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17痴汉守则十六条:待机

17痴汉守则十六条:待机

        十六回

        我姥爷这房子邪门得很。据当时在场目睹全程的小舅妈说,当天接神婆来看房作法时,那半百的神婆死活不愿进屋,说屋里呛人,呆院子里摆开把式一个样。可我铁锤哥不乐意了,骂骂咧咧说花这么多钱请你来就为图个心安,你还不肯进屋,你这老婆子是不是不行啊,不行你赶紧走人,别耽误我们正经事。

        王铁锤唱这出黑脸其实也是做个样子,他请来的神婆什么货色他自己还不清楚么。只是我小舅把这事儿看的比命还重,不让我小舅心安他会一直揪着不放。

        神婆见一家子人外加几个帮工的小伙子都瞪眼瞅她,一时不敢造次,就乖乖进屋,拿了沾神水的佛尘左扫扫右碰碰,动作到位,扮得很像那么回事儿。

        这神婆也不是一无是处,不然她混江湖这么多年早喝西北风去了。进院子前她就觉得这宅子煞气逼人,凉飕飕的阴气扑面特别不舒服。只不过她只大略有那么点儿感觉,真说除妖降灵她都是糊弄人的。

        进屋后那阴森感觉更盛了,她简直一刻都不想多呆,只弄了个起油锅炸厉鬼的流程,就拍拍手说清理干净了,结账吧。

        王铁锤跟她结了出场费,这老婆子心里也惴惴,就对铁锤旁敲侧击,说你们家这房子是真不干净,我建议还是再找个人看看。我认识一真正有本事的大仙,你要不去拜一拜听听人家意思?

        王铁锤眯着眼啧了一声,说你这老婆子掉钱眼儿里还是怎么回事儿,这还不够你的花的,还想着拉皮条呢。快走快走,不然揍你了啊。

        一半百老太婆碰一鼻子灰,就算不从尊老爱幼角度出发那人家心里也得老大不乐意。这老太婆就一边点钱一边冲王铁锤小嘟囔,说你可别不信,我都是为了你们家好。你们家这事儿可难办了,指不定要出人命,等出事儿你可别赖我没提醒你……

        王铁锤瞬间怒了,嘿呦一声抬胳膊作势要打,吓得老太婆钱都没空点了,急赤白脸嗖嗖跑了。

        驱鬼法事做完了,宅子也准备开工动土了。我小舅想追求点个人**,不想张扬,就找人先拆房子里面,房子骨架和贴着外围的墙先留下,最后再一起砸。这样我姥爷家动工后房子一直保持外形完整,不进门谁都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儿了。

        不过我小舅拆也只拆了半天,工程傍晚便叫了停。不外乎别的,房子里扒拉出东西来了——

        当时我小舅先找人动的其他房子,主屋没砸,那地儿好歹也是我姥爷走的地方,我小舅不亲手收拾总觉得心里不安宁。于是他跟我小舅妈还有王铁锤,亲自扛起锤拿上镐,一上午就把东屋料理完了。吃中饭的空当,我小舅跟王铁锤一起去砸西屋,结果没等锤子落墙上呢,地面先哗啦啦一声闷响,裂了个水缸深的大坑。

        这可把我小舅吓够呛,西屋是当年我姥爷供奉大仙的地方,我小舅年轻时轻易不敢进这个屋,这屋里跟地窖子似的阴冷,还老有怪响动。

        王铁锤个二愣子可没他爹的先进意识,他不管,他直接蹲地下扒拉着往坑里瞅,越瞅越来劲,还喊他妈一起瞅,瞅完了幽幽说,我怎么老觉得这坑底下放光呢?

        我小舅吓得浑身乱哆嗦,念叨着大仙勿怪,要拉这对不开眼的母子走。我小舅妈也神,一把甩了我小舅,也趴地下瞅,老半天后喜滋滋对王铁锤说,儿子,别是这下面有宝贝吧?

        王铁锤眼睛一亮,说挖!

        结果也确实遂了这几个天天做梦想发财的小市民的愿,还真给挖出一大坛子古铜钱来!

        这可了不得!王铁锤当时就乐得找不着北了。他把一坛子钱全抖出来,边摸索边流口水说要去做文物鉴定,看有没有特别稀有的古钱,好卖掉发大财。我小舅妈也高兴坏了,不过她没王铁锤大胆,她先闭上眼谢谢一通我死去的姥爷,说感谢他留下这么丰富的物质遗产,希望接下来能挖出银元金条。

        就我小舅没被冲昏头,他站那儿楞半天,寻思良久才走过去捏起一枚铜钱,吹了吹看了看,说我怎么瞧着这坛子里那么多灰啊?还不是普通土灰,像是烧了什么东西留下的灰?

        王铁锤这时金钱冲脑,哪管得了那些。他劈手夺下铜钱,又把那一堆古钱全划拉进坛子里,小心翼翼嘘了一声说爸你别犯傻了,小心给外面人听见!这么出奇的事儿传出去不出三分钟全地球都能知道,可千万别声张。

        我小舅妈也骂他,我小舅只好作罢,由着这对母子收拾了坛子抱回了自己家。

        傍晚下了工,我小舅一家都舍不得走,王铁锤打先锋,打上手电在屋子吭哧吭哧挖坑。这人贼心不死,总觉得地底下还埋着什么好宝贝,聊斋里面都这么写的,他也想拼一拼手气。

        不过这次没那么好运了,他和我小舅轮换挖了半宿,掘地三尺了都快,楞是屁都没倒腾出一个,只挖出三个长了毛的石秤砣。

        这可把王铁锤气个好歹,抱起这些石头硬是全给丢茅坑里了。

        我小舅不敢造次了,他见过铁生绿锈,铝起麻子,可就是没见过石头长毛,还都是一簇簇黑黄乎乎的小细毛,跟馒头捂久了发霉似的,实在是不祥之兆。他心有点不稳,哆哆嗦嗦点了根烟,跟在王铁锤后面劝说这事儿不能再干了,当年你姥爷就说这房子不能动,咱不仅动了,还把地都刨了,这挖出来的东西,闹不住就是什么邪物……

        王铁锤正在气头上,回头骂道是邪物更好,先丢粪堆里给它去去邪气。

        我小舅吧唧吧唧抽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第二天安然无恙,我小舅说这几天说先不拆房,再找个人看看才放心。我小舅妈看他愁的一晚上没睡着,就主动联络这事儿去了。王铁锤却是一大早按耐不住,兜着一大包古钱要跑外面去找人鉴定。期间他给钱换包的时候给他妹妹王二丫看见了,王二丫稀罕得不得了,撒娇说哥你给我几个玩呗,我还没见过这样的钱呢。哥你最好了,哥求你了。王铁锤架不住自家小妹妹磨叽,就抓起一把给她玩,还嘱咐她别给外人看见了。

        王二丫轻声一笑,点头,说我知道。

        王铁锤点了她脑门子一下,说你知道个屁,就走了。

        结果这还没到晚上,家里就出事了。他们一家的小宝贝王二丫,失踪了!

        王二丫平时都在上初中,下午放学会按时回家。可这会俩爹妈把学校跑遍了,同学家全问了,甚至路上有可能打拐的好玩地方也看了,楞是没找着王二丫一根头发。我小舅妈急得火烧火燎,忙不迭打电话找王铁锤回家找妹妹。王铁锤一听也急得不行,什么都不顾了先回家找人。

        王铁锤多少还有点常识,回去先问了王二丫的同学,问王二丫今天在学校里干了什么,有没有特别的人找她说话之类。王二丫的同学都是些活泼小姑娘,七嘴八嘴就把王二丫从今天早上打扫卫生到课间上厕所再到下午放学事无巨细全说了。

        王二丫今天表现不同往日,老走神,还老是自己一个人站窗户边往西边看。时不时自言自语一通,但没人听得清她说了什么。她手一直揣兜里摸索东西,让她拿出来看看她也不给,表情还特别凶,眼珠子瞪得能吃人。

        王铁锤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别给他老爹真说中了,挖了那个坑,真撞邪了吧!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人还是要找的。王铁锤把情况一说,就拉着他爸妈,让他们一起从学校那儿起往西边找。眼看天越来越黑,再找不着事情就麻烦了。

        往西走出好几里地,临近最西边一个叫西岭的地方,我小舅止住步子了。

        我小舅妈面色也不好看,王铁锤不理解,就问他俩怎么了。我小舅妈眼神四下乱瞟,磕磕绊绊说,西岭这一片地现在被推平了,看不出什么,其实原先是乱坟岗来着,你姥爷就是葬在这的。

        王铁锤头嗡一声响,心叫真是坏菜了!

        几个人谁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可事情偏生要往吓死人的方面发展——

        果不其然,在我姥爷坟头那个地方,他们找到了正在匍匐在地,拿手指头扒土的王二丫。

        其实这时候已经不能称之为王二丫了,这个扒土的女孩眼睛浑浊无神,眼珠干黄,眼角瞪裂出血,鼻翼大张,口角流涎,面目很是骇人。而现今她好似感觉不到痛,尖利的指甲全部开裂出血,她还一个劲儿地扒土,好似跟土下之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最奇的是她看见人来了也没反应,倒是叽叽咕咕吐了口白沫,嘿嘿咧开嘴,扯出个极为难看的笑——

        她声音尖细的几乎要让人以为那是刮才玻璃才能产生的声音,她幽幽说着,“报应来了,你、你、你,你们都得死……”

        我小舅妈无法自抑,当场嚎啕大哭。

        作者有话要说:小攻又没能出场,嘤嘤嘤嘤……

        写着写着都快成别人的故事了,没有小黄书,好寂寞……

        那干脆让尼古拉斯·铁锤·王当二号攻吧,聊慰我寂寞的心……

        好吧上面都是说笑的,下一章小攻铁定出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