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女王高跟鞋 > 第36章 天女降临

第36章 天女降临

        “我一定要救你……”

        “即使成为……最肮脏的……魔术师……”

        漆黑阴暗的仓库里充斥着阴冷的气息,令人不安且战栗。寂静的深夜里,正是魔术师魔力最为充沛的时刻。面对着精心绘制的法阵,看起来有些忧愁面容的男人伸出了手臂用坚定的面容庄严地宣告着。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

        “盈满时却要破却——”

        “素之铁银,”

        “地石的契约。”

        “我主我师修拜因奥古,”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拦。”

        “关闭四方之门,自王冠内现身,在通往王国的三岔路口徘徊——”

        …………

        好吵……好吵……好吵啊……

        一直沉睡着的封苍麟脑海里不断地出现着细碎的声响,这些声音像是小锤子一样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感觉到一股力量在强烈地拉扯着自己的身体。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声音不断地出现在耳畔。睁开眼睛像是依然闭着眼睛一样,连动弹都不能够办到。

        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好像要揍人怎么办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啊——!!!!!

        莫名其妙的愤怒让她忍不住挣扎了起来,但是徒劳的挣扎只会增添封苍麟的愤懑而已。

        让人烦躁的声音依然没有停下来。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

        “被狂乱之槛所困之囚徒,”

        “吾为操纵此锁链之主人……”

        好烦啊到底是谁把我关在这里的!不管是谁都好,是谁都好快点放我出去啊!封苍麟恨不得直接冲破这个无形的牢笼冲到外面去,但是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打破这个界限。

        [我以我之名召唤你降临——]

        随着最后听到的这一声,细小的裂纹瞬间布满了眼前无形的壁障,哗啦的一声整个拘禁着她的界限全部被打破了。被释放了的封苍麟迫不及待地向前踏出一步,然后整个人都被一股白光笼罩了起来。

        “成功了吗……”男人看着法阵里亮起的白光,巨大的白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通透无比。

        穿着华丽十二单的女性出现在了法阵中央,长至脚踝的黑发下是一张美艳夺人的脸孔。这样的场景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下一瞬间再看的时候她却穿着一身皮衣和高筒靴子,虽然脚上的靴子只有一只。

        然而封苍麟看着眼前出现的陌生场景,正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试问……汝就是吾的……master吗?”

        不对啊!我想要问的不是这个,我要问的是这里是哪里啊!

        白发的男人看着出现在面前的servant,喃喃自语道:“……原来真的是女性servant,看起来也没有消失理性的样子啊。”

        封苍麟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略微皱了皱眉头。她闻到了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气味,源头仿佛就是他。

        于是封苍麟开口问道:“你身上……是一股虫子的味道,是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男人像是被问到了什么不堪启齿的东西一样,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封苍麟有些奇怪,她的眼神落在了对方的手背上,那是一个三条红色组成的扭曲的刻印。

        “……我的头……好痛……”在看见那个东西的时候,封苍麟有些站不住了。她捂着脑袋倒退了一步,“……我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有些什么东西在脑海里消失掉了,重要的不重要的全部都变成了碎片,然后被一点点抽离开。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封苍麟双手捂着脑袋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疼痛。

        召唤出封苍麟的男人看着眼前跪倒在地上痛苦地难以自已的servant,也有些微的惊讶。原本以为berserker的神智是清醒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又开始狂乱的样子……

        算了,她怎么样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只要能够取得胜利,那么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男人这样想着,准备转过身离开这里。

        “你给我等一下。”没想到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封苍麟站了起来,伸手按住了男人的肩头:“好像我有些事情记不得了,还是麻烦你告诉我吧。”

        她露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笑容,因为封苍麟觉得是不是自己使得劲儿太大了,为什么这个男人像是要被捏死了一样脸色这么难看呢?

        >>>>>>>>>>

        “……我是你的servant?”封苍麟看着对面这个半张脸都隐藏在兜帽里的男人,从露出的那半张脸看来他原本应该是一个还算清秀的人。

        男人无声地点点头,沉默着没有说什么。

        封苍麟看着这个沉默的男人,有种莫名其妙发不出火的感觉。她记不得被召唤出来之前的所有事情,只要一想起来的话,就是一阵大脑要裂开的疼痛。

        “……召唤出来的berserker,圣遗物在这里。”男人将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推给封苍麟,“只要你帮助我完成愿望,这个东西就还给你。”

        愿望……

        这个词有些刺激到封苍麟,在自己的脑海里很多的事情都和这个词有关系。她打开了盒子,想要看看里面的圣遗物是什么东西。结果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只高跟鞋……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高跟鞋……”封苍麟看着对面的男人说道。

        “当然,这是你的圣遗物,你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男人捂着嘴巴咳嗽了一会儿,吐出一小口鲜血。他不在意地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你说你什么都记不得了,那么你还记得怎么战斗吗?”

        封苍麟伸出手,一根鞭子出现在手掌中。然后她歪着脑袋看向对面的男人:“我记得怎么战斗,那么这个战斗是为了什么?”

        男人沉默了好久,才开口道:“圣杯战争,这是那些人所起的名字。传说圣杯是能够完成一切愿望的圣物,为了救人我一定要赢得圣杯。不但是master,servant也有需要完成了心愿。”

        封苍麟消化了一下这个信息,然后询问道:“按照你说的这样,应该有很多人来参加这个圣杯战争对吗?”

        “那么不要管别的,我们赢了不就好了。”她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来,“只要是对手,打倒他们不就好了。”

        男人瞪大了双眼,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他低下头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当然了,我的servant是最强的。小樱……我一定会救你的!”

        “对了master,”封苍麟想起一个事情来,“你在召唤我的时候应该知道我的本名是什么吧?还有这个所谓的圣遗物是从哪里来的,我记得我应该没有死,为什么会有遗物?”

        听到这个,男人露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表情来。他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

        “我不愿意用脏砚的东西,于是在家里的仓库里翻出了这个东西。”他指了指盒子,“按理说这种东西应该不会出现在那里,但是那时候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一样。于是我就打开了盒子,里面出现的就是召唤servant的圣遗物。”

        “至于我是怎么肯定这是圣遗物的,那么就应该是……直觉吧。”

        好吧,你赢了。封苍麟看着这一只鞋子,然后吐槽自己的master:“你怎么知道会召唤出berserker?一只高跟鞋,你就觉得不会召唤出……仙度瑞拉(灰姑娘)?”

        男人的表情十分怪异,他使劲看了看封苍麟:“……你在说什么,这不是天女的羽衣吗?”

        啥?封苍麟再看看盒子,十分确定这是一只高跟鞋,而不是什么天女的羽衣。但是master十分确定这个东西就是天女的羽衣,不是高跟鞋。

        也许是不同的人看这个东西就呈现出不同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的通为什么一个人看是这个,一个人看是那个了。

        “好吧,那么应该告诉我,我是谁了吧?”

        又是一阵沉默,封苍麟听到了想要的答案。

        “被妖怪吞噬的天女——莲御前。”

        >>>>>>>>>

        这个名字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一些消失掉的东西慢慢地充斥着封苍麟的大脑。

        艳丽的妆容,喧闹的街道,还有纸醉金迷的夜之世界……那个穿着艳丽和服起舞的女人是谁,为什么她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是谁在一遍一遍呼唤这个名字,不要喊这个!

        不要喊这个名字!这不是我的真名!!但是真名是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为什么啊!!

        “好痛好痛啊……啊————!!!”封苍麟整个人捂着脑袋在地上翻滚,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脸都有些扭曲了起来。

        白发的男人看着发狂的berserker,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如果要强行令她停止下来也不是办不到,但是总觉得berserker的情绪不是攻击的前兆而是透着一股悲愤的意味。

        这样的情绪经常在自己身上也会出现,正是因为这样男人只是静静地看着陷入痛苦的berserker。

        过了好久之后,封苍麟终于停了下来。她踉跄着站了起来,然后双手在胸口一托。一面精致的镜子悬浮在胸口,发出的微光照亮了她的脸。

        “……告诉我你的名字。”冷静下来的封苍麟声音带着一丝倦怠的冷酷,“我觉得我不喜欢叫别人master。”

        “雁夜,间桐雁夜。”

        封苍麟这时候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冰冷:“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获得圣杯?”

        “为了救人,为了救小樱我什么都可以做!”

        “第二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我的servant是最强的,我当然相信你。”

        封苍麟白皙的手指扯开自己的领口,手指按住左胸的刻印。

        “降临吧,我最忠实的使魔!”

        作者有话要说:FZ分歧线开始了!!!提点一点的,FZ的时间线是错开的,苍姐失忆的原因后面会解释清楚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482/171319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