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童96童子32

童96童子32

        ——虽然那是因为泽维尔根本没有那样的武器。

        幼兽又吼了几声,然后就体力不支地蜷缩在了地上。人类看了一眼幼兽又退开了一些。

        “我需要一些工具和药草,你能帮我找吗?或者送我回医馆,我可以向他们解释。”

        对于火豹来说这显然是冒险的做法。安西维塔还没有说话,那只幼兽又突然间嘶吼起来。泽维尔为难地看着安西维塔。

        “幼仔说先去见王。先去帮助王,不是他。”

        “咦?”泽维尔惊讶地偏了偏头,难道之前的都说的是这个?

        “幼仔希望你先帮助王妙手玄医深度宠溺:毒舌儿子萝莉妈最新章节。你听不懂幼仔的话?”

        “……”泽维尔觉得无力感泛上。

        “幼仔能够听懂你的话。”

        ……是的我承认人类真是笨蛋。

        “幼仔的牙,能够拿回来?”

        “嗯?”沟通困难……泽维尔顿了几秒才知道对方又换了话题,“你是说断掉的牙齿我能不能带过来?”

        “嗯,幼仔的牙。”

        能够接回去?“可以。”

        “跟我去见王。”

        “……好。”没有逻辑,沟通困难。但是相比于自己火豹一定感到更加苦恼。所以当做是扯平。他摇头叹息,跟了上去。

        药师和治疗师是不同的职业。一般来说治疗师负责照顾病人,而药师则倾向于研究功效。或者还可以换一种说法,药师其实是治疗师的帮手,是治疗师的接班人。

        塞西尔并非从小就跟在治疗师的身边当学徒,他更小的一些的时候和弟弟一样,被作为骑士悉心培养着。那个时候巴赫老爹还不是治疗师,他是教团长倚重的贤者,除了草药的知识还知道许多东西。圣城原本的治疗师是一位温柔慈善的夫人,她是巴赫老爹的妻子。塞西尔记得小时候顽皮捣乱受了伤不敢回家的时候玛依夫人总是会很好心地收留自己和弟弟,然后帮他们对爸爸隐瞒真相。塞西尔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对治病的药草有种天生的熟悉感,只要看到就能够说出使用的方法和效用,而且他的歌对病人康复有很好的效果。然后他的天赋被玛依夫人发现了。

        其实他从小就有这样的天赋,但是这种天赋令他恐慌,因为弟弟不会。所以他很少说话,那个时候他还是偶尔能够说出话来的——韵律还没有那么成熟,所以不仔细听的话和普通人说话没有区别。弟弟也总是帮他隐瞒,甚至连爸爸都不知道。那时候爸爸是骑士长,总是很忙。

        但是这个秘密被玛依夫人知道并没有让他觉得恐慌,相反地,倒是有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轻松感。后来玛依夫人告诉他,这是吟诵者天赋,是一万个人里面也不一定会有一个的天赋。玛依夫人说,不需要害怕,爸爸会为他骄傲的。

        塞西尔猛然明白,自己从小最渴望的是爸爸的宠爱。后来的某一年,作为骑士长的爸爸带着总部的骑士去做任务再也没有回来,又后来像母亲一样疼爱着自己的玛依夫人也去世了。巴赫老爹当起了治疗师,弟弟成为了首骑士之一。但是塞西尔并没有选择封勋成为首骑士,而是开始学习草药和医术的知识,成为了圣城的药师。

        他是天生的吟诵者的这件事只有教团内部的人的知道。因为过于强大的力量会令皇室不安。特别在教团越来越受到欢迎的这几年,教团长承受的压力已经非常巨大了。所以他很少使用自己的天赋。虽然乌佐总是在开玩笑的时候对别人提起这件事情,但是他能够分辨,那些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乌佐的直觉很准。就好像在塞西尔的世界里,万物都由旋律组成,他能够通过旋律去掌握万物的运行规律一样,乌佐的眼中,事务的规律能够以色彩来判断。那应该是他想要查看的时候才会浮现的这个世界的真实样貌。塞西尔替乌佐保守着这个秘密,他告诉乌佐这项天赋是因为受到了双胞胎哥哥自己的影响,不能说出去,也最好不要使用,否则两人就要分开。而事实上,他明白,乌佐拥有着更加宝贵的天赋,尚且无人察觉。同自己不同,乌佐是个个性爽朗大方的人,如果有一天皇帝陛下发现了身边的隐患,塞西尔也许能够应对,但是乌佐在那样不自由的环境下不可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乌佐的很幸福。塞西尔将目光投到骑着骏马和两头火豹对峙的乌佐身上,流露出和现在的紧张氛围非常不符的笑容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的林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属于野兽的长啸,携裹在风中传来的吼声让所有人都怔忡了瞬间我心安然最新章节仙君,赌你爱我全文阅读。紧接着,就好像得到了命令一样,战斗着火豹一起跳跃起来奔离了街道。

        骑士们连忙交过自己的马匹追了过去。但是反应最快的却是塞西尔。

        他并没有走和骑士们一样的方向,而是跑向了小路,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后。

        “找到医馆里的人了。”

        他听到那吼声中传达着这样的讯息。

        泽维尔不得不眯起眼睛,在漆黑的山洞中,虽然一直有着火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光,但是这一次还是太强烈了。

        那种耀目的色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形容,火焰,红宝石,日出,都不足以描述那种夺目的,甚至能够夺去意志的美丽颜色。

        这就是妖兽火豹的王,绝对的力量和美。

        这简直就是只属于神境的美景。

        等到眼睛适应了,泽维尔才靠近了一些。跟进来的只有安西维塔,它垂着头,对王表示自己的敬意。

        “人类,我听说你叫泽维尔。”

        过了一小会儿泽维尔才反应过来这是火豹之王的声音。比安西维塔要沧桑一些的声音。

        “人类,你可以称呼我为穆萨。我听说了他们带给你的不快,你回去的时候我会让我的女儿安嘉提去帮助你们,你能够保证她的安全吗?”穆萨看起来非常熟悉人类的语言。

        “非常感谢。”泽维尔恭敬地回答,“我能够为您做什么?”

        “你能够为我唱歌吗?”穆萨伸出前肢,泽维尔这才看到在那里有着一个狰狞的伤口,血液的颜色泛黑,带着腥臭。“我被箭射伤,这是有魔法的箭,我们没有办法治愈它。”

        一旁的安西维塔从一边拖出一支箭失。整枝箭的材料无法判断,像是某种奇特的金属,沾了血液的部分散发令人感到寒冷的暗紫色光,在箭身上密密麻麻镌刻着咒语。这是来自大魔法时代的贵重武器。泽维尔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你不常唱歌,附近的居住者很少听到你的歌声,但是我希望你原谅我们的鲁莽,人类,泽维尔,我们同为留守在第一世界的目睹过先神的智慧者,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

        泽维尔并没有惊讶于穆萨所说的话。他知道,真正传承着神的智慧的种族并非人类,而是妖兽和魔兽。人类强大,因为他们继承的是贪婪和邪念。当然这并非人类能够选择的。他们分担神的罪,所以神赐给人类力量。他探身仔细检查了穆萨的伤口,他看出来穆萨的确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状况,他所维持的力量同美丽都很快就会化成幻影。

        那支箭,是被称作猎神之箭的邪法师之箭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沉吟了片刻:“我并不是你们要找的歌者,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唱歌。而且我能够断言,即使他来到这里也没有办法帮你。他的歌没有用处,他还没有学会抵御这么强的力量。”

        安西维塔露出了獠牙,但是穆萨制止了他。

        “泽维尔,我在你身上嗅到了强大的力量。”

        “我有力量,但是没有韵律。而且我现在没有办法拿回继承力量的那个名字,希望你能够理解。但是我可以帮助你,不是通过歌。同时,你需要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穆萨忧愁的声音有了一丝起伏:“泽维尔,提出你的要求,只要你不拿走火豹守护的瑰宝。”

        泽维尔微笑着摇摇头仙逑好莱坞大亨最新章节。宝物对他来说并没有用。

        “我可以为您治愈伤口,但是请您在之后保护我。将我带到能够照射到月光和日光的湖边,将我放到湖里,如果没有光,请将您的光借给我。”

        “这是简单的要求。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火豹不希望尚且记得神的智慧的人做出牺牲。”

        “唔……那是一些小事。”他伸出自己的手臂,似乎什么都没做,但是光芒覆盖住他和穆萨。

        强大的四散的力量的气息使得不远处的安西维塔退了几步。他看见那个人类和自己的王被光团包裹,但是他无法看得更加仔细。很快地,光黯淡下去,叫做泽维尔的人类倒在了地上。

        那强大的力量于是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很快消失了。它隐藏到了那个人类的身上。接着,安西维塔发现那个人类将王身上的伤口转移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王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是被那强大而美丽的力量所震撼。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王将泽维尔小心地放到了背上。他对那个人类的力量垂下了头颅。安西维塔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他自己也那样做了。

        塞西尔骑着马朝林地奔去。泽维尔不见了,他的气息朝这边来。很快地他发现了有些凌乱的一片空地,隐约的血腥气,是泽维尔的。塞西尔觉得自己有些沉不住气,他其实不算认识泽维尔,但是却觉得那个人很重要。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林子深处。那力量一晃而过,气息却是他万分熟悉的。那种力量的韵律让他觉得温暖而舒适。他扬了扬马鞭,自己灵性的马儿立刻朝那个方向奔去。

        追踪着那种力量在空气中散播的痕迹,他来到一片林中空地,密软的草发出朦胧的浅金色光华,最中心是一片透彻的湖水,好像镶嵌在指环上的蓝色珠宝。而围绕此处的火豹的数量也同样令他感到诧异——原本以为火豹是独居的生物,所以在城中出现的数量就已经很匪夷所思了,但是没有想到这里的更加多。

        火豹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陌生的气息,塞西尔的马儿不安地踏动蹄子,塞西尔俯身轻抚他的脖颈安抚。很快地,火豹就将他围拢在中心。虽然这些凶猛的魔兽对他伸出利爪和尖利的牙齿,但是他察觉出他们并没有多少杀气,更像是一种警告,它们似乎在保卫着湖中的什么东西,如果自己靠近,它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撕碎。

        塞西尔轻轻拽着缰绳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眺望湖边。他能够感觉到那个叫做泽维尔的年轻人就在此处,因为这个地方强烈波动着那种力量的余韵。接着,他看见了湖的一侧两团明亮的光芒,一团是明亮的纯正的火焰红色,而另外一团则流露稍许艳紫。

        塞西尔知道火豹虽然是火焰的魔兽,但是能够凝聚火焰的魔力散发出这样光芒的并不多。而且这样没有凝聚战意的光属于守护之光,它们在守护的是什么?然而以塞西尔的视力,再无法看得更加清楚。

        “在那月光的城中之城,

        凝聚着安塔路西的视线,

        远方来的穿着毛皮的伙伴,

        庭院在这边,

        道路在那边,

        请不要惊扰我沉睡的友人。”

        这是一首友好的歌,只能吟唱无法开口说话的塞西尔用歌声传递自己所想表达的意思。吟诵者原本就受到各方生灵的尊敬,再凶残的猛兽也不会在吟诵者发出歌声之后进行攻击。

        果然围绕着他的火豹收起了戒备,那湖边艳紫色的光芒收敛,几下便跳跃到了他的面前。是一只成年的火豹。

        “人类,你是城中的歌者主宰之王神潭最新章节。”

        泽维尔从马上下来,能够人言的魔兽在兽群中有着崇高的地位。他点点头,然后垂首表示自己的敬意。

        “人类,你的伙伴,他帮助了我们,你来看他,来接他。”

        泽维尔再次点头。

        安西维塔围绕着泽维尔转了一圈,确认他身上没有恶意的气息,然后低吼了一声,火豹们都退开了。

        “人类,跟着我。”

        湖水澄净,能够看见里面银白色品种奇异的游鱼。泽维尔就依靠在没入湖水的一块岩石上,只有头露出水面。他似乎在水中睡着了,呼吸浅薄,面容安宁。

        这是一个无月夜,火豹之王穆萨将自己的守护之光投照在他的身上。依照估计,一天左右他就可以复原。虽然无法使用力量,但是恢复能力却还是原来的。

        并不需要旁人的描述,塞西尔从水中读到了发生的事情。这虽然是他原本没有的能力,但是他并没有过多地在意。吟诵者的天赋无穷奇妙,如果每出现一件超乎寻常的事情都要惊讶的话,他大概就没有除了惊讶之外的其他表情了。

        他走入水中,托起泽维尔的躯体,然后在他身旁轻声吟唱。无数荧光流火一般聚拢在他们身边,逐渐地甚至连穆萨的守护之光都被遮掩。治愈的歌声加速了泽维尔恢复的速度,在天边泛出晨曦的微光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只有那一刹那,他的眼睛像旭日一样绽放夺目的光彩。虹光在瞳仁中流转,美得令人失神。

        然后他看见了环抱自己的塞西尔,有片刻的迟疑,然后很快和善微笑:“谢谢。”

        重新变成平淡的浅棕色的眼睛令塞西尔有些失落。他垂着头,墨绿色柔滑美丽的卷发从面颊旁滑下,更多的已经在水中浸湿,像水草一样散着,他秀美的面容及隐藏在水中的身体,就如同水中精灵。

        “你也累了吧?我现在带你回去休息。你骑了马来?”泽维尔托住塞西尔的身体,“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他们,就由我来解释。”但是他看见塞西尔有些忧伤的视线,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我不是要说你……”但是他猛然间想到刚见面的时候塞西尔似乎并不介意自己不能说话的事实,作为吟诵者,只能歌唱也许是一种荣耀。泽维尔有些摸不找头脑,他不明白为什么塞西尔流露出如此忧伤的神情。

        “塞西尔,怎么了?”

        塞西尔并不能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悲伤地垂下头去,然后沉沉的韵律从他的喉间流溢出来。韵律很快编织成歌,塞西尔开始吟唱。

        “我所赞颂的那个人,

        朝阳辉光,

        寂夜星辰,

        行走在诸神之末,

        行走于人之前。

        他的双瞳是光,

        他的话语是韵律,

        他的骨血是生命,

        他的手是承载与治愈之手。

        我所赞颂的那个人,

        我愿意追随他,

        我无法追逐他的步伐,

        只以歌声追随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