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63瑞文索尔6

63瑞文索尔6

        如此,数年之后。在那曾经被一位黄金的巫师占据,后来又属于国王赛罗伦与他美丽妻子瑞文索尔的宫廷中,赛罗伦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他在母亲与诸位衷心领主的教导与辅佐之下成为一位不亚于他的父亲的出色国王。

        然后他娶了一位妻子,生下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这男孩被命名为赛罗伦。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曾经宁静无忧的村落中,一位愁苦的妻子看见了邻居家菜园中鲜嫩碧绿的奇异植物,她对自己的丈夫说:“我想吃一些尝尝。”

        他们的婚姻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了,他们深爱彼此,生活甜蜜又幸福。只是随着妻子的年龄渐渐变大,他们却仍旧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直到此时,上天赋予妻子那属于女人的独有痛楚与甜蜜的烦恼彻底离开了妻子的身躯,她意识到自己再不可能有一个孩子,所以变得越来越焦躁与阴郁。

        她的丈夫是如此爱她。

        虽然那位邻人是远近闻名的死神使徒,恐怖的女巫,但丈夫还是悄悄溜进那座菜园子里去了。

        他身手敏捷——这是自然的,他曾是一位专属于国王的忠诚骑士呢。

        骑士看见了菜园中那种美丽可爱的植物。像翡翠做的小塔排列在土地上,细嫩的叶片在塔边伸展,塔身上覆盖着一层可爱的糖霜般的白——真是难以想象,那可怕的女巫的园子里竟然会有这样奇迹一般的植物。

        要知道就连钻入女巫院子的红蔷薇都长得狰狞恐怖,它们像是拒绝生人窥探的恶犬与魔鬼,张牙舞爪,在风中凶险地咆哮。

        即使连像骑士这样勇敢的人也不敢去敲响女巫的门,问她买一些这种诱人的植物。不过他在菜园子里留下了一袋银币,算是支付报酬。

        那天晚上妻子露出久违的笑容。

        她用那种谁也没有见过的翡翠小塔般的植物做了沙拉与浓汤。这种蔬菜带着原野特有的香气与甘甜。妻子的眼睛一直弯着,她感到十分愉快。

        丈夫欣慰地看着自己终于露出笑容的妻子。

        她的母亲曾经是王国最好的宫廷厨娘,她自己的手艺也不遑多让。数年来他们依靠丈夫打猎的技巧以及妻子开设的小酒馆攒了不少家底——如果有一个孩子就好了。

        丈夫揉揉妻子的头发——但妻子最重要。

        那个寂静的夜晚,他们的邻居——那位死神的使徒像是一阵轻巧的薄雾一样滑过菜园。白天挥舞着枝叶与粗粝尖刺的蔷薇藤蔓变得柔顺乖巧,红色的蔷薇花在月光下绽开,带着一种轻盈甜美的香气。

        穿着灰色斗篷的老迈身影取出她的无弦琴轻柔弹奏。人间的耳朵所不能听见的乐声在夜晚流淌。月光与星光交织缠绕,在那些翡翠的小塔般的植物上烙印下亲吻,这些植物舒展着身躯,散发出青草般的香气。

        乐声将香气送进邻人的梦境里——那位不能生孕的妻子——那位年迈的女奥术师所呵护成长的厨娘的女儿,她将在第二天更加渴望品尝这道菜肴拒做填房:农家药女灵素的二次穿越最新章节。

        做完这一切之后灰斗篷拾起地上的银币。她穿过碎石子的道路,走入这个渐渐繁荣起来的小村庄,穿越高大的石头垒砌的漂亮房子,走进一户摇摇欲坠的草屋。

        在许多年前,当她还是个小女孩,她站在高耸的塔楼上,从来没有见过这番景象。她的邻人们都善良而快活,他们住着相似的屋子,因为这些屋子都是彼此帮助搭建;他们吃着相似的食物,这些食物全是共同劳作得来;他们穿着同样的布料,是女人们聚在一起,用羊毛纺出棉线,用艾麻织出麻纱……

        在人聚集起来的时候,欢笑越来越多,痛苦也越变越多。她从未见过这村庄里有过这样的景象,富贵的越发富贵,贫穷的更加贫穷——谁会想到这些人的祖辈一同穿衣吃饭,一同进入田地劳作。

        年迈的女性奥术师发出幽深的叹息。

        她并不明白也并不知晓——人聚集在一起,力量没有变大,反而要互相倾轧。她帮助他人,没有得到感激,反而遭受恐惧。

        只有美好的样貌才能令人喜爱吗?

        人们只会沉迷于表象,却不愿意去看一看内在吗?

        她抚摸自己苍老的面颊——她并不感到愤怒,仅仅觉得悲伤。

        这年迈的奥术师将那袋银币放在一个因为发烧而双颊通红痛苦地沉睡着的小孩子的枕边,又掏出一只细颈长瓶将里面的玫瑰花露倒进孩子的嘴里。

        这甜美的味道令孩子在睡梦中露出笑容。

        明天他的病就能好了。

        明天他的家人就能够买上松软美味的白面包。

        他们会相信到这里来的并不是那些善意的山野精灵,也不是那些美丽的花丛的仙女呢?

        只是个老迈丑陋的奥术师,一个被人排斥的女巫,一个叫人恐惧的死神的使徒。

        在安静的月光下,穿着灰色斗篷的身影无声地蹒跚。

        她像是幽灵,谁也注意不到她。

        此后,佩珀对那种翡翠小塔般的植物吸引,她像是上瘾一样渴望咀嚼这种植物。她的丈夫只好一次又一次潜入女巫的菜园,谢天谢地,从来没有被抓住过。那些银币倒是不见了,也许那个古怪的老妇人默认了这种交易吧。

        再然后,正如诸位所猜想的那样,佩珀怀孕了。

        这个奇迹一样的生命每一天都在母体中健康成长着。每当佩珀吃下那奇妙的植物,其上的力量就完全供给给子宫中的胎儿。十个月后,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佩珀在产医的帮助下生下了一个女孩。

        然而故事却在此处表现出它一贯的残酷来。

        这个孩子在诞生时完全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健康活泼,她躺在产医的手掌中,苍白起皱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凸出,嘴唇隐隐发黑,呼吸微弱得几乎听不见。

        ——这是个注定无法存活的孩子。

        这时门忽然打开了。

        灰色斗篷的女巫带着雨水的寒气走了进来:“把她交给我。”

        她的手上拿着她的无弦琴,奥术将生命力带给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这孩子是在奥术的作用下催生,她的亲生父母无法养育她。

        但谁也看不见年迈奥术师的琴,谁也听不到那琴上的乐音hp救世主绝逼不是我抱剑观花全文阅读。

        只有虚弱的母亲无助又声嘶力竭地哭泣着,这哭声穿透雨幕,在这恐怖的夜晚不住回荡。

        从那之后村庄里便有了这样的传言。女巫以魔法的植物诱惑那些无辜又无知的人,她使他们犯下盗窃的罪行,然后便夺去他们最要紧的东西作为代价。

        她那魔法的园地里,正是被取走的这些无辜的灵魂在滋润那些可怕的植物。

        此后,更加无人敢接近这里了。

        而女巫自然也并不在乎。

        猛兽般的蔷薇藤蔓在那块恐怖的土地上蔓延着,逐渐地……道路被掩盖,树木与灌木疯狂生长,即使是那样的一座高塔,人们仰头的时候也看不见它了。

        骑士与他的妻子搬离了这个伤心地。

        如此,一年,两年……无数年过去。

        那个被抱走的婴孩在蔷薇环绕的高塔中健康成长。年迈的奥术师将自己的名字曾与她——瑞文索尔,在奥术师们的语言中那是塔的意思。

        那种翡翠小塔一样的植物也被如此命名。

        瑞文索尔——就且叫她莴苣姑娘吧。她一日日长大,跟随那年迈的老奥术师学习奥术。就如同她的导师当年曾经跟随导师的导师在这高塔中学习一样。每一天,当她的导师前来的时候便会在塔下敲响星光的小钟,那小钟就唱起来:

        “叮当,叮当,喔~

        长发姑娘,

        放下你的发辫来吧,

        我们瞧你来啦~”

        莴苣姑娘的发辫就像一架软梯,她的导师就攀附着她的发辫登上塔楼。

        在十六年中,莴苣只见过自己的老师,却从未听她开口说话。她好奇外面的世界,但视野中仅有苍翠的树木与四季不败的红色蔷薇。她的导师会叫星光的小钟回答她:

        “叮当,叮当,

        且等着吧~”

        莴苣就问:“那该等到什么时候呢?”

        可是星光的小钟在这个问题上永远只会回答那一句。

        如今这莴苣姑娘健康得生长到十六岁,正是因为这座高塔中有着玄奥的奥术法阵,这法阵在源源不断地将生命力供给她。

        而另一边,那位以伟大的最初之王赛罗伦命名的王子赛罗伦已经到了十七岁,他告别自己的父母,开始一次独自的旅行。

        命运是这样奇妙,正如同最初之王赛罗伦在逃亡中进入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几十年后,他的后代子嗣也踏上了同一条路。不过曾经与世无争又一度辉煌的村庄因为那恐怖的女巫而完全荒废,只在密林外围还留着几户人家。王子取出几枚银币在其中一户借宿一宿。这户的女主人在厨艺上同宫廷的厨师也不相上下。王子打听这附近有没有有趣的地方。那猎户说:“在密林之中有一座高塔。高塔被蔷薇环绕,高塔中居住着一个美丽的少女。”

        这可真是太惊险刺激啦!

        赛罗伦王子整理好他的剑带,将宝剑抽出来挥了挥,然后骑上他的马朝密林中去了。

        这林子并不像旁人说的那样难以进入,他来到高塔下,抬头看去,就望见那站在窗子边上的姑娘主宰之王全文阅读混世小术士最新章节。

        哦,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呀!

        她如此美丽,瞧瞧那头红发,她该不会是这蔷薇的精灵吧!

        王子躲藏在树木中,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老妇人走了过来,王子看她敲了敲手上的小钟,那小钟唱道:

        “叮当,叮当,喔~

        长发姑娘,

        放下你的发辫来吧,

        我们瞧你来啦~”

        于是那蔷薇般艳丽的红发就被放了下来,老妇人顺着这发辫去到高塔上。她是清晨去的,然后在最后一缕日光消失时离开。王子轻手轻脚地跟在她身后,看见她回到一座小木屋里,然后将那小钟挂在屋檐下。

        王子一直等这年迈的老妇睡着,他将小钟取下来,然后回到高塔底下。他学那老妇人样子敲响小钟,小钟便也唱出一样的调子。王子把自己裹在斗篷里,顺着发辫爬了上去。

        就这样,他每天都去高塔中见那位姑娘,在子夜前来,在黎明离开。白天他便回去猎户的家中休憩,夜晚又再次出来。

        一位年轻的王子同一位美丽的姑娘,他们夜夜这样见面,又怎么会不产生爱情呢?于是王子赛罗伦提出要带这美丽姑娘回去自己宫廷,并约定好第二天前来迎接她。

        就且允许我这说故事的人在这里歇一歇吧。因为关于这个故事的结局实在有太多传言。

        到底哪一项是真,哪一项是假,就只待我的听众自己分辨。

        ——关于这位王子,那位美丽的姑娘以及那铜钟的主人——在这森林的外围——无论是偏僻的村庄还是热闹的市集——一直有这样的流传。

        据说那晚王子登上高塔后见到的是那个灰色斗篷的老妇人。

        这妇人正是四处游荡骗取旁人灵魂的死神的使徒与邪恶的巫师。

        她为王子与莴苣姑娘的私会而暴怒不已,于是就剪下莴苣的发辫将莴苣送去一处荒原。她把自己伪装成莴苣的样子,当王子顺着那被剪下的发辫爬上高塔然后呼唤那美丽姑娘的名字的时候,这位苍老丑陋的女巫就用巫术伪装出来的少女的嗓音回应了他。当王子错向这女巫表达了爱意,一样邪恶的魔法就此生效。这魔法夺去了王子的眼睛,令他摔下高塔。

        有人说那美丽的高塔中的姑娘在荒漠中死去,王子的尸骨也腐朽在密林中,而女巫得到的发辫与眼珠就是她邪恶魔法的最后祭品。她驾驶着她的高塔飞到了邪恶女巫的聚集地。

        又有人说王子的爱意感动了林中仙女,她们带着王子穿过重重险境最终与他深爱的姑娘重逢,美丽的姑娘抱着王子哭泣,她的眼泪化作了王子新的眼睛。他们的爱既然令他们征服重重苦难,自然也破解了女巫的巫术,女巫于是便同那高塔一起化作灰烬。

        还有一些传闻……它们显得荒诞不经,总使人不可相信。

        据说在莴苣姑娘降生时她的母亲哀恸哭泣,并不是因为她为失去女儿而感到痛苦,而是促成她怀孕并且生产的奥术破开了记忆上的锁链。

        佩珀嚎啕大哭,她想起无数年前她在蔷薇花丛中看见王后瑞文索尔一瞬老去,想起那些王后独自穿梭战场的传言,想起高塔之下,瑞文索尔王后那悲伤眼睛……

        据说王子在那有位厨艺很好的妻子的猎人家借住。猎人对王子讲述了高塔的事妙手玄医全文阅读大清女医最新章节。他说:“如果你想见见那位塔上的少女,只需跟着那年迈的老夫人,她会将铜钟挂在房檐下,你只要将它取下来,就可以去塔下呼唤那位少女。”

        “是真的吗?可那老女巫不会发怒吗?我听闻她神通广大又阴沉可怕。”

        猎人说:“不会的。那女孩的父母每个月都会去看她呢。”

        据说王子第一次爬上高塔的时候这样问那位美丽的姑娘:“你是被女巫囚禁的公主吗?我来救你了!”

        美丽的莴苣笑起来:“怎么会呢?老师像是爱自己的眼珠子那样爱着我呀!”

        据说那星光的小钟总是这样回答莴苣姑娘:

        “叮当,叮当,

        且等着吧~”

        并不是因为它不肯叫莴苣知晓答案,而是因为它的主人从来未将答案告诉它。

        然后直到那位王子赛罗伦来到林子外头。星光小钟的主人听见了赛罗伦这个名字,便命令森林向他敞开。

        星光小钟的主人说:“如果有个人像爱自己的眼珠子那样爱莴苣,她的性命就可以通过对方延续,她就可以离开高塔。”

        星光小钟得意极了,它觉得下一次莴苣姑娘再问它这个问题,它终于能够给出答案。

        可是莴苣再也没有问过它,因为莴苣自己也知道了答案。

        据说灰色斗篷的老妇人故意将铜钟挂在屋檐下。在高塔相会的亲爱的一家人知晓这一点,但他们谁也不拆穿。

        据说莴苣知道关于自己生命的真相的时候对自己的老师说:“如果要将他的性命换给我,那么我宁愿不要。”

        她的老师没有开口,仍旧是星光的小钟回答她:

        “叮当,叮当,

        我的好姑娘,

        那可是爱呀~

        要相信爱有奇迹。”

        但莴苣还是那样郁郁寡欢,她割断自己的长发,从高塔上逃开了。

        而她的导师呢,她的导师一丁点儿也不为自己的弟子忧心。

        莴苣离开了高塔却毫发未损,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明了。

        第二天夜里王子赛罗伦来到塔中。就像许多年前无名氏曾经问那与他同名的国王那样,莴苣的导师问道:“你会像爱自己的眼珠子一样爱她吗?”

        王子诧异于这年迈老妇那仿佛少女般甜美的声音,他愣了好一会儿神才回答说:“我当然会!”

        “那就去吧,赛罗伦,”斗篷下年迈的奥术师说,“去寻找瑞文索尔吧。”

        据说,女巫并没有夺去王子的眼睛。但他的眼睛确实不在自己身上了。啊哈!你我自然知道,这不过是个比喻罢了。

        那之后星光从天空坠落。这景象已经数十年未曾出现在这高塔过。曾经目睹过的人即使尚未死去,也早就进入暮年。而那星光下的人——哦,天呐!从那星辉的斗篷中走出来的是那位最初国王赛罗伦的第二王后,如今的王太后陛下。

        年迈的奥术师望着她,露出久违的微笑。她向那王太后走去,拥抱她,亲吻她的面颊:“老师我心安然修真教授生活录全文阅读。”

        王太后叹息着,也在苍老奥术师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她身上的光芒渐渐退却,容貌却模糊起来。不一会儿,站在那里的人就大变了样貌。

        他哪里是王太后,而是数十年也未曾衰老的无名氏。

        “我在想,赛罗伦的后嗣长得跟他并不相似呢。”

        无名氏在椅子上坐下来:“你离开之后赛罗伦寻找到我,他请我帮他照顾国家。我只得用奥术为他创造一个妻子,又寻来一个孤儿抚养。你一直知晓吧,瑞文索尔?”

        瑞文索尔点点头。

        当她用奥术为佩珀创造了一个女儿的时候,就已明白自己从何而来。当她以高塔中奥术的阵法来延续莴苣的性命的时候,她就明白赛罗伦一直深爱自己。她们的生命是由爱来延续,爱是发起生命的奥术的锁钥。

        “瑞文索尔,我的眼睛,开始你最后的旅途吧。”像数年前一样,无名氏披着星光的斗篷,他将自己的弟子抱在怀中,然后化作一颗明星划过夜空。他在被赤砂环绕的沙中之舟,火焰之都的外围停了下来。

        这正是赛罗伦离世的地方。

        距这最终的战场不远处有一片赤色的林木,其间掩藏着四个坟垛,都用白色的石头仔细地垒叠着。

        “赛罗伦过世后,我为他完成最后的愿望。将他虚假的遗体送回王都,将真正的他葬在这里。这是他的母亲,这是他的养父,这是他养父的女儿他的小妹妹。”

        瑞文索尔在最后一个坟茔前跪下,她抚摸那在夜晚显得凉冰冰的石头。

        ——这是赛罗伦。

        “那么,我对这片土地上那位最初的国王的承诺就完成了。”在无名氏手中,一枚银质纽扣化作粉尘,无名氏扬起手,这粉尘就变成无数星星飞向空中。无名氏裹紧斗篷,他最后一次亲吻弟子的额头,然后便化作星辰离开了。

        而在瑞文索尔的面前,赛罗伦向她伸出手。

        “我为你打开了冥府之门,你没有离开?”

        “瑞文索尔,”赛罗伦微笑着:“是你将我推离,而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瑞文索尔投入赛罗伦的怀抱。

        那一瞬间,她苍老的身躯化作尘埃,然而她的灵魂是那样美丽,正如赛罗伦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模一样。

        他们倚靠着彼此。

        夜风滑过,忽然带来一种朴素的香气。

        在他们脚下,矢车菊热烈地绽开。

        赛罗伦摘下一朵蓝紫色的小花,他将它编成戒指,然后戴在瑞文索尔的手指上。

        “我们走吧。”国王亲吻着他心爱的王后,他们携手离开。

        这故事到如今便至终结。

        也许这一切都并不是真相,毕竟所有的结局都是乡野传闻。

        不过在那赤砂环绕的国土上,离奇地绽放着一大片矢车菊。

        它们如今还开放着呢。

        如此热烈,如此朴素。

        [通天之塔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