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18章 绵津见7

第118章 绵津见7

        啊————————

        美苇芽发出了无声的呐喊。

        祂挣动着想要去往天之常立尊的身边,但是鱼尾的神明紧紧地抓着祂的双腕,将祂禁锢在怀中。

        “没错,那是天之御中主。作为这个世界诞生的神明你们彼此都能够互相感应到吧。天之御中主、神产巢日与高御产巢日是为同源的造化三神,祂们降生的时候分散在广海的各端,然后慢慢互相聚拢,并不是由我聚集的。同源的神明互相吸引,一出生就能够清楚地知道对方在哪里。你一定觉得疑惑吧,因为你清楚地知道在自己降临之后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一个神明,造化三神已经沉睡,那么理所当然地,你就以为祂是自己的双生神明。是自己的半身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祂也感应不到祂,难道就不觉得疑惑吗,”

        他——是——

        “天之常立尊,跟你一同降生,却属于天空系的神明。祂继承了天之御中主的名字与力量,但这样的神明怎么可能存在呢?当祂降临的时候差点连我也被骗过了。到底是谁到底从哪里来这个问题让我思索了很久。容忍祂接近你,容忍祂向你灌输仇恨,是因为我也在暗中观察祂。美苇芽,心底纯净无垢的你在得知天之常立尊向你描述的事情之后就日日沉浸在痛苦中,所以才忽略了其后的真相吧驭香。夜之食园由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两位神明所化,而高天原仅由天之御中主所化,你就不觉得奇怪吗?光域的神明有两位,而天域的神明仅有一位,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这样的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呢。直到我从夜之食园取走了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的灵魂,又准备取走天之常立尊的灵魂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是一体的,而天之常立尊的灵魂则缺失了一半。也是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最初我使用奥术夺去初生神明的力量的时候出了一些差错,祂们的灵魂被我分割开了。光域的神明变成了神产巢日与高御产巢日,而天域的神明也应该有两位,那就是天之常立尊与天之御中主。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天之常立尊逃脱了,直到现在才现身,但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呢。美苇芽啊,我啊,为了得到天域神明完整的灵魂所以在天之常立尊唤醒天之御中主的时候并没有插手阻止。只有天之常立尊吞下天之御中主,祂们的灵魂才能够合为一体。而那个时候,仰慕着我的天之御中主会拉着天之常立尊为我去死呢。就像刚才那样,你看见了吧,把箭射出去的时候祂们根本没有躲闪呢。”

        没有躲闪。

        美苇芽比古全部都看见了。

        甚至也看见在濒死的一瞬间控制了天之常立尊的天之御中主说了那样的话:

        ——就算为他死去也心甘情愿。

        ——爱着他。

        ——请代替我陪伴他。

        啊————

        啊——————

        常立尊!

        御中主!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痛苦地无法呼吸,美苇芽比古颤抖着,然而却无法发出声音来。

        浑身的力气都在知晓真相的刹那失去了。

        没有办法继续站立,却被一个温柔的力量支撑着。

        推开他!

        推开他啊!

        然而这个温柔的力量却不容抗拒。

        “怎么了美苇芽,想要违抗我吗?你是做不到的吧。”

        做不到啊。

        做不到啊……

        即使是如此深刻的仇恨也无法给予美苇芽比古勇气。

        祂啜泣着跪了下来,然后被鱼尾神明的搂入怀中。明明是这样亲密的姿态,却显得如此绝望与痛苦。

        想要挣扎,但却像是被这份没有尽头的绝望与痛苦压垮了那样,美苇芽比古放弃了抵抗。祂温驯地抓住鱼尾神明的衣襟做出臣服的姿态。春季叶芽一样美丽的嫩绿色双目紧闭,因为恐惧而轻颤。

        泪水止不住地滑下。

        “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呢美苇芽,只有你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的。”

        鱼尾的神明将祂横抱起来。美苇芽比古埋首在鱼尾神明的颈项边,很快地,鱼尾神明颈边的衣衫就被美苇芽的泪水濡湿了。

        “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你的。想要得到你的力量。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理由。”

        鱼尾的神明行走了起来。

        当他行走的时候,会从土地中涌出清澈的水大主宰全文阅读。

        鱼尾神明就以那华贵的鱼尾在水中摆动前行。

        那是非常美丽的姿态。

        是每一次看见,美苇芽比古都会被深深吸引的姿态。

        摆动的鱼尾上的蓝色鳞片会晕出一圈圈水波般的辉光。在这种朦胧的光中,鱼尾神明显得格外柔和无害。

        即使害怕他,仇恨他,但注视着这样的他的时候美苇芽便会知道自己的心中除了憎恨与害怕之外最为迫切的情感。

        想要亲近他。

        无论他做了什么,想要亲近他。

        “即使憎恨我,害怕我,身体也会先于意志做出选择,想要亲近我,无论我做出什么都想要亲近我,是这样没错吧美苇芽。我是知道的,你一直对我怀抱着的是这样的感情。因为拥有的是生长与创造的能力,所以才会这样善良软弱优柔寡断——这些只是我为你准备的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

        鱼尾的神明在天之常立尊的躯体边停了下来。

        名为天之常立尊,却是天域神明分裂成两半之后形成的神明之一,是天之御中主的半身,又与天之御中主融合,在最后意志也被天之御中主取代了,所以才会那样轻易地被鱼尾神明杀死。事到如今,不知道应该称呼祂为谁才好。

        但对于美苇芽比古来说,是天之御中主也好,是天之常立尊也好,都是试图守护过自己的兄长。

        这样的兄长却被鱼尾神明温柔的谎言杀害了。

        那是只有在想要利用的时候才会展现的温柔。

        这个人的温柔是多么地残酷啊。

        用谎言堆砌。

        那是种宁愿永远都没有享受过的东西。

        是能够让人上瘾的剧毒。

        一直,一直欺骗着天之御中主,让祂即使为了这个人死去也心甘情愿。

        这种心情,这种为了本来应该憎恨的而产生的宁愿死去的心情美苇芽也能够体会。

        这样的自己多么可悲。

        为什么无法反抗这个人。

        为什么即使目睹他杀害了自己的兄长仍旧还是爱着他?

        终于合一的天域的神明的躯体就在眼前。

        美苇芽比古没有胆量睁开眼睛。杀死这个人的事也有自己的一份。

        这样的时候,阖着的眼睑感受到了一片阴影。然后眼睛的部分被一只柔软的手遮挡住了。

        “善良的你还是不要看了吧。”

        那个人这样轻笑着说着。

        “因为我要开始取走祂的灵魂了。对于神明来说,只要灵魂还存在的话就不算真正死去,这样子实在是有点可怜啊。夺走灵魂这种事多少还是会让人觉得痛苦的。会觉得痛苦,但是又无法反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完全破碎的那种绝望感……唔,就算是我也觉得有点不忍心呢。”

        以温柔的姿态守护着自己,却又要说出这样残酷的话来我是你的记忆全文阅读。

        无法理解那个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美苇芽比古的眼睫轻轻颤抖着,在鱼尾神明的手心划动。

        眼泪还在流淌。

        停不下来啊。

        就好像自己的灵魂也要被撕裂了。

        如果能够被撕裂就好了,一个无所畏惧地恨着那个人,一个就可以无所顾忌地爱恋他,如果能够这样就好了。

        鱼尾的神明能够知晓美苇芽比古心中所想的事情。

        他又一次亲吻美苇芽的鬓发。

        “分裂灵魂的疼痛我是不会让美苇芽你体会到的。一直以来美苇芽都是个娇弱的孩子啊。你只要乖乖地待在我身边就好。无论是憎恶我还是爱恋我,我都会把你当做珍宝那样疼爱。毕竟……”

        奥术的辉光亮了起来。

        即使眼睛被鱼尾神明遮挡住,但美苇芽比古还是感觉到了这种亮光。

        这个世界上最为熟悉奥术力量的人除了鱼尾神明之外就只有美苇芽了吧。

        因为一直都在鱼尾的神明身边,经常接受奥术的治愈。

        那种力量就像鱼尾神明本人一样,既温柔又可怕。

        在这种辉光中,天之御中主与天之常立尊合一的灵魂被从死去的躯体中拖曳了出来。

        仿佛能够听见灵魂痛苦哀嚎的声音。

        美苇芽比古瑟缩着,更加朝鱼尾的神明倚靠过去。

        像是走投无路,祈求猎人垂怜的猎物那样。

        美苇芽埋首在鱼尾神明的怀中,静静地流淌着眼泪。

        因为并没有双腿的缘故,鱼尾神明总是维持着坐姿。他顺应美苇芽的动作将祂接纳怀中,让祂半躺在自己的臂弯里。

        “别害怕美苇芽。毕竟,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称呼我为父亲的话,你是唯一的一个……”

        美苇芽睁开的眼睛中,倒影的是神明的灵魂之光。

        缠绕雷霆的力量,仿佛坠落的双星那样不安摇曳着。

        那是天之御中主与天之常立尊的灵魂。

        这对灵魂被鱼尾的神明手拢在手中。奥术的力量将之禁锢着,无论怎么冲突挣扎都无法摆脱那道看起来脆弱不堪的纤细囚笼。

        与美苇芽不同,鱼尾神明并没有将目光投注在双神的灵魂上。

        他在与美苇芽呼吸相闻的距离上笑着。双目却消隐了所有情感,像是冰封海面般疏离冷漠。

        “美苇芽。”

        他伸出手。

        以手指抚摸着美苇芽柔嫩的面庞。

        冰冷的温度让美苇芽的肌肤感受到一种极致寒冷之后的灼烧错觉。

        “美苇芽。”他说道,“再也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爱怜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