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23痴汉守则二二条:亲个嘴儿

23痴汉守则二二条:亲个嘴儿

        二十二回

        落到这么个境地,我心里快后悔死了。就算给我按个神经病的脑袋,我都没法想象出此行会凶险成这样。当初我小算盘打的啪啪响,本想着象征性来一趟,安抚下我小舅一家的情绪,再把摊子交给小亚和三叔,我挣得美名功成身退了。没料到一步步走下来,也不知是王铁锤无心插柳,还是大仙早已经步步为营,我进了他的套,完全不知如何落跑。

        这会子王铁锤跟狗似的趴我身上喝我血咬我肉,除了牙齿还没变锋利,呼哧呼哧喘粗气的形态真快进化成畜生了。我给他舔得浑身哆嗦,生怕这禽兽凶性大发,一口把我耳朵咬下来嚼碎吃了。我就拖着瘫软的身子,颤巍巍地往前挪腾,心想能离他远一分是一分,我后脑勺给他又舔又咬弄得太疼了。

        看到我不说话只咬着牙挪动,王铁锤鼻腔里哼了一声,狠狠咬我脖子一口,从我身上站了起来。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直接一爪子掐死我得个清静,明明跟我姥爷那么大仇来着……不过有逃生机会送给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好在王铁锤打我脑袋用的是铁锹背面,最初的疼痛与眩晕过后,重击并没有给我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我一边流眼泪一边往前挪,心想我这辈子最惨的也就这一刻了吧。看我一身浆蓝色的粗布衣裳在尘土中磨蹭打滚,拖着半边不遂的身子,跟旧社会被打断腿的小要饭儿一般可怜。更倒霉的是身后还有一个黄大仙大魔王跟着,亦步亦趋连踢带踹让我喘口气都不成。妈的,不用回头我都想象得出,他脸上该是一副多得意狰狞的表情。

        我心中暗骂尼古拉斯你个孙子,等我有幸出去搬回救兵来,我一定把你吊起来揍三天,打的你哭爹喊娘叫爷爷!

        尼古拉斯像是通晓我心中所想,又朝我腰眼子上补了一脚,踹的我嘶嘶直抽气。

        心里骂过瘾了,我转念又一想,今晚这事儿恐怕不会简单。别看院门就在前方七八米远,可怎么出去真是个难题。先不提我现在摇摇晃晃接近残废的身子,单说我跟王铁锤一副缓慢版神庙逃亡的架势,他能让我顺顺利利跑出去么?

        想到无限趋于零的可能,我小心肝儿又咣当一下跌进冰窟窿里了。

        雾气越演越烈,逐渐有凝固不动的趋势。我埋着头一路认真磨蹭,注意力高度集中之下,竟不知不觉忽略了周身事物。当我荷荷喘息着从地上跪坐起来时,我发现我自己都不知道爬到哪里来了!

        月光不再明亮,我身处的地方除了白雾一律黑漆漆。我有些慌神,不确定我又进了什么诡异场景。要知道,陌生环境中直面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潜伏在哪个角落,搞突然袭击的贱货。

        我咬咬牙,舌头在口腔里扫一圈,尽可能积攒唾液,准备往四周吐一吐去去邪气。就像女子经血可以辟邪一样,唾液这种东西也挺恶心他们的。

        ——别说我可以趁机躲起来,这种一面倒的情势下,我可不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王铁锤的掌控。我现在只能用我自身有限的能量与知识,尽可能为保全自己做斗争。

        我故意咳痰一般猛咳嗽一声,想着既然恶心就恶心到底算了。不料这一腔没把大仙恶心成,倒是把刚刚消失不见那位引出来了——

        王谢小熊一般飞扑出来抱住我,头埋在我肩窝,把跪在地上的我硬生生摁倒了。

        贴近他不算实体的身体,我心头的怨气和委屈啊,一瞬间爆了棚——

        我放平双手,在他耳边小声嘟囔,我说王谢你刚去哪了,你怎么不看着我点啊,我差点死了。

        我也知道说这些挺没理的,人家是我谁啊,有必要听我抱怨么。说句不好听的,指不定让我死就是他的终极奋斗目标呢,我还搁这儿矫情个屁啊。可……明知道如此,有个人可以依靠的实在感还是软化了我刚刚武装起来的情绪。像是暴雨中找到了可供避雨的屋檐,对于寻求安慰的渴望,使我不再理智。

        王谢像是懂了我的心思,更用力地抱紧了我。他手掌在我背后一下一下缓缓摩挲,近乎笨拙地安抚我。我心间一动,眼眶都跟着热了。我也试图回抱他,手臂颤颤抬起,却还是直直穿过了他的身体。我有些失落地呼了一口气,心境也随着白色浓郁的雾气扑面而冷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问还巴着我不放的王谢,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为什么王铁锤不见了。

        王谢头部一直埋在我颈间没起来,像是舍不得离开一般,连说话都选择闷在里面。他告诉我,他能出现在这里全靠宅子里的邪恶灵息,在这个特定空间内,他自身的灵力并不能充分展现。现在他跟我所处的隐蔽空间全靠他无数不多的灵力阻隔,不过时间也不会长,我要想求得活路,必须在有限时间内搞定一切,然后离开这处宅子方能安全。

        我微微偏开头,示意他不要一直埋在我肩膀嗡嗡说话,又哀哀问,那你有没有办法。

        王谢抬起头,琥珀色的瞳仁神彩亮亮,望着我有些傲气地说,如果不是这种不受他掌控的恶劣场景,他一招就可以搞定。

        我点点头,我还记得当初他在鬼宅里一招秒掉怨灵的帅气。看样今天算我倒霉,如此优势的外挂都没机会开启。我不禁叹口气,感受着后脑勺处火烧火燎的疼痛,哀怨说要是小亚在就好了,他肯定知道怎么对付这些鬼啊怪啊的,换我我就怂了。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啊,真后悔当初没拿打游戏的时间仔细研读那本《母猪生育与产后护理》,不然现在我也能出师了……

        这句话似乎惹的王谢很不高兴,他眉毛尖儿陡然竖起,俯□狠狠咬了我下巴一口,甚至在我轻嘶呼痛的时候,拿上挑的丹凤眼角凉凉瞟我一眼,牙齿更在我皮肤上撕磨了几下,警示意味十足。我当时只以为他不乐意我夸小亚而小看他,没想到他在意的一直是别的东西……

        咬够了,王谢又歉意地蹭了蹭我的脸颊,说既然打不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压制那股邪恶灵息。屋内的天坑追魂阵还没有完全被破,只要再放上另外三个坠魂砣就能发挥大半功效。等下他会去袭击散发灵息的本体,我便趁机完成法阵。

        我听完觉得此举可行,可真操作起来又困难重重。首先第一难题便是另外三个坠魂砣的下落。尼古拉斯同志曾说他把三个称砣全丢进茅坑里去了,我姥爷这处宅子的茅坑虽然很久没人用,但老式宅子无处排放的污物就算风化固化,也依旧坚.挺存在着。我要去拿秤砣,免不了得跳进去踩一脚……

        思及此处,我由衷地吐了舌头,发出长长一声“呕——”

        王谢笑了,低头吧唧亲了我嘴巴一口,说不管怎样你都是好的。

        我给他这一句腻歪得不轻,浑身冒鸡皮疙瘩,又忍不住“呕——”了一声。

        这下王谢恼了,他瞪着我撑起上半身,修长的手指牢牢卡住我下颌,在我未能及时反应前,深深吻了下去。滑腻的舌头触到我敏感的口腔内壁,要把我的魂儿都吸走一样用力翻搅,没几下就把我亲了个五迷三道,自觉张着嘴巴任他为所欲为。

        足足亲到氧气缺失他才舍得松口。分开后我见到他脸色较之前红润许多,不由想揶揄他,更不要脸的事儿他都干过,亲个嘴要不要这么害羞。不想王谢早看出我眼神儿中的不纯洁,直接掐了我腰一把解释说,是因为接触到我身体的缘故才让他面色有了人气儿,如果时间允许他更想做一次,这样他的灵力便会呈爆发式增长。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获得灵力,甚至想要成人型,真的需要吸人精气啊……

        我靠,这他妈也太可怕了吧……我是养着他的人瓮吗?

        我心头砰砰乱跳,忍不住颤颤问,说王谢你到底是个什么啊?不会真像聊斋中的狐狸精一样,天天找书生睡觉然后把人吸干了吧……

        王谢细细的眉毛又不高兴地蹙起来,他松开对我的钳制,把我拉起来,一个人仰望白花花的雾气,幽怨说,你什么时候回头看看我就好了……

        这句当初的噩梦话语让我一下子从旖旎气氛中回神,我不禁回想起那些被这个家伙活活吓个半死的日子。我再一次清楚认识到,我跟王谢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他不是人而我是,我跟他这种不清不楚的相处模式是完全不正常的!

        我打个激灵甩甩脑袋,强迫自己先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当务之急还是干掉王铁锤逃出生天,王谢是什么来历,邪乎的火焰纹章,所谓回头看看的真实含义,还是留着以后再想吧!

        我握紧了拳,目光越过王谢,投向黑暗一片没有尽头的雾色中。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vakulya的手榴弹,谢谢月之的三个地雷,谢谢霁月昭和的地雷。=3=

        昨天家里停了一天电,今天早上才来电,差点没把我憋死。

        一瞬间退化成山顶洞人还不如,悲惨。

        那啥,主角就是个普通人,会傻逼会想占便宜也会助人为乐也会救人于水火,普通人而已。

        话说这种要死人的时刻我还能抽空闲忙让他俩亲热亲热,我也够厉害的。捂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