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36痴汉守则三五条:强吻

36痴汉守则三五条:强吻

        三十五回

        都说一表三千里,可我跟表兄王铁锤的关系并没有差很多。他在我童年记忆中占了不小比重,以至于我每每回想起一件丧尽天良的童年恶事时,眼前都会浮现出他罪恶的身影……

        小时候放长假家里没人管我,我小舅家也没啥子需要半大孩子上阵的农活,我跟王铁锤一身轻松,隔三差五就厮混一起上房揭瓦招猫逗狗。后来读高中假期我得去上辅导班,我铁锤哥才渐渐淡出我的视线。不过这点儿空白怎么能影响我俩实打实建立的交情,我嘴上没说,心里却一直没拿他当外人。

        这会子王铁锤冷不丁说想上我,还讪讪看着我等我表态,说实在的,我脑海里真不亚于炸了一颗响雷。我胸口生生涌上一口老血,说喷涌三尺都是轻的,那劲头……真比亲爹在耳边说“儿子爸爸好寂寞今晚陪陪我”还要糟上一万分。

        天台间偶尔刮来暖洋洋的熏风,掀起带有清香洗衣粉味的绿格子床单,床单一角徐徐飘摇在我与王铁锤中间,很有种小清新电影的气氛。透着光的床单后,是王铁锤人高马大的身子板儿,以及羞愧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眉眼。我瞅着这样羞涩纯真的汉子着实有些蛋疼,实在接受无能……

        其实看他这样我心里也挺不好受的,这破事儿合着全赖我,我自己作死弄得他陪我一起作死,我真该先给自己俩嘴巴子打出个记性才是。可说归说,我心里有忏悔的觉悟,不代表我能顺顺当当接受这一切。眼前这事儿来得太过蹊跷,如果只是因为穿女装诱发神经病,我不相信经过部队铁血洗礼的人神经韧度会如此不堪一击。我想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个不小的问题,以至于我铁锤哥哥憋了这么多天愣是没能忍住,非过来找我发一通疯才舒坦。

        我提手做了个打住的动作,扭身往后走出一小段距离,掏出手机,镇定拨了个号码——现在我不能跟王铁锤多说话,我怕万一说不好他又犯神经病抱着我学琼瑶,那不止是震惊,估计得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接通后,电话里传来大课堂特有的嗡嗡嗡讨论声,我堵住一边耳朵,冲电话里大喊,说儿子别他妈上见鬼的选修课了,赶紧回宿舍爬咱楼天台上来,来晚了爸爸就跳楼不活了。

        说完我也没理小亚在那边嗷嗷嚎叫,啪叽一下把电话挂掉了。

        通完话,我捏着手机又在原地呆了五六分钟。我心想王铁锤今天刚见着我时表情明显有古怪,完全不似正常人见着自己弟弟的反应。后来还跟中了邪似的下跪求爱,还亲了我好几口……这他妈怎么可能是直男会干的事,不像他本性罢了还完全超乎常理,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

        此时我心中正有一搭无一搭分析王铁锤的状况,却是万万没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真应了我刚刚随口说的话。王铁锤冷不丁一嗓子,忽得把我从不找边际的猜想中唤回了现实。我扭头一看,好么,手机啪嗒一下掉地上摔成两瓣,饱受惊吓的魂儿登时全飞出了天外——

        不知什么时候,王铁锤个不要命的直愣愣站上了天台护栏,我看他离楼外边儿特别近,鞋尖儿都已经探出护栏水泥台好几公分,在往前移一点就能直直坠下七楼去了。

        我当时就吓尿了一裤筒,泪珠子差点没滚下来。我举手在胸前示意自己无害,颤着身子小步往前挪,瞪着他不自然地吼,尼古拉斯你个傻逼,你下来!草你妈你想干什么!

        王铁锤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红红的特别伤心的样子,眉毛也纠结地缠在一起,英挺面容看起来痛苦大过无奈。他在顶楼风中冲我吆喝,大声喊着阿耀,我不能失去你,如果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宁可从这里跳下去。

        你奶奶个熊啊,老子这辈子就没受过这么大份礼!这当口就是他想当我亲爹我都得上赶着答应,我总不能眼睁睁看这熊人一尥蹶子直接跳下去了。

        我忙不迭点头,说好好好,亲哥亲哥,你别激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什么?是是是,是,对,对,全听你的,尼古拉斯……不,尼尼,尼尼宝贝!下来好不好,先下来,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好说……

        我真没想到这辈子我也有被人唬成熊犊子的一天,王铁锤个糙汉子还真好意思做出来。今天这一出闹完我算彻底突破了我对自己魅力的固有认知,往后我再也不敢随便跟人抛媚眼了。

        ……妈的,我根本就是吴彦祖来的!

        王铁锤看我告饶还不依,照旧站台子上边儿嘟嘟囔囔说阿耀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你不能再找别人,你要是骗我我就直接跳下去云云。我听得是一个头俩大,郁闷之极真想说操.你大爷你他妈爱跳不跳!不过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这火上添油的话我不能随便乱说。我还得跟哄三岁孩子似的哄他下来,然后才可以一刀捅死他。

        站得久了我都没力了,腿根儿一处直打颤。眼瞅着这样不行,我干脆举了手单膝跪下,求着王铁锤说亲哥,弟弟给你跪下了,别吓唬我了,小舅一家子还指着你养家糊口,你亲妹妹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要是死了我就成咱们家的千古罪人了……别动,你别动!王八蛋你要死了我也跟着你一起跳下去!

        好在自杀式袭击主义者尼古拉斯·铁锤·王同志还剩那么一丁点儿人性,听我一通感人至深的生死宣言可算打动了他**的心。就见他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飞快跳下台子奔我而来,到我跟前儿熊一样把我抱住我,双臂铁圈似的紧紧捆我进怀里,头埋在我颈窝中闷声说着,阿耀,谢谢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好爱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头一次被人郑重说“我爱你”,对象还他妈是小时候同穿过一条裤衩的表哥,我真心无语。冲天翻个白眼,我在心中无力骂着“爱你妈去吧”,脑子里却翻天覆地,飞速分析着他这句话中透露出的古怪信息——

        他这话用的是“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这个“还”字就有意思了。好似我之前跟他在一起过,最后却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

        很奇怪,我哪辈子跟他在一起过?我甚至连臆想都不曾臆想过。而今天他发疯时张口喊我“阿耀”,这个称呼是今天之前从未有过的。我不禁怀疑,是不是这家伙真又被哪个道行高深的玩意儿缠身了……

        正在我出神儿的空当,王铁锤突兀地抬手捧住我的脸,深深看了一眼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我,当即霸道地吻了下去。

        嘴唇接触一刹那,我感觉一股子凉气从接触点迅速传开,黏腻邪恶的触感犹如一条冰凉的蛇,活了一般急速向我口中渡来。我心下大骇,赶紧推拒王铁锤,却不料王铁锤手上用力,死死掐住我下巴强迫我张嘴,意图让那股凉气全面侵占我的口腔。

        嘴巴里有种钻进一只八爪章鱼的错觉,凉气在口中四散,从喉咙的气管交接处直直往我的鼻腔耳朵眼睛等五官内钻,我舌尖尝到一股非常腥臊苦涩的怪味,不用三秒钟就熏得我胃部抽搐直要作呕。

        我惊得“唔唔”直叫,可惜王铁锤人性都给狗吃了,甚至在我咬破他的舌头的说时候都能豪不在意,仿佛更兴奋了一般,沾着血的舌头也随凉气一起钻进我口腔,要命地翻搅。

        这种诡异接触没几下就让我软了手脚,眼睛里也凉飕飕似乎蒙上了一层磨砂水汽。我脑内因为缺氧开始空白,耳内也开火车一般产生轰鸣。昏昏沉沉间,我脑子里天马行空思绪乱飘,一滴滴感触最终全都落到一个影影绰绰的白衣身影上。我委屈的有点想哭,我发了疯地想念起王谢,想着如果有他在多好,就算再唱一出英雄救美的恶俗戏码我也举双手欢迎。

        可惜现实太残酷,痴汉先生不知道在哪修身,没注意到我爱的感召。无计可施之际,幸好小亚赶回及时。见我们俩大男人光天化日下搂搂抱抱他简直要疯魔,上来嗷一嗓子怪叫,一拳就把王铁锤揍去出老远。

        小亚胸膛急剧起伏,气喘吁吁,看样是心急火燎一路跑回来,又被男人接吻刺激得不轻。他揍翻王铁锤后二话没说又上来补了我一脚,狠狠骂道你个孙子作孽吧你就,真他娘吓死我了。

        我才是真要被吓死的那个人……我现在没心思管小亚.情绪怎么样,只盯着倒地半天没爬起来的王铁锤,皱着眉想这熊人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又他知不知道他体内藏了个什么。

        小亚没理我呆站着发愣,他现在火大得很,好似待要喷发的小火山,不找个出口泄愤能憋死。他怒气冲冲上前一把揪起王铁锤的衣领,凶狠骂道尼古拉斯你他妈王八蛋,搞什么呢你,想欺负你弟弟是个娘炮不会反抗啊!

        我真是躺着也中枪……我刚还思考更深层次的灵异交流问题呢,结果这孙子一句话就把我拉进柴米油盐的现实了。我轻轻操了一声,说老子什么时候成娘炮了,你个缺德玩意儿能说人话不……

        ——我是有被人喊过小白脸,可娘炮这么严重性质的还真心没赶上过。

        小亚回头瞪我,眉毛竖起老高,看样我不跟他统一战线让他很不爽。我也觉得自己不对,就结结实实扇了自己一耳光以示歉意,顺带让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准备好好思索一下王铁锤究竟撞了什么邪门东西,竟会有如此凶残的夺舍能力……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阿风风风风扔的地雷,三俊鞠躬。

        啊,尼古拉斯免不了要被王谢一通胖揍的……同情的泪水。

        不会三劈也没有副CP的,这个文就主角一对。

        明天休息一天,我也算个劳动者嘛捂脸,人家也要放假假嘛扭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