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17章 绵津见6

第117章 绵津见6

        滚滚的阴云将天空遮蔽,然而闪烁的雷霆又驱逐了黑暗。

        在这奇异的光与暗的交错中,天之常立尊瞪视着从电光雷霆的卵中脱身的鱼尾神明。

        那个人仿佛是在春花绽放的庭院中徜徉般轻松畅意。伸出的手更像是撷取枝头绽开的花朵一样轻轻挡下雷霆之剑。

        “你在哭泣,天之常立尊。”

        鱼尾的神明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轻松随意地扔开手中的剑,然后伸出手抚摸上天之常立尊的面庞。

        当面部的肌肤与干燥温暖的指尖接触的时候,天之常立尊才察觉到了湿意。

        “为什么哭呢天之常立尊。”

        对于天之常立尊来说,这并不是温柔的问询,而是恶意的嘲讽。

        为什么哭呢,

        因为吞噬了天之御中主的灵魂。

        因为要杀死美苇芽比古。

        因为不得不做出牺牲的选择。

        “真可怜啊……”

        那双在幽夜中会散发微光,就算在白昼也柔亮美丽的手——这样熟悉——捧着天之常立尊的面庞。

        那张无论是谁看见都要发出叹息声的脸——这样熟悉——用温柔与疼惜的神情看着天之常立尊。

        然而那双澄澈无瑕的蓝色眼睛里却空无一物。一切都无法进入他的眼睛吧。无论是被他伤害又细心呵护的神灵们也好,仔细创造不容许有一点差错的这个世界也好,对于那个人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吧虫神暴君。

        这样的人问出了为什么哭泣的话,被这样的人说真是可怜啊……怎么能够容忍呢,

        实在太过气愤了,就连牙齿也咯咯地响着。

        天之常立尊用力地偏开头,恼火地瞪视着鱼尾的神明。

        然而眼泪却更加汹涌。

        这一瞬间天之常立尊怔愣了。

        为什么哭呢……

        因为天之御中主。

        因为天之御中主最后的情绪,就算消失也期待着得到鱼尾的神明一丝垂怜的情绪,因为不舍,依恋与害怕别离——是为了这样的情绪才哭泣的啊!

        吞下天之御中主灵魂的时候,就连祂的情感也一起接纳了。

        所以现在是为了鱼尾的神明在哭泣啊!

        怎么能够玷污天之御中主的眼泪!

        即使知道雷霆的力量无法伤害到鱼尾的神明,但天之常立尊还是在手中汇聚着雷光。是威力更盛的雷电,这一次连同轰隆的声响也听不见了,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音,那之后就是出奇宁静。

        这一次的雷电之光将天之常立尊身边的所有一切都笼罩进去,包括天之常立尊自己也被吞噬了。

        这位使用雷电的神灵的身上也被巨大的威能炙烤得发痛。

        鱼尾神明脸上那些对于天之常立尊来说十分虚假的温柔的神情终于消退了。他抿着嘴唇。浅蓝色的眼睛就更加显得冷酷无情。

        也许是这一次孤注一掷的攻击对他起了作用吧。然而天之常立尊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也只好这样了!

        就算死去,美苇芽比古也会感到高兴的吧!

        在笼罩着一切的雷电之光中,掩藏着天之常立尊真正的目的。

        不融合美苇芽的力量的话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击败那个人的。

        天之常立尊将手上凝聚的雷霆凝聚的火焰投向了水之卵。

        “会为你报仇的!”

        哭泣着。

        呐喊着。

        脸上的神情既悲痛又无比狰狞。

        在作出这样的决定之后天之常立尊已经陷入疯狂了。

        一道又一道的火焰炙烤着水之卵。

        发出滋滋的声响。

        无比宁静无比柔和的水沸腾了起来,甚至变成血液那样腥戾的红色。

        “会为你报仇的!”

        那个瞬间,也许是感觉到疼痛,又或者听到了天之常立尊悲壮哀泣的声音,美苇芽比古苏醒了。

        在赤红翻滚的水之卵中,祂的周身还围拢有薄薄一层的保护,但肌肤已经能够感觉到那种灼热感了。

        被雷火触碰到的话马上就会变成灰烬吧战国征途最新章节。

        美苇芽比古感觉到害怕。

        祂是这般柔弱可怜啊。一点点疼痛也会让祂颤抖,一点点声响都能使祂受到惊吓,然而虽然害怕,虽然想要逃开,但祂仍旧还是睁开眼睛看向了外面。

        包裹在雷霆火焰中的那个人是天之常立尊吧。

        这样威仪赫赫,又这样悲痛疯狂。

        这是一生仅有一次的见面。

        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是兄长啊。

        再看得更加仔细一些吧。

        美苇芽比古伸出手。

        并不需要言语的交流,祂明白天之常立尊行为的目的。

        其实早就知晓了,每天在耳边倾诉仇恨的人并不是天之御中主。

        这些上古的神明们,彼此之间是不会认错的。

        就像祂能够感觉到属于天之御中主的灵魂已经在天之常立尊的躯体中了。对于美苇芽比古来说那个灵魂的气息祂非常熟悉。每个日夜,正是在那独属于高天原的宽厚又温柔的气息中入睡的。一直以来化作高天原的天之御中主也守护着祂,祂是明白的。

        那么,就下定决心吧。

        如果这是天之御中主与天之常立尊的愿望的话。

        就算要被天之常立尊吞噬,就算要失去性命,就算要忍耐超越降生以来所体会过的疼痛的数倍的疼痛也没有关系。

        因为那是兄长们的愿望啊!

        祂以柔软纤细仿佛春季苇芽般的手触上震动不已的水之卵。

        那最后的,包裹着祂的守护之水一点点碎散消失了。

        如果真的下定决心的话要从里面破坏水之卵是非常容易的。

        所付出的代价其实并不高昂。甚至连美苇芽自己也不会受伤。

        ——从里面破坏掉水之卵的话,会受伤的那个人是鱼尾的神明。

        那个人,实在太狡诈了。

        造化三神创造了神明的领域,分开天地,制造出运行的日月,区分开光暗。祂们为未来做出了准备。而未来,包括土地与生灵所有的生命与未来都是要由美苇芽开始的。正因为是有着这样职能的神明,所以祂的心比任何人都要脆弱敏感,善良纤细。就算知道了鱼尾神明所做的那些事,就算自己也记得在初生时被鱼尾的神明伤害的事,但憎恨这种情绪却无法压抑美苇芽心中的悲哀。

        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互相扶持与帮助,那样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为什么要伤害彼此呢?

        如此善意,对于美苇芽来说杀戮是件不可忍耐无法允许的事。心底虽然知道什么方法能够创伤鱼尾的神明,但到了痛苦愤怒得无法忍耐的也只是伸出脆弱纤细的手在鱼尾神明的手腕上抓了一下罢了。

        比谁都更加善良,无法理解别人要伤害他人的那种心情——美苇芽比古正是这样的一位神明。

        鱼尾的神明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将水之卵这么大的漏洞留给美苇芽比古的吧召唤神兵时代最新章节。是因为内心无比笃定这样的神灵宁愿失去自由也不愿意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

        狡诈啊。

        可恶啊。

        在最终下定决心破坏水之卵的这最后的瞬间,美苇芽把视线移到了鱼尾神明的身上。

        这个人,既伤害过祂,也给过祂无比细致温柔的呵护。

        恨着他,也喜爱着他。

        为什么不能好好地一起生活下去呢?

        惧怕着,但是又不可避免地像是天之御中主那样依恋着他。

        最后还是伤害他了啊。

        在天之常立尊的躯体中,天之御中主的灵魂想必也因此痛苦地颤抖了吧。

        最后还是变成这样了啊……

        最后……

        在最后……

        想要……在那个人怀中……

        雷光已经近在眼前。

        被这样炽热暴烈的力量笼罩,纤细柔弱的美苇芽比古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疼痛。皮肤一点点化作灰烬,连骨骼也燃烧起来——世界上最难以忍受的疼痛也不过是如此了吧。

        然而这些疼痛并比不上心底的疼痛。

        觉得委屈,想要哭泣。

        然而在这样灼热的温度中眼泪也无法流淌。

        想要……

        想要……

        再一次……

        再一次在那个人怀中……

        像从前那样……

        想要再一次体会那种温柔……

        憎恨着他,却又无法伤害他。

        ——爱你啊。

        ——从我降生开始就陪伴着我的……

        ——父亲。

        就在这一瞬间,无论是灼烧的感觉也好,痛苦的感觉也好,忽然全部都消失了。

        什么都感觉不到。是死去了吧。

        这样的……就是死去的感觉吗?

        并没有那么难以忍受。

        渐渐地,能够感觉到自己正被十分温柔的力量环抱着。

        很安全。

        终于结束了吧。

        终于结束了啊……

        在辉煌的光中,美苇芽睁开了眼睛。

        眼睛因为耀目的光而感到疼痛网游之创世英雄。但是落入眼底的景象又温柔得能够治愈一切疼痛。

        是那个人。

        那个人轻柔地环抱着祂。

        微笑着。

        小心翼翼地为祂遮挡去一切电光雷火。

        纯洁美丽的奥术之光从那个人的手中绽放。奥术的符文组合成复杂的图样,交织成光之盾,将一切会伤害到美苇芽的力量全部都阻挡在外。

        但他自己的身体却暴露在那些狂暴的力量之中。

        一直以来都是知道的,鱼尾的神明不能过度使用奥术。

        力量过度运用会令他虚弱疼痛。

        此时此刻,他微微蹙起的眉心与流淌的汗水正是因为被自己的力量侵蚀反噬吧。

        但那个笑容还是那样温柔啊。

        何必……何必要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并非真心疼爱,何必到了如今还要以温柔来伪装呢?

        如果是真心疼爱,又何必要对天之御中主与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

        是……为什么啊……

        不知不觉地,眼泪流淌了下来。

        那些因为炽热的雷火而被轻易蒸干的泪水这一次好好地顺着美苇芽白皙的面庞流淌下来。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泣。

        美苇芽伸出了手。

        祂不想在鱼尾的神明面前哭泣。

        但是眼泪却止不住。

        最终,那只手握住了鱼尾的神明的手。

        那只手曾经无比美丽,这个时刻却因为力量的汇聚而伤痕累累。

        当美苇芽将自己纤细的手指搭在鱼尾的神明手上,就好像黑色的土地上落下了白雪。

        曾经是一双那样美丽的手啊……

        曾经用这只手那样温柔地为美苇芽梳理过头发……

        痛苦吗?

        即使忍耐这样的痛苦也不让我受到伤害。

        然而我受到的最多的伤害正是你给予的啊。

        为什么……

        美苇芽咬着嘴唇,祂不愿意开口询问。

        无法询问。

        因为祂是知晓的,从鱼尾的神明口中说出的必定是个会令祂痛苦的答案。

        那就不要听了吧。

        这个没有问出口的问题却被鱼尾的神明洞悉了。

        “我说过的美苇芽,”那个无比温柔的声音就这样传了过来,“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你死去了的话,我就无法使用你的力量了。没有你的力量就算是我一时间也无法打败天之常立尊,会非常困扰呢九星天辰诀。美苇芽啊,虽然下定决心要帮助天之常立尊,做出使别人受到伤害这样痛苦的决定,结果最后却没有成功,真可怜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说出这样可怕的话。

        美苇芽比古挣动起来。这样的挣扎对于鱼尾的神明来说是不值一提的。以“生长与创造”为天赋的美苇芽是没有破坏的力量的。

        甚至因为祂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力量,鱼尾的神明身上的伤口开始渐渐愈合起来。但不发泄力量的话心中的愤怒与苦闷如何排遣呢。

        ——不是这样的。

        在美苇芽比古的内心却有一个声音这样说着。

        并不是想要发泄愤怒与苦闷,而是无法看见那个人受伤。

        明明不想这么做的。

        明明下定决心要帮助天之常立尊的。

        但是……但是……

        却不由自主想要治愈这个人。

        这个人伤害了造化三神,伤害了美苇芽,也想要伤害天之常立尊。然而在美苇芽的心底,即使再畏惧憎恨他也好,都无法想象有一天要失去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仇恨着又爱怜着,这样矛盾的情绪让美苇亚颤抖起来。无法停止治愈鱼尾神明的力量。明明即使是自己受伤也无法使用这种治愈的力量;明明每次即使是微小的疼痛也不得不依赖鱼尾的神明来安抚。

        为什么就可以这样顺利地对鱼尾的神明使用这份力量呢?

        是因为在自己的心中那个人比所有的一切都重要吗?

        是那么可怕与残酷的人啊,为什么会对他产生这样的感情?

        治愈了那个人,等一下会受伤的就是常立尊了吧。

        自己是在帮助那个人杀死常立尊啊!

        不……不要……

        不要啊……

        求求你……不要再继续伤害我们了……

        一起好好生活下去不行吗……

        “真是个好孩子,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你更加善良软弱的人了吧。美苇芽,就这样看着我杀死天之常立尊吧。”

        不要……不要……

        “吞食掉我的忠犬天之御中主的灵魂,这样的天之常立尊我非常厌恶呢。本来想要留下祂的性命,不过看来这样不安定的因素还是杀掉比较好吧。”

        鱼尾的神明握住美苇芽比古的手。

        伤口已经愈合的手又变得白皙美丽。雷光电火还是炙烤着鱼尾神明的身体,那些伤口一出现就被美苇芽释放的力量治愈。就这样不停地受伤又不停地愈合。鱼尾神明却并不在乎这种疼痛,那张美丽的脸上带着无比温柔又无比冷酷的笑容。与美苇芽交握的那只手上出现了一枚以奥术同美苇芽的力量相容而形成的箭矢,另外一只手上现出了一张用奥术创造的强弓。

        鱼尾的神明引导着美苇芽比古的手一起将箭矢搭在了弓上。

        “那么,就一起来杀死祂吧金庸世界大爆发最新章节。”

        “不要!不要!不要!躲开啊,躲开啊常立尊,躲开啊!”

        哭泣着,挣扎着,尖叫着。

        但雷火之外的天之常立尊却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祂并不知晓美苇芽比古并没有死在雷火里。当感应到水之卵破碎的时候天之常立尊就闭上了眼睛。祂不想看见善良柔弱的美苇芽比古被自己杀死的情景,所以封闭感官等待一切过去。

        这样的天之常立尊毫无防备,就那样把自己暴露在鱼尾神明的武器之下。

        鱼尾的神明握着哭泣尖叫的美苇芽比古的手拉开了弓。然后轻柔地亲吻着被他禁锢在怀中的美苇芽比古的鬓发。

        “嘘,美苇芽。这样大声喊叫的话喉咙会疼痛吧。我啊,对自己的所有物是非常在乎的。你的一切都属于我,所以我不允许你受到伤害。”

        美苇芽的声音被夺去了。

        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让天之常立尊注意到这里。

        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抗衡鱼尾神明的力量。

        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握住那支射出的箭……

        那支箭破开电火雷光,j□j了天之常立尊的胸腔。

        一瞬间,无论是雷霆也好电火也好全部都熄灭了。

        无比寂静。

        就像是神明们最初降临的那个时候一样吧。

        就像是天之御中主、高御产巢日、神产巢日在卵中等待的那些最初的日子一样吧。

        无比寂静。

        美苇芽比古大睁了眼睛。

        一切尘埃落定。

        在祂那双仿佛春季新碧的眼睛中所倒映的是天之常立尊的笑颜。

        微笑着。

        仿佛解脱了那般。

        天之常立尊张了张口。

        祂没有发出声音,但祂想要说的话美苇芽全部都听见了。

        ——请陪伴那个人吧。

        ——请陪伴那个人吧美苇芽。

        ——爱他啊。

        ——即使为了他死去也心甘情愿。

        ——相信着他。

        ——爱着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哟终于写完这章了我出去找东西吃

        饥寒交迫啊otz

        既然是周末,明天也尽量更一章吧

        虽然我跟勤奋作者是完全搭不上边了……但其实我也是……在……努力……着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