁白修长的手:“今天我们学什么?”

        “昨天学习的东西你们还记得吗?”

        夏娃认真地点头:“都记得[剑三]穿越之吾心唯道最新章节特种精英玩网游!每天我都会想一遍。耶和华说过,每天都记住一点儿,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全学会啦,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到伊甸园外面去。那真的不会很久吧?”

        “这是当然的,你们这样聪慧。”

        这对人类的始祖在听见这样的夸赞之后都笑了起来。夏娃笑容明媚,亚当则略显羞涩。

        仿佛被这样的笑容刺伤一般,人鱼微微垂下视线。

        “耶和华呢?”夏娃忽然问道。

        “他同伊斯塔尔离开了。”伊甸园中确实没有他们的气息。

        “是去天上了吗?”夏娃仰起头,被明亮的阳光晃花眼睛,亚当马上伸手来为她挡住阳光。

        人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夏娃向往地说:“我也想去天上。我总觉得我生来是该在天上的呢,那个地方总好像很熟悉。对吧亚当?”

        “嗯……”亚当思索着,露出一种困惑迷茫的姿态,缓缓点了点头。

        “会有机会去的。”

        这样的回应多是敷衍,但夏娃却并不知晓,她快乐地笑起来:“那就太好啦!”

        人鱼以柔和的嗓音唤回她飞翔起来的心绪:“开始学习吧,在耶和华回来前我们就把今天的部分结束,他会高兴的。”

        人类的始祖一起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他们都如此信任耶和华。如此喜爱他。如此依赖他。但会不会有一天因为这种信任喜爱与依赖而憎恶他?

        之后的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亚当与夏娃接受这些新鲜的知识丝毫不感到滞涩。就连他们自己也认为这是由于他们聪慧的缘故。人鱼却知晓更多。

        与其说传授知识,倒不如说唤醒沉睡的记忆更为贴切。

        耶和华啊……你并未愧对他们的信赖,你花费如此多的精神来掩盖了他们所经历的痛苦,在你眼中无论多么巨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吧。

        “夏娃,你想要离开伊甸园吗?”人鱼忽然这么问道。

        “嗯!”夏娃认真地点头。

        同日后相传的满带遗憾的传说相较,夏娃的回答显得异常讽刺幽默。历史啊,无数的时间来磨砺它,没有像宝石变得越来越美,反而千疮百孔面目全非。有谁会想到,伊甸园中的双树里,生命树其实是一眼泉水最后汇聚而成的湖泊,智慧树则是耶和华本身呢。

        在人类始祖们眼中闪烁的智慧之光,完全是耶和华亲自传授。

        “那就努力吧。”人鱼在少女额上印下一吻。亚当也期待地望过来。人鱼朝他招招手,金发青年就露出一种腼腆的神情低下头来接受了一个同样的亲吻。

        “我想休息一会儿,你们送独角兽回森林去吧。”

        耶和华特意嘱托过他们不要打搅人鱼休憩,于是他们听话地跟这位导师以及兄长告别,在独角兽们轻盈的簇拥下离去了。

        独角兽。

        喜爱洁净与善意名门医女全文阅读。

        人鱼望着那些亲昵地行走在这对青年男女身边的美丽野兽带着警花闯三国全文阅读。

        亚当曾被它们排斥,而如今却又重获喜爱,如果要深究这是为什么的话……并非奇迹,也不是那个青年通过忏悔的方式洗濯了灵魂。

        只是遗忘罢了。

        以耶和华的天赋,凭借梅利思安的力量,亚当被清洗掉过去。

        这种洁净并非日后人们以为独角兽会喜欢的那一种。但忘却前尘意味着消除一切经历过的苦痛。仿佛新生幼儿一般,不再拥有烦恼与悲伤……这样的灵魂才得到了独角兽的喜爱。

        这种美丽的野兽,是该以残酷来形容好,还是该以脆弱来形容好?是追求着无忧以至于抛弃一切饱经痛楚的灵魂,还是善良敏感会为旁人的疼痛而疼痛得无法忍受?

        无论是哪一种,在这伊甸园中真正被这些四蹄的兽类惧怕并且排斥的仅仅有一个人。

        梅利思安。

        无法留住情感。

        无论是欢欣还是惆怅,无论是幸福还是苦痛——他自以为灵魂空洞,但独角兽却让他意识到,也许灵魂早已伤痕遍布,只是他自身无法体会到罢了。

        若有那么一天,他得到自己的心,能够接纳一切情感的时候,千疮百孔的自身是否会当时就崩溃了呢?

        那着实可笑。

        我是那样一个脆弱的人吗?

        ——而即使真相如此,他明白自己也会选择去体会那一瞬间痛楚的溃败。

        有些生命既是在腐土上生长而来的。

        最初带着后世所记录的关于伊甸园的浮华景象的记忆来到这个奇迹之园的时候,他确实抱有某种敌意。人类最初的净土,因为得到智慧而被驱逐离开的天国花园,对于像他这样一个人来说总会感觉厌弃的。

        他曾经不无恶意地猜测过,这个堂皇的地方其实跟他一样,在完美的表象下掩盖着一个腐烂的真相,等到时机来临的那一天,眼前既见的美景会被哭号吞噬,一切都毁于一旦。

        他冷眼旁观。

        面颊上温柔的笑容实际上只是一瞬间曾经产生过的冷眼旁观的愉悦罢了,他人为延续着这种愉悦,在遇见耶和华的时候更加愉快地想着……诞生于伊甸的一切生灵,耶和华的兄长以及未来一切弟妹,他们尚没有被称为真正的神灵,但那力量显然不会是后世随意哪种生物会拥有的。这些最初的力量与美的汇聚,在日后是如何逐渐消散,竟然只存留一个作为创造世界的唯一神被传诵呢?

        他明白过于空白的情绪令他喜欢混乱,刺激,行走刀剑的危险感。他喜爱这个乐园,喜爱将会到来的一切诡计,喜爱看历史如何成真……

        无数个日夜,他这样恶意揣测与观察着。

        意料之中又预计之外地窥见了伊甸园的真相。

        并不是由于富足从而无忧,不是长寿所以快乐。

        伊甸之所以被称为乐园,因为其中生灵都是为奉献而生。

        ——若有一天它消隐踪迹,一定是因牺牲从而毁灭。

        人鱼疲倦地垂下眼睫。已经没有亚当和夏娃出现时候的那种活力四射的样子,他看起来十分虚弱,甚至有一点死气沉沉。但这种状况他似乎并不是多么在意上校大人宠入怀。美丽的指尖已经再次在空气中划下一个银光闪闪的符阵——使用奥术会令他疼痛,从而更加虚弱,但他最终迟疑地放下手却不是为了这个原因女人乖乖让我宠TXT下载。

        他本打算听听耶和华跟伊斯塔尔交代了些什么的。即使没有亲临现场他多少也能猜出大概。以前他从来不会错过这种事,甚至可以算得上“津津有味”。但这一次他放弃了。

        他喜欢窥探罪恶,但却不爱目睹牺牲……这是通过梅利思安那短暂的拥有情感的幼年得出的结论。

        既然灵魂已经伤痕累累,又何必要看得更多,给自己增添一个日后也许会发作的伤口呢?

        即使耶和华此时就牺牲而死,他也不见得会多么难过。

        但是在日后,那个“梅利思安”,也许会痛苦吧。

        人鱼钻入水下。

        安静地蜷缩在他水中的睡床里,就那样沉沉地睡去了。

        ···

        “贝尔沙明是首先从生命之水中诞生的生灵。他拥有绝对的力量,他的眼睛装载周天寰宇,同时编织万物法则的重任也承在他肩上。”

        世界的意识完全被贝尔沙明集成,在一个奇迹的瞬间,使得世界选择以这个形态诞生的灵感又起了作用。贝尔沙明意识到这空间与时间中只有他孤单一个,这是不足的。他自己并不知晓,在他动了这个念头之后凝聚在身体中的意志就又分散了,贮藏在生命之水里。原本承载万物的他就改变了。他变成了两个人。

        “他还没有离开生命之水,天空与大地的表率就被分开,成为了两个人。我们是从水里相携而来的。他意味着天空,意味着力量。我则归属大地,拥有智慧。”

        “你应该不难理解,伊斯塔尔。”他说道,“我不拥有力量,但只要双脚曾经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的力量便能为我所用。在这伊甸园中唯有离开王座便行走于银色环海上的贝尔沙明——我无法使用他的力量。并不难理解。我们彼此都是最初,如果我使用了他的力量那么天地可能会再次合一。”

        “我发现了伊甸园中的弊端,于是借用这伊甸园中生灵的力量创造了冥府的伊甸。但冥府伊甸仍有不足。”

        那些无法在此处永恒的力量汇聚在那个仿佛镜面另外一端的世界。然而当创造这个世界的意志创造了世界的这一端的时候,它还是完整一体的,耶和华创造冥府伊甸的时候却只有当初一部分的力量。冥府伊甸不足以与伊甸园平衡,甚至也许会倾塌。耶和华为此苦苦思索,但是无法可解。

        “直到梅利思安出现。他并不属于伊甸园,也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是我所创造的冥府伊甸破坏了某种平衡,他被我带到这里来。”

        那生灵如此美丽,身上携带着从未出现过的强大力量,与此同时他又是那样脆弱,那些力量他动用一分就会带给他自己十分的痛楚。耶和华第一次觉得慌乱了。那是超出他认知的生灵。

        耶和华接近他,观察他,唯恐这个外来者破坏伊甸园的平和。同时耶和华也珍惜他,照拂他,因为是他将这无辜的人带离自己原本的生活。随着人鱼渐渐向他敞开心怀,耶和华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人鱼的经历。

        耶和华爱上了人鱼,像一个父亲爱自己亲爱的孩子那样。

        因为他知晓那是他的责任。是他将梅利思安带到这个世界后便应由他背负的责任。

        “他赠与我许多东西,那些即使是我的智慧也从来不曾创造出来的……你无法想象我从他眼中看见了什么,那是未来。”

        那是未来。

        遵照未来的指引,他意识到当世界的规则都稳定运行之后,他们这些集成世界智慧与力量的最初的生灵——在日后被称为神的人,全都消弭无踪了末世第一丧尸女王关雎兰华全文阅读。他们并非成品。人才是,伊甸园外的动物才是,那些春季开花冬季枯萎的植物才是。他们是巨大的意志本身,是最初所做的努力与尝试,等到任务完成职责卸下的时候他们将要回归意识。因为他们太强大了。他们灵魂中精神的那一部分是共享的,已经无法脱离。

        遵照未来的指引,他设置了冥府,尝试创造出人,人的身上应当有两种力量的平衡,不仅仅是自然与永恒,就像知道喜悦也该知道悲伤那样。他首先尝试创造的是冥府的生灵,这样才能更加了解那一边的世界。

        这样,在日后,人的寿命终结时不会因为自然与永恒之力的脱离而消亡,他可以在另外一种力量的依托下前往冥府。

        那是在日后那些看似脆弱实则完美的人才能够拥有的待遇。

        耶和华为日后的世界终于发展得那样完美,无需他们这些神灵干预就能够平和继续下去感到欣慰。同时,不知为何,还觉得有些悲哀。

        ——除了我以外,谁也看不见那个未来。

        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

        “在未来我们都消亡了,我不愿如此,决意改变。于是在那之后我将由于我创造冥府伊甸而迟迟未能降生的夏娃抹消了。我夺得她的位格,甚至在她之后,所有因为伊甸中的生灵的一个念头而被感应到会从生命之水中出生的,我全部都夺来了。我发现灵魂的三种成分中,位格与力量也早被确定。它们息息相关,几乎是固有的,无法分离。而精神直到降生才会被注入,那精神与所有人联通,承载着所有人的愿望。”

        当他说到自己抹消了夏娃的降生的时候,他感觉到伊斯塔尔与他相握的手中所传达来的那个力道。他于是停下来,以温和的目光鼓励伊斯塔尔提问。那神情在伊斯塔尔眼中是种卑劣的引诱,是对意志的强行误导。

        伊斯塔尔倔强地别开头,什么都没有说。

        似是叹息了一声,又好像无比平静,耶和华继续说道:“你为爱而感到疑惑。你不曾因夏娃一降生就深爱亚当而感到难过吗?那种情感……如果是因为我,因为你,因为贝尔沙明,因为雅里赫博尔,因为我们所有人的都认为她该深爱亚当而产生的,你不因此感到悲哀吗。我不愿那样的夏娃降生。”

        梅利思安为他描述过,爱是自由的。

        相爱的男女说这样一段话,‘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这是平等的契约,然后结为爱侣。

        爱不应被强加。更何况亚当已有所爱。

        “但你也不能——”伊斯塔尔为自己突然开口而懊恼不已,他恼怒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没错,我也不能随意剥夺她的生命。我若向你说明在我眼里那不算一个生命,因为她是被我们创造的,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产生独有的自我。而我令她消亡,反而使得她脱离了被我们强加的未来,我为她高兴——我若这样说,你一定会认定我是在狡辩。所以我愿意承担这个罪孽。我会承担这份罪孽。”

        察觉到伊斯塔尔的思绪因为他所说的那些话而变得激荡不安,他的声调便显得更加柔和了。

        “我用这些位格与力量创造了冥府之主。但没有成功,它暴露了‘死亡’。我将这个掩盖了去,仅有贝尔沙明知晓。”

        耶和华也尝试过期待令冥府伊甸自己创造这样一位冥府的统帅。就像贝尔沙明曾经动了念头,日月使者就降生那样,尝试但没有成功。耶和华只好自己创造。但他所创造的冥府之主,却降生在了伊甸。也许是因为期间有夏娃的位格的原因,亚当感应到了她,还亲见了死亡超级系统—都市悍女天逆全文阅读。那是第二次,他觉得恐慌。他不愿意旁人知晓,他不愿意因此而给伊甸带来忧愁。

        “为了解决它,我需要更多的——杀戮与罪孽。”他这样说道。“就如你想的那样。之后我一直在那样做着,期待能够创造出一位使得冥府正常运转的主人来。直到你出现……”

        “不!你误导了我耶和华!”伊斯塔尔将视线投到两人相握的手上。“你告诉我你是因为不愿意夏娃遭遇那样的人生所以消除了她,那么冥府之主伊尔卡路拉呢?如果夏娃的生命可怜,那么她与夏娃有什么不同?从前的你可以得到一切曾经踏上土地的生灵的力量,而如今你仅能以触碰这样的方式获取力量。你已经衰弱不堪,距离死期不远。你不愿意死去,所以做了这一切!”

        “正是如此。我的确还不愿意死去。”即使这般严厉的谴责,耶和华仍旧还是那样平静,他没有多做纠缠,而是说道:“我试图创造冥府的主人,若仅仅是因为从众多牺牲中选取最为微小的那一样,这未免太过虚伪。我创造她,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使伊甸的众生灵从那强大的意志上脱离——就仿佛种子脱离树木的枝叶——我知道了那个方法。”

        “而我所做的你也看到了。”他说,“夏娃已被我抹消。亚当的爱侣,你当他是谁呢?”

        “阿格利博尔……”伊斯塔尔震惊地望向身旁着浅淡得仿佛马上会消失在目光中的男人,“他是阿格利博尔?那月舟中……”

        “月舟是我封闭的。伊尔卡路拉消亡后,贝尔沙明频繁前来伊甸园,他与我一同探究冥府奥秘,他虽然不知道我真正想要做的,但借助他,我知道了那个方法。因为有这样同他频繁接触的机会,我便盗用了他的力量。阿格利博尔意味着月的位格与力量被我借用贝尔沙明的力量剥离下来,附着在月舟上。待贝尔沙明察觉我对阿格利博尔做了什么的时候月舟已经封闭。他质问我,但我不愿告知他真相。他从此厌憎与忌惮我,认为我走火入魔在做危险的实验。”

        “他不算想错。”

        “没错,他不算想错。但阿格利博尔将会面对的一切我已告知他,连夏娃的事也没有隐瞒。他自己选择了。”

        “你如此擅长引诱与欺骗!他自己选择的?”

        耶和华柔和地望着他:“我从不说谎。”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伊斯塔尔沉默了。

        耶和华说道:“天空与大地不能交汇。我盗用贝尔沙明的力量时,就将自己同大地剥离了。你之后有诸星辰诞生,他们代替我负担大地位格,他们在天上,是因为天空与大地因为力量的相交而有一部分又重叠了。”

        “我的时间将尽,伊斯塔尔,我需要一个人来在我之后完成一切。冥府的主人伊尔卡路拉已重新降临,那是位格与力量的简单调和,她可算还是‘死’的,她可以支撑一时,但需要有人接替她的王座。以及已诞生的生灵,需要有人将他们的精神剥离出来,然后使他们得到永恒与短暂两种力量调和的躯体。天地万物不应该再由有灵智的生灵掌控,过于强大的力量在各种情感都完备之后必然会引发争端。贝尔沙明早已制定过天地万物的准则,但是这准则还从未施行,你一定觉得疑惑。太阳由雅里赫博尔掌控,为何还要规定日升月落的规矩?那是因为——既然我已经感应到当职责已尽我们便会消亡——那贝尔沙明自然也有预感。他是在为那时做准备。”

        “我想要你做的事情……伊斯塔尔,‘杀死他’,将他的力量夺去,将他的时间盗取,让他的身躯腐朽在那个王座上。把他——带走。让他成为未来那些平凡普通的一员,让他抛开一切职责,让他成为一个人,不是天空。仅是一个人。”

        伊斯塔尔瞪大眼睛。

        “我请求你,伊斯塔尔首长小心,暖妻有毒贴身保镖俏校花TXT下载。”耶和华的声音是那样轻柔,又是那样疲惫。“我请求你,伊斯塔尔。”

        伊斯塔尔不知道如何抉择,他慌乱无措。那双无色的眼睛里蕴藏着深沉的重责与请求,这视线令伊斯塔尔后退了一步,而这一次他被耶和华握住的手竟然就那样脱开了。

        周围的景象模糊晃动起来。

        他向外看去,发现那“过去”的时间不知为何早已停滞。雅里赫博尔正怀抱火焰,形象正要消散。伊斯塔尔一惊,赶忙又握住耶和华的手,那些画面重又清晰起来。

        画面中,人鱼遥远的歌声传来,然后仿佛又一颗星星坠落——梅利思安打破了那些透明的屏障。他环顾四周,痛楚在他脸上一闪即逝。

        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伊斯塔尔分辨出——那是耶和华。

        梅利思安知晓是谁做的这一切了。他发动奥术,灼烧伊斯塔尔的火焰忽然熄灭。他将雅里赫博尔与伊斯塔尔的身躯拥住,然而他们已经失去生命的迹象。那悲伤的歌声愈加强烈。人鱼低下头,从左眼中捧出一团光,他将它分成两份,放入雅里赫博尔与伊斯塔尔体内。

        “那是什么?”未来的伊斯塔尔问道,“他给了我什么?”

        “他以灵魂守卫你,那是他一半的生命。”

        “他身上与生俱来有一种力量,能够调和永恒以及短暂。那是生命之水的能力。他救回了你们,但他自己就时时处于痛苦的折磨中。他本来也有人类的双腿,但那之后他只能以最初最为无力的形象出现。他再不能行走,也再不拥有视力。”

        “怎么会……怎么会!”

        “他惯常伪装也善于欺骗,如果他想要隐瞒,你又怎能知晓他的痛苦呢?你问询我,为何你要称雅里赫博尔为母亲,梅利思安为父亲。因为是他们给你生命。雅里赫博尔将力量给了你——梅利思安只能真正救起一人,所以雅里赫博尔陷入沉睡。你该想过为何雅里赫博尔不愿到伊甸园中来见梅利思安。因为梅利思安在每一次要求你带他前往日光城时,都会偷偷地动用奥术将自己的生命给她。”

        这个事实令伊斯塔尔咬住自己的指节,发出痛苦的呼喊。

        “母亲……母亲!梅利思安,父亲!”他悲恸地哭泣着。滚热的眼泪仿佛要灼烧掉他的灵魂似地。

        而在外面那个属于过去的时间里。人鱼正用奥术将新生的伊斯塔尔与雅里赫博尔朝水上送去,他自己却无力地越沉越深。

        然后——存在于那个时间的耶和华出现了——他将人鱼拥在怀中,脸上是疼惜以及懊悔。

        耶和华的声音穿透那过去的影像而来:“你拥有梅利思安的一半灵魂也就拥有了他的力量。我所请求你的事,梅利思安也能够做到。但我偏爱他,我不愿他去代替我做。伊斯塔尔,你不愿去的话,他会去的。甚至他若想要去,我也无法阻拦。你了解他伊斯塔尔,选择吧。伊甸园庇护你,雅里赫博尔与梅利思安为你牺牲。伊斯塔尔,选择吧。”

        “您是在逼迫我!”

        “我是在逼迫你。”耶和华伸出手,揽住伊斯塔尔的身躯,令这悲痛的金星靠在自己单薄的身体上。“我是在逼迫你。”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商昭妹子的手榴弹~

        据说在其它位面收到这个是要爆发加更的,但是作者俺所在的这个位面比较没下限=  =

        居然从来没有加更过【啊我擦嘞你们相信我会愧疚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