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111泰山府君1

111泰山府君1

        被称为“无法追逐”的这个男人,并非因为其绝伦的美貌,或者身上所具的神明的力量,而是因为时间在他身上流动的样子并非像别人那样一直向前。

        作为唯一掌握了时间奥术的奥术师,在不知为何成为海神绵津见之后,身上仍旧保留了这样的特性。

        混乱的时光中仅有他自己是原点。

        没有办法停留。

        与其说无法被追逐,不如说无法跟上别人的脚步。

        要完整述说这个男人的故事的话,还需要回到大江山上的那个夜晚。

        是个雪夜。

        那个雪夜之后名为绵津见的神明——被称为小町的法师就再不见踪迹。

        这一次的故事就要从那个夜晚开始。

        那个夜晚。

        纷纷下落的洁白的雪中。

        阴阳师跟随在法师的身侧朝着铁铸之城前行着。

        那是著名的妖魔之城,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白蛇攀附在岩壁之上。

        “从这里开始,请握着我的手吧。”

        将雨伞收起的法师向阴阳师伸出手。

        两人已经在山道上走了许久,雪下得更大了。仿佛笼罩上白色雾气一样,眼前的景物都被下落的白雪遮蔽。

        仅有法师在这样苍茫的夜色中无比清晰。

        微微地散发着光芒。

        就好像身在连时光也静止的地方似地,下落的大雪也绕开他,没有一点落到他的身上。

        阴阳师握住他的手:“请。”

        “请。”

        在法师的牵引下迈上第一层阶梯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就开始改变了。

        像是与外界完全隔开,洁白的蛇鳞铺展的阶梯仿佛一直通往天空之上盖世超人。

        关于铁铸之城的传言阴阳师知道不少禛意在清心全文阅读。

        铁铸之城原本是妖魔之城。在酒吞童子被退治之后此地就由一位法师居住。原本城中的妖魔都成为了法师的使役。后来渐渐地,据说山下的村庄中多为妖魔与人类的混血。

        隐蔽于丹波国的密林之中,这片环绕着大江山的土地,是人类与妖魔共居的乐园。

        这片乐园的主人正是那位奇异的法师。

        在平安京中所流传佳话的多为传诵他美貌与风雅的故事,仅有同为法师的人才能够从中品位出这个男人的强大。

        踏上能够使得妖魔与人共同生活的这片土地的时候阴阳师就感受到了那种力量。被巨大的结界所覆盖,远离了凡俗的这片乐土之上,充斥着神明的力量。

        涂抹了薄薄胭脂一样的嘴唇饶有兴味地弯着,阴阳师环顾四周:“原来如此。”

        法师柔和地望向他:“你已经发现了吧。”

        “嗯,不亲眼所见的话是谁也不敢想象的吧。”

        可以媲美天照大御神的高天原与月读命的夜之食园,这是神明之地。

        由伊吹的双蛇神与那位阎魔与人之子共同构造的。离去的三人用所有的力量守护着这片土地,为留在人间的孩子创造出无垢的乐园。

        沿着蛇鳞般的阶梯向上,那是便是神域的入口。

        想必平常村民所到达的那个“大江山铁铸城”仅仅是营造的幻影吧。

        法师牵引着阴阳师,就这样向神明的领域前去。

        阴阳师侧头看着他。

        只是这样看着的话完全无法想象他会有传言中那样强大的力量。

        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脸孔,因此会给人纤细脆弱的感觉。

        这个男人正带着自己前往仅有神明才可以涉足的地方。

        阴阳师开口了。

        “绵津大人是从何处而来呢?”

        法师转过头来:“海中。有座隐蔽于深海,唯有望月之夜会浮出海面的城池,我是从那里来的。”

        “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的时代诞生了名为绵津见的海神,此后海原虽然被托付给素鸣盏尊,但他前往高天原不愿离去,所以海原仍旧一直由这位名为绵津见的少童神所庇护着。”

        “所说的也许是我吧……出现在那座城池开始,就被用绵津少童这个名字称呼着。姓名是咒,晴明大人是这样说的吧。”

        从法师口中说出了自己的理论,阴阳师郑重的神情消隐,重新愉快地笑了:“没错,姓名是咒。神明原本是不存在的,存在的仅有神明之名而已。但使用了神明之名后又确实成为神明了。”

        “真是听起来会感觉头疼的理论。”

        “无论什么都好,我被绵津见召唤,还亲眼见到了绵津见。”

        “果然连这个也被你看穿了。”

        阴阳师笑而不答。

        被这位海中神明牵着手向神域而去也一点都没有觉得慌张问镜全文阅读。

        海神绵津见说道:“确实是那样没错纹身皇后最新章节。铁铸之城的传闻渐渐传开之后有不少法师来访过。其中有一位向我提起了你,所以就放出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吸引你来。”

        ···

        那些来访的法师中大多数是慕名前来拜访,但也有少数是个自负于技艺而前来挑战的。这些人中间有个名叫芦屋道满的厉害人物,他是个像晴明一样看穿了这里的巨大结界,猜测出此地有着神明之域的人。

        也像阴阳师安倍晴明一样猜测出了此地主人那位被称作“铁铸法师”或者“小町法师”的真正身份的人。

        与安倍晴明并不相同,这位芦屋道满围绕着绵津少童不住观察着,一边咂着嘴一边说着:“了不起啊,是个神明呢。捉住来当我的式神的话会怎么样呢?”

        这个名为芦屋道满的法师一副邋遢老头子的样子,穿着一套脏兮兮的常礼服,披散着花白的头发,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危险而疯狂的人物。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就开始向海之神明攻击了。

        实在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斗法。

        法师芦屋道满的法术相当高明,作为神明的绵津少童自然也不会比他差。只是两人都有弱点。道满毕竟是人类,长久斗法之后难免精力不济。而绵津少童虽为海神,对道满使用的法术却并没有多少了解,他所使用的是独有的奥术,而在奥术施展之后,作为代价,绵津少童的身体会承受无法想象的疼痛。

        就这样,最终两人都狼狈地倒在地上了。

        芦屋道满大笑着:“怎么样,来做我的式神吧。”他已经看穿了神明的弱点,于是说道:“以你的神明之躯来向我学习法术的话,以后会非常了不起呢。”

        “学会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因为疼痛而蜷缩着身体的绵津少童这样笑着回应道。

        “真是的,你这个家伙!”芦屋道满生气地嘟囔着。

        然后,两人一起大笑起来了。

        那之后是芦屋道满这个老头子一直照顾着绵津少童,直到他身体的疼痛消退。期间也有好几次使出阴谋诡计,不死心地想要吧海神收为式神,不过都被绵津少童拆穿化解了。

        两人之间没有输赢,可以这样说吧。

        没有输赢,反而成为了奇怪的朋友。

        在将要告别的那一天,芦屋道满说道:“身为海神却在陆上流连,是有什么心愿吗?”

        “我前来找一个人。”

        “哦?”

        “道满听说过浦岛太郎的传言吧。”

        那是个渔夫救了龙宫中的神龟,作为答谢被邀请进入龙宫做客的故事。据说见识到了龙宫中的龙女,虽然心慕龙女,但毕竟还是放心不下故园,于是便在几日玩乐后请求龙女送他回去。龙女让神龟将浦岛太郎送回陆上,并交给他一只玉盒,说是道别的礼物,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回到陆上的浦岛太郎却发现故乡景物完全陌生了,原来他在龙宫中居住了数日,地上的时间却过了几百年。浦岛太郎遭受打击,于是不知怎么地就打开了玉盒。玉盒中冒出一阵烟雾,浦岛太郎就变成了龙钟的老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虽说是故事,但浦岛太郎却是确有其人的。

        真实的情况其实与传言不同,浦岛太郎这个渔夫并非无意间救了困在海滩上的龙宫神龟,而是有意为之火影之透视万岁全文阅读穿成戒指怎么破TXT下载。

        原来这位渔夫有个珍爱的人,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

        听闻龙宫中有着仙药,于是才耗费所有钱财去换来了被别人捕捉到的据说是龙宫神龟的海龟。那之后,在浦岛太郎的请求之下海龟同意带他到龙宫进行一日的游览。

        仅是一日的游览而已,也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受到龙女的招待,因为是被海龟偷偷带进来的,所以也只能悄悄地游览而已。

        这位浦岛太郎隐秘地打听了仙药的事情,发现仙药是在龙女的手中,于是就欺骗了海龟把仙药偷了出来。

        那之后为了躲避龙宫的追逐疲于奔逃,虽是熟识水性的渔夫,但在海中也只是凡人一个,就这样好不容易浮到海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那个时候,恰巧是望月之夜,海中城从海底浮出海面,与天上的圆月交相辉映。浦岛太郎正巧落在了城中,他挣扎起身,看见了海中城的主人。

        “哈哈!”倾听绵津述说的道满大笑起来:“龙宫跟人间的时间一样,让我觉得百年以后才回到人间的浦岛太郎的故事是假的,现在嘛,要是看见了你的话,浦岛太郎流连在海中城百年不愿意离开的事倒是有可能的。”

        “不是那样的。”绵津少童有些无奈地说道。“浦岛太郎偷来的并不是仙药,但却是对龙女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把浦岛太郎送回了岸上,把仙药取了回来……”

        与明月交相辉映的深海之城中,浦岛太郎清醒过来,然后看见了海中城的主人。

        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从海中升起的宫室,他以为是龙宫无疑。

        因为在海水中消耗太多体力,已经奄奄一息,所以连城中景物与龙宫大不相同也没有看出来。

        他虽然偷走了龙女的仙药,但其实也没有见到龙女本人,于是就把眼前出现的美貌无双的深海神明当成了龙女。

        想必就是那个时候下定了决心,把仙药掉包的吧。

        “咦?”芦屋道满一边喝着酒,一边愉快地听着故事。表情上非常配合,是个优秀的倾听者。

        “其实你根本不感到好奇吧?”绵津少童这样无奈地说道。

        “哪里,怎么会呢,当然是很好奇,毕竟区区的人类竟然戏耍了你啊。”

        “你是想要我放松警惕然后把我收做式神吧?”

        “那个目的能够顺便达成的话当然更好了!”

        绵津一边轻轻摇着头,一边给芦屋道满斟上酒。

        这个老头子高兴地嘟囔着:“神明大人在为我斟酒呢!”

        绵津稍微叹了口气,把那个故事继续说下去。

        “当时确实没有发现仙药被掉包了。把浦岛太郎送回陆上,把仙药送回龙宫去。那个时候连浦岛太郎为什么要盗仙药的原因也没有注意过。他回去陆上后已经是数百年之后,还有突然变得老态龙钟这些事也是我前来陆上才知道的事情。”

        “说了浦岛太郎的事,你自己的事一点都没有提呢。”真是个不擅长倾诉的家伙。芦屋道满露出这样不满的神情。

        绵津笑了笑:“因为我很少倾诉无上巫法最新章节。”

        随便啦,又不是我的式神,我不会严格要求你的民国小梦全文阅读。芦屋道满做出这种姿态。

        绵津笑容里无可奈何的神情更甚了。

        他继续说道:“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结果龙宫的使者有一天却前来了。”

        隐蔽于深海,仅有望月夜时会浮出海面展现在世人面前的这座城池在平日里即使是海中的族类也无法靠近。除非是在上个望月之夜被深海城的主人接纳,允许居住在深海城中。

        望月之夜以外是谁都无法接近的。

        那个望月之夜中,独居深海城中的神明听见了求见的声音,于是便打开了城门使来访者进来。

        前来的是一只名为寿喜丸的玳瑁。以之族类的年龄来说,还是个幼孩。

        “祖父是龙宫内的管事,曾与大人有过数面之缘。”

        深海城中的神明完全不记得这件事情,也许是远远见过吧,并谈不上交情。

        “祖父本想亲自前来,但近日龙宫中庶务实在繁忙,所以只好由我代替了。”

        这只年幼的玳瑁也算是礼仪齐备,不过年纪还实在太小,有点莽莽撞撞的。他背上驮着一个精巧别致的礼盒,想必是龙宫奉上的礼物——神明有掌管海域的职能,平时庇护海族,也确实会收到礼物,所以并不觉得惊讶。

        这玳瑁的孩童朝着神明的神座前来。途中踉跄几步滚下阶梯,四脚朝天地翻滚着。

        ——怎么说呢……虽然有点恶劣,但那个样子实在可爱有趣,神明也忍不住笑起来了。

        无法形容的笑容。

        神明的笑容即使是天照大御神见了也要叹息不已的吧。

        天照大神将自己封闭于天岩户的时候,若是这位海中之神绵津见前往叩门,想必大神马上就会出来。

        蹬着划水的扁足,窘迫而急躁的寿喜丸倒着看见了神明的笑容,一下子呆滞了。

        “呵……”开怀的神明将寿喜丸捉起来放在膝上,然后伸手取过滚落在一旁的礼盒:“那么是什么呢?”

        龙宫中有拳头大小的珍珠格外名贵,或者珊瑚磨制的宝树,玲珑晶石制成的饰品,或者珍藏的美酒佳肴——神明独自居住于深海城中,也许也是寂寞的。作为神明什么样的东西都应该见过才对,但似乎也对寿喜丸带来的东西心怀期待。

        打开盒子的时候,其中流泻出一缕金光。

        仿佛日光般荟萃璀璨。

        “是件什么呢?”

        这样说着,神明用纤细美丽的手托起盒子里的东西。

        是个奇怪的东西。

        只有一小截小指的长短,像是枚精巧的无柄刻刀。

        “是雀舌……”

        寿喜丸说道。

        “祖父请我将这件雀舌带给神明大人。”

        真是件奇怪的礼物。

        倒也算得上精巧别致,但是单单一条雀舌的话……看起来像是金打造的,但金并没有如此闪亮的光泽重生之调教娱乐圈全文阅读武道丹尊TXT下载。

        神明思索着,他见过这种材料。

        那是久远之前的事情。

        曾经跟一个男人在伊甸园中一起生活。那个男人为自己的女弟子打造过一口精巧别致的魔法钟,正是以这种材料制作。

        “是信物。”寿喜丸这样说道,“祖父说这是与神明大人的约定。”

        “什么样的约定呢?”

        “帮龙宫把走失的孩子找回来,就把整只雀交给神明殿下。这是神明大人跟祖父的约定。”

        ···

        “哎呀!好像有点明白了。被浦岛太郎那个渔夫盗走的东西该不会就是龙女的卵吧。”穿着脏兮兮的常礼服的芦屋道满高兴地笑着:“了不起的东西啊,龙女的卵是连我也没有见过的东西呢!喂,神明大人,再给我倒上酒吧。”

        绵津少童笑着给他倒上了酒。

        “可不是一般的酒,会喝醉呐!”

        “那就拜托神明大人照顾我了。”

        两个人像是要好的朋友那样交谈着。

        “这么说来你离开水域是为了找龙女的子嗣,那么找到了吗?”

        “嗯,说是找到了好还是没有找到好呢?”

        “哦哦,”芦屋道满像是明白了什么那样点着头,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酒,然后咂这舌头:“好酒哩,好酒哩,把酿造的师父介绍给我吧。”

        “已经不在这个人间了。”

        “把名字告诉我,就算从黄泉我也可以把他找回来。”

        “哦?”

        “这个嘛,还有个跟我一样喜欢喝酒的家伙,那个家伙的神明是泰山府君,所以很方便吧。”

        “泰山府君是……”

        “神明之间的关系还真是让人感到悲哀呢,是黄泉的神明。”芦屋道满又把被子塞到了绵津少童的面前,绵津少童再次给他倒上酒,“是个假装一本正经的优雅的大人,其实比我还要疯狂呢,我的那位朋友你想认识的吧神明大人?”

        “总觉得有点危险。”

        芦屋道满哈哈大笑起来:“是叫安培晴明的阴阳师,是个不错的男人啊!朋友有事相求的话是一定会前来的。”

        ···

        沿着蛇鳞般的道路向上,尽头是个安静的院落。

        庭院不值得十分别致文雅,其中四季常赤的异种红枫十分醒目,夹杂其间的是一株巨大的白山樱。

        晴明弯起嫣红的嘴唇笑着,并没有接上绵津的话题,而是抚摸着那株樱花树:“是株不错的树呢。”

        仿佛回应一般,树上飘落了樱花。花瓣静静地停留在晴明的肩头。

        “很喜欢你呢。”

        绵津也笑着看他。

        “离开之后可以交给你照顾吧?”

        “哎呀呀,好像陷入麻烦的事情里了替身情人官场色戒最新章节。”

        “道满可不是这样说的,那个男人说你会很高兴地应承下朋友的请求来。”

        “我跟道满可不是朋友。”晴明看着绵津这样说着,“我的朋友另有他人。”

        “是乌鸦丸吗?”

        “乌鸦丸是个故人。”

        “那是谁?”

        “不能随便告诉此世的人知晓。”

        嘴唇弯着,眼睛也弯着,笑起来的时候像是狐狸那样让人捉摸不透。

        “你的朋友是我吧。”

        晴明笑眯眯地看着他。

        “浦岛太郎也好,寿喜丸也好,晴明你也好,都好像知道一些连我也不知道的关于我过去的事情。”

        “也许不是以后的事情呢。”

        绵津柔和地点点头。两个人就像共同探知了什么秘密一样相视而笑。

        “那么可以让我见到泰山府君大人的吧?”

        晴明眯着眼睛:“本该解脱而去的三位神明的灵在此徘徊不去,为了子嗣而形成结界创造了神明之域,这正是父母对人子之心。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但实际上三位神明正是被你囚禁在此处的吧?”

        “不这样的话就无法留下他们。”

        绵津低垂着纤长的眼睫。

        得到以春日彦之骨春日樱之鳞所制,一直佩戴在酒吞童子身上的骨链时;得到乌鸦丸所制,后来被早良带走的面具时,强大的力量涌来。像是要将绵津带离此处踏上归途一般,但是绵津却抗拒离开。利用了这种力量,将春日彦三人的灵魂拘束起来,然后创造了大江山上的神明之域。

        囚禁他们的灵魂,这样他们就不会消失。

        “神明死后是会回到高天原去的吧。”

        “就像是素鸣盏尊的海原一样,高天原与夜之食园是与凡界相连的神域,人死后可以被接往神域,但是神明死后是无法回到原本居住的地方的。无法前往黄泉之国,神明的灵最后会消失。”

        “哦?”

        “变成了神域的一部分。”绵津抬起眼睫。

        在伊甸中醒来之后,忘记了过去的所有事情,身边仅仅有那个男人的陪伴。那个男人告诉了他关于伊甸,世界以及伊甸生灵的故事。告诉他关于耶和华如何施展巨大的骗局,就是为了让生命树之源诞生的兄弟姐妹的灵魂停留在世界上而不是消失于本源。

        那些故事——或者说是知识,对他的触动并没有那么大。

        他甚至无法理解耶和华为什么要耗费这样大的代价来做这件事情。

        正是如此,情感、*、希冀——这是他无法理解透彻的东西。

        直到伊吹春日樱在他怀中阖目而去,春日彦和酒坊尊相携消散,他才明白那种强烈的不舍。

        拥有着那样强烈炙热的情感,然而日后这个世界上却再也没有他们的踪迹——绵津感到了寂寞。

        永远消失,最终连曾经到来的事实也变成了传说,他为他们感到寂寞星耀娱乐圈最新章节农女吉祥全文阅读。

        那是种迷雾般朦胧轻柔的情感,但对于绵津来说却仿佛火焰般灼热。

        他拥有了情感。

        在早良离去的时候,就已产生过这样的情感,但是他并没有拦下早良的灵魂。

        早良会去往黄泉之国。他还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地,只是无法触碰罢了。

        但是身为神明的春日彦三人不同,死去之后就真正无迹可寻。

        绵津留下了他们的灵魂。

        “总觉得如果是名为泰山府君的神明的话也许能够做到什么。”

        “侍奉大神的侍族以为大神将人间遗弃了,实际上是大神也不存在了啊。这么说来就可以理解了。”

        这个穿着白色的狩衣,优雅俊俏的男人弯着嫣红的嘴唇。

        “即使是天照大神也只剩下了残像。天照大神也无法做到的事情海神大人认为泰山府君能够做到吗?”

        “他不是此世的神明。”

        并不是说泰山府君是从唐舶来,后来又被本土化的神明,而是有着别的含义。

        晴明显然知晓了绵津的意思。

        他轻笑着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眯着眼睛看向绵津:“是跟你从同一个地方前来的神明吧。”

        “也许吧。”绵津轻轻地点了点头。“见到你之后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毕竟是我的神明,所以我的身上也带上了他的气息吧。”晴明这么笑眯眯地说着,突然又严肃起来:“那么,就见一面吧。”

        “请给我一根大人你的头发。”

        将那根头发缠绕在并拢的右手食指与中指上,仿佛涂抹了胭脂的嘴唇轻微阖动,是在念咒。

        手指上的头发燃烧起来了。

        青色的烟气盘旋而上。

        庭院的一角,出现了一个薄雾般的人影。

        仿佛在轻柔的风中便可能消散,忽隐忽现,影影绰绰。

        以轻柔缓慢的姿态慢慢向绵津靠近过来。

        随着步履,那个影子渐渐清晰起来。

        裹着如夜的长袍,漆黑的头发披垂在身后,泰山府君在绵津面前单膝跪下。

        已经停止咒文的晴明有些错愕地笑了起来,然后谦恭地垂下了眼睛。

        泰山府君牵起绵津的一只手,放在唇边印下一吻。

        仿佛有无数的话要说,但最终只是抬起那双仿佛冬日湖水般凛冽清澈的浅蓝色眼睛。

        “梅利思安。”

        他叫出绵津自己也是经历许久才想起来的名字。

        “你……伊斯塔尔。”

        “是我,……父亲。”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