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28痴汉守则二七条:偶尔失踪

28痴汉守则二七条:偶尔失踪

        二十七章

        我是给活活冻醒的。

        也亏王谢还有良心,我晕过去之后也不知他怎么折腾的,居然把我抱屋里来了。只可惜西屋床板子上一没褥子二没被子,屋门还大开,没等我整成韩剧女主先晕个两三天的享受下病号待遇的,就在凌晨四点给冻炸毛了。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衣服没穿,满身性痕也没擦干净,青青紫紫整个一被强.奸昏迷的白条鸡模样趟屋里晾肉。这可把我给憋屈的——好说歹说出去开个钟点房还能混个热水澡洗,我这算啥,舍己为人无私奉献?嫖洗头房还得给五十块钱呢,我连个鬼影儿都没换回来,真他妈亏到姥姥家了……

        坐起身,我揉着酸痛不已的腰,心里把王谢翻来覆去骂了几十遍,心说下次见到他一定连本带利讨回公道,管他是人是鬼。反正公众认知中上完床拍屁股走人的负心汉到哪儿都得被人民群众嗷嗷叫着打成狗,我随便喷点儿唾沫星子都可以淹死他。

        我脑子里报复性地幻想着,嘴中嘶嘶抽着凉气,眉毛皱弯,忿忿握紧了拳。

        果然强行插入的后遗症比较凶残……

        我现在浑身疼得要命,特别是屁股三寸,简直赶上直接拿火燎了。从窗户看向院子里水缸的位置,我愁得龇牙咧嘴。这段坎坷路程我怀疑就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得三百六十度纵向打滚才能爬过去。没辙,我尽可能活动开身子,放松肌肉不再僵硬了,才下了床,到院子里拾起衣服和鞋,顺便再冲个凉。

        我一身伤还没来得及处理,不可能把时间干耗在这个破地方,我得穿成人样拍好照片赶紧闪人。

        把自己捯饬干净了,又拍了照片发给小亚,我锁上宅子门,摸黑离开了这里。

        瞅着天边月亮渐渐下沉,正是传说中最黑暗的黎明时分。站在去我小舅家的三叉路口,我左看右看,不知道走哪边好。

        不是我不认识路,只能怪我屁股严重不在状态,一走路就抽抽,走不出几步浑身疼得直冒汗。我没那么好体力坚持走完大路回去,思量再三,我一咬牙,埋头扎进连个灯影儿都瞧不着的短途小路岔口里,急匆匆往回奔。

        小路并没有多难走,只是路边全是没人住的荒废老宅,外加一丛丛可谓遮天蔽日的老白杨,显得此段路程尤为阴森可怖。小风一吹,树枝摇曳,树叶子鬼哭神嚎唰唰作响,也幸亏我是个老爷们儿,换成小姑娘非吓蹲地下尿裤子不可。

        我心也发毛,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念叨着“安嘛呢叭迈哄”,尽量走路不发出响动。可这事儿也偏巧,也不知是我撞鬼撞多了瞧什么都心虚,还是这段路确实鬼气森森特别吓人。我抬头,隐约听见前方不远处传出一声声嗷嗷猫叫声。

        说起这半夜猫叫可是特别吓人的。叫.春的猫咪还好说,赶上生产难产的老猫,那叫声堪比人间地狱。我现在恐怕就遇见一只不知道在哪生产的猫咪,它断断续续叫声一声赛一声凄厉,听音调简直比人断手断脚产生的剧痛还要恐怖几分。

        我被它叫的浑身冒鸡皮,寒毛根根竖起,直恨不能耳朵能自动罩起来。这音调随着我前进越来越不像样,我实在受不住了,就把照明用的手机放回口袋,打算捂起耳朵闷头走这一段路。

        我本想着过上几分钟眼睛就能适应黑暗,开不开手机都一个样。可越往前走,我越发觉事情不对劲儿,我睁大眼抬头望了望四周,身旁房子和树都在,可为什么空间越来越黑暗,都快赶上伸手不见五指了?

        我心猛一跳,心想不会又撞见什么糟糕东西了吧……

        察觉到这一可能,我屁股蛋子瞬间不敢再疼了。我赶紧掏出手机照明,迈大步子飞快往我小舅家赶。我记得这段小路并不长,走过一长溜儿老白杨,再过一个早已干涸、现在已被堆成生活垃圾窟的小水湾,就能到我小舅住的那片地儿了。

        可越是心急事情越乱,没想到这紧要关口,我手机居然真没电了!我啪啪摔打手机壳,狂骂智能机有个蛋用。心想赶明儿回家一定让我妈给我新换个能功放月亮之上的山寨机,又壮胆又待机长,再也不用受这种吓死人的憋气。

        无法,只得摸黑走路了。我拾了根小树杆儿,跟瞎子似的一边探路一边摸索。等直直走出一段路后我后知后觉发现,怎么好像打我收起手机那会儿,那一道道凄厉的猫叫声就消失不见了?

        我纳闷地咬紧嘴唇,望着四周黑漆漆的环境不解。直到走着走着脚下忽然一空,我脑内灵光一闪,猛然发现,我他妈又傻逼兮兮掉进人家设好的套里去了!

        原来我摸黑走的一段路并不是真实的路,而是不知名的玩意儿引我进入陷阱的幻觉!在我选择放弃光源时我就被一个邪门东西缠上了,他挖了个类似鬼打墙的坑让我跳,我也是真傻,想都没想就顺着下去了。

        结果我擦着土壁下滑,结结实实摔进了一个大坑中。回过神后我甩甩脑袋,活动了下筋骨,人没摔死,可惜脚脖子崴了。

        慢慢揉搓脚踝放松,我懊恼地恨不得扇自己耳光。我既是恨自己这种招东西的烂体质,又嫌弃自己干嘛非要选小路走。恨恨骂自己还没学会“不作死就不会死”之余,又对不闻不问的王谢咬牙切齿。要不是他个缺德玩意儿做的我屁股开花,我也不至于为了贪图轻松选了条比较近的小路……妈蛋,一切都是命数!

        我试着站起身,一瘸一拐外前走。四周冲天刺鼻的垃圾臭味让我十分肯定我摔进了那个居民倒生活垃圾的小水湾。这个水湾原先水很深,干涸后被大部分被垃圾垫满。为图省事,居民们基本只在水湾边缘倒垃圾,垃圾长年累月往深处倾斜,应该会有一条斜坡供我爬上去。

        这还真他妈是……我弯着腰扒拉着垃圾往前挪,无语地想,今晚上俩凉水澡都白冲了……

        正当我以为把我推下坑仅仅是个小鬼的恶作剧时,倒霉催的大事儿来了。

        感觉到一股阴凉又邪恶的气体盘桓在我身周后,我连哭的心思都没了。真是恶心什么来什么,看样不仅仅是个恶作剧,还有可能遇上了千载难逢恶鬼寻替身的重头大戏!

        陡然间,我耳边开了锅般响起咕噜咕噜的水泡声,闷响阵阵中夹杂丝丝沙哑人语、细小的婴孩哭声,还有不知名生物在身旁游窜,掀起的哗哗水波搅动声……我好似猛地沉入了水底,水中一切负面信息全冲我扑涌而来!

        眨眼间我眼前漆黑一片,脖间好似被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掐住了。我“啊啊”的费力喊叫,鼻端疼痛,呼吸不能。我的胳膊像溺水之人在四周拼命滑动,我分明能感觉到手指拨动垃圾的实在感确实处于陆地,可耳中听觉鼻间嗅觉,无一例外接收到的全是水下深处的动静。

        我心中警铃大作,撞鬼以来最坏的念头产生——

        不意外,我是被原先死在这里的凶恶水鬼……缠身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carmi扔的地雷,三俊鞠躬。

        主角真苦逼,上床之后没得到一点点温存不说,下床立马生命告急。

        灵异文主角真心不好当,还不如男男生子的主角呢……现在都梦幻三分钟,随治随走当天上班神马的,流产也比撞鬼轻松多了。

        好吧,等过几天我就让主角流产!握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