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58痴汉守则五七条:养儿子

58痴汉守则五七条:养儿子

        五十七回

        以前看电视上儿童向广告觉得特好笑,广告词写的挺朗朗上口,成年人听起来却是格外二缺。什么“哪里不会点哪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啦;什么“孩子感冒老不好,多半是废了”啦……我是从没带过小孩,不知道小屁孩们有什么大人没法忍的毛病,可今儿见了三叔,被那居心叵测的小黄鼠狼一通胡搅蛮缠,我算是切身体会到被熊孩子缠磨的痛苦了。

        ——我才是真要废了!

        我现在超级后悔找三叔个老神棍出主意,正经事没办成,还把唯一一个能当靠山的家伙赔进去了!

        你说这事儿闹的……你能想象一个模样超级正的帅哥眨着星星眼死皮赖脸缠着你嗲嗲叫“把拔”么?你能想象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咬着手指头一脸馋相盯着外头小卖铺的廉价棒棒糖么?以前这汉子在床上胡作非为一口一个“宝贝”叫得欢,下了床,好么,一天不到的功夫瞬间差上一辈儿!逼得我一口老血堵胸口,就差屁滚尿流喊出“儿子啊把拔真不想跟你**啊你放过把拔吧——”

        我对着内里幼龄化的王谢一个头俩大,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这副操蛋场景……

        说起来,这事儿还要怪那只小黄鼠狼瞎出馊主意。当时三叔铁了心不插手,没辙,我只能等黄大仙仗义相助。我以为这小东西做过一次孽没讨到好,少说也得攒下点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大智慧才是。没想到丫真一小家子心性,直接抛出一杀千刀的灵魂替换法子——

        大仙慷慨说他会帮我们作法,协助小鬼进到一个人的躯壳里,让小鬼借机好好泄泄怨气,把它喊爸爸的缘由说个清楚。等小鬼怨气消散差不多了,应该就不会缠磨人,能顺利往生去了。

        乍一听这方法似乎很科学保险,不过我细细一想,惊得差点把茶杯打了。我连连摆手说这可使不得使不得,把一大活人的魂儿撵出去,装个小鬼进去,这干的勾当跟找替身的凶灵有何区别。太造孽了吧,不行不行,再换个法儿吧!

        大仙很不可思议地盯我看了半晌,见我面色坚决,他撇开视线一甩袖子,很是轻佻笑了一声。这笑声听我耳朵里怪怪的,不知是在嘲弄我胆小,还是自嘲跟我谈话浪费心思。

        我讪讪,就求助地看向三叔。我以为这老神棍好歹有点职业操守,不会白看大仙胡闹不吭声,没想到他还真铁了心坐得住,也不知茶叶水里是不是藏了奇珍异宝,丫眼珠子盯着水面楞不带眨一下的。

        孤立无援,我只好再跟大仙讲条件。我斟酌了下,说三叔不是认识一位很厉害的出马仙么,让小鬼上出马仙的身把他的怨气表一表,不也是一样的么。咱……咱就不用另找别人了吧……

        ——三叔闻言没表态,倒是大仙反应明确了许多。

        大仙甩着袍子迈着小步在我身前徘徊了几趟,漆黑眼珠亮亮地泛着明光,直勾勾盯着我脚下不知寻思些什么。我给他看得浑身直发毛,忍不住缩了缩脚。而这一动作像是触到大仙的神经,就听他“啊哈”一声,白玉般的双手对合拍了个响巴掌,止住步子站定看我。

        我不明所以,也抬眼对上他的眼睛,接下来的发展却让我无比震惊——大仙本还无甚表情的脸上忽然勾起一个诡异的笑,红艳艳的薄唇微微噏动几下,没声音传来,我却分明听到耳边生起一股风。而后,大仙翘起手指往我身前一勾,吸力袭来,我感觉整个身体被他轻易拉扯向前,像是拴在一根线上的木偶般失去控制。我赶紧抓紧扶手稳住身子,攒了好几口劲才算没丢人直接扑到地上。可谁知还未等我坐稳身子松口气,大仙又翻手快速挽了个手花,指尖指向王谢方向猛地一弹,就听“砰”一声响,王谢个倒霉孩子像是被巨锤抡了一般,整个人向后翻倒了过去。

        这场面太过意外,我一时大惊,顾不上询问先跑过去查看王谢状况。王谢这次算是真正的躺着也中枪,明明没被碰着,却是如中弹一般直挺挺躺地上了。我见他紧闭双目面色惨白,硬邦邦的脸颊竟如石板般冰冷僵硬。更为古怪的是他额间莫名多了一个墨幽幽的青点,正如漩涡般汩汩散着怪异青气。我一时疑惑,忍不住伸手探了探撩了撩,青气有知觉般往旁边闪了闪,似乎很高兴被我打搅。我转头愤愤瞪向黄大仙,我很愤怒,也不顾面儿上过不过的去,我必须找他要个说法。而王谢适时睁开双目,一把扯住我手腕,一口软糯糯的“把拔”叫出,算是彻底把我拖进了低龄化的噩梦中。

        往事不堪回首……好不容易把见什么都好奇的王谢拖回家,我疲累不堪,连走三步去倒杯水喝的劲儿都没了。王谢跟我进屋后一直没敢有大动作,只紧贴跟在我身后活动,乖巧得像个刚嫁进门的小媳妇。

        ——黄大仙告诉我说,王谢现在这副躯壳中已经住下了小鬼的魂儿,没有他的法力加持小鬼暂时出不来。而我的首要任务是跟小鬼搞好关系,尽量解除它对尘世的执念,等三叔寻到一个能容纳他的死胎时再放他出来投生,一切便可功德圆满。

        而全程被隐秘公报私仇、无辜躺枪的王谢同志,只能在小鬼疲累沉睡时选择灵魂交替,再接管他的身体。这情况就如医学上的人格分裂一般,王谢在大仙法力掣肘下需要遵循“你唱罢来我登场”的操蛋原则。

        我是泪流满面,好好一个对象转眼成了儿子,等晚上睡觉时我怀疑我得良心不安,时刻背负着向未成年儿童下手的罪恶感……

        王谢探头探脑怯怯看着我,眼神儿是显而易见的委屈。他嘴唇动了几下,似是想说什么又不太敢的样子。我瞧着他太过违和的示弱模样哭笑不得,因为我知道一路上我嫌他太烦,口气不免冲了几分,把他给吓着了。他现在一心一意当我是爸爸,爸爸教训儿子估计在他认知中也是天经地义,惹我生气了他自己也惴惴。现在搓着手指头想上来套近乎又不敢的样子,不似之前要溺死我的小鬼,倒像是一只家养的小狗。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莫名自己也不忍起来。不说别的,单是王谢的脸就足以让我丢盔卸甲了,何况现在他还做出受了欺负又忍着不敢出声模样,眉毛稍稍一皱我就跟着难受了,更别提再板起脸凶他了。

        我为自己犯花痴的行为不齿,又忍不住想安抚他的念头。叹了口气,我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站一边自觉罚站的王谢过来坐下。

        王谢眼睛显而易见的一亮,像是小狗看见了什么好吃般兴奋。我心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可已经来不及了,王谢一米九的大个子发了癫一般蹦蹦跳跳猛扑上沙发,给我一个熊抱后修长有力的手臂紧紧勾住我脖子,全身瘫我身上死活不肯下来了。

        我给他勒得要翻白眼,便使出吃奶得劲推他。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配合,脑袋一个劲儿往我怀里蹭,嘴巴里也嘟嘟囔囔委屈喊着“把拔把拔,把拔不要抛弃我……”身体更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我,分毫不给我反抗的机会。

        这可把我给膈应的,一瞬间泛起的爱心全都喂给狗了。我咣咣甩了他后脑勺两巴掌,大声呵斥着“滚下去!”王谢却是毫不动摇,甚至在我的激烈反抗中眼睛含上了蒙蒙水汽,他咬着下唇泪汪汪看着我,似是在无声控诉我这个当爹的行为太暴戾,那小眼神儿要多传神有多传神,一瞬间我给看愣了一下,竟真的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真下手重了。

        我一时犯起了难,对着一个不是王谢的王谢,还是个有点神智不健全的王谢,要怎么养啊……

        作者有话要说:状态实在糟糕,有可能不能定时更,多多包涵啊,卡文好蛋疼qaq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8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