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第65章 痴汉守则六五条:完结

第65章 痴汉守则六五条:完结

        六十五回

        我恨草莓味,这辈子我都恨草莓味!简直无法想象草莓味洗发水涂满身后光腻腻滑溜溜堪比一身香喷喷润滑油的浪荡模样。这要是用在别人身上说不定我还喜滋滋乐上一乐,可现实是残酷的,我惹怒王谢的下场就是被当成活靶子好好开发了一次洗发水的新型功用。我全身骨头都快被这家伙撞散了,嘴巴痛膝盖也痛,最可怜是一把老腰,做完后直都直不起来了。

        第二天我几乎没能爬起床,还是小朋友精力好,就算借着王谢出了大半夜力气的身体,也能拼着一口气一大清早把我拖起来。我以为这小鬼自己呆了一整晚想通了,愿意找三叔投胎去了,结果这熊孩子说三叔那边免谈,游乐场还是有兴趣去玩上一玩的。

        我四仰八叉再度躺回床上,朝天花板翻个大大的白眼,心说不同意拉倒,烦心事回头再说,反正三叔要求今晚三更之前到,到时身体的主动权回归王谢,由不得你想去不想去了。

        想通了,我便麻利儿的起床洗脸,给小朋友煎了一份足量的爱心鸡蛋早餐。今天要去的游乐场有点远,坐车时间也蛮长,不事先吃饱怕是半路就没劲儿了。

        到八点左右我顺利牵着王谢出门了,我选的游乐场是这几年新建的,位置在城郊,比较偏僻,但胜在项目多设备新可玩性高,非常适合我跟小朋友在里面泡个一整天。也因为要玩的时间足够长,我出门没带很多装备。本身太阳就够晒,再拖拉上一大堆杂七杂八等玩的兴致都没了。

        去游乐场的线路比较偏,没有正式通公交,但有固定的游乐场大巴往返,站点离我们住的也不算远,我跟王谢步行个十几分钟就到了。

        今儿周日,我们算赶了个早,可上车时人已经不少了,而且没到发车时间拖家带口的人还在源源不断往上涌。找了俩周围还算空旷的连座安顿好,我整个人瘫椅子上崩溃了。王谢个禽兽昨晚真是不遗余力的折腾我,拿出活吞了我的架势去做。现在我走几步路感觉屁股要起火了,前后摩擦后面火辣辣一片痛,腰和腿部肌肉也酸痛到不行,真真儿是半步都挪不得了。此时此刻我深刻感觉自己能走上车实在全凭过人的意志,再瞅瞅一上车就盯着车载电视看个不亦乐乎的王谢,要不是他是个半大孩子,我真有让他背我一路的心思。

        感觉精神实在不济,我费力撑起身子凑到王谢身边,有气无力说宝贝自己玩会儿吧,把拔昨晚没睡好,想补一会儿觉,等宝贝看到所有人下车时再叫醒把拔,到时候咱们就到游乐场了。

        王谢点点头,又歪头轻轻碰了我脑袋一下,说把拔你靠过来,你枕到我的肩膀睡,会比较舒服一点。我抬手比了个“嘘”的姿势,佯装生气说宝贝不乖,又忘记了,在外面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喊把拔,要叫名字,叫吴耀,喊错了把拔可就真生气了啊。

        我还扬手做了个打屁股的姿势,算是成功把小孩唬住了。王谢电视都不看了赶紧对我狂点头表衷心,我也拍拍他大腿让他安心,自己歪头到另一边闭目养神去了。

        王谢还不安稳,又凑过头来小声小气说吴……吴……吴耀,你要不要倚住我肩膀睡啊,脖子会舒服一点……我心想俩大男人公共场合不能表现的太过亲密,于是闭着眼睛挥手示意不用,快速进入了睡梦。

        我睡得很沉,大巴什么时候开动的都不知道。等半途被透过窗帘缝隙的毒辣阳光晒醒,我才发现周末去游乐场的人真心太多,不仅满满当当塞了一车人,还有没有座位站在过道中间的。我揉搓了下眼睛直起身子,四周打量下,发现我后面不远有一对母子,母亲挎着个大包领着还够不到腰的小男孩站车中间晃晃悠悠,看母亲打扮家中应该不算富余,想来带孩子出来玩一趟也是酝酿很久的。再看看周围全是带孩子出来的,没几个能让座的,于是我跟王谢说了一声,拉着他起身给这对母子让了个座位——我们俩总归是大小伙子,我睡着了不知道,睡醒后就没道理继续装没事人了。

        也就是往后走了一小段,我才察觉出这辆大巴有点不对劲。我使劲嗅嗅鼻子,总觉得车厢后方有股似有似无的烧焦味。我怕是自己累迷糊产生了幻觉,便喊王谢来闻了闻,可这熊孩子的注意力全吸引在嘻嘻哈哈的电视上面,随便转了一下头就说没有啦,不肯再理我。我讨个没趣,也懒得跟他计较,干脆倚住座椅一侧继续闭目养神。恰好我身边是一位体积不大的小妹妹,见我站着睡觉胡乱晃悠不安全,就礼貌地匀了半个座位给我。我腰酸背痛站着也不舒坦,便感激地冲她和她母亲道了谢,客客气气坐下了。

        结果没睡多久我就给身边小女孩同她妈妈嘁嘁喳喳的说话声吵醒了,而随着小女孩越发大声的叫嚷,周围大人的喊话声也逐渐高了起来。我甩甩头尽力清醒过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四周起了细小烟雾,伴随着更明显的烧焦味,充斥满后部车厢。

        有心急的爸爸坐不住了,站起身朝前面司机师傅大喊,说后面有股很大的烧焦味,是不是车哪里坏了,要不要停车看看,一车大人孩子别出什么事才好。

        起初司机不在意,回了句太阳太毒晒的不碍事,可架不住好几个家长一致要求司机过来看看,司机不得已在路边停下车,来到车厢后头闻了闻,发现还真有一股明显的烧焦味,便好言安抚了一下满车不安的家长,自己下车到车尾查看去了。

        王谢一路上看电视入了迷,几乎凑到车载电视跟前去了,见车停下似乎情况不对,就走回到我身边怯怯地问我怎么了。我也烦得不行,本来坐车这么久屁股难受死,没想到车还坏了。不过为了不影响小孩朋友高昂的出游情绪,便故作轻松说没事,大巴有点小问题,等一会儿司机师傅修好就可以走了。王谢点点头信了,也算他良心发现,没再跑去看电视而是老老实实站在我身边了。

        没多久司机上来了,说后面发动机上的皮筏热的有点糊,不算要紧,他已经联系过游乐场的工作人员,说已经安排车过来接人了,不过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尽快跟游乐场接上头,车还是再往前开一开。

        有很多家长还是忐忑不安,可架不住一群孩子们都在嗷嗷喊“爸爸怎么还不开车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游乐场”便也勉强同意了再次发车。

        可事情坏就坏在这上面——

        大巴再行驶没多久,后部车厢中的烟雾便越来越浓,更有几近刺鼻的烧焦味从车底缝隙中钻上来,呛得人呼吸不畅。有家长受不了了,啪啪拍着车窗要求司机停车通风,而就在此刻,不知哪个小孩子嗷一声凄厉尖叫,稚嫩童声中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惶恐,大声哭喊——起火了!

        几乎同时,**火苗纷纷从车皮夹缝中猛窜出来,条条火舌翻卷车皮底部,不知廉耻地凑上来舔舐人们穿着单薄的腿脚。伴随几声噼里啪啦的小范围爆炸,车箱底部的火势瞬间成了燎原态势,一路烧到车厢前头。有经验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油箱爆炸的前兆,喉咙里挤出的叫声都变了形——司机!油箱要爆了!下车!赶紧下车啊!

        一句话喊出整个车厢霎时炸作一团,没有经历过此种恶境的女人小孩几乎吓呆了,完全不知所措地抱成一团哭叫,稍微冷静点的男人也随着人流不要命的往车厢门口挤,挤破头也要开车门下车。司机师傅慌了神,人太多太乱,他连好好安排逃生都做不到。大部分人挤到门口后大声斥骂司机不开门,甚至手贱在仪表盘上一通乱摁,可这当口电动车门的线路早已遭秧,根本无法顺利开门。司机一边慌乱解释一边站到座椅上呼喊,让有行动力的男人立刻就近寻找车窗边的安全锤,砸开车窗逃出去是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

        我同王谢一早就被困在车厢后部,身边大多是妇女小孩,我们无法踩着别人往前面跑。王谢个小屁孩吓傻了,失神叫着吴吴吴耀怎么办,怎么办,起火了!火烧起来了!而我也在一瞬间的慌乱后被王谢喊回神。用力扇了自己两大耳刮子努力保持镇定,我仔细回想之前看过的公交起火新闻,直到听到司机师傅声嘶力竭喊着大家找安全锤,我思路逐渐明晰了。深呼吸一口,我也大声呼喊周围乱成一团的家长,让他们先拿出保温杯之类的硬物砸开玻璃窗。

        我身边那对匀座位给我的母女一直缩在一起哭,我擦了把汗让她们先不慌,发誓一定会把她们救出去,让她们先让个路我好过去砸窗户。那位母亲四顾茫然吓得不成样子,几乎听不到我说话。我对她耳朵大声又喊了一遍她才明弄白我的意图,抱紧孩子让出个路帮我挤过去。

        有空隙我立马招呼王谢也过来,私心而论我第一个要保证是王谢的安全,其次才是为公为民借他的力气砸个出路。那对母女傻呆呆看着我们行动,看样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

        拆下安全锤后我找准窗户位置一通狠砸,砰砰几锤子下去成功砸出了一片蛛网纹路。此时火苗借着汽油助力大范围扩散,直直烧到了我们脚边。车底烫的几乎站不住脚,时间已刻不容缓。我赶紧把锤子递给王谢让他继续用力砸,我则抽了某位家长背包上挂的手绢包住胳膊肘,开始用手肘去扩大玻璃碎裂范围。

        当我撞向玻璃第一下时,一通超大轰鸣声在我耳边嘭的炸响了,过大的气流把我们全部人都推向一边,几乎是被一只火热大手打翻了一般。一瞬间我被爆炸震懵了,我都以为自己一胳膊肘把车砸穿了,结果车厢内炸响一片不输给爆炸声的凄厉哭号,让我明白原来是底部油箱爆炸了。

        烫人的火舌瞬间从车厢内部席卷开来,氧气被燃烧殆尽,呛人的浓烟伴随高温肆虐,所有人的神智濒临崩溃边缘。有古怪的烧焦味涌了出来,想到那会是什么我几乎抑不住胃部翻腾。没有时间思考了,我半拉半扶着王谢起身,眼神示意他马上砸开个出口。

        虽是个小孩子可眼前地狱般的景象也让小鬼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如果不马上砸开出口很有可能他爸爸会也会跟着丧命。我看见王谢眼瞳中迸发了非同一般的亮光,而下一刻抡锤声过后,如同天籁一般的玻璃碎裂声哗啦啦响起了。

        不意外,像僵尸闻到新鲜肉类后本能被召唤一样,响声吸引了周围被困的人群。求生**让理智尽失的现在,几乎没经过思想斗争就有人拉扯着别人涌了过来。哭喊声变大,踩踏推打层出不穷,拥挤的空间让浓烟与烧烫愈发明显,而同样陷入慌乱的我无法更多理会别人,我脑海中只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把王谢推出窗外。

        我不要命地拿手肘撞击参差不齐的玻璃碎片,掰开有可能会造成划伤的尖锐碴子,我尽全力扩大出口的可能,以保证王谢能完完本本的逃生。身后推进的力量似是受到月球引力不断递增的浪潮,挤得我难以站住脚。不断有人在身后喊着“先送我儿子出去,救救我女儿”之类的话,但当时的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近乎执拗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全力推着王谢到了窗口前。

        王谢回头看我的眼神中满是慌乱,既有担心忧虑又有分离的恐惧。他能看出我铁了心要送他出去,他挣扎着抓住我伤口错乱的胳膊,紧拉住我要一起跳出去。

        身后不知是哪个大汉出其不意打了我脑袋一拳,我身子一软歪向了另一边。满是鲜血的胳膊滑腻不堪,王谢根本抓不牢我,此刻又被凑上来的大汉猛地一挤一推,他直接翻了个身掉出了车窗外。

        人流潮水与火焰浓烟全面涌了过来,不断有人踩着我跳了出去。我被那个男人打得脑子发蒙,再加上烟雾翻滚呛得人神志不清,我想再挤回窗前几乎毫无可能。此时有个小小的手掌摸上我的腿,抓着我不断摇晃,嘴里断断续续哭喊着“哥哥救救我,救救我的妈妈……”

        隔着黑乎乎的烟气,我看清了是当时我答应一定要救出去的那对母女,小女孩哭着求我的样子让我无法不跟自家那只小鬼重合,几乎回光返照了一般,我挣扎着挥开四周乱踩的人群,一把把小女孩抱在怀里护好,转身奋力往窗边挤去。

        小女孩还不忘记他妈妈仍困在后面,嗷嗷哭着伸过小手要去拉妈妈,我喘着气安慰她说马上会把她妈妈送出去,揽过她的胳膊圈好,竭力伸出手去把孩子送到了最前面。

        小女孩被下面的好心人接住,我看到她落地后又转身去拉她妈妈。我当时近乎荒诞地想,这有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个誓言了,要是连这个也做不到,那我死也不会死的光彩了。

        为了给自己画上圆满结尾,我拼尽力气帮助她妈妈挤到车窗边。送她妈妈出去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外面王谢一声声染上血色的绝望呼喊。他一直喊我的名字,好像多喊一声我便能安全一分。莫名的,这使我想起我小时候在姥爷家村口那颗老梧桐树上,看到的常年蹲在树枝上叫唤的不知名鸟儿。鸟儿叫声十分特别,总是在夕阳红遍天的时候叠叠叫喊,它似乎在传达什么隐秘的东西,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只是空寥寥的随意乱叫。

        又是一声爆炸轰鸣响起,伴随着一早燃起的狂乱大火,气流携着火苗窜出两米多高。车体中央炸裂损毁,车厢内部严重变形,火势难以控制,似乎车顶之的天空都被烧红。我迷迷糊糊随着人流往窗外挤,但走到了哪一步,后来又是谁拉了我一把,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陷入昏迷后,我似乎进入了另一片混沌不清的空间,四周有水流动,清清凉凉的声音让适才经历火焰烧烤的我分外舒坦。我闭着眼徜徉其中享受这片难得的宁静,却听有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声声真切地说着——谢谢你。

        我睁开眼睛,却发现四周依旧模糊不清,我四下寻找,找不到半个人影。无法,只得对着虚空喊,是你吗宝贝,你在哪?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回应我的声音带着童真的笑意,说我一切都好啊,希望你以后也会很好很好。

        我觉得他这话似乎别有含义,便急声问,不对啊宝贝,什么叫以后啊,难道你要走?你要去哪,不是说好晚上跟我去找三叔的吗,怎么,现在就不听把拔的话了吗?

        孩子却很不给面子的一下子戳穿了我,学着大人严肃的口气说,不是,你不是我把拔,你的名字是吴耀,你才不是我的把拔。

        我脸讪讪,脑子却还有点转不过弯,心想我费劲救了一顿怎么救下这么个吃里扒外的狼崽子,张口便想教训一通。却听孩子继续说——但是,我还是很感谢你成为我的把拔,谢谢你陪我这么久。现在我要走了,如果给你添过麻烦,对不起,把拔,我是爱你的,希望来世我们能再见面,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而在这一声过后,我毫无征兆地清醒过来了。

        白色的墙壁床单,浓烈的消毒水味。我思考了三秒才知晓我已经得救了,现在正情况不明地躺在医院病房里。转了转略微干涩的眼珠,我看到了窗外亮着几点霓虹色彩的夜空,再转过脑袋看看正趴在我床边睡的一脸苦相的王谢,心想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不知有没有错过三叔定下的时间,现在去还来不来得及……

        想到这,我费力抬起满是绷带的手,自以为重重地扯了一下王谢的头发。睡梦中的王谢受了惊,活像只炸毛猫咪一样猛地立了起来。因为灯光不适,他眼睛条件反射地眯了眯,可在看清是我醒来后,漂亮的眼睛瞬间睁大,眼看就要箍不住里面不停泛起的泪水了。

        我赶紧拍他手背安抚他,顺便问了声现在几点了,结果张口被自己吓了一跳。我嗓子似乎被烟气熏得严重,现在沙哑的厉害。王谢也顾不上抒发感情了,赶紧喂我喝了几口水。在对上我询问的眼神后,他把后续经过告诉我了。

        原来在我被送进医院后不久,小鬼就独自离开找三叔去了。昨晚三叔那句为祸世人似乎印证了今天灾难的发生,小鬼难受极了,他本意是想一直快快乐乐陪在爸爸身边,可毕竟人鬼殊途,他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也就不能心安理得霸占别人的身体生存。不同的灵魂波长会造成怎样的异变,这个以后谁也说不准。

        他选择不再抗拒,安安稳稳找了三叔做了净化法事。四个月后他将以别人儿子的身份重新出生,但之前与我相处的记忆会全部消失,再不会造成我跟王谢的困扰了。

        听完后我闭上眼睛想了想,小声对王谢说:“喂,咱们认个干儿子吧!”

        王谢脑袋枕在我身边,像只吃饱喝足的温顺大猫,他轻轻摩挲我的手掌,笑着说:“你喜欢,都可以。”

        我也睁开眼睛也看着他笑,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在我昏迷的时候这小家伙托梦给我,说谢谢我,还有对不起,还有还有,他居然说我爱你。你看,这孩子长大后肯定是个情圣,偶像剧套路一抓一个准,一下全给他演齐活了……”

        王谢抬起头来看我,问:“难道你喜欢听这种?”

        我歪头,继续笑,“谁不喜欢听这种?”

        王谢不说话了,他抿起的唇角卷起温柔的笑意,眼瞳深处的星星像要刻印在我的心里。他深深望着我,柔情气息毫不隐藏。我也张开嘴巴无声笑笑,觉得此时此刻,心情真的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撒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鼻去年的贺文总算完结了,今年的生日马上就要来了,发现我真是只靠写贺文开坑了呢,我真是该揍啊谁来鄙视鄙视我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