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20痴汉守则十九条:示警

20痴汉守则十九条:示警

        十九回

        一轮暗红圆月挂于夜空,照的大地都隐隐铺上一层氧化过头的铁锈红。一切景物都显得那么诡异,就连夏日鼎盛的人语虫鸣都销声匿迹……

        王铁锤对着夜空看了老半晌,半天才被惊到似的倒抽一口凉气,喃喃念了句“乖乖……”

        我无语,实在懒得理他冒傻气,就啪一巴掌拍他头壳,说你他妈少感慨了,赶紧合计合计正事儿吧!我活这么大金月亮银月亮都见过,唯独这红的渗血的月亮头一遭见识。尼古拉斯,你个杀千刀的是你诓我来的,你说怎么办吧!

        说完我抱臂盘腿,撅嘴甩头,做出个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我承认我故意的。

        尼古拉斯这人我太了解了,他本身是个不信邪的主儿,脑内神经除了水还是水,这一趟来他怕是根本没想过只是睡一觉也能折腾出这么多幺蛾子,却不料一进屋还没等怎么地,手电筒先没电了。

        再后来蜡烛点不着,月亮给泼了一层血,这些事儿随便挑一件就足以超出他常识太多太多,我再找他理论,怕是他还没想出办法,脑子得先超负荷爆炸了。

        总之,丫在我心里就是一胸大无脑的笨蛋,我跟他谈这些只想让他充分认识到事情的严峻性,毕竟没有小亚在身边,我也十分没底。

        王铁锤果然不负我重望,他揉了揉头发,眉心极不自然地拧起个川,嘴唇抿来抿去,吐不出个屁。

        我叹口气,哀哀说行了你别纠结了,我本来也不指望你能整出什么花来。现在你听好,我问一个你答一个,认真点,别再跟我胡说八道了。

        王铁锤如蒙大赦地看了我一眼,驯服大狗一般点点头。

        我拉过他坐一起,把这次闹鬼事件中最关键的大仙身份和那坛子铜钱又详细问了一遍。之后我仔细研究思索,结合从我妈那打听来的各种往事,隐约得出一个准确性未知的结论——

        我想当年我姥爷接了瞎子来镇妖,应该是在房中布下了什么阵法,不然也不会有“房子千万不能动”的说法。可布的什么阵,镇的什么妖,这些一概没头绪,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坛子铜钱绝对至关重要。因为古时铜钱经过万人之手,人气最旺,再加上尼古拉斯告诉我那堆铜钱年号多为清朝,想必是借了五帝钱辟邪挡煞之势。而我小舅摸到铜钱上很多灰,我想应该也不是单纯土尘那么简单,具体是什么,却有待今晚来验证……

        我一提这茬王铁锤就急眼了。他急吼吼打断我,掰着我手腕子咽下好几口唾沫才惊恐开口,说你还别说,这屋里我跟我爸曾挖出三个长毛的石头秤砣来,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就被我直接丢茅坑里去了。

        我一听这话差点气得背过去,心想真给这群脑残傻大胆磨得没脾气了——

        深呼吸几口压下怒意,我耐着性子问他,那些秤砣长什么样,在什么位置挖出来的,毛什么样,长不长。我以前闲来无事也曾看过小亚那本《母猪生育与产后护理》,里面很多奇怪阵法都扫过一眼,虽不至于精通,但出现了大致也能看个七七八八。

        王铁锤特痛苦地揪着脑门回忆,说只记得秤砣摸上手疙疙瘩瘩的,上面雕了很多弯弯扭扭的花纹,因为某些部分长了短短的黑黄毛,还散发一股难闻臭味,怪恶心的,就没仔细看材质颜色。秤砣挖出来的位置是屋内三个角,西北角有柜子,不好动作,就没挖了。

        我一听可不得了,这明显是一个制人的天坑坠魂阵!

        天坑坠魂阵,顾名思义,用个大坑压住神魂的阵法。当然这里制人是广义之称,不泛指人。

        那些石头秤砣来历不一般,叫做坠魂砣。把四个水火不侵的石质坠魂砣分别压于屋内四角,中间挖个大坑,将八卦图置于坑底,把要压制的东西放进底部,用青瓷碗牢牢扣压,再将周围铺上十八张朱砂锁魂符,点火焚烧。如烧完后青瓷碗不裂,则阵法成功,可取出瓷碗将符灰掩埋。如果不幸裂了,也好办,重复步骤直到成功即可。

        我擦了把汗,心想我姥爷也够阴险的,在供奉大仙的地方给大仙下套,存心让大仙损功德,看来真心不想让大仙翻身了。

        不过我姥爷没料到的是,这位大仙宁可冒损功德的险也要破他的阵,污染了坠魂砣不说,还借着掩埋地下的铜钱本身带有的阴性作怪,借王铁锤之手破了阵法,成功附身王二丫。

        现在一家子都搅合进这件事儿了,今晚不弄点有用的东西出来,可真得等死了……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坠魂砣压制,这位大仙的神魂不能彻底翻身。我呼出一口气,心想今晚危险性极高,恐怕神婆给的灵符也难压制,便招呼王铁锤,说赶紧闪人,回去再从长计议。

        王铁锤听我一通神乎其神的阵法解说也给唬的找不着北,见我要走也不知该不该拦,愣愣看我出神。我一巴掌扇他后脑勺,骂道你乐意死我还不乐意呢,回去我跟小舅妈交代,你爱走不走了!

        说完我就往床下跳,准备穿鞋走人。

        没料到我刚起身,还没摸到床沿儿,王铁锤就猛地扑上来拦腰抱住我,一下把我摁床上了。我给他吓一大跳,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蹦出来。等晕过神对上他亮亮的眼睛,我张口要骂,结果这人小心翼翼捂住我的嘴,另一只手指头比在唇边,无声做了个“嘘——”的动作。

        我头皮一炸,没敢再动了。

        见我老实了,王铁锤挤挤眼睛,示意我起来跟他一起看。我点头噤声表示明白,就小心爬起来,随他一起挪到了窗户边。

        老式窗户没有窗纱,只有几块还算透明的玻璃罩着。屋内无光,院子外的景象在月光照耀下看得一清二楚。外头不知何时起了薄雾,一缕缕如烟的白色雾气在红幽幽的月色下肆意流动。我瞧着阵阵心惊,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看。结果左瞧右瞧不得其解,就拿指头戳王铁锤的腰眼儿。王铁锤佯装凶狠瞪了我一眼,胳膊一把掐住我脖根儿,让我顺着他的力道转头往西边看——

        结果这一看可没把我吓个好歹!就见西边墙根下跪着一个白乎乎的影子,借着月光能看见这人指甲锋利尖长,正一下一下快速地扒泥土墙!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在没喊出声音前又一把堵死。我视线中出现的白影子不是别人,正是被三把大锁锁屋里的王二丫!

        她怎么会出来的,又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扒墙灰?难道这处宅子中还藏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又或是……这处宅子的土墙中有她无论如何也要拿到的东西?

        一瞬间,各种可能各种念头充斥我脑海,我心头纷乱如麻,完全理不出头绪。而正当我无计可施之际,我电量早已流失干净的手机突然叫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我情绪太过紧张,明明与之前一样呆板的铃声,我却楞听出了一丝催命的节凑。我指尖颤颤地滑动解锁,点开短信,只见上面硕大的黑色字体,显示出一行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字——

        千万不要相信他!

        这又是什么意思?这个“他”又是指谁?不要相信他,难道是说……

        我偷偷瞟了眼身边的王铁锤,一瞬间如坠冰窟。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或是下下章,小攻就能现身了,哦呵呵呵,帅哥出场感觉就是好!

        等弄完这一出我一定要大肆胡搞一番,我这几天要被自己活活吓鸟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