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9痴汉守则第八条:骚扰

9痴汉守则第八条:骚扰

        第八回

        那对夫妻很急迫,拉着我和小亚不让走,央求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帮帮忙。小亚从小跟他三叔串江湖,很理解这家人走投无路的心情,就安抚拍着中年男子的手背说放心,三叔肯定帮忙。不过大白天不是看鬼宅的好时机,再耐心等一等。又说让他们趁白天有空,先把那处房子的资料准备出来,包括以前住过什么人,有没有发生过人命官司之类的全都打听明白。如果发现线索及时回馈,等三叔驱鬼时也好有个头绪。

        那一家子人忙不迭点头,表示一定配合大师傅小师傅的抓鬼工作。

        小亚跟他们互相留了手机号码,就暂时分开了。

        回去路上我实在熬不住了,两天没好好睡一觉我都困成狗了。上了公交车我直奔最后一排长座椅,拉了小亚做靠枕人就躺倒呼呼睡。此时正值日烈,大马路上全是忙碌嘈杂的人流车流,这种阳气鼎盛的环境还能被鬼上身,那我直接服了那家伙再不生事了。

        小亚不让我睡,说暂时不回学校,得去置办点晚上看阴宅的货。我不耐烦,说我又不懂你那一套茅山秘术,你爱怎么弄怎么弄,到站叫我。

        小亚看我脸色实在不好,就停下啰嗦,任我睡去了。

        一路上倒也安稳,除了歪脖子睡得不舒坦外没意外发生。下了公交,我跟小亚来到了一处比较大的农贸批发市场。这市场位置很偏,里面杂七杂八卖什么的都有。小亚先买了一个小女孩挂手机的香包,又称了一小袋绿豆,最后找到一个专门批发死人玩意儿的店,买了些古纸钱,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我看他买的东西都挺奇怪的,而且这白花花的古纸钱论吊卖,青天白日看一大小伙子提这么一串鬼玩意儿特别瘆人,我就问小亚,买这些准备干什么,难不成要摆贡品烧纸钱把那屋里的家伙超度了?

        小亚摇头,说他还没这本事。他灵力有限,画个符出来都难得管用几次,驱鬼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他这些装备只做打探敌方实力之用,能收拾掉最好,收拾不掉再交给三叔整。

        我看这一老一小配合倒默契,就没对小亚的行为多嘴。毕竟我还被那老东西要挟着去“看看场地”,小亚准备得越万全,我的生命就越有保证,这没什么不好。

        回去路上小亚打了个拐,进了大药房称了一点朱砂,找人家打磨成粉,这才回的学校。

        一进学校大门,憋了一上午的事儿就都来了——

        我手机冷不丁哇哇叫了起来,铃音还是那种最古老的电话铃声。我就特纳闷,我从没给哪个号码设置这种铃音,未知号码也不是这个铃音。我就掏出来看,结果发现显示屏上正正经经显示来电人姓名,是一个叫王谢的人。我就奇了怪了,看样这还不是个未知号码,可这人是谁,跟我什么交情,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呢?

        小亚边走边撞我胳膊,示意我快点接,这古板的铃铃铃声音震得人耳根子发麻,赶紧接了结束噪音。我收到他的眼神,点着头摁下了接听键。

        我先喂了一声,那边不知是听不见还是信号不好,没回应。我就又喂喂你好你哪位叫了几声,结果对面还是没回应。我就毛了,大吼你谁啊,听得见听不见啊!找我什么事儿啊!不说挂了啊!那边不知是不是聋了,照旧没动静。我一不爽,呸一声骂了句神经病直接把电话挂了。

        小亚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不知哪个傻逼消遣人呢,没事,回去吧。

        我嘴上说没事,可这事儿居然大发了。那报复性电话他来劲了,跟我死杠上了。从大门口到宿舍没多长的路,这孙子楞给我打了五六通电话。

        开始我还以为是那边的人真的信号不好没讲成,就规规矩矩再接听两次。可没想到接通后除了滋滋电流声楞没一句人话,气得我气不打一处来,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小亚问我要手机,说看看我通话记录。我给他,说等下再来电你直接挂,别跟孙子磨叽。小亚嗯嗯答应了,就问我这来电的王谢到底是谁,怎么号码还是隐藏起来的,只显示一串乱七八糟的数字?

        我凑过去瞅了一眼,发现还真不是正常号码,就抬头冥思苦想半天,却还想不起王谢这人到底是谁。我对小亚摇摇头,说除了旧时王谢堂前燕这句诗,其他我真不记得了。小亚啧啧两声,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个叫王谢的肯定跟你结过梁子,不然不会费尽心思隐藏号码,还锲而不舍的一直骚扰你。我一想也是,可王谢这人我真没半分印象,就懊恼说,不会这家伙就是那阴魂不散的东西吧,这么牛逼,才几天功夫已经学会电话追踪了?小亚点头,象征性地拍拍我肩膀,说极有可能,你节哀顺变吧。

        我节哀顺变个屁,我才不傻不啦叽等着被人爆菊花呢,我得自救!

        于是回了宿舍,我觉都不睡了,关了手机先拉着小亚一起研究鬼宅的解决方案。我想我要把这事儿办成了,三叔就没理由再推脱帮我驱鬼了。

        可显然我还是太天真了,我怎么能以为关掉手机就能屏蔽掉那些灵异物质找我麻烦呢?

        这下可好,电话是不来了,这混球改短信了!

        一时间我手机叽叽喳喳叫的跟鸭子一样响,明明关了机,可那些短信还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不断往我手机里涌,一条接一条,都不带喘气的。

        我简直要疯了,妈的这孙子,有话他妈好好说不行嘛,发什么骚扰短信啊!还他妈一条一毛只说三个字,钱多啊!

        我打开一条,就见上面赫然三个字——“不准去”。

        我就愣神,不准去?去哪?这没头没脑的说了些啥呢?我就问小亚,我说师爷,你给翻译翻译,这孙子又折腾啥呢。

        小亚倒是聪明了一回,看了一眼,说大概那家伙不准你跟我去鬼宅吧,太危险,怕你出事。三叔不是说他是你良配么,看!好夫君呐!才上了两次就知道要为老婆的安危着想了。

        我直接骂了句滚蛋,给他比了个中指。

        小亚哈哈大笑,又打趣我,说这家伙发短信的事儿往坏了想,那就是我的人别的鬼不准动!我看他是祸害定你了,你今儿晚洗干净菊花等着吧。

        我操了一声,心说这他妈还不如良配呢。

        后来这家伙估计也觉得只写三个字太不靠谱,就在每条短信中又多捎带上三个感叹号,变成了颇有气势的——“不!准!去!”

        我哭笑不得,心想这家伙脑残吧,他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加重语气就能唬么。小亚倒是笑了个前仰后合,说缠着你的艳鬼还真一活宝,这威胁短信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了,太可怕了。

        我懒得理他,就直接给那边回了个短信,说你真烦,烦死了。

        结果倒挺出人意料,我这短信一发出去,那边短信就不来了。

        不过没多久,我又收到自己信息发送失败的回馈。我肯定了,今天给我打电话发短信的这位王谢,妥妥的是那位上我身那个鬼男人没跑了。可他为什么阻止我进鬼宅呢,他,跟那个地方有什么联系么?这样一想,我好奇心更重了,看来今晚这一趟不管凶险如何,我是铁定要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好饿啊,我的脑细胞都被蒸发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