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7痴汉守则第六条:尾行

7痴汉守则第六条:尾行

        第六回

        回了宿舍我就给还在外面网吧酣战的三儿打电话,我说三儿你回来时候给我从药房捎一管马应龙。三儿估计正忙得不可开交,就听他一边骂娘一边嗯嗯啊啊答应我,一听我要马应龙还嘿嘿乐了两下,无比猥琐地调侃我说是不是菊花喷血了。我说去你妈的你菊花才喷血呢。他还嘿嘿直乐,乐完又劝我少吃辛辣不要久坐,不然菊花好不了。我弄明白了,敢情这家伙以为我犯痔疮了。我心想也成,毕竟得了痔疮跟被男人上这两档子事社会接受度还是很不一样的,算我甘愿背下这黑锅了。

        跟他应了两声我就挂了电话,小亚在一边挤眉弄眼,说吴耀啊,我说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好,你要不要先看看医生再用药呀,毕竟不清楚你这脆弱的小身板儿被做到什么程度了。

        我呸了一口,拿眼刀子剜他,我说这么丢人的事儿我可干不出来,你要乐意你自己撅屁股给人瞧去吧。

        小亚听我口气冲得很,自己老脸也讪讪,嘴巴一歪躲一边看书去了,不再触我霉头。

        我呼出一口气,一边皱眉捶腰一边往床上躺,那动作费老劲了,真跟电影慢镜头有的一拼。

        今晚洗完澡后我更加肯定,就是我失去意识后那男人又趴我身上狠狠撒了一回欢。这会儿我屁股连木头椅子面都不敢沾了,更别提走起路来两腿之间老灌风的尴尬错觉了。

        我心中不忿,暗骂这事儿太他妈操蛋,自己好好一大活人白白给个男鬼糟蹋了。妈的!好歹给个女的嘛!我巨不爽,就拉小亚扯犊子,我说小亚赶明儿咱再找三叔看看吧,这鬼东西再来几回哥们儿真心背不住了。你看我现在这鸟样儿,跟才生完孩子的产妇似的,再拖下去,你得背我下楼一口一口喂我饭了。

        小亚静静听着,末了从他那本包着“母猪生育与产后护理”封皮的书中抬起头,冲我点了点。

        大晚上人少,我怕静,不制造点声音总觉得心慌,我就不住跟小亚扯皮,我知道他那本母猪产后护理后面是本茅山秘术,不过我对这个没抱多大信心,因为临时抱佛脚总归不靠谱。

        小亚不同,他认为有一丝希望也必须试试,不然干坐等死太可惜。他告诉我说正在翻找有关于鬼印鬼符一类的记载,看有没有相似情况或者破解之法。

        听他讲完我没再继续打岔,说实话,我挺感激他的,毕竟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儿已完全超出现有科学认知,一般人躲还来不及,哪敢不要命地上前凑。小亚他不,他一直拿我的事儿当他自己的事儿办,心比钻石还真。当年我沉迷游戏这家伙也是一直苦劝我回头是岸,他说我不该在这些无聊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我值得更好的。

        不过后来当我知道这孙子所谓更好的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泡妞事业当中时,我半个月没爱搭理他。

        小亚翻完书又仔细询问了我一遍关于鬼压床的经过,我脑袋有点迷糊,再回想梦中事情跟隔了层雾似的不清晰,只能勉强记得我是被个超好看的男鬼光顾了。现在细究起这鬼怎么来怎么走,我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小亚见我想的眉毛都打架了,就叫我别想了,反正翻来覆去也是被插那档子破事,想不起更好。

        我觉得也是,就放开心不纠结了。

        转眼到了临近熄灯的时间,我躺床上是越想越觉不妥。这一晚上真要睡过去还指不定遇见什么事儿呢,固然这男鬼对我没人身威胁,可老撞见也挺吓人的。我就爬起来怂恿小亚,说干脆咱俩也别睡了,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吧。

        小亚一脸便秘色,看了我老半天才死气沉沉回应,你他妈想干嘛……

        我哈哈大笑,指着他骂他孙子,脑子里一点正经玩意儿没有。我意思是俩人收拾东西去网吧凑合一晚得了,这宿舍我有点不敢呆,也不敢睡觉。

        小亚被我笑得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嗯了声说好,他要我问问三儿他们包不包夜,包夜就一起打游戏算了,好久没一起开黑了。

        我就止了笑,麻溜打电话找三儿,各种劝诱他们不要回宿舍,我跟小亚找他们去续摊儿。三儿他们本来打算下机回宿舍了,一听小亚要去开五人黑,乐到不行,急吼吼喊我们赶紧出来。

        其实我目前这一戳就歪的身子板儿再通宵一晚估计明天要爬着走,不过奈何人性如此脆弱,比起身体的疼痛折磨我更恐惧超自然的未知威胁。咬咬牙,我收拾了吃的喝的外加牙缸牙刷,等小亚从别宿舍找了替身回来防查寝,我们就背着包一起出宿舍楼了。

        路上我买了马应龙,去网吧自己进洗手间里捣鼓了捣鼓,屁股终于没那么火烧火燎了。

        上半夜一直挺好,我们宿舍六个人一边吃宵夜一边打英雄联盟,嘻嘻闹闹倒也过瘾。转眼到了下半夜,我一看时间三点钟了,生理加心理双重暗示让我俩眼皮直打架。我就对小亚说我不行了,特想睡。

        我们聚头的这网吧是个正经网络会所,我跟小亚进的情侣包厢,沙发宽大又舒服,小亚见我一脸倦意,就让我先去刷牙洗脸,要是凉水过了还撑不住就干脆睡觉,他守着。

        我点头,好歹网吧人气够旺,睡觉也让人心安不少,就背了包洗漱去了。

        上半夜洗手间还热闹,来来回回不少人,可下半夜人该睡睡该玩玩,里面就显得略凄凉了。不过又因这网吧装修挺上档次,灯泡瓷砖一个赛过一个闪,我一时也没朝那些阴暗方面寻思,就大大方方在洗手台边刷起了牙。

        刷着刷着,我寒毛不自觉立起来了……不知是不是我幻听,我总觉得耳边萦绕着一道特别特别细的喘息声,很轻,很压抑,像被人强行捂住鼻息不经意泄露的呼吸。我一惊,猛抬头看我面前的圆镜,镜中满室的银白色马赛克反射着冷硬的光,室内并没别人,却让我没由来一阵心紧。

        我心砰砰跳,下意识地赶紧低头刷牙,厕所也是恐怖事件高发地,是我一时疏忽了。

        由于过分紧张,我刷牙的手有点抖,力道不免重了几分。牙刷软毛摩擦牙齿发出一种哧哧的杂音,配上我刚扭开的哗哗水流声,洗手间内的恐怖气氛不减反增。不过好在水声驱散了那莫名喘息,我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想更多一点接触实际点的东西。

        我知道那男鬼暂时没有要我命的意思,心中对他的惧怕倒没有先前严重,只是人本身对于等待未知危险时产生的恐惧能量相当大,等待的时间是分外难熬的。记得以前补牙,在排号时我一度紧张到手脚全麻站不起身,不过上了台子需要强行面对时,心中倒没先前那么紧张了。

        此时的我也一样,对四周充满不信任感,甚至连自己呼吸的空气都存有质疑。我俯□,扑了满满一巴掌水在脸上,发狠地搓洗。我不敢睁眼也不敢随便看,本能缩起身子用机械的动作避开一切未知变数。

        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心中正惴惴能不能安稳洗完,之前消失的喘息又回来了,那声音仿佛还大了几分,不然我耳朵里全是水声没可能听得见。

        妈的阴魂不散!我暗暗咬牙,厕所这么不讲究的地方都不放过我,我他妈到底怎么招你惹你了!

        我心头一阵火,猛睁开眼抬头看——我当时心中不做别想,只有一种“妈的杂种爷爷今天搞死你”的冲动。

        不过当我看清面前景象时,那种冲动瞬间化作镜花水月般,远远散去了……

        我是浑身一阵抽搐,倒抽一口凉气——

        镜中赫然多出一个飘忽的纯白身影,就冷冷站在我背后盯着我。他比我高,比我结实,脸很俊朗,身材肌理都比我好看——正是那个折腾我两遍的艳鬼!

        一时间,空气都为之凝结。

        我直直瞪视着他,挪不开眼。其实与鬼瞪眼并不是出于我本愿,只因从镜中看见他开始我身体就有点不听使唤,我脑子里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可眼睛就是移不开。

        不得已,我再次对上他那双美丽的眼睛,美丽到会说话的眼睛。

        他也看着我,可他表情没有我那么丰富多彩。他眉毛天生有些倾斜,看起来很像生气的样子,不过从尾梢恰好的角度来看,我想这应该是古代描绘美男子那种眉飞入鬓的样子。他鼻梁很高、很细,鼻头线条英朗,是个很有男人味的形状。嘴唇也薄,抿在一起有一条性感的弧度,引人遐想。

        ——这一切细节都显示他现在很平静,起码表情很平静。只是那一抹水墨般上挑的眼尾还是泄露了他深藏在瞳仁深处的怨意,以及不经意间抛显的诱人风情。

        我眼有点直了,确实直了,不过这次是自愿的……

        就在我以为他打算与我对视一整晚的时候,他微微启唇,说出了那句我无比熟悉的话——

        他淡淡说:“请你回头,看看我。”

        作者有话要说:这么口语化的行文中忽然文艺一把,我自己也挺蛋疼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