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38痴汉守则三七条:分外眼红

38痴汉守则三七条:分外眼红

        三十七回

        脾气这东西不能随便朝外人使,跟个刺头似的相处得引发多少麻烦呢。我也没好意思直接撵小亚跟王铁锤滚蛋,我性子不极端,甩不下那脸子。我瞅着王谢明亮亮的眼睛里满满盛的全是冒寒气的冰碴子,还有眼底一抹躲躲闪闪的委屈,我难受得跟小猫爪子挠心似的。这家伙打从出生起就没分到我一份足量的爱,好歹天天对着明尊磕头作揖跑出来了,结果还不能霸占我一个人,想想真挺冤的……不成,回头我一定得好好补偿他,这年头虐待小动物还得上头版头条给人民群众批判一下呢,我养了个智商不低于猫猫狗狗的大活人,我不能做事儿太不仗义了。

        背对着另外俩熊人,我冲王谢讨好地挤挤眼,示意他先别动气,回头我跟他细细解释。结果王谢估计是伤心透了,根本不爱搭理我,哼一声扭头就走,弄的我傻傻望他背影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搓手尴尬。

        这下可好,王谢本不多话的脸皮子现下更不肯动了,开足冰山气场钻厨房里硬把另俩人吓出来了。王铁锤瞅着王谢硬邦邦的背影直乐呵,说哎呦不是吧,你同学看样不太欢迎我们啊,要不……等咱吃完留下点糊口的伙食费?

        说着这损孩子还装模作样摸出钱包,当着我的面点了点里面零星的毛票。

        我一屁股坐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嘴里嗤了一声,心想人家王谢亿万富翁不显山露水,拿金条能活活砸死你,他还指望你给俩糊口伙食费呢,你给人提鞋都不配。

        小亚倒是没王铁锤出格,还笑嘻嘻凑厨房里帮忙,自我介绍之余顺道打听打听王谢身份背景,看看有啥不入流的共同语言没。我看俩大个子堵在不足十几平方的小厨房里忙前忙后,乐得嘴给咧耳朵后边儿去了。我对着厨房方向喃喃对王铁锤说,尼尼哥啊你快拉倒吧,这事儿怪我没提前打招呼,王谢估计就准备了我一人的饭,等四个人没得吃他做主人的要不好意思了。那什么,等会儿你可少说两句啊,你知不知道你特招人嫌,你不说话一屋子人都清闲。

        王铁锤呸了我一口,放回钱包,又转头看看厨房里把砧板剁得梆梆震天响的王谢,颇有些不服气地咧咧嘴,说耀耀你个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也就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不是不知道你哥我的脾气,哥哥可是专治不服来着。

        我无聊切了他一声,说服你妹妹服,吃个饭还堵不上你那张破嘴,赶紧跳楼吧你。

        一提这茬子王铁锤本还精神奕奕跟大兔子似的脸又愁兮兮耷拉下来了。他闷了半晌没说话,最后点了根儿烟,吧唧几口,屁股挪吧挪吧凑我身边来,怯怯打量我一眼说,耀耀,怎么办呢,之前我跟你说的……你可别以为我是骗你的,其实我……哎哎你先别生气,别扯别扯……疼疼疼,卧槽我脑子清醒得很,我是真挺想……哎哎你!你!让不让人说话,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说你妈个球!我直接回骂了他一句,揪着他头发抬手就要扇上去——这孙子把我气得心肺要炸了,明知道自己不对劲还可劲儿拉我下水,亲我那一口的恶心味儿够我做好几天噩梦了,这还不死心呢!

        我啪啪扇了他后脑勺几把,丢了他烟头恨恨骂,说你个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消停消停成不!再来一回我他妈非亲手打包把你从上楼丢下去不可!你不知道你嘴里有什么玩意儿,再敢凑上来我给你活撕了!

        我这番话说的挺凶,以往借我个天胆儿我都不敢这样,可现下我必须凶,不然镇不住他的邪性。之前我没详细给他解释我们俩嘴对嘴之后产生的异状,只隐隐提了一下他身体里似乎有别的东西,很可能趁他不注意时会掌控他的神智,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王铁锤不信邪,临秋末晚却还是中了招,我跟小亚都认同这种说法,他不想承认都不行。

        王铁锤自知理亏,有点承受不住我凶巴巴的怒气,一反常态没修理我,而是好声好气要跟我商量。我怒从心头起,哪会管他这茬。我跟小亚等帮他弄明白问题所在就算仁至义尽了,下半辈子我还要抱我们家王财主大腿呢,我可没闲心再去招他。

        可有道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我跟王铁锤已经算是贴着面小小声咬耳朵了,没想到零星半点的话语还是落进王谢耳朵里。我没料到王谢反应这么大,就听耳边呼呼一阵风,我愣愣一回头的功夫,王谢已经提着还占着肉沫子的菜刀冲出来了——

        王谢一把挥开我,揪住王铁锤后衣领死死摁他进沙发。沙发软绵绵,王铁锤的脸当即陷进去一大半。我一看这是要闹起来的节凑,急得冷汗直冒,赶忙上前拉扯。王谢不依,泛着寒色的眼尾稍斜盯了我一眼,一瞬间我见他眼中怒色与恨意混杂糅合,惊心动魄的深琥珀色使得我身子立时僵了半边。

        王谢警告完我,又利落曲起膝盖直顶上王铁锤的背,微微一用力,就听王铁锤脊椎咔嚓微微响了一声。我眼瞅着王铁锤脸唰一下青了,伏在沙发里止不住地咻咻直抽气。

        王谢伏□,声音简直是从万年冰窟里浮上来的,他几乎看不出血色的薄唇对准王铁锤耳朵,一字一句道:“你这个畜生,你对他做了什么?”

        ——虽说一身粉色小熊围裙外加满满油烟味儿,可浓厚的生活气息依旧掩藏不住王谢周身散发的不可抵挡的杀意。他平时对我总是痴汉脸笑眯眯,不说重话也不反驳,偶尔床事上露出一点本能凶性,后来都会亲亲热热安抚我。相处久了疏忽了,弄的我都快忘记他当初一出手就是直奔本垒的狠厉果决,以及天生是为了取别人性命而存在的事物了。

        此时的王谢仿佛一柄从不出鞘绝世宝剑,一旦出鞘,势必要卷起战场中历练出的真实杀气震慑四周。他面色冰寒如霜杀意腾腾,眼中只有对身下之人说不出的愤怒,仿佛要剐其肉融其骨才能解除心间猛涨的恨意。

        我跟小亚在一边直接吓傻了眼,脑袋随时有当机的可能。虽说我们俩也算不上啥正经苗子,可杀人放火打架斗殴的事儿星少干过。头一回瞅着有狠人端菜刀二话不说直接开干,说实话,腿肚子转筋了。

        小亚估计刚跟王谢谈话还算有成效,咽了口唾沫,大起胆子上前,嘴里迭迭叨念着“误会误会有话好好说”,伸手想要拉开王谢。结果被王谢本就斜竖的浓黑眉眼一皱一瞪,立马绷紧了皮子乖乖噤声,跟小奶猫似的站我身边抽气不敢上前了。

        王铁锤不服气,在王谢身下叫骂,丝丝抽气嗷嗷喊着“放开我,你他妈算哪根儿葱,老子弟弟要你多管闲事,你他妈孙子!”

        我想扶额直接抽过去,王铁锤这性子碰上王谢,估计是天雷碰地火少说脱层皮。

        果然王谢脸色更阴沉了几分,目光盯着王铁锤的后脑勺能灼灼烧起来。他腿下用力,几乎要将王铁锤整个身体都掼进沙发中。王铁锤估计疼得狠了,叫都叫不出声,只能唔唔抗议,示意他除了很愤怒很愤怒外,外加很疼很疼很疼。

        王谢哪里会管他怎样,他本身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事物都不抱有感情。就见他铮亮的眼睛半眯起,眸中厉色一闪而过,攥紧王铁锤后衣领提起往前一松,直直把这人鼻梁往裹着硬芯儿的沙发扶手上碰。

        我一看这他妈还了得,王谢手劲儿有多大我是亲身体验过,给他当花瓶一般砸了王铁锤的俊脸非成飞机场不可。我吓得腰子都打颤,话都来不及说一把扑上前抱住王谢腰,死命把他往后拖。可结果还是晚了半步,一错偏之下王铁锤鼻梁闪开,额头却是跟铁锤砸钉子一样结结实实磕沙发扶手上,发出砰一声**打击的闷响。

        我在王谢身后直了眼,眼瞅着王铁锤两眼一翻,跟夏天正午的娇花骨朵似的蔫蔫儿趴下了。

        小亚在一边彻底吓愣了,等磕碰回声响过去老半天,才颤颤开口问:“吴耀,他真是……你同学?不是在哪里犯了事儿的逃亡犯,跑咱这儿来避风了吧……”

        我回头,无可奈何咧了个苦笑,心中忐忑想着,完了完了,这俩疯子痴汉的梁子算是结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干字才能体现纯爷们抢媳妇的真髓。可惜对手太强大,尼古拉斯还未施展就被K.O.出局,凄惨收场,真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一枝红杏出墙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