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41痴汉守则四十条:线索

41痴汉守则四十条:线索

        四十回

        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当天下午就去找了小曼。小曼这几天挺反常的,对王铁锤的行踪不闻不问,好似根本就不在意他这个男朋友。我是不了解俩人交往过程中有没有啥内部矛盾,也没资格指责谁,可这当口你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闹个一问三不知,也未免太不近人情。说实话,我挺不乐意的,也存了小曼明知道却不告诉我的阴暗心思,这便带了怒气怨气,直冲冲杀他们出租房里去了。

        结果也挺有劲的,确实让我开了一番眼界——

        夏天中午两三点天热人乏,睡个午觉都能理解。可你们一男一女穿个大裤衩子搁一个屋里睡午觉就不太正常了吧。小曼开门时我见她一身酒红性感睡衣前.凸.后.翘,还觉得挺不好意思,可没聊上三句屋里窜出一光膀子老爷们儿来,大喊着“谁他妈大中午堵人家门口不走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脸上的颜色可就不止一个不好意思了。

        兴许是天天受小亚个臭流氓污染熏陶,我脑子在这方面转得贼快。这场面几乎没用一秒我就整明白了,敢情趁王铁锤不在家,这冬瓜娘们儿背着他偷人了!

        我是一阵恶心,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自己找不着王铁锤吓得睡觉的心思都没了,这女的怎么这么不要脸,丝毫不担心罢了背后还劈上一腿!就冲这野汉子在家里熟门熟路的腔调,指不定俩人劈上多少回了。我又是一阵胃抽抽,心想回头一定让王铁锤把这水性杨花的家伙甩了。

        我当时脑子一根筋,没多想,只知道不能白让自己表哥蒙鼓里受委屈。二话没说,我推开小曼上去凑人,一记狠拳把这男的掀地下了。之前我还嫌弃王谢提菜刀干架太冲动,这会子我怒气冲涌不比他差,心里恨得呕血,直比自己戴了绿帽子还火大。我是真恨不得杀人不犯法,好替王铁锤把这对狗男女料理了。

        眼前这野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吃了我一老拳没叫怂,一翻身起来直接顺了烟灰缸照我头上砸。我眼角余光瞟着这块水晶烟灰缸可是一货真价实的大厚实玻璃,拍脑袋上比空手砸西瓜容易,我赶紧躲,可结果还是晚了一步,给这孙子一下拍肩膀骨头上了。那真是天昏地暗一阵疼,我额头上冷汗珠子跟雨似的往下滚,疼得我呲了半天牙。小曼在一边吓得跟小奶猫似的不会动弹,直看我给人拍地下了才嗷一声哆哆嗦嗦上来拉架。这野男人估计骨子里也是一孬货,不敢玩了命跟我比划,骂骂咧咧借坡下驴起来了。

        我差点没哭出来,真恨自己没有王谢那体魄,一身精瘦的肌肉甩了上衣吓都能吓退好几个。我身条瘦长一看就没啥战斗力,也无怪最后还得靠女人解救了。

        冲小曼没合起伙来往死里整我的面子上,我态度稍稍缓和了一点,没张口闭口狗男女了。我瞪了他野男人一眼让他赶紧闪边儿,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严肃问小曼到底知道不知道王铁锤去哪了——他们这趟子浑水我是没心力再搀和了,找着王铁锤才是大事。反正都说女人如衣服,王铁锤向来没心没肺,裸奔就裸奔吧。

        小曼见我不打算豁出命咬人了,也安静下来,给我倒了杯水,简短说了说她跟王铁锤感情尽了,再呆一起没意思了。又说王铁锤最近古怪的很,说出的话大多数很难听明白,所以她也没心情跟他交流,是真不知道他去了哪。

        我眉头一皱,说这情况是不是你借他女装穿开始这样的?

        小曼身子一抖,看样对这事挺紧张。磨磨唧唧半天,最后她承认了,说是。又立马跳起来反驳,含糊说不是你们说他自己撞鬼的么,我还以为他就是被鬼缠了身才那样的……

        我一听这话就不对头了,小曼肯定还藏了什么秘密所以才急于替自己洗脱。我目色一厉,咣当一下把手掌拍桌子面上,身体前倾头部下压,尽量给她造成一些暗示性的心理压力,沉声问,小曼,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事情没有说?

        我这样无情的恐吓女同志旁边的野男人看不过眼了,骂了一声又想上来找茬。我也没废话,抿紧唇站起身,一把抄起屁股底下的木椅子当即抡了起来。小曼大惊失色,赶紧摆手拦住我们俩,又急急冲我说是是是,她是藏了一个秘密没说出来。如果说了希望我赶紧走,不要再跟他们过不去了。

        我一直作戒备盯紧那个将要动作的野男人,直到他佯装不屑一声哼后才放下椅子,扭头示意小曼赶紧说。小曼回忆了一下,支支吾吾说其实那件红裙子并不是她的东西,而是从她们酒吧统一的员工宿舍楼,一间废弃的女员工宿舍中拿出来的。

        我神经一下紧绷起来,小曼这句话里大有文章。我拧着下巴仔细捋了捋线索,挨个问小曼,说为什么你不把你自己的衣服给王铁锤?已经租了房子同居怎么还留着员工宿舍没退?你们那间女员工宿舍为什么废弃了?而你为什么又一直不肯把这件事告诉我?

        小曼脸色白的够呛,跟刷了层墙灰似的不自然。最后她点了根儿烟,沉寂了一会才交代说,王铁锤人是挺不错,可惜跟自己性格不合。看他愿意供应自己吃穿的份上才跟他同居,其实心里并不是非他不可。员工宿舍一直没退就是为了方便过点自由生活,不用被他跟狗似的天天跟着。当初他要女装自己也没太当回事,也不想花心思帮他买,就直接从七楼一间废弃宿舍、现在成了宿舍楼统一堆放杂物的杂间里随便翻了一件还中看的裙子来,送给他穿了。

        小曼讲述这些时用词不怎么委婉,听的我牙关紧咬拳头都要攥碎了。我强迫自己压下一口怒气,接着问,废弃宿舍怎么回事,衣服又是谁留下的。

        小曼喷了口雾,回忆了好久才不无苦恼地说,已经记不太清了,他们酒吧老总家大业大,好几处产业的员工都住在那处宿舍楼里,所以当初谁在那间废弃宿舍中住已经没人记得。只知道那间宿舍的女人三年前因为感情问题上吊自杀了。也是打那之后没人肯住那儿,所以干脆给大家当杂物间用了。

        我心咯噔一跳,直觉得王铁锤的神经不正常跟自杀事件脱不了关系。如果没错的话王铁锤身上的邪灵就是自杀而亡无法投胎的女人的怨灵,而怨灵为什么会附着在衣物上不散,就需要更深一步了解。于是我又问小曼,说你知道那个女人自杀的原因么?

        小曼摇摇头,说具体细节不清楚,三年前自己还不是酒吧员工,所有事情都是听说来的。只知道那间宿舍的女人她男朋友不要她了,她一时想不开把他男朋友杀了,然后自己又上吊自杀了。

        我给惊得浑身一阵抽搐,心想只不过是个分手怎么能闹出这么大动静。没想到小曼接着又补上一句,给我大夏天里惊出一身冷汗——

        小曼恍然大悟一般一拍巴掌,脱口说当年那出自杀事件闹得还挺轰动来着,政法频道上来回研究了好几天,你回去查查就能看见。因为女人自杀前杀了他男友,直接把他男友人头砍了下来。等刑警追到她身上时她已经在宿舍里上吊自杀了。最后尸首和凶器都没找着,只在宿舍里搜出了她男友的人头。而且头颅已经被剥的干干净净没剩下一片肉了,经鉴定说是头骨被高温沸煮过,除掉肉后淋上了驱虫的尸油……

        我捂着胃干呕一声,心想这位行事大胆作风激进的奇女子幸亏也挂了,不然以后社会上指不定多出个食人魔杀人狂什么的,那可真叫人吓破胆。

        经小曼一提我也回忆起三年前那出轰动一时的诡异情杀案,只是没想到三年后居然会跟王铁锤扯上关系,我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多研究研究。

        记得那出情杀案有个让人苦涩的缘由,经当事人亲友以及目睹过俩人接触场面的知情人爆料,说这对情侣谈恋爱有些年份了,却是不想女人怀孕五个月、俩人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男人出轨了。女人工作是在酒吧做陪唱公主的,职业有些惹人遐想,可这个女人用情专一,很有些死心眼的成分。听说男人有了新欢她根本接受不了,还不顾情面跑到男人工作单位大吵大闹。男人当时很不高兴,直接面斥女人是个婊.子,背地里不知道跟多少客人发生过关系,并表示找个男人也不会找她那样的,叫她打掉孩子彻底死心算了。

        其实这情况多少有点理智的人一分析就明白,听男人的说法似乎很早对女人的职业就不满意,想必真要有分手念头肯定不止两三天。可为什么偏偏等到女人怀孕五个月后才提分手,为什么不早一点,在刚检查出怀孕的时候分手呢?

        所以后来事情有了惊人转折,特别苦情。男友妈妈事发后出面澄清,说男人婚检时查出骨癌,不管死或不死,都是一件能把一个健康人活活拖垮的事情。他很爱他老婆,不愿意自己老婆天天做陪唱公主如此辛苦之余,之后的人生还要背负上他的重担。所以他干脆狠下心提出分手,让女人再找个人继续生活。

        可惜女人也如他一般用情至深,无法了解他的苦心,反而偏执成狂,酿成了两个家庭不可挽回的悲剧。不过这并不是现下浮躁社会关注这场悲剧的缘由,真正值得人反复咀嚼的,反而是女人作案前曾经有一次诡异的泰国之行……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寰宇奇藏,阿倩,阿声声的地雷,谢谢如朕亲临的手榴弹,真爱啊,亲一口先。=3=

        写的好没底气,我这个真的算低级趣味吗?呜呜呜呜呜,怎么办,我只会写这种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