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3痴汉守则第二条:上身

3痴汉守则第二条:上身

        第二回

        本该水声不断的公共浴室内突然静得落针可闻,这超乎寻常的诡变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本不是什么胆大的人,见着这种恐怖片中要死人的诡异场景,虽不至于如女生般吓得没命哭嚎,但一再被刺激的神经跟身体反应也差不多到崩溃极限了。

        我的脑回路几乎不能接地气,也不知当时怎么想的,大概是本能想杀出个黎明?我猛地从丹田暴出一声大喝,高抬一脚,咣一下踹开了单间门。

        顺着力道,门飞起转了一百八十度猛打在另一面墙上,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响,紧接着又随反作用力来回弹了几次,扇了几道风,才慢慢停住了。

        我大口大口喘气,用力过猛的腿侧肌肉还在微微颤抖,两个拳头也无意识攥个死紧。眼前,景象如常,一丁点不对劲的地方都找不到,先前那股子悄悄聚拢的诡异雾气,也随着开门扇起的风,消失不见了。

        对着另一边一模一样的单间,我甚至怀疑自己神经过敏产生幻听了。不过好在万事大吉什么都没发生,我松了口气,肩膀一垮,身子也似烂泥一般瘫软了下来。

        一边擦汗,我一边往单间里倒退,身后冰冷的瓷砖让我过度紧张的身体舒坦了点,之前激动到差点迸裂的血管也随之冷却。刚那一吓不亚于经历了一场九级大地震,我这神魂儿都快给震成四分五裂了,心里盘算着这鸡毛澡也快别洗了,赶紧收拾收拾滚回宿舍睡觉去吧。

        正想着呢,我背上一寒,又隐隐觉出一丝不对劲来。

        按理说这星沙六月虽不比火炉,可整日里热度不散的天气也足够人洗一回桑拿了。明明一切物件都该是温的,可身后这一溜儿白瓷砖冷到刺骨又是怎么回事?就算陶瓷生来温度凉飕飕,也不至于像刚从数九寒天的冰窟窿里掏出来一样冻人吧。

        一霎间,我脖根下的寒毛根根立起,前一瞬才放松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我不禁惴惴,暗想身后倚靠的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难不成……难不成是刚刚踹门一刹那,那不知名的东西已经趁机溜进来了?已经、已经早早守在我背后了么?

        ……我的个老天爷!我现在正倚靠在它的怀里么?!

        我的脑袋瓜一下懵了,脑筋跟坏掉的发条一样转不过弯儿。我开始不听指挥地胡想瞎猜,不断回忆起看过的恐怖片中,那些诡异苍白甚至是惨绿腐烂的头颅正侧在我肩膀旁,慢慢慢慢,以折磨人神智的速度往我侧脸靠拢,无声息张开满是血污的嘴,吐出腥臭的气沫,吹到我耳边,吹到我满是冷汗的鼻尖上……

        嗞——嗞嗞——嗞——嗞——

        一阵杂乱的电流嗤啦响过后,头顶上数盏防雾灯也齐齐熄灭了。没有窗户的公共浴室内,我瞬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而身后那东西想必也懂得利用情势,之前那股朦胧水汽又死灰复燃了。

        别问我为什么没光都看得见,那层水汽已经不算普通雾气了,它明显带了鬼火般绿油油的负面属性,我能清楚看见它正往我周身围拢,甚至看见,那丛水雾中幽幽幻生出两只细长白手!骨节分明的白手指弯曲大张着,正从我身后慢慢游走至胸前……

        我在心中大骂卧槽,可面对这种活见鬼情况,除了紧闭双眼狂念南无阿弥陀佛大日如来金刚咒之外,我还真找不出一星半点儿合理应对的方法。

        此时我紧缩的身体抖成个风中残叶,可怜的神经感知度全部集中在被那双鬼手触碰、以及将要触碰的地方。我一点点感受着那根根凉如夜露的手指尖在我皮肤上游移,缓慢而邪恶地摩挲过我的脸,我的脖子,我的肩膀……

        受不住了,实在他妈受不住了!我心慌到不行,心跳激烈地快要蹦出喉咙。怕到极致,满浴室都能听见我牙花子咯咯作响的声音。我紧闭的双眼不受控地泛潮,带着温度的液体点点从缝隙中溢出——这无关情绪,只是单纯被吓傻了吓怂了,除了哭简直没辙了。

        可你还别说,许是我没出息的孬样真把鬼都膈应到没胃口了,那玩意儿居然停下了!

        在我吓哭之后,那双鬼手明显一顿,接着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心中一动,壮起胆,掀起一点眼皮偷偷四下观察,原来不知何时,笼着鬼手的雾气已经消退,而那双森然白手,也莫名不知去向。

        我心头大喜,正想着天无绝人之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不料,还未等我将念头付诸行动,那东西犹如先行探知我的想法一般,一个猛然袭击将我牢牢扑住了!

        ……对,你没看错,是扑住了,结结实实的,扑!住!了!

        我分明感知到有两条有力手臂从背后勒住我,手掌抓向我心口,用种要把心都掏出来的力道紧紧捆住我上半身,然后将它寒冷的身躯一点一点贴合上来。

        我脚下一软,扑通一声给跪了。可就算我怂成这副德行,那玩意儿也没打算放过我——它居然跟着一起跪了!

        好吧,我们更形象点说,是它整个身形如同无所不在的云一样覆压在我身体之上。我心中警铃大作,想着千万要冷静冷静再冷静,绝不能露出破绽被鬼上身。孰料,耳畔骤然响起的那道堪称噩梦的沙哑声线,将我强自维持的镇定全数打破——

        “看……看我……请……你……回头……看看我……”

        ……我终于确信我今天晚上经历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我开始没命嚎叫,求生**使我明知活路渺茫也仍不死心挣扎,我几乎是边哭边向前爬,可之前明明伸手可触的单间门板,这会子左摸右摸居然全是无缝拼接的瓷砖!

        我心中一凉,冷意霎时遍布全身——我遇见鬼打墙了!门、门消失不见了!

        身后那玩意儿不知是不是吸了人气,躯体触感愈发明显起来了,他像有了实质一般显现出人的温度与重量,发热的躯体一寸寸贴着我的皮肤,像要寄生在我身上一样用力攀附着我。我脑子里活了稀泥,明知怕得要死,可还是自虐般不停地联想,联想到我正背着一个不知什么模样的鬼东西,它正同我一起,一步一步跪在地上,缓慢地、拖拉地,往前爬行……

        这种可怖想象让我直接崩盘,勉力支撑身体的胳膊大腿瞬间软成面条。可哪知天阴偏逢屋漏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来不及反应的一刹那,一阵撕裂剧痛猛然袭向我腰身以下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平生曾未尝试的尖锐痛楚好似要将我整个人劈开,我眼前一黑,一口气没提上来,生生昏死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我模模糊糊地想着,是不是……我算被名副其实的——上、身、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可不是借机耍流氓的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