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14痴汉守则十三条:咬

14痴汉守则十三条:咬

        十三回

        回了学校我就惆怅了。

        俗话说的好,不作死就不会死。别人撞了鬼躲还来不及呢,我偏上赶着找什么香包,这下可好,又撞枪口上了吧。

        连日来,我是唉声叹气苦闷不已,上课都忍不住抱着书本乱咬牙,我都怀疑再憋个一两天,我能直接开腔唱一嗓子别有幽愁暗恨生,家祭无忘告乃翁了。

        小亚天性二缺,没我这么悲观。本着普度众生造福社会的原则,这家伙天天跟我灌输宇宙大和谐的超自然理论,絮絮叨叨说这一切都是命数,人力不可抗,出了这事儿不怪我,只怪我跟那家伙确实有缘。最后他自己也觉得调戏够本了,就把话锋一转,特喜滋滋地劝我,说要不你就从了人家吧,我看那家伙对你还挺上心的。

        我是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有缘你妈,敢情上的不是你,你这张烂嘴早晚有一天我给你撕了。

        不过上述话我也只在脑子里过了过,没说出来。不为别的,我太烦了,跟他抬杠都没力气了,他爱咋吐象牙就咋吐象牙吧。

        又是一个周末,这次我要回家一趟。前些日子一直在外面瞎折腾,累成了狗,我得回家补补。

        其实这一星期看似相安无事,实际我过得并不舒坦。事情还是老样子,我老觉得背后有人盯着我看,并且视线浓度越来越强烈,特别到了晚上和稍微僻静一点的地方,那视线跟有了实质一样一直戳着我后脊梁骨,把我盯得浑身寒毛都炸起,别提多难受了。

        我屡屡回头想抓点什么线索,可每次都扑个空。我现在睡觉都恨不得快点睡着快点做梦,好见着那个作孽的家伙跟他理论理论。再这么盯下去我怀疑他不累我都要先垮了,虽说把我整垮说不定就是他的本意来着。

        回家后我把撞鬼的事儿告诉我妈了,我以为女性心思柔软,定能给我出个靠谱儿主意。可我妈看我一脸严肃非但没有半分同情,反而笑得直打跌。

        饭厅里,我妈一边摆碗筷一边敲我脑袋,说我莫不是读书读傻了,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回头得专门给我弄点鱼子吃,健脑。

        我一看她这态度立马萎了,得,我这么苦逼跟你诉苦,你当我笑话看一场。我就仰天长叹,敲着空碗说我在这个家没地位啦,我孤家寡人,孤立无援,孤苦无依,孤身只影。我妈还哈哈笑,说那你跟你爸说去呗,你爸要是信你,我就出钱给你找个大仙看看!

        这下我更幽怨了,我瞅我妈,阴沉说我爸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坚定一马大胡子主意思想分子,这事儿借我个天胆我都不敢跟他提,他不先甩我一嘴巴子扇我个灵魂出窍才怪。我还找他说,我嫌命长么我。

        我妈认真点点头,说你知道就好,赶紧收了你那乱七八糟的心思,好好学习争取保研。明天你小舅妈来咱家玩,你别没事跟人前里胡说八道。

        我不爽地撇了下嘴,自己添了饭,闷头嚼。

        吃完饭后我不想搭他们话茬,就自己抱了书跑阳台上背单词。我爸妈也懒得理我这臭德行,俩人搁客厅里看相亲节目看得津津有味。我这一背时间就久了,等回过神都十点多了,俩人早睡下了。

        我自己也背得挺没劲的,脑子心头都是一团乱麻。放下书,我给自己扒成个光膀子大裤衩状态,提着浴巾下了楼。楼下大浴室有个浴缸,够宽够舒坦,我得泡个澡解解乏,等下睡个安稳觉。

        都说饱暖思淫.欲,我躺浴缸里心思也比较下流。前几天我在梦里快活了一场,是挺够劲儿,可醒来后总觉得太模糊,心里空落落的。今儿得了这么个天时地利的机会,我心痒痒得不行。想到那种使人腰眼子都忍不住打颤的快感,我舔舔嘴唇,无法自控地伸出罪恶之手,摸上了自己的下半身。

        说起来我下面尺寸跟我身子板儿还挺相称的,虽没给人用过,但我知道这家伙质量应该属男人中的中上乘。它现在闷在水里看起来软哒哒,没什么攻击力,颜色也是未加刺激的嫩粉,不过随着温水包裹和手心抚触的加重,我知道它渐渐进入状态了。

        浴室中氤氲的水汽好似为我编制了一个特定的梦,我缓缓呼吸着,脖子找了个舒服的角度搁在浴缸沿儿上,惬意地闭上了眼睛。我的宝贝在我手中逐渐充血硬起,当它完全抬头,我开始不轻不重地揉搓它最敏感的前端。伴随一阵阵酥麻快感窜出,我感觉我的身体正在发热发烫,整个人像飞了起来,处在一个没着落又软绵绵的地方。我不禁回味起那场情.事梦境中,我的身体被别人驾驭时所获得的如坠云端的快乐,瞬间,我的周身如同触了电,一股股微小但不容忽视的电流从我下腹部迅速扩散,充盈进我每一个渴望得到抚慰的细胞。我感觉埋在水中的胸肺呼吸变得艰涩,我干渴的咽喉渴望大口呼吸,我想汲取更多的氧气进入血液,让我血液中已经泛热的快感加速沸腾。

        也许是快感的加剧蛊惑了我早已不清明的脑袋,我脑海中隐隐浮现出那夜给我带来无上快感的男人。他的面容一如梦境中漂亮,明亮幽深的眼睛专注盯着我的身体,**强烈得能把人活生生吞下去。我无可自抑地回忆起他在梦中的癫狂,他是如何认真亲昵地吻我,是怎样用它的手指舌头带给我无与伦比的快乐。我要疯了,我着了魔一样用手指模仿他的动作,幻想我的指尖是他火热的舌头,他正赤.裸身子伏在我身上,用它百分百的热情与臣服摩挲舔吻我最敏感的地方。

        到了后来,我脑补的力量越发强大,致使我如同服下迷幻剂一样幻想出一个个让人羞涩不已的场景。我仿佛真的感受到让我欲.仙.欲.死的触摸,不仅是热烫指尖,更有柔软性感的唇瓣,温热紧致的口腔。我的□好似进入一个神秘洞穴,最敏感的部位正被含在嘴中不断吞吐,我享受到了顶级的性.爱快乐……

        濒临爆发前,我朦胧睁开了一线眼睛。水汽中,我看到了那个我一直隐隐渴念的人,他光裸白皙的肩膀就在我眼前,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我想揉搓他的耳朵,想扯一扯他染着好看红晕的脸颊……我快控制不住了,只是看着他性感结实的背,充满美与力量的大腿,我都不自觉地口干,想要无限地靠近他,缠上他。他整个人漂亮的要发光,连全部抹到脑后的、染着点点水雾的黑发,都散发出致命的性吸引力,让我不自知地为之沉沦。

        我沉迷地望着他挑起无限风情的俏丽眼尾,在那抹无言的深情诱惑中,畅快地射了出来。

        发泄完,我认认真真洗完澡,擦干净身子后上楼躺下,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黑洞洞的房间中,我出神地望着天花板,舔舔嘴唇,感觉身体还意犹未尽。手动确实比做梦强,起码弄完到现在,我大腿根还在爽得打颤。我想我身体已经记住了某种快感,那种冲破云霄想要抛弃一切的爽快是我一个人无法完成的,我渴望进一步贴近与拥抱……当我清醒认识到这点时,我的神智回来了。

        我觉得我现在的状况有点坏菜,一个活生生的直男忽然有一天爱上了跟男人做.爱的感觉,甚至严格说起来他还不算人,这实在是超出常理太多太多,我都有点怕了。

        不过比起上述有可能只是一时沉迷的小事,还有一件更让我脊背一寒的事情——我实在不确定今晚我是不是又跟那家伙胡搞了一次,因为我射在水中的精.液,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我思前想后了一天,决定还是把谜底再往后放放。因为我还没玩够啊,我还想再折腾折腾啊,我一点都不恶劣啊,我只是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啊。【台湾腔】QAQ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