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20章 百鬼之都1

第120章 百鬼之都1

        区区人类要讲述神明的事也太不自量力了。

        但确实,在人间却流传有关于神明的书籍。

        像是啦,里面所讲述的都是世界之初神明如何诞生又如何创造天地万物的事。那么这些事究竟是从何得知呢?这些书籍是神明藉由人之手传下的吗?其中故事又究竟是否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汉为了吸引别人的目光而杜撰的呢?又会不会是一些妄为的狂徒去神明所居住的地方偷盗而来呢?

        这样的事情是无法追究清楚的。

        毕竟对于人类来说,神明就是非常神秘无法探究的存在。这样一来,与祂们相关的一切都不能被人类掌握。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据说,某地的某人,在某天发生了神隐之事。

        所谓神隐,即是被神明带走,或者是误入神明的领域,导致在人间界失去踪迹音讯的意思。

        所说的这个人,就是这样也不知怎么地就离开了一直生活的人间界。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回去的道路了。前来的时候是冬季,在雪野中迷失方向才会胡冲乱撞,结果这时候一看,身边全部都是一些高大壮美的樱花树。有红绯樱,也间或有一两株白山樱。不知从何方吹来的风一过,花瓣便婆娑落下,美不胜收。

        这分明是春天的景致。

        从冬季忽然进入了春季,即使眼前展现的是美景,这个人也不由有些惊慌,但是足下的道路并不是从前走过的任何一条,就算想要出去也不知道要选哪个方向才好,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沿着脚下的道路走下去。

        这个人,虽说是山野村夫,平常依靠着山中出产而过活,但也并非粗鄙无知之人。曾经跟随一位游历全国的和尚大师学习过不少典籍,还弹得一手好琵琶,并身负吹奏笛的技艺,说起来算是一个洒脱风雅的人物了。

        看见这样的景致,并没有恐慌很久,想着‘既然如此’便也就不再担心了。就那么一边走一边欣赏起周遭景物来。

        一边走,一边看见樱花开谢,樱叶转黄,渐渐地又被冬雪遮盖,周而复始。

        如此这个人才恍然醒悟,是遇见了神隐之事了吧。

        “主人在的话,还请出来相见。”

        这么说着,这个人就索性在一株樱花树下正坐等待了。

        不知不觉地,就那么睡了过去。

        然后,也不知道是在梦中所见还是朦胧梦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见面前坐着一位青年。

        有着白皙透明的美丽肌肤,身材轮廓也十分纤细,身上穿着的并不是公卿的常礼服或者绸缎的大褂,而是看不出来样式的袍服,总觉得也许是女扮男装的女公子。

        奇异的是这位公子有着春季新绿般鲜嫩的发色与眸色,一看便知不知人间之人。

        这个人也就不再打量对方,而是行了礼:“突然闯入十分抱歉,可以的话请为我指路吧,不知不觉找不到来时道路了。”

        他虽然穿着粗葛的短褂,但是洒脱大方的神情也可与名士比肩。

        那个纤细美丽的公子说道:“是我邀你前来的,听闻你身负令人惊叹的琵琶与笛之技艺,如此美景,想要听你演奏一番。就请在此处居住几日吧。”

        反正是孤身一人,也并没有家族牵挂,那个人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只是腹中实在空虚,在此居住的话饭食也是会提供的吧?”他爽朗地笑起来。

        公子向他点头:“让你在此等待实在是失礼了,那么就请跟随我来吧。”

        公子所带他踏上的道路又与他自己走过的十分不同。虽然也有樱花盛开,但是色泽花型已经完全不是人间景物了。周围的草木,路过的走兽也全都是从未见过的,有时跨出一步就仿佛跨越了千万重山水一般,身周的风物已经变得格外不同。

        这个人不由赞叹:“这就是神明所在的世界啊。”

        “并非如此。”那位公子回答道,“既不是人间世界,也并非神明所在的世界,而是每个人最终要归宿的世界。”

        “那不就是死后的世界了吗?”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生活在那边世界的人才算死去啊。这边的人死去之后会前往那个世界,那边的人死去后又到这个世界来。”

        “啊!是真的吗?”那个人露出新奇有趣的神情来。

        公子笑而不答。

        那个人抚掌说道:“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话,死去就是一件完全不用惧怕担忧的事情了。就像离开故乡跋涉去从未涉足的地方生活一样,也许比原本的生活还要更加有趣啊。死后的人,据说会变成鬼在人间游荡,但是见到鬼的传闻却很少,所以都是前往死后世界之后便流连不愿反往了吧。”

        公子仍旧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露出认真的神情听他讲述,一边微微点头一边分开面前的花枝。

        “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可以害怕的事情不是一件都没有了吗?”这样说着,又忽然抓抓头发,“会害怕死去,是因为死去会前往未知之地,这样一想的话从没死去过的人还是会害怕吧。”

        公子轻声笑道:“你是个善于思索的人呢。”

        “哈哈,就像樱花为何会盛开又为何会凋谢这样的事一样,向身边一看的话,会发现不明白的事情实在有很多。看着樱花盛开就会想樱花是为了报春而盛开的,因为紧随冬月而来的春月实在太过寂寞所以盛开了,而凋谢的时候就像是在说着只为那个季节那个日子而盛放一样,显得更加珍贵与忠贞。每一个问题像这样去想答案的话就会觉得非常有趣啊。”

        “你,即使不知晓死后会去到什么样的世界,想必也不会害怕吧。”

        “啊……还没有到那个时候,所以还没有思考过死去时候的事情呢。也许会觉得害怕也不一定。”那个人忽然停下脚步,“那个……我该不会是已经死去了吧?前来了死后的世界,是为了让我不要太过恐慌,所以才跟我说是请我来为您演奏的吧?”

        “会觉得害怕吗?”

        “咦?”

        “如果真的死去了的话,会觉得害怕吗?”

        “这个嘛……”那个人显得苦恼地抓着头发。

        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一直独自生活,但是也有熟悉的人存在。约好跟和尚大师在春季的时候见面,做了一支新的曲子要跟和尚大师一较高下。所谓和尚大师就是他在世上最为牵挂的友人了,既是友人又是老师,但实际上连对方的姓名法号都不知晓,只是和尚大师和尚大师地这么叫着。说起死掉这个话题的话,如果是和尚大师死去那么一定会感到悲痛的,如果是自己死去……买好的种子要等到春天种下,说要移栽一棵樱花到院子里,家里的瓦片碎了也还没有补好……死去的话这些事情都无法做到了。

        “总觉得……”那个人老实地笑起来,“与其说害怕倒不如说是会觉得寂寞。”

        “寂寞吗?”

        “离开熟悉的人,远离熟悉的地方,当然会觉得寂寞吧。如果不知道死后会前往哪里的话,那么害怕死去的心情其实是害怕寂寞的心情吧。如果到了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该怎么办才好——想必对于死去这件事情的惧怕正是这种惧怕吧。但是托您的福,这样的惧怕我完全没有产生,因为这个地方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也并不是空旷无物。因为有您陪伴,所以不安啦恐慌啦这些感情完全都没有产生。”

        俊秀的公子笑了起来。

        “你是这样的想啊。难道不怨恨我把你带来这里吗?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的人也有不少,咒骂着要我将之送回的人也是存在的,你完全没有产生怨恨呢。没有怨恨也没有恐慌,这等气度与胸襟实在可贵。”

        那个人不好意思地笑了:“气度与胸襟那种东西在我这等农夫的身上怎么可能存在。只是比那些产生怨恨的人迟钝罢了。以前的时候就总是被人欺骗,即使被人欺骗也无法察觉,也不知道产生怨恨的情绪,不知道产生警惕的念头,因为这样总是会被嘲笑。我没有怨恨您,是因为完全没有想过死去这件事会是您操纵的。”

        “不是善意吗?”

        “是迟钝!迟钝啦!而且我到这里来这件事怎么看也是我自己的错吧。觉得看见一只牝鹿所以就这么追到雪野里去了,最后迷了路,想必是冻死或者饿死的呢……因为被您迎接所以一点痛苦都没有感受到,应该心存感谢才对吧。”

        被人夸奖的时候会拼命否定,并不是那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也不是自卑,而是老实地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好。是个并不浮夸的诚实男人。对所有事都怀抱善意,不会去伤害别人,也不会想到会被别人伤害——是个总是会被嘲笑的迟钝的男人。

        与其说“迟钝”倒不如说“难能可贵”更好吧。

        秀丽的公子说道:“到这里来的人,怨恨我的、咒骂我的、痛哭流涕的、惊惧不安的——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过不少。就算也有勉强保持镇定的人,露出猜忌神情的也有很多。觉得好奇于是就在一边观察,这些人,因为离开了熟知的地方而不安的也有,因为脱离了过去的身份地位而懊恼的也有,因为离开了相爱的人而痛苦的也有。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人也是有各种各样烦恼的啊。”

        “您,也有烦恼吗?”

        秀丽的公子露出问询的神情看向那个青年。

        “那个……打听您的事情很抱歉,但是说了原来人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这种话,所以想说,您也有什么烦恼吗?对不起,这样问出口实在太唐突了。”

        “我有烦恼。”

        以为不会得到回答——青年在听见公子的肯定回话后露出惊讶的神情,意识到自己直视着对方的脸后又马上躬身道歉。

        “实在是冒犯了,因为实在想象不出您也会有烦恼。”

        原本是个洒脱爽朗的青年,一下子却好像格外狼狈紧张那样。公子抿着嘴唇笑起来。青年更加窘迫了。

        公子侧开头,说道:“在你的眼中,无论是谁的烦恼都是不可思议的吧。”

        “怎么会,那也太不自量力了。就算是我也有很多烦恼。”

        “是什么样的烦恼?”

        “那个……米缸空了下一餐饭不知道该吃什么好,衣服破了洞,种下去的粮食长势不好之类的……各种各样的烦恼!”

        这些烦恼还真是普通得不行。

        对于像公子那样尊贵的人来说就算是听见都会污染耳朵吧。

        青年的耳廓因为羞愧而红了起来。

        但秀丽公子的神情以及语调里并没有嘲笑的意味存在。

        公子说道:“但是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痛苦过吧。”

        这个人,就算没有了米粮也不会沮丧,穿着总是修补的衣服也不会觉得羞耻,对着长势不好的田地也并不会咒骂而只会更加努力地耕种——这个人,是那样的人吧?

        “我有……”

        公子的眼神落在花木的深处,那是一种沉溺于回忆的神情。

        “我有……那样的烦恼,一想到就痛苦地不知道要怎么才好。无论如何都不能得到解脱。只能不停地等待,如果有人能够为我解开心结就好了。看见身为人的各种各样的烦恼会觉得愤怒与可笑。那样的事情算是什么呢,那样的情况有什么值得痛苦呢?——总是这样想着,变得丑陋起来。”

        “我有着……会令我化身为鬼的烦恼。”

        公子脸上露出的神情实在太悲哀了。

        “不会变成鬼的!”

        青年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牢牢抓住了公子的手腕。

        是十分纤细的腕子。上面的皮肤也好像丝缎一样光滑又柔软。

        青年注意到这点之后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但是就算冒犯了对方也好,就是无法放开手。

        不能就那么放着对方不管——青年心底产生的是这种急迫的心意。

        “那种心情是很普通的心情,不会因此变成鬼的。会觉得人的各种烦恼渺小,那么自己的烦恼也会被别人说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种事也是可以理解的吧?您的烦恼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会令您痛苦的烦恼也一样。说起来烦恼啊痛苦啊这种事只有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会觉得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摆脱,在别人眼里都会觉得简单得不行。这种时候……这种时候就说出来吧!”

        看着略显诧异的公子的脸,青年更紧地握住他的手腕,就像是不许他逃脱那样。

        “就请说出来吧。我想要听听到底是多么了不起的烦恼,说不定我会嘲笑您的烦恼简单得不能想象,然后轻易就得出怎么驱逐这种烦恼的结论的。就算我无法得出这种结论,在人间界也好,在神明中间也好都有聪明得了不得的人存在,找到这样的人然后再去询问的话一定能够解决的。所以,什么都不做就自己决定要变成鬼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允许!”

        “你……你真是狂妄啊。对我说了这样的话,真是狂妄。”

        公子把手腕从青年的手中抽了出来。

        是非常纤细的腕子,皮肤也柔软白皙。只是被用力地握住,上面就产生了青色的淤痕。

        青年看见了那样的痕迹顿时惶恐窘迫地不行,然而想要下跪道歉的身体却无法行动了。

        从公子的身上传来了让人十分想要亲近的气息。

        被这种气息缠绕的公子,用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肌肤,那些黑青的淤痕就消失了。

        他色泽奇特的眼睛就像是春季新冒的苇芽般鲜明又清廉,那双眼睛静静地注视了青年一会儿,然后又移开。

        “烦恼这种事,随意地就能够向别人说出口吗?”

        唔唔……

        青年瞪着眼睛,但是完全无法行动。

        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好。

        总觉得公子虽然好像是在生气,但要说出口的却是十分悲哀的话。

        “但我一直在等待吧,那样的人。能够让我说出烦恼,会跟我说那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那样的人。”

        是十分轻的低语般的声音。

        甚至青年觉得这些话公子并没有说出口,却被自己听见了。

        想要说些什么来回答,但是既不知道要说什么,也害怕又将公子惹恼——青年紧闭着嘴巴,连发出声音的尝试也不做了。

        “前方就是寒舍。”

        公子的声音了过来传来。

        “饭食已经准备好,实在招待不周。”

        一边说着,公子已经向前走去,推开半掩的门扉。背影似乎格外寂静,似乎格外清冷。

        可以填饱肚子的事一点也没有让青年觉得轻松起来。

        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自由行动的。

        总之就那么跟在公子的身后走去,脚步却无比沉重。

        是个无论自己遇到什么烦恼都毫不在意的爽朗洒脱的青年。

        但是也会有觉得痛苦纠结的体验。

        面对别人的烦恼的时候,要比面对自己烦恼的时候要更加苦恼无措。

        ——他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绵津见地图结束,百鬼之都地图开启,本章视角转变请注意,终于开始晴明和博雅的故事了啊otz】

        【↑开日本卷就是为了晴明和博雅结果到现在才写到你们造吗啊啊啊啊啊!!!!!】

        【从海的女儿开始梅利思安就作为串场主角存在到了现在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对不对……】

        嗷就让我这么……地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吧

        新年快乐~

        去年的新年愿望没有实现,今年会继续努力

        真是波澜壮阔(并且深刻暴露了自己rp触底)的一年啊。

        新一年祝大家马到成功~

        话说突然发现马到成功这个词好霸气有没有!十二生肖年里还有谁会说出“我到就成功”这么侧漏的话!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

        新年快乐~

        【话说本来是要在初一零点发,结果存稿箱时间居然设错了!就……错着来吧不改了otz】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