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第59章 痴汉守则五九条:怀孕了?

第59章 痴汉守则五九条:怀孕了?

        五十九回

        我醒来时满身是水,要不是知道自己陷进梦魇我都怀疑自己尿床了。轻声轻脚爬下床,我赶紧窜进浴室里冲了个澡,满身黏糊糊的血水味,闻多了我怀疑自己也得丧心病狂了。

        冲完澡拿了瓶冰水镇镇嗓子压了压惊,我来回踱步在客厅中陷入长考。小鬼的死因算是弄明白了,被亲爹活活虐死这事儿就算菩萨也得头上三尺火。不过按照以往规矩,这小鬼想要安安生生超度往生,一般得大仇得报才行……想到这儿我后脊背不禁一凉,心中忐忑如猫爪抓挠般难受。我憋不住悄悄来到卧室门边,扒开门缝往里瞅了瞅还在睡梦中的王谢。这家伙身体里的小鬼可是把我当老子看的,要是真想对他亲爹复仇,还指不定会把我怎么着……可转念又一想,从小鬼接近我的态度来看,他倒也没有过多怨恨的模样,反而有种被扫地出门的小狗又巴巴循着路径自己回家的倒贴意思。

        情况有点怪,却也不是不能解释。平心而论这惨绝人寰的事儿要是发生在我身上,纵是我爹真想了结了我,我估计也没本事说服自己真对亲老子下狠手。这小鬼上赶着讨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想来是要再唤起爸爸曾经对他无微不至的疼爱。

        我脑内灵光一闪,忽然有了个解决一切矛盾争端的办法——我何不当一回好人,替他亲爹好好改造重新做人,伏低做小把小鬼哄个没脾没气然后安稳转生?这结局你好我好大家好,对谁都是再圆满不过了。

        定下主意,我仔细想了想此种办法的可实施性。于是等熬到晚上真正的王谢钻出来时,我把初步想法跟他全盘汇报了。

        王谢这家伙好几天都被憋在晚上才能出来放风,闷到不行,才准备缓缓气又被我一通长篇大论堵住,皱眉盯我看半天愣是一个字蹦不出来。我有些莫名,掐掐自己腮帮子,问他,你干嘛这样看我,看的我毛毛的。王谢弹了我一个贼用力的脑瓜崩,摆正他白生生的波斯猫脸儿,用竖起的眉毛弧度很明确表示了他此时极为不满意的态度。

        用王谢的话说,占了本大爷的身体不说还要本大爷的老婆好吃好喝伺候着,这破事儿放哪个BOSS身上都不合适啊!岂止不合适,简直是惨无人道人神共愤了都!

        我啧了一声歪歪嘴,说你要这么想那扯皮得远了去了。拉倒吧,不合适就不合适吧,政治上不还讲求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我这不也算是开创天师捉鬼人性化定制服务的先河嘛。

        糊弄了王谢一阵,我又耐下性子跟他解释,说之前在梦中小鬼被活活折腾死的场景对我冲击实在太大了,震得我心惊肉跳坐立难安。那一声声凄惨求饶自始至终无法从我耳中顺利清除,真要放任这小家伙作弄个灰飞烟灭的结局,我于心不忍。

        王谢看我都快赶上临表涕零不知所言了,就不吭声了。他垂下眼睑抿嘴不肯说话,我抬手摸摸他睡得毛茸茸的脑袋,温声说先忍个一两天吧,等过几天我把人送走了,回头请你吃好吃的。

        王谢掀起眼皮看我一眼,最后实在无奈了,额头倾过来顶上我的额头,叹口气,妥协了一声“好吧。”我笑笑,掰过他腮帮子亲了一口,回了个“谢谢。”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找三叔去了,进门也没客套,直接把想法说了。三叔倒是位看破红尘的高人,对我颇有些圣母的想法既没叫好也没反驳,只是说会帮我从侧面处理这桩事。

        我稍一斟酌他这个词儿,觉得有点不对味儿,就想问问所谓的侧面究竟是怎样个侧面法。但抬眼一对上三叔“天机不可泄露”的眼神儿,我就自动噤声,乖乖把嘴巴缝上了。倒是一直阴魂不散站旁边看热闹的黄大仙,黄澄澄的眼眸子带钩子一样扫刮我全身,轻笑一声,翘着小拇指幽幽说,你还真把缠着你的小鬼当儿子养了,了不得啊,当初怎就没见你对我多仁慈?

        我转头白了他一眼,语气不善说那是你自找的,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别人。这话不大中听,黄大仙小脸立马刷上一层灰突突的白漆,嘴张了张,可着实蹦不出几个能和他形象相衬的和谐词汇,只好皮笑肉不笑哼一声,甩了两只大水袖子扭头走人作罢。

        我耸肩,鞠一个九十度大躬送仙人离去,也拱手跟三叔告辞,回学校去了。

        回学校后我跟小亚一起听完课,吃饭的空档,便同他一起学习研讨如何带孩子。

        小亚同志呢也算万花丛中过,虽没搞出过什么事大儿但经验总比我丰富些。带孩子什么的我一光棍真心不懂,跟他商量总好过我一个人瞎琢磨。

        其实说到带小孩儿这事儿小亚还有一段花边插曲,就是之前这孙子脑抽风,学人赶时髦闹网恋,也不知通过什么手段什么平台认识了临市一女孩,俩人真可谓天雷勾地火,乍认识就谈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如火如荼。情到浓时俩人寻思着该见见面了,当然,这面小亚是不白见的,这孙子光避孕套就足足准备了三盒,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早给精虫蛀掉了。女孩也是个知情识趣的,一看小亚真人如此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当下软了腿,跟小亚黏黏糊糊处了几天,滋润到不行。

        对于这档子没羞没臊的事儿我们这帮兄弟倒是乐见其成,因为学校里只要数的上的美女基本都有意无意遭过小亚毒手,我们一个个眼珠子红的赛兔子巴不得小亚赶紧滚,最好滚出宇宙别再祸害我们这一票感情灾民。不过小亚也不是什么长性的人,把人姑娘捞到手了激情也退了。回来后小亚对姑娘渐渐冷了下来,跟人姑娘视个频都找无数借口。可人姑娘不这样啊,一颗红心准准扑在小亚身上,都把小亚当未来男家长看,就差写个语录天天搂着睡觉了。于是又见过几次面,小亚直接跟姑娘摊牌,说分手。姑娘哇一声就哭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就差死给小亚看了。

        当时闹这场我跟在旁边,小亚个无良人士死乞白赖要拿我当借口,对人姑娘非常歉疚说,他其实是个双性恋,真爱是我,前几天我刚刚接受了他的表白,所以他要分手追随真爱,不耽误姑娘了。

        这混球是想一刀两断永绝后患,可人姑娘给彻底吓傻了。等回过神来姑娘不依了,鸡飞狗跳闹得那叫一个欢实。不过小亚这孙子从来不吃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他头发一甩很决绝的挥挥手作别过期的云彩,就那么走了。

        我除了骂他人渣外我也没辙,我总不能牺牲自己做接盘侠。于是这事儿不了了之,谁也没再提。

        可没想到半个月后,一件超大超可怕的事儿找上门来了。那姑娘一通短信吓得小亚屁滚尿流失了魂,才谈上的新女朋友都没心思哄了,直接跟人家掰了。

        小亚哆哆嗦嗦跟我说,那女的怀孕了,都俩月了,还打算生下来,要怎么办。我一听差点没吓背过气去,当场甩了他一耳刮子,骂,你个蠢材,看看你造的孽!又骂,你那三盒子避孕套呢!都给你当气球吹着玩了?小亚哭丧个脸说我哪知道啊,我回回都用的……可谁知道这么邪门,就中标了呢?

        我一想也是,这事儿有点不对,就搂了小亚的肩膀摁他坐下,说小亚你先冷静,别激动,兄弟给你捋一捋,客观分析分析。小亚俩眼眶难得一见的水汪汪了,忙不迭点头。

        我想了想,竖起三根指头晃悠到小亚脸前,沉声说,这事儿有仨可能,第一,这女的良心大大地坏,为了让你回心转意她故意吓唬你,骗你说自己怀孕了;第二,这女的没骗你,是真怀了,可孩子有可能不是你的,想要诳你喜当爹,准备栓你在身边,又或者想讹你点钱——这情况倒也好办,破财消灾能解决不失是个省时省力的办法。最倒霉是第三个,这情况有点可怕……这女的一开始就铁了心跟你处对象,上床时瞒着你动了手脚,比如说在事先在套子上扎个小针眼儿啊什么的,然后一个不注意,就名正言顺怀上了!

        一听这个小亚差点没跪了,说哎呦我的耀耀啊你可别吓唬我,真这样我以后就摘不清了啊!我点头,说是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孩儿他爹,现在害怕了?你拿刀逼人家流产啊?

        小亚一听我也是动气了,就不吱声了,抱着脑袋一屁股蹲地上,唉声叹气痛苦不已。我给愁死了,真见不得他这怂样,就踢了他小腿一脚,说孩儿他爹你可别哼哼了,听的我心肝都老了。话说你打算怎么处理啊,好歹不一定有孩子呢,别先把自己给吓死了。

        小亚闷头想了一阵,说不行就再过去一趟,把事儿彻底说清楚,要真有……真有那什么,到时候再商量,要是实在不能办,也只好认下了。

        我见他还不是彻底渣到没边儿,气性也没那么大了。我也跟着蹲下,拍拍他肩膀,站在铁哥们儿的立场好生宽慰了他几句。小亚苦笑,说以后交女朋友可再不敢胡来了,这事儿撞一次就够了,再来脑仁都要吓萎缩了。

        当天下午我打算收拾了跟小亚一起过去,出什么事儿好歹身边也有个人照应。结果小亚不同意,且态度十分坚决。他说他后来又想了想,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假的,指不定里面藏着什么弯弯绕,我跟过去不安全,怕吃亏,要去他自己去就行了。

        我一听更不肯了,万一这女的用心险恶,一个气不过找人揍小亚一顿,那他还有小命儿回来不?我嚷嚷着不行,非要去。熟料小亚这孙子忒无耻,趁我上厕所的空从外面把门别住,自己单枪匹马溜了。

        宿舍里没别人,我咣咣锤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着小亚有可能遭遇的种种,我心中产生了极为浓重的不安,总觉得事情会出意外,不如想象中这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生日,码一章。又要上班去,忙成狗啊不开森。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