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19章 绵津见8

第119章 绵津见8

        那一瞬间所体会到的是超越一切的极致恐怖。

        美苇芽的牙齿都在格格作响。

        被那双冰冷的手抚摸过的时候就仿佛被死亡触碰了一般。

        不。

        即使死亡也不会令美苇芽感受到如此巨大不可抗拒的绝望。

        ——再也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爱怜你。

        美苇芽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令恐惧前所未有地升腾起来。

        祂先前像是乞怜的野兽般蜷缩在猎人的怀中,而在这一瞬间将要逝去的时候,祂浑身的血液都叫嚣震颤。

        离开那个人——

        离开那个人,

        并不仅仅因为鱼尾神明以那样的语调说了那样的话。

        而是因为鱼尾神明握着双神灵魂的手向美苇芽比古伸了过来。

        在美苇芽比古的眼中,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鱼尾神明手中的灵魂要向祂扑来一样。

        如果天之常立尊与天之御中主要向美苇芽复仇的话美苇芽是不会躲避的。

        但那并不是复仇的感觉。

        美苇芽爆发出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力量。祂竟然挣脱了鱼尾神明的怀抱。那只在祂面庞上停留的冰冷的手被祂甩到一边。鱼尾神明的指甲因为祂忽然疯狂的挣动而意外地划破了祂的皮肤。

        血液流淌着。

        是无色的血液。

        就像最初始的海水中那些无色的水,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又会焕发出幽静的蓝色辉光。

        无比娇弱——即使最轻柔的微风也能够划破的肌肤上所出现的这道深深的血痕带给美苇芽疼痛。

        疼痛令祂清醒。

        在刚刚的一瞬间,在听见鱼尾神明所说的话,被鱼尾神明抚摸的那一瞬间所体会到的恐惧与绝望就那么被突然间打破了。

        力气再一次消失。

        美苇芽颤抖着望向被自己推开的鱼尾神明,鱼尾神明仍旧在微笑,浅蓝的眼睛仍旧那样没有一丝情绪。

        他并没有因为美苇芽的行为生气。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加爱怜美苇芽。他不会对美苇芽生气。

        他不会对自己所宠爱的幼小的孩子生气,他不会对这个世界上只属于自己的东西生气——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鱼尾的神明抬起美苇芽比古的面庞,用手指触摸着美苇芽比古的伤口金庸世界大爆发。

        “美苇芽,这么莽撞地让自己受伤可不好啊。”

        被鱼尾神明夺去的声音还没有被归还。美苇芽比古不能说话。祂张开口。

        你想干什么。

        仿佛心意相通般,鱼尾的神明知晓了祂所要表达的意思。

        那张美貌的脸上露出笑容。

        “我最疼爱的美苇芽啊,因为降生的时候出了差错,所以身体虚弱得不行。奥术的力量虽然可以给你细微的抚慰,但毕竟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治愈你。思考了很久,最后想用别的神明的力量的话就能够让你得到健康了吧。我想要做的事情只是用这些收集来的神明的灵魂做成你的良药罢了。”

        你在说谎!

        “美苇芽,你是我独有的孩子,天之常立尊也好,天之御中主也好,高御产巢日或者神产巢日也罢,这些神明都不是你的同类。即使吃掉祂们也没什么好愧疚的。美苇芽,从前你一点力量也无法施展,但刚才却为我治疗了,这种事,施展自己力量的时候并没有思考过吗?我说过的,我去过夜之食园,神产巢日与高御产巢日的灵魂已经被我拿来了。”

        你……你把祂们……

        “已经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了吧美苇芽。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抗拒了。神产巢日与高御产巢日的时候由于我的身体还被这个世界排斥着,所以祂们的灵魂我也吃下了一半,没有能够完全治愈你。这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了天之常立尊与天之御中主的灵魂,健康这种东西你马上就能得到了。”

        你也……

        “吃了啊。毕竟不是我的世界,所以每次使用奥术都要付出代价。所以就吃下了这个世界神明的灵魂。不过为了不让天之常立尊起疑心,就一直还装作使用奥术会让我虚弱的样子。事到如今就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美苇芽,我出手的时候你也帮忙了,自己捕到的猎物会感觉更加美味才对吧?来,美苇芽,亲手夺来的灵魂就赶紧吃下吧。”

        怎么可能吃下!

        怎么可能感觉美味!

        那是我的兄长们的灵魂啊!

        是曾经那样爱戴你,将你当成父亲的你的孩子啊!

        死去的时候还请求我陪伴在你的身边,请求我代替祂爱你啊!

        “所以……又怎么样呢美苇芽?这个世界还没有形成,所以把别人当成食物这种事你还不能习惯,但你毕竟是生命与创造的神明,这个世界的生灵要从你的力量中来。从你力量中所诞生的那些生命在你眼里应当视彼此为兄弟姐妹才对吧。但食草的动物始终要吃下植物的叶片与果实,食肉的动物也始终要吞下比它们更加弱小的生灵才行。不吃下去就不能生存,所以在你眼里本应该是兄弟姐妹关系的生灵们会彼此吞食,在你看来那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吧。但是美苇芽,那是自然的规律,就像我到了这个世界,作为强者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吞食掉弱者一样,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就从这里开始习惯吧。”

        不是那样的……

        作为世界最初的生灵之一,掌控着世界的力量并且会创造出未来,这样的美苇芽比古在听到鱼尾神明所描述的那个未来的时候就知晓鱼尾神明所说的话是真实的。

        神明们并不需要进食。对于美苇芽来说这种把别人当成食物的理所当然的伤害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鱼尾神明将天之御中主祂们当成食物的事情要比他杀死天之御中主这件事要更加可怕。

        为了活下去就伤害别人极品鉴宝师。

        为了活下去就把兄弟姐妹当成食物。

        这种事,美苇芽比古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无比期待、认真地想要创造的未来是那样一个可怕的东西吗?

        互相伤害,互相吞食——是那样畸形的东西吗?

        “慢慢习惯就好了。”鱼尾神明抚摸着美苇芽比古的发丝,“我也是这样慢慢习惯的呢。我从前的那个世界,作为我父亲存在的那个神明把兄弟姐妹的灵魂全部收割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把父亲的灵魂销毁,结果还是没有能够逃脱那种诅咒,最后没有办法才逃到了这里。发现这个刚刚诞生的世界的时候才终于知道自己得救了。是个什么都没有,一切都还未开时的世界——能够到这里来真是太好了啊。怀抱着期待,一点点按照自己希望的样子来改造这里,觉得终于可以好好生活下去了。”

        既然你也觉得痛苦,为什么不能改变……

        “不可能改变的美苇芽。所有世界都是按照这样的途径在发展啊。没有牺牲的话就没有办法延续下去。所谓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依靠痛苦来创造希望的东西啊。”

        所以天之御中主为你死去的事……

        “是理所当然的呢。就像交易那样,我陪伴祂,并且让祂不必体会最后那种兄弟相残的痛苦;祂为我死去,心里还觉得幸福,这样不是很好吗?”

        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

        然而这个世界,美苇芽无比期待的世界最终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总有一方要牺牲,才能够让另外一方生存下去。

        然而虽然知道鱼尾神明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还是无法认同他。

        没有办法反驳,也没有办法想到另外一条路,但美苇芽仍旧不能像鱼尾的神明那样理所当然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我……不会那样的……

        “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美苇芽。你不喜欢的东西在这之后我都不会让你看见的。我的父亲伤害自己的孩子,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你。因为像是父亲那样的话,最终会觉得太寂寞的吧。所以就好好地陪在我的身边吧。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会有多少人陪伴在我身边,我最疼爱的孩子始终是你。来,美苇芽,把这两枚灵魂吃掉你就可以得到健康,就可以轻松地陪伴在我身边了。”

        美苇芽比古紧紧抿着嘴唇。

        说出这些话来的并不是那个无比温柔却始终露出冷淡眼神的神明,不是那个掌控着一切强大又可怕的神明,只是个疯子而已。

        被痛苦的过去所束缚,像是中了诅咒一样,要将这种瘟疫传播开。

        他所传播的是没有办法治愈的瘟疫。

        “美苇芽,快把灵魂吃掉,然后一起来创造未来吧。”

        没有办法治愈……

        那种悲哀的未来……

        “不……要……那种……”

        悲哀的未来。

        “我不要……”

        “如果……”

        未来只有那样一种样子的话,还不如……

        “从一开始就……”

        不要创造召唤神兵时代。

        “美苇芽?啊,能够说话了啊。”鱼尾神明那美丽的面庞上浮现了令美苇芽觉得害怕的微笑。听他说着不会伤害自己的话,却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恐怖可怕。“仅仅只是靠近这些灵魂而已,力量就变得更加强大了呢。其实你也很想吃的吧。”

        无比柔弱又无比善良的美苇芽一直被鱼尾神明保护着,不让祂思考,不让祂接触任何事情,这种畸形的抚育方式最终造就了祂懦弱卑微的性格。

        只会哭泣,只会逃避。

        被鱼尾的神明逼迫着去接受那种祂无论如何也不想接受的事情。

        弱小得无法抗争。

        怯懦地没有办法思考。

        这样的美苇芽终于崩溃了。

        “那样的世界……那样的世界……”

        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好了!

        闪烁着雷光、互相缠绕着的双神的灵魂被美苇芽比古夺到了手中。作为未来与创造的神明,美苇芽比古并没有破坏的力量。

        ——既然这样的话,就借用别人的力量好了。

        反正最终都是要以牺牲来成就别人,倒不如让这一次的牺牲成为最后一次吧。

        天之常立尊和天之御中主也会高兴的吧。

        美苇芽比古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情。

        一边哭泣一边将双神的灵魂吞下了。

        属于美苇芽的力量,天之常立尊的力量,天之御中主的力量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美苇芽!”这样疯狂的美苇芽令鱼尾神明也焦躁起来。“你要干什么?!”

        感觉到了不对,但是已经没有办法躲避。身体被美苇芽比古牢牢地环抱住。

        那双纤细的手的骨骼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大约是断裂了。但即使这样美苇芽也没有放开鱼尾神明。

        “父亲……”

        “那样的世界我是永远不会承认的。”

        成为了这个样子,只有我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办法的。

        “所以我会陪伴着父亲。”

        陪伴着父亲从这个世界消失,以后总有谁能够解除那种诅咒。

        那个世界不会像父亲所描述的那种世界那么悲哀吧。

        那个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我能够创造出来的。

        所以我会陪伴着父亲一起消失掉的。

        在这样近的距离里将力量灌输到鱼尾神明的躯体里,即使是鱼尾神明也没有办法反应或者躲避。庞大的力量一瞬间就撕裂了祂的身体。

        血液涌出了。

        是透明的血液。

        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会散发出幽海般的蓝色灭界残兵。

        那是最初的水的颜色。

        是与美苇芽比古的血液相同的颜色。

        毕竟是父亲啊……

        美苇芽的身躯也同时迎来了这种疼痛。

        要死去了。

        比死去更加彻底。

        是要永远消失。

        这一瞬间害怕、绝望、悲哀这样的情绪忽然间全部都没有了。

        心里深爱着作为父亲的鱼尾神明,但是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又没有办法原谅他——美苇芽一直被这样矛盾的心情所折磨着。在将要消失的一瞬间忽然轻松起来。

        颤抖着——向鱼尾的神明伸出了手。

        “父亲……”

        美苇芽那即使再轻柔的微风也能够使之受伤的躯体像是晨雾般消散。

        灵魂脱离了破碎的躯体。

        无瑕而洁净。

        带着十分令人想要亲近的气息。

        是独属于美苇芽比古的生命与创造的力量。

        那些疯狂的情绪已经全都不见了。

        所剩下的仅有一个想法。

        ——想要靠近那个人。

        就像是之前以为自己会死去的时候一样。

        想要靠近那个人。

        父亲……

        “美苇芽啊……”

        耳边响起了叹息的声音。

        是从未改变过的温柔的语调。

        带着一点点责怪。

        美苇芽感觉到了鱼尾神明轻柔的触碰。

        灵魂……也能够感觉到吗?

        “美苇芽啊……”

        鱼尾人身的神明伸展着手臂。

        身体上的伤口仿佛沟壑般狰狞。

        无色洁净的血液不断地流淌着。

        他对这些毫不在意,只是注视着美苇芽。

        眼睛仍旧是冰封海面般的浅蓝色。

        不知为何,美苇芽觉得里面涌起了温暖的浪潮。

        他的身上在发光。

        从未……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姿态。

        是让人不惜一切也想要追随的姿态。

        好像剥除了生硬的伪装,将真实终于展现出来虫神暴君。

        即使为他死去也情愿的天之御中主经曾看见过这样的他吗?

        让人……无法憎恨的人啊……

        以灵魂存在的美苇芽将头颅轻轻靠在鱼尾神明的怀中。

        不知道他我为什么没有像自己一样死去,但是这个时候,无论鱼尾神明想要做什么都不想阻止了。

        即使为了他死去也甘愿——天之常立尊的想法这一刻才算真正被美苇芽体会到。

        这个……让人无法憎恨的人啊……

        就算被蛊惑也……

        这个……

        柔弱的灵魂再也支撑不住。

        像是飘渺的烟絮般失去了最后的形体。

        美苇芽比古在鱼尾神明的怀中彻底消失了。

        鱼尾的神明并没有去追逐祂消散的虚无的形象。

        光汇聚在他的手中。在光里,万亿之计的奥术符文盘旋而起。那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奥术符阵。

        在符阵中鱼尾的神明伸出手,手上就托起三枚互相依偎的灵魂来。并不以“人”这样的形态出现。饱满又明丽,那是卵。

        “美苇芽啊……”他的声音中带着叹息,又带着一点点的笑意。血液仍旧毫不间断地从他的身体中涌出。这些血液被由鱼尾神明所操控着的专属于美苇芽的力量包裹起来。

        未来与创造的力量,融合着代表最初之水、源于伊甸生命源泉的血液,渐渐地,也化为了卵。

        一共有十二枚之多。

        这十二枚卵会在日后孵化出十二位神明。

        祂们正是神世七代。是司掌地上四极的地上之神国之常立尊;天地水原未分时的泥沼之神宇比地迩;催生植物的嫩芽又以白色的根茎支撑大地塑成世界中心的角杙与活杙兄妹;代表男性的大户之道尊与代表女性的大斗乃辨尊兄妹;代表美貌与喜悦的面足尊与代表丑陋同恐惧的惶根尊兄妹;司管国土万物的创造与生成的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兄妹。

        这十二位神明即是未来。

        人身鱼尾的神明将这十二枚卵留在了高天原荒芜倾塌的土地上。

        这十二个人的话,很快就能够让高天原的土地繁荣起来的吧。

        微笑着。

        鱼尾的神明闭上了眼睛。

        使用奥术之后的疼痛席卷了他的身体。

        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但却还是牢牢地将三枚灵魂之卵抱在了怀里。

        就这样,从高天原向着海原坠落下去。

        美苇芽啊……

        空旷的天域仿佛回荡着他如同叹息又微微带着笑意的声音。

        美苇芽啊……还有御中主和常立尊……

        我是……

        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