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16章 绵津见5

第116章 绵津见5

        像是回应鱼尾的神明所说的话那样,晴朗无云的高天原上忽然亮起电光。

        隆隆的雷声在空气中震响,带着要撕裂高天原坚实的岩石般的气势穿成炮灰伤不起。

        大地震颤起来。

        “醒来吧,天之御中主,”

        威严的男音在电光与雷声中冲撞着,力量从声音中喷涌而出,仿佛利刃般直直插向地面。

        是偷偷降临,逃过鱼尾神明的掌控的天之常立尊。

        将造化三神的事与美苇芽比古的事都看在眼中,一直隐匿着、期待着、计划着——总有一天要将被鱼尾的神明所夺去的东西全部夺回。

        心中只有仇恨与痛惜——甚至对作为兄弟姐妹们的痛惜的心情也渐渐被仇恨掩盖。

        此时的天之常立尊正是这样一位神明。

        “醒来吧,天之御中主,”

        他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响,在高天原上冲击回荡着。

        “醒来吧,天之御中主,”

        在这声音中,高天原的土地寸寸开裂,山岩也分崩离析。

        高天原是天之御中主的身躯所化,裂开高天原的土石,就仿佛撕开天之御中主的皮肤肌肉。

        “醒来吧!天之御中主!”

        “天之御中主!好不容易等到那个人最虚弱的时候!到了这种时候,还不愿意看清他真正的面目,跟我一起剿灭他吗!”

        “天之御中主!”

        高天原发出痛苦的低吟声。

        天之御中主苏醒了。以委屈与害怕的意志回应着那个男人威严的声音。

        “不……”

        这样细小怯懦的回应引发天之常立尊更多的愤怒。

        “要对明明是敌人的家伙留恋到什么时候!一心想要为你们复仇的美苇芽也被他重创了!这种时候还不愿意站出来吗!”

        高天原裂开深深的沟壑,赤红的涌岩仿佛血液从伤口流淌出来一样从开裂的大地中涌出。

        爱他啊……亲手将我等带来世上的男人……爱他啊……

        身为世界最初的神明,由于被鱼尾的神明夺去智慧,造化三神的精神就仿佛孩童般稚嫩弱小。

        无法理解天之常立尊为何要以这样的方式伤害与呼唤自己,天之御中主害怕地蜷缩着,祂的精神在高天原奔逃流窜,最后实在无法忍耐,所以前往了鱼尾的神明所在的地方。

        最初的时候,即使再痛苦,也用力地守护着那个地方,不让那里被天之常立尊的怒火波及一点。然而实在太痛了,实在太可怕了,实在太委屈了……

        想要躲到鱼尾的神明身后,想要得到他的安慰。

        天之御中主曾经见过鱼尾的神明将处于伤痛中的美苇芽比古拥在怀中。然而,作为最初的三神之一,天之御中主拥有直达高天的庞大身躯,与祂相比,鱼尾的神明如此娇小脆弱,即使展开怀抱也无法揽住祂的手指。

        像是孩童一样期待受到呵护与宠爱,但是又认定自己应该以坚实的身躯来守护鱼尾的神明,天之御中主就这样来到专门为鱼尾的神明筑造的宫殿,只为鱼尾神明敞开的那一间宫室之中。

        痛苦、恐惧、委屈……

        有这样多的事情想要向鱼尾的神明倾诉,然而看见那个无比温柔的男人的时候所说出的却是这样的话:

        没有事……不要担心,外面,我会好好守护的韩娱之无法掌握。

        在天之御中主眼中的,是娇小却强大,十分、十分温柔的男人。

        他有一张就算是无法分辨美丑的稚童般的天之御中主也非常喜欢的面庞。

        他睁开眼睛,仿佛叹息那样说道:“天之御中主。”

        明明感觉到的天之常立尊的气息忽然消失不见了。

        完全感应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又无法走出这间宫室,鱼尾的神明知道是天之御中主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开来。也隔绝开了所有的威胁。

        “天之常立尊在外面吧。”

        外面……没有。

        “真是寂寞啊,天之御中主已经学会说谎了。”

        父……父亲。

        鱼尾的神明沉默了一瞬间:“我不是你的父亲,天之御中主。”

        但是……但……

        鱼尾的神明垂着眼睛。

        他知晓是天之常立尊将天之御中主唤醒的。奥术不会出错,鱼尾的神明以奥术使天之御中主陷入沉眠,除非有人以与祂同源的力量呼唤祂否则祂不会苏醒。祂第一次从中挣脱的时候鱼尾的神明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鱼尾的神明正是从中猜测出天之常立尊的事。是个危险的家伙啊,但是力量却稍逊一筹,所以一直潜藏着,等待契机。

        天之常立尊一定会向天之御中主叙述自己所知的事。鱼尾的神明对天之常立尊做过什么,对美苇芽比古做过什么……这些事情,单纯愚钝的天之御中主自己是无法分析的,但是天之常立尊一定已经为祂分析过了吧。

        鱼尾的神明想起天之御中主第一次被天之常立尊唤醒时所做的事情与所说的话。祂在高天原中为他建造了这座安身之所,祂还说是为了美苇芽比古的事情而来的……

        没错,天之御中主会这样说就意味着天之常立尊已经把鱼尾神明的一切目的都向祂揭露了。但天之御中主却对鱼尾的神明说——祂说,那件事情交给我去做吧。

        知晓鱼尾的神明想要做些什么。信任到了盲目的地步,所以竟要代替鱼尾的神明去做那件事。

        真是……愚蠢的家伙啊。

        这样依赖着鱼尾的神明……是最好欺骗的一个,只要在最初对祂好一点,就只有一点也没关系,那之后就会始终对人保持忠诚。

        是因为忠诚这种感情对于天之御中主来说太过廉价吗?

        ——不,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对鱼尾的神明的喜欢与爱戴太过珍贵了。

        “这样信赖我真的好吗?为了得到力量,不惜欺骗你们,伤害你们,夺走本该属于你们的东西——天之常立尊的话全部都是真的。我正是犯了盗窃这项罪孽的人。”

        父亲……是最喜欢的父亲……

        “都说了,我不是父亲,而是将你们从真正的父亲那里夺来的人啊。”

        父亲……

        “这样的话就让我出去吧顾女王时代最新章节。既然对我保持忠诚就听我的命令吧。”

        不……不,父亲……保护你……保护父亲……水之卵……像水之卵那样……

        鱼尾的神明发出轻笑:“我为美苇芽比古制造了水之卵,并不是为了守护祂,而是为了囚困祂,你也要囚困我吗?”

        不是……不是……保护……

        “保护自己的仇人,却和自己的兄弟战斗的你实在太愚蠢了啊。”

        天之常立尊在外面不断地攻击着高天原。以天之御中主身躯所化的山川土地伤痕累累。然而这样的疼痛都不算什么。

        天之御中主所在意的只有鱼尾的神明所说的话。

        为什么不是父亲呢……

        为什么说自己是犯了盗窃罪孽的人呢……

        从世界的最初,陪伴着卵中的祂们的人,不正是这个男人吗……

        教导祂们使用力量,温柔地亲吻,细心的呵护,说了会永远陪伴在身边的,是这个男人啊……

        喜欢他……仰慕他……

        天之御中主并不为身体上的创伤感到疼痛。

        但是鱼尾神明的话却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痛苦。

        如果还有身体的话,天之御中主一定会做出委屈的姿态,倔强地抿着嘴,又小心翼翼地偷看着鱼尾神明的反应。

        但是祂的身躯已经化作高天原了。

        是祂来保护父亲的时候了。

        天之御中主不向鱼尾的神明表达委屈,不向他表达恼怒,仅仅向他展现自己的坚持与倔强。

        ——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父亲。

        天之御中主不再发出声音了。

        沉默不语地承担着天之常立尊施加到祂身躯上的疼痛。忍耐着,委屈着。虽然不想表现出一丁点儿的退缩,但实在太疼痛了啊,实在太可怕了啊……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多的攻击,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父亲呢……

        爱他啊……爱他啊……

        然而直到最终鱼尾的神明也一言未发。他阖着眼睛,仿佛将一整个世界都隔绝在外。明明能够感觉到天之御中主的痛苦,但是无动于衷。身体上的,精神上的,他都再也不肯给天之御中主一点抚慰。

        天之御中主的身躯所化的高天原整个裂开了。

        从累累的伤痕中,一种仅有神灵的眼睛才能看见的东西缓缓漂浮出来。

        那是天之御中主的灵魂。

        高天中,终于停下雷电之势的天之常立尊向那件东西伸出手。

        “天之御中主哟,世上第一的神明,看见了吧,你所信赖着的那个人根本不在意你为他遭受的苦难。到我这里来,得到你的力量之后我会为你们复仇的。”

        灵魂蜷缩躲避着,无措又彷徨。

        好害怕……

        好害怕……

        父亲啊……

        并不了解死亡的含义,也并非惧怕被天之常立尊吸纳最终消失至尊狂妻。所害怕的只有一件事情。

        身上的力量变成了天之常立尊对抗鱼尾神明的利器,要怎么办!不行啊!不行啊!

        然而无论灵魂如何挣扎颤动,失去了身躯的保护,最终还是被天之常立尊握在了手中。来自本源的吸引力让天之御中主无法抗拒。灵魂的光芒渐渐被天之常立尊吞噬,最后消失不见。

        在最终,留恋地朝鱼尾的神明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保护鱼尾神明的宫室已经全部都崩塌毁坏。那绝世的神明坐在水中,阖着的双眼终于睁开。

        那是纯净无瑕的蓝。剔透晶莹得像是旭日下浅淡的湖泊。然而又那样冷酷无情,仿佛冬日中冰封的海面。

        父亲……

        即使伸出手也不再能触碰到。

        天之御中主终于带着这份无法达成的心愿消失了。

        雷霆再次声威赫赫地笼罩下来。缺少了天之御中主的守护,这些银亮的电光带着无匹的威仪向鱼尾的神明劈去。

        雷霆在鱼尾神明所在的地方轰然炸响,使得土地都硬结成琉璃般坚硬而光滑的地面。

        但电光并没有平息。它们疯狂闪烁着,最后形成了光与电的囚笼。

        天之常立尊知晓鱼尾的神明并没有死去。这样的力量还不足以杀死他。但是祂也确信鱼尾的神明无法逃脱囚笼。

        这个时机是好不容易等到的。为了这一天,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在美苇芽比古降生的时候冒着危险破坏了那个仪式。那时候天之常立尊的力量还十分弱小,最后不得已只好重创了新生的美苇芽比古。因为知晓对于鱼尾的神明来说美苇芽比古是必需的,所以忍耐着痛苦下了这个决定。果然,鱼尾的神明忙着救护美苇芽,天之常立尊才侥幸逃脱。其后,因为美苇芽降生时仪式被破坏的缘故,祂的智慧并没有完全被夺去,所以天之常立尊日日在祂耳边倾诉关于造化三神的事。伪装成造化三神,将仇恨散播到美苇芽比古的心中。即使看见美苇芽日日忧愁难解,逐渐消瘦虚弱也没有停止。

        天之常立尊告诉自己,这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果然,通过观察美苇芽,发现了鱼尾神明的弱点。鱼尾的神明无法毫无遏制地使用力量。使用力量之后总是会变得虚弱。为美苇芽治疗之后总是他最弱小的时候。然而天之常立尊并不莽撞,祂还是小心谨慎地等待着,终于等到了这个契机。

        美苇芽比古爆发了。祂虽然无法令鱼尾的神明受到多么了不得的伤害,但是为了使用祂的力量而不得不让祂活下去的鱼尾神明不仅消耗了许多奥术治疗祂,还强行让祂陷入沉睡,并制造出水之卵来囚困祂。

        没有比这更加好的时机了。

        鱼尾的神明前所未有地虚弱。

        于是天之常立尊开始了策划许久的事。唤醒天之御中主,吞噬祂,然后再用这份合一的力量杀死那个窃贼。

        然而即使这样也无法杀死鱼尾神明的事是天之常立尊也没有想到的。

        到此为止只有一个办法了。

        祂转头看向倾塌的宫室中,终于暴露出来的那个晶莹透明的水之卵门派养成系统最新章节。在卵中,有着鲜嫩绿色头发的神明安静沉睡着。即使在睡梦中也蹙起眉峰。

        那是只适合露出无忧无虑神情的面颊啊。

        天之常立尊伸展开手臂。

        但是还需要更多的力量!

        祂的双手间酝酿着雷霆之力。仿佛能够斩开天地的巨剑那样向着水之卵挥去。

        鱼尾的神明虽然创造了水之卵来囚困美苇芽比古,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以奥术创造的非常坚实的守护之物。雷霆的力量也只能渐渐消耗它。一道又一道的电光之刃劈上看起来无比脆弱的卵。

        渐渐地,卵动荡起来。

        马上就要碎裂了吧。

        卵一旦碎裂,在其中那即使被轻柔微风吹拂也会受伤的无比脆弱的美苇芽一定会死去。

        但只要吞下祂的灵魂就能够得到祂的力量,美苇芽的躯体对于天之常立尊来说是没有用处的。

        这是没有办法的牺牲。

        挥舞的手臂间,前所未有的力量被汇聚起来。

        空气也被电光灼烧得滋滋作响。

        是最后一击了。

        天之常立尊注视着卵中不安挣动起来的美苇芽比古挥下了手臂。

        仿佛呼应着祂的决心一样,银色的电光泛起深紫亮红的色彩,仿佛燃烧血色般沉重。

        就在这个刹那!

        在距离水之卵并不远的地方,那个被电光笼罩形成电之卵的方位忽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与天之常立尊制造出的电光与隆隆声响不同,电之卵中的变化是悄无声息的。流窜的雷电像是被冬日的阳光照耀到的白雪一样静静地消融。那其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鱼尾在光中游动着。

        光又遮挡住他的身型。

        唯一能够让人注意到的是一双让人只能联想到美丽的手。

        白皙的肌肤,在暴动的力量的映衬下格外纤细的骨骼——那是一双仿佛幻影般的手。

        这只手从白雪般消融的雷电之力中悄悄出现,然后仿佛摘下一朵花一样,手指轻轻扣住,捏住了天之常立尊挥下的血色雷霆之剑。

        “你在哭泣啊,天之常立尊。”

        作者有话要说:元旦快乐

        虽然在请假中,但新年第一天还是来更新了,码字到跨年,觉得是个好兆头呀,结果现在才搞到网,我熬夜到凌晨的意义何在啊摔!【←因为没起来所以省了一顿早饭前?】

        总之,新的一年导演一如既往这么地热爱生活

        感谢妹子们的关心与支持,请假中还收到地雷真是让我……

        话不多说,祝大家新一年诸事顺心~

        虽然农历年我肯定还会再说一次,但就别嫌我罗嗦了【←其实罗嗦这毛病这一年里我改了不少吧】

        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