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77童子13

77童子13

        庆功的喝酒大会进行一直进行到第二天。

        乌鸦丸醉得不行,到后来化出翅膀来在庭院中胡乱地飞来飞去,结果撞上了一株楠树,又碰地落下地来。

        像是不服气那样,乌鸦丸扑棱着翅膀还想要朝那个方向再飞一次。

        “乌鸦丸,还是回去休息吧。”

        无面男握住乌鸦丸显现的脚爪。最后就这样拽着在半空中扑腾的乌鸦丸离开了。

        因为妖魔们喝得实在尽兴,所以乌鸦丸与无面男并不算低调的离场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倒是一直独自坐在正位上的茨木站了起来。

        他为什么独自坐着呢?

        倒不是因为身为人类受到妖魔排挤。前面已经说过,茨木如此勇武,又受到酒吞童子与金熊童子双双喜爱,所以初战告捷之后已经没有人胆敢小瞧他。

        对厉害的人物表现出尊崇的情感是在妖魔们中间非常常见的。

        对于茨木,妖魔们都从瞧不起,排斥以及嫉妒渐渐变成了尊敬与爱慕上校大人宠入怀。

        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一天之内就发生了的逆天抽奖最新章节。

        实际上,投师金熊童子之后,就总是隐隐传来他不畏艰苦,是条好汉子的传言。

        先是一两个,这一两个又向同伴们讲述关于茨木的事情,渐渐地,虽然表面上装作厌恶的样子,心底里其实怀有钦佩的妖魔越变越多。

        直到茨木砍下大蛾丸的头颅为止,这样的妖魔已经占了大多数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是独自坐着呢?

        跟他曾经侍奉过的明辉殿不同,茨木是个非常严肃的家伙。

        被人称作“不会哭也不会笑的男人”,脸上就像盖着一张面具似地。

        向他敬酒的话也会回应,但总是对着那样一张冷脸也实在受不了,酣醉的妖魔们就渐渐离开他身边了。

        所以茨木站起来朝乌鸦丸与无面男的方向追去也没有人看到。

        他一路上跟在拽着扑腾翅膀的乌鸦丸的无面男身后。既没有超前一点,也没有落后一步。等到回到刚刚赏赐下来的院子里,他就看着无面男给乌鸦丸准备好寝具,让他睡下。

        这时候,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但是天光还没有亮哩。

        是个无月夜。

        星光就显得格外璀璨。

        这些光并不是金黄色,而是像夏季游荡在草叶间的萤火那样,流泻着碧绿色的光。

        夜晚的天空看起来比白天的天空更加低垂。

        抬起手来,似乎就摸到了沁凉的云朵。

        茨木垂着头,等到无面男从乌鸦丸的房间里走出来,又细心地拉好格子门穿过外廊向院子的另外一头走去,他就安静地跟在无面男的身后。

        时间其实已经到了秋季。

        比别处开得都要晚,在夏季中轰轰烈烈的春花都已经凋零。

        秋虫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

        在虚弱的虫唱声中,这样的夜里也就显得格外寂静。

        茨木的耳朵里,全部都是无面男的衣裾飒飒响动的声音。

        “茨木。”

        无面男在靠近庭院的外廊上坐下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茨木走过去,坐到了他的身边。

        “绵津大人。”

        他垂着头说。

        “呵……”

        明明离得并不近,但茨木觉得这个笑声就像是擦过了自己的耳边一样。喝了酒的身体变得更加燥热了。他用手指摩擦着廊道上铺设的镶嵌有钢铁的木板。这些材料在夜晚尤其冰凉。

        无面男伸手取下了面具。

        面具之后,那张美丽的面庞微微发着光。

        像是从茧子中脱出那样,无面男呈现出之前完全没有显露的美丽主宰之王全文阅读。摘下了面具的无面男所显露出来的并不仅仅是面孔的美貌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全文阅读。无论是露出袖子的手,衣领之上的脖颈还是被衣料所遮挡的身躯都忽然间变得不同起来。

        无处不呈现出令茨木觉得无比艳丽的姿态。

        这样的想法令茨木慌张起来。他将头垂得更低。

        无面男。

        亦既是绵津少童伸出手,从茨木的额头开始慢慢地移动着手掌。像是雨水那样冰冷的温度,令茨木跳动的情感安静下来。

        绵津少童抚摸着他的头发:“喝了这样多,就去睡吧。”

        “我想陪伴绵津大人。”

        “也好。”

        茨木就安静地跪坐在绵津少童的身侧,那是谁也没有见过的乖巧姿态。

        绵津少童说道:“饮酒大会上,你似乎不愿意跟别人交往。是一起努力的伙伴,你也不喜欢他们吗?”

        “毕竟是妖魔……”茨木小声说着。

        “我也是。”绵津少童微笑着。

        “绵津大人是不同的!”茨木握着拳头,用非常认真的神情这样说着。

        “就像人里面也有罪恶的家伙那样,铁铸城中也有不错的妖魔存在,故意去伤害人,非要啖食人的血肉不可的,其实很少呀。”

        “唔……”其实就像妖魔们钦佩他却还是要做出一副讨厌的样子一样,茨木也是相同的。毕竟是异类,接触的时候总觉得讨厌。茨木无比厌恶着妖魔,却在铁铸城中生活了许多年。最初是因为绵津少童的缘故,渐渐地,连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但却是事实——妖魔并没有那样可怕与可恶。

        但即使知道这一点,要成为很好的伙伴,要结成亲密的关系,茨木还是不愿意。

        “没有关系。”因为茨木露出一副没有办法回应喜爱的绵津大人的期望的沮丧神情,绵津少童又伸出手揉揉他的头发:“跟别人交往的事,慢慢来就好了。但是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却没有同伴,让我有点忧虑。想让你快乐地长大,但是你却上了战场,我很不高兴。”

        ——我只要在绵津大人身边就够了。因为绵津大人的关系,我才要更加努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从小一直说的话,今天却说不出口。

        感到羞涩与窘迫。

        茨木又垂下头。

        “呵……”

        笑声,又在耳边响起来了。

        就像是做了错事那样,茨木惊惶地看了绵津大人一眼。

        那双星夜般朦胧的带着笑意的眼睛好像在这样说着:“没关系,我都知道。”

        从绵津大人答应了跟随,将自己从那个村庄带离的一刻起,最为重要的人是绵津大人,最为重要的事就是绵津大人的事。跟随在绵津大人身边就十分高兴。才不需要像别人那样跟同伴一起寻欢作乐。

        只有绵津大人是有意义的。

        回应着绵津少童含笑的温柔目光,茨木的眼神坚定地这样说着。

        那雨水一样沁凉的手还放在他的头顶。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仙逑御宝天师最新章节。

        绵津少童忽然感叹道:“已经这么大了啊。”

        是在两年前的春月中,绵津少童亲自为茨木割发。

        传言被驱离铁铸之城最终丧身兽口的绵津少童其实仍旧一直居住在明辉殿。只是别人都注意不到他的身影罢了。

        这件事情令茨木非常高兴。

        在别人心里明辉殿已经离去的这件事情似乎将绵津大人与那些人之间的缘斩断。虽然最为讨厌的酒吞童子还在,但茨木确实无比快活。

        酒吞童子曾经抓着茨木的手臂说道:“真是一只讨厌的野兽。”然后桀桀笑起来,向绵津少童说道:“喂,可要小心啊,说不定有一天会把你当成只能属于他的猎物就那么吃掉。”

        ——我的眼光会令大人厌恶吗?我会伤害大人吗?

        经常听见这样评价的茨木害怕地看向绵津大人,但绵津大人却微笑着朝他点点头,说道:“离开父母之前的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吗。”

        之后酒吞童子被缠成茧子挂在了梁上。

        那时候,茨木为绵津大人所说的话既感到高兴又有点难过。

        ——绵津大人,是把自己当成孩子那样疼爱的。

        可是我……

        似乎察觉这是个危险的话题,茨木再也没有想过当时的心情。

        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夜晚中茨木却不由自主地体味起那时候的事情来了。

        可是我……并不是像热爱父母那样热爱绵津大人的。

        “茨木?”

        忽然间听到了绵津大人靠近了的声音,茨木吓了一跳。这次并不是错觉。绵津大人确实搂着自己的肩膀,呼吸能够拂动发丝那样近的距离。

        “大……大人……”茨木握着拳头,手里还紧紧抓着衣服的布料。

        “不是坐着睡着了吗?”绵津少童退了回去,“没有回应,还以为你就坐着睡着了呢。”

        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茨木没有更多的心情去思考。

        他垂着头:“对不起。”

        “对我不用说这样的话。去休息吧,我也去休息。”

        绵津大人是不需要睡眠的,这是茨木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最初跟随在绵津大人身边的时候,觉得很不安。

        茨木是作为侍童跟随在绵津大人身边的,但是绵津大人却从来不把他当做下人。让他骑马,为他找来食物,照顾他的身体状况而放慢旅行的速度。绵津大人的事茨木一点都插不上手,茨木的事绵津大人却全部都能照顾到。

        觉得自己就像是累赘般存在着,害怕有一天会被厌烦了的绵津大人抛弃。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年幼的茨木自然做起了噩梦,有一天就在梦中哭了出来。

        非常丢脸,一边喊着绵津大人,一边哭泣着。

        “茨木?我在这里。”

        绵津大人的体温并不像是那些在地理耕种的人一样燥热[剑三]穿越之吾心唯道最新章节深度宠溺:毒舌儿子萝莉妈全文阅读。

        非常清凉,给人洁净的感觉。

        他的一只手搭在茨木的额头上,另外一只手则握住茨木的手。

        “做了什么梦吗,茨木。”

        那张面孔,在夜晚微微发着光。

        茨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不住哽咽着。害怕自己冒犯到自己所追随的这位高贵的大人,又不愿意放开他的手。

        “是想家了吗?思念父母了吗?都是我的过错,将你带到身边来。”

        不是那样的!

        想要开口说话,哭泣却停不下来,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连脸也憋红了。

        那个样子一定很可怕吧。

        一直温柔而优雅的绵津大人也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怎么了呢?”轻柔地拍着茨木的背,“实在想念的话我会将你送回去的,不要再哭了。”

        年幼的茨木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再遇见如此艰难的事情了。

        说不口的话就会被绵津大人抛下。

        他哽咽着,喘着粗气。

        “我……我已经没有父母了……家中谁也没有了……”

        是那样声嘶力竭的声音。

        吓到绵津大人了吗?

        那样风雅的人一定会厌恶他的吧。

        眼泪和鼻涕都流在了绵津大人名贵的衣料上,会被厌弃的吧。

        喊出那句话之后,茨木终于在梦魇中清醒了。他无比惊恐地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害怕地看着绵津大人。

        绵津大人什么都没有说。

        在茨木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扔下的时候,绵津大人却将他拥在了怀中。

        那个怀抱并不柔软。

        像夜晚那样凉。

        带着茨木无法分辨的香气。

        心中有那样多的话想要说,却最终在绵津大人的怀中睡着了。

        第二天惶恐地跪在绵津大人面前,然后又被绵津大人抱了起来。

        “你究竟怎么了?”直到现在还记得大人那满含忧虑的温柔目光。

        “什么都做不到,还打扰大人的休息,请大人在这里抛下我吧。”茨木也清楚记得自己的心情。嘴里那样说着,眼泪却忍不住地淌落下来。

        “真是个心地柔软的小孩子。”绵津大人为他擦着眼泪。

        茨木不明白地睁着眼睛。

        “心地柔软,所以才总是哭吧。”

        是被取笑了。然而茨木还是个孩童,没有办法分辨出来,他慌忙说道:“我以后不会再哭了名门医女最新章节仙君,赌你爱我!”

        “为什么呢?不是很好吗?小孩子就是要这样才对。”

        “我……”

        “我很喜欢茨木。一个人旅行的时候总是感到寂寞,因为有茨木在,真是帮了大忙了。茨木,愿意陪伴我吗?”

        “无论怎样,请让我陪伴在绵津大人身边。”

        绵津大人微笑着。

        在夜晚时,他的美貌仿佛发着光。而在白天,他仍旧如此明亮。一切的色彩,即使是最为浓艳美丽的八重樱也会在他面前黯然失色吧。

        “夜晚害怕的话就讲故事给你听吧。茨木,不要小心翼翼地,那样我也感到轻松呢。”

        那之后,也许误会了茨木是因为害怕所以才做了噩梦,每个夜晚绵津大人总是抱着茨木入睡,在野外时当然是这样,就算进入村庄也会抱着他。

        茨木虽然很想说我不是因为怕黑,但是实在贪恋绵津大人的怀抱,所以一直不能说出口。

        那种欺骗了绵津大人的愧疚一直存在着。

        在绵津大人的怀中睡眠总是非常安心,不过有时也会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总是看见绵津大人在望着星空。渐渐地也开始留意起来,发现绵津大人夜晚好像并不睡觉。无论是晴朗的时候还是阴云或者雨天,他都望着天空出神。

        终于有一天忍不住问了出来。

        “大人是在看什么?”

        “吵醒你了吗?”

        茨木摇头。

        过了一会儿绵津大人才说道:“星空是不同的呢。”

        无法理解那句话的意思。但茨木一直记得,绵津大人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是如此寂寞。

        在绵津大人眼中映出的是他永远也触碰不到的只属于绵津大人自己的世界。

        那件事情同样地,直到如今也没有忘记。

        茨木明白绵津大人无需睡眠,说出去休息的话其实是害怕茨木不愿去睡觉。绵津大人如此温柔。

        夜风在游荡着。

        “可以陪伴在大人身边吗?”

        绵津大人温柔地注视着茨木,然后明白了茨木的意思。

        “过来吧。”他让茨木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慢慢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茨木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真正温柔的人是绵津大人,那是谁也无法比拟的。

        茨木合上眼睛。

        夜风有些凉意。

        绵津少童将最外面的衣服脱下盖在茨木身上。

        就在绵津大人的身边,呼吸着沾染了绵津大人气息的空气。茨木心中的焦躁完全消退了。

        有许多话想要说,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茨木如同小时那样在最为喜爱的绵津大人的怀中陷入了睡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