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25痴汉守则二四条:随叫随到

25痴汉守则二四条:随叫随到

        二十四回

        直到耳边清楚传来夏夜特有的轻风呼呼与细小虫鸣,我才确信危险真的过去了。

        丢下手中铁器,我扶着酸痛不已的肩膀歪歪扭扭跨出主屋,站在屋门口小心翼翼往西边窗户底下望。我暂时不敢靠近窝墙根里一动不动的王铁锤,电影里不是经常演那种操蛋桥段么,瞧着人已经死翘翘了,结果一靠近死尸又嗷一嗓子跳起来了什么的。我也怕王铁锤躺那跟我装呢,我得谨慎一点。

        我左瞧右看,最后选了一颗不大的石子,掂量掂量朝王铁锤丢了过去。小石子打到王铁锤背上咚一声响,又咕噜噜滚出去,白月光下,他身子纹丝没动。

        我说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噩梦乍醒的不真实,又还有几分不知我铁锤哥会落得什么下场的心疼。我长长吁出一口气,甩甩胳膊腿放轻松,准备凑近前看看王铁锤。

        走出屋门往院里一站,小风一吹,我就闻到自己身上那股子无法形容的怪味了。想到我之前跳进茅坑里捞东西,还沾了一手一胸的黄汤水,我自己都无法接受,立马恶心地干呕几声。我赶紧找盆子接了满盆凉水往身上冲,心想能整利索点还是别留着一身屎尿味好,不然以后非种下心理障碍不可。

        兜头冲了三遍,我停了手,又把昏迷过去的王铁锤和王二丫分别扛进屋里床上,擦擦洗洗安顿好。这俩人应该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损伤,不过王二丫更惨,除了神志不清估计还有更严重的皮外伤。我怕耽搁下去她身体扛不住,也顾不得半夜三更都睡觉了,赶紧打电话给我小舅他们来扛人。

        电话里说明白了,我又蹲门牙子上给小亚打电话。兄弟我这一晚可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下来的,找死党来拉拉家常缓和下情绪也不为过。

        小亚这孙子果然正睡兴头上,接起我电话后二话不说先骂娘。我现在听到他声音特别高兴,骂娘在耳朵里也跟黄鹂鸣翠柳似的婉转几分。我哈哈大笑,说儿子别睡了,跟爸爸来说说话。哥儿们今天晚上可算开眼了,你现在能听见我说话那真是烧高香拜大佛三世修来的福气。那什么,你跟三叔忙完没,忙完了赶紧来我这边儿,我这有个大摊子得靠三叔他老人家收拾……什么?给钱,给钱给钱,当然给钱!不仅给钱,还包吃包住包三俗,快点来吧你,晚了没戏唱了。

        直到电话结束,小亚也没问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估计他也听得出我嗓子眼又涩又抖的音调很不像样,不想再刺激我了。他只是让我赶紧把事发现场照片拍清楚点发给他,关乎紧要的东西能别动就别动,一切等三叔过去收拾。

        我嗯嗯答应了,把电话挂了。

        望着城市灯火与天幕本色交杂互染的夜空,我意外地犯起了懒。我不抽烟,此时却很想来上那么一根。不为别的,大概是男人一个人抽烟时总有种说不出的寂寥,让我很想在这种无人的时刻装装逼。

        我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我小舅和小舅妈跌跌撞撞闯进门,急切地询问我事情经过,以及抱着他们的宝贝儿子与女儿哭得没个人形。我心里也不好受,就尽可能安慰我小舅他们放宽心,事情都平息了,赶紧带他们俩去看医生才是最重要的。

        末了我小舅要拉我一起去,他面上是不加掩饰地焦急。我露在外面的身子也不少口子和淤青,状况不比王铁锤好。我知道我小舅也怕没法向我妈交代,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动,就摆手示意说不必,我还有事,得晚一步才能去。

        我小舅和小舅妈急成热锅蚂蚁,没心思跟我多费口舌,留下一份家门钥匙,匆匆带孩子走了。

        借着小亚让我拍照片的幌子,我终于不用再看我小舅一家了。虽说今晚这出事儿多数赖我自己犯傻撞枪口上,可要不是他们一家脑子进水捅出这么大一篓子,大家都不用费事瞎折腾。我大逆不道,私心底下还是很嫌弃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懊悔特别怄气,心中嘀咕下次可千万不能没准备就跟着瞎掺合,最起码要拉个垫背的才行。又一想,还稍稍有点庆幸,幸亏背后还有个人能帮我,不然今晚非交代在这不可。我不由咧嘴笑笑,心底滋长出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优越。

        我想着王谢,王谢不知怎么感应到的,哗啦一下闪亮出现了。

        这可把我吓一大跳,我磕磕巴巴问你你你怎么回事,大仙不是伏诛了吗,你怎么还在啊!卧槽!不是又来一遍吧?再来一次我可撑不住啊!

        没理我惊慌之语,王谢勾起嘴角摇摇头,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他嘴唇紧贴我耳廓,在耳边轻轻吐息言语,语调很轻,轻得好似随时能飘走的蒲公英。他告诉我,这里的阵法已经不完全,不能全部压制那股灵异波长。现在他还能借一点点泄露出的灵息现身,但不会撑太久。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

        ——希望你奶奶个熊!

        我听完,在心中默默比了个中指。这场合这环境,这精虫上脑的家伙也好意思开口!我急切地想要推开他蠢蠢欲动的身子,结果不行。我发现目前的状况跟身处梦境是一样的,我既不能用蛮力牵制他,也不能拒绝情节发展。说白了,落他手里,我只能听之任之,躺平了白送给他吃。

        我不禁悲从中来,有种自作自受的苍凉之感。

        一切都是从吻开始。也许该赖我心情不好没处发泄,又或是劫后余生想尽情放松。在与王谢接吻时我根本没有抗拒心思,反而对视一眼,很正常地亲了上去。

        亲上去之后我还惴惴思量,我没问题,我不喜欢男人。滚在一起只是无聊之下的娱乐活动,跟我的人生规划不挂钩,跟我的思想道德更不相悖。我是正常的,我才不可能喜欢他!

        我是很想将我此时有违伦常的行为按上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惜王谢似乎察觉到我的不专心,惩罚似的咬了我下唇一口,更是拿出一百二十分挑逗人的本事,分分钟不给我喘息机会。他的舌头如灵蛇般在我口腔中舔舐扫荡,舌尖所到之处无一不甜腻诱人,瞬间就让我魂飞天外,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亲到后来我身子都软了,抱着他跟这辈子没尝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一样舍不得撒口。我虽然不能主动触碰他的身体,但与他互动时我尽可能地配合他。他的唇瓣没有身子那般凉,稍稍带了一点似人的温度。这让我放松很多,不再在意我到底是跟谁抱在了一起。

        月色正亮,如雾似纱,薄光笼着我俩没羞没臊的半**,活色生香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呢?

        下面没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我说笑的。昨天晚上感冒了,精神不济,不写太多了,写多了我也精虫上脑睡不着了。

        谢谢墨的地雷。=3=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