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心人 > 第124章 百鬼之都5

第124章 百鬼之都5

        这场泰问仪式在历史上也是备受瞩目的。

        甚至可以说并不是因为源博雅的原因。

        要问为什么的话,正是在这场泰问仪式上天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因为不敬之罪而暂时离开了波谲云诡的平安京。我们知道,晴明因为天皇的宽厚而没有受到严厉的处罚,只是接受了外调巡查这样的工作。但事实上,在那个年代里,对于年仅十三岁的晴明来说这是个非常危险、一不小心也许会丢掉性命的工作。

        当然,这件事我们已经在开始就详细说明过了。

        那么现在不妨来探索一番在这场泰问仪式上被委以重任贺茂忠行放任自己的弟子闯下祸端的缘由。

        事情是这样的:

        那场泰问仪式,忠行并没有出席。

        早在延长八年朱雀天皇刚刚继位的那个时候,声名赫赫的阴阳师贺茂忠行就因为种种身体原因向天皇请求辞去官职,然而因为当时天皇刚刚即位,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仰仗阴阳寮中的阴阳师们,所以天皇就没有同意忠行的辞归请求。一年后,菅原道真作祟事件终于平息,在这次镇压恶鬼的事件举足轻重的贺茂忠行一病不起,心有愧疚的朱雀天皇终于同意了他辞归的请求。此后,天皇特别将他的长子贺茂保宪提拔为阴阳历博士,年幼的弟子晴明则越过阴阳生直接成为阴阳师。

        然后,就到了朱雀天皇尊重博雅的想法指定贺茂忠行为博雅测卜赐姓日期的这一天。

        贺茂保宪找到了独自坐在水边捉鱼的父亲。

        “父亲。”

        “哦,是保宪啊。”忠行伸出手朝着保宪的方向做出了静音的动作,“嘘,就快了。”

        忠行如此说着,一边倾听着水中的声音,然后猛地提起了手中的竿网。

        一条鲫鱼随着忠行收竿的动作猛烈地在网中挣动,忠行哈哈大笑:“怎么样,是条很不错的鱼吧?”

        “父亲。”

        忠行举着网子,用鼓励年幼的保宪尝试新学习的阴阳术那样的神情面对着成年的保宪。保宪抿着嘴唇,但最终还是在鱼跳出网子之前把它从忠行的手中接了过来。

        “是条不错的鱼。”

        “是吗?”

        “有一臂长。”

        “不愧是保宪啊!保宪回来之后我就在这样狭窄的溪水里捉到了了不起的大鱼呢。”忠行自豪地哈哈笑着。

        可以看出来他有多么地疼爱自己的长子。

        “父亲……”被父亲像是小孩子那样戏弄的保宪有点窘迫。他把捞鱼的网子放回水里,那条一臂长的了不起的鲫鱼就飞快地顺着水流逃走了。有力的鱼尾拍打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忠行侧耳倾听,赞叹着说:“真有活力啊。”

        然后他朝着保宪的方向招招手。

        “忽然回家来寻找父亲,是有什么烦恼吧。”

        保宪在忠行的脚边端正地跪坐下来。溪水边潮湿的泥土散发出一种浓郁的属于植物的清苦味,其中的水分很快就沿着衣服的布料攀爬到了保宪的皮肤上。但保宪并不在意。

        “是很难解决的事情吗?”忠行伸出手在保宪年轻的脸庞上抚摸着,“已经成为官员的保宪很久没有在父亲面前这么拘束了。”

        保宪抿了抿嘴唇:“三天后就请让我去吧。”

        “三天后要做什么吗?”

        保宪所谓三天后的事情,指的正是为博雅召开的泰问仪式。实际上因为忠行已经辞去官职的缘故,朱雀天皇特别嘱咐保宪将这个消息带给忠行。但保宪好像认定忠行早已知晓了那件事情一般,以一种绝对不愿意妥协的姿态向父亲说道:“请让我去。”

        忠行注视着保宪。

        与忠行对视的话就能够发现忠行长着一双非常奇特的眼睛。

        颜色很浅,就连瞳仁的轮廓都浅得几乎让人分辨不出来。

        是一双非常恐怖的眼睛。

        想必忠行也曾有过因为这双眼睛而被人忌惮排斥的烦恼吧。

        据说这双眼睛能够轻易地看穿神鬼之事,捕捉到穿梭于命理之中名为因果的线。

        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话,就好像无论如何都会被看穿一样。

        但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时候保宪并没有躲闪。

        这是父亲的眼睛。

        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脱出母体,然后又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渐渐长大——高兴的时候也好、难过的时候也好,只要转过头就能够看见从这双能够洞悉一切的奇妙眼瞳中投注过来的柔和视线。

        即使是闯祸的时候这令保宪无所遁形的视线也只会让他感到窘迫而已。

        从来没有觉得害怕。

        因为是父亲的眼睛。

        而此时,好像无法忍耐视线的重量那样,被注视着的保宪垂下了头。

        忠行伸出的手再一次地抚摸着保宪的头发与面庞。

        “今年……”

        “已经十八岁了。”

        父子之间的问答十分默契。

        “啊……”忠行像是思考着什么那样,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到了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躲在父亲身后的年纪了。”

        “父亲大人,就请让我去吧。”

        “那就去吧。”

        忠行的神情并不像是独自钓鱼的时候那样散漫愉快。有点锐利,又十分温柔:“完全都交给保宪的话没有问题吧?”

        “嗯。”

        忠行将双手搭在保宪的肩膀上:“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一生中永远不会尝试失败滋味的人是不存在的。如果失败了,就回到我这里哭鼻子吧。”

        “嗯。”在忠行面前保宪既没有表现得成熟可靠,也没有展示出他那风趣跳脱的性格,而是像个随时准备摔倒之后回到父亲身边哭泣的幼童那样依赖地握住父亲的手。

        忠行像是很高兴似的点点头:“带我回去吧。”

        在泰问仪式开始之前的这几天里,不断有人前来贺茂忠行的宅邸拜访,不过谁都没有能够见到贺茂忠行本人。

        本来,没有官职在身的忠行对诸位来访大臣避而不见是非常失礼的。但前来的人多少还记得一些关于忠行的事情,联想到他的那双眼睛,倒是有点庆幸对方并不出来相见了。

        招待诸位贵客的是保宪。

        保宪并没有解释父亲的事情,也没有人询问。

        也许是因为卜算之前需要做什么准备吧,那种事随便怎么样都好。

        前来拜访的大人们对卜算的事情一无所知,但却都有一个目的,希望贺茂忠行能够算出自己期待见到的结果。

        实在是讽刺。

        对卜算一道一无所知的人期望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卜算的结果,但又要为这个结果冠以卜算所出这样的权威的理由。

        前来的大臣有苦言相劝的,也有以权势要挟的——保宪既没有赞同谁也没有驳斥谁。

        都说比起忠行来,保宪是个使得大体的人。

        这样的夸赞同样既没有令保宪得意也没有令保宪生气,反而是站在一边的晴明总会眯起狐狸似的细长的眼睛,鲜明地表露出自己的不快。

        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总是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对别人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十分难以接近。

        大臣们就算觉得不高兴,也没有谁会放□段来跟十三岁的晴明计较。

        倒是保宪,送走客人之后会牵起晴明的手,抱住自己像是教养儿子那样教养长大的师弟,用下巴蹭他的头顶:“啊,苇代丸生气了。”

        苇代丸是晴明在割发仪式之前用的小名。

        丸即是蜣螂推滚之物。

        苇代丸大约便是混杂了腐烂的苇草与动物的粪便的这么一种东西。

        十分低下污秽。

        那个年代,因为生下来的孩子很难健康长大,所以身为父母的就会给孩子取一些连鬼神也看不起的名字好让鬼神绕道而行。

        就是这么一种习俗。

        晴明在割发仪式之后就不喜欢别人再称呼他为苇代丸了。

        他不高兴地皱起少年时代秀丽的面庞,让保宪哈哈笑了起来。

        “晴明,晴明,晴明。”保宪有趣地叫着他的名字,一边用自己长了胡子的下巴蹭着晴明的额头。

        这是两兄弟从前总是喜爱玩的游戏。

        十三岁的晴明虽然很不高兴,但还是没有露出会让保宪低落的讨厌神情。

        因为对晴明来说保宪是十分亲密的兄长。

        “哈哈,”保宪心里因为那些来访的大臣而产生的不快的情绪全部都消失了,他伸手抚平晴明乱糟糟的头发:“我让小晴明担心了呀。”

        晴明的头发像是上好的丝线那样,十分顺滑又十分冰凉。

        “是沙罗。”晴明扭开头这么说道。

        “嗯嗯,会担心我这个兄长的也只有沙罗了,小晴明长大之后真是冷酷啊。”保宪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嘟囔着。

        如果在日后,晴明听见这样的打趣一定会眯起那双细长的狐狸似的眼睛,弯着嘴角回答说:“是保宪大人希望的吗?”

        但十三岁的晴明还没有像日后那样老辣,他觉得保宪总是把他当成小孩子逗弄的行为蠢得不行,于是就老老实实地表现出来了。

        看着他的小脸露出一副成年人神情,保宪哈哈笑着弯腰把晴明举了起来。

        十八岁的保宪十分高大,已经是个能够肩挑一整个贺茂家族的好男人了;十三岁的晴明则十分纤细,就像是被庞大的天赋重压着怎么都长不快那样,甚至比同龄的孩子还要稍微矮小一些。

        保宪把晴明举起来,然后让他坐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晴明虽然皱着脸,但还是搂住了保宪的脖子。

        “晴明,请跟我一起守护贺茂家吧。”

        “嗯。”

        贺茂保宪并不是随便这样说的。

        从朱雀天皇下定决心让贺茂忠行来卜算博雅的赐姓日期开始,整个贺茂家族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已经说过,这并不仅仅是博雅赐姓的问题,而是藤原一族与反对藤原氏的大臣们的斗争。

        博雅只是双方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就连天皇其实也无法撼动这两股力量。

        藤原氏希望最终的泰问仪式上能够得出博雅是守护天皇正统的得力之人,而博雅身上天皇一脉与藤原一族共有的血统则表明藤原一族才是天皇与整个天皇皇权统治下的国家的守护者。

        反对藤原一族的大臣们则期望忠行说出博雅本该是天命所归的平安京之守护者,一旦被剥夺皇室身份则会发生无法估量的灾祸。这样,他们才能够以博雅为幌子,慢慢寻找一个并不偏向藤原氏的皇室后嗣来做自己这一方面的傀儡。

        权势与政治上的事情一时间是难以解说清楚的。

        总之,只要知道以贺茂忠行为代表的贺茂一族被牵扯进了这样难缠的事情就行了。

        但是还有一个疑问。

        从史料之上对晴明这个人物稍作调查的话就能够知道,晴明是一个并不醉心于权势,也对守护一国之类的伟大事情并不在意的人,他追逐着某种好像并不在凡俗的事物,是个像浮云一般令人捉摸不透的人。

        教导出这样的晴明的贺茂忠行与贺茂保宪,可以想象,也当是并不追名逐利的风雅之士。

        精通术学,保持着脱俗的高雅与傲慢之心——真正的术士——即使被冠以阴阳师的职位,也很少会被凡俗束缚。

        这样的贺茂一族为何会被牵扯进权势的泥淖之中呢?

        其实应该并不难猜测。

        非是名利权势而是另有他物,使得贺茂一族在波谲云诡的平安京徘徊不去。

        想必当忠行为了亦师亦友的道真而与平安京的望族巨擘藤原氏而对抗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了吧。

        保宪为了父亲的愿望自愿投身其中。

        日后逍遥洒脱的晴明也没有离开教养自己长大的老师的意思。

        正是如此,贺茂一族登上了这个权势与*横流的舞台,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关于皇权朝政的阴谋之中。

        然后。

        泰问仪式的那一天就到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男神晴明小时候……

        其实这部分内容是以前准备写的阴阳师同人,但是导演目前的状况要开新文是不可能了,就索性穿插到这里来

        其实梅丽大神已经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并且做了很多事,不过要到大揭秘部分才会写

        就这样……祝阅读愉快

        【更新得这么慢阅读会愉快才有鬼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7591/170269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