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章 报仇

第1章 报仇

        夜深了,纪清漪房中的羊角宫灯还亮着。

        她没有沐浴安寝,而是对镜梳妆,用了十二分的精神去打扮。

        十一岁来到平阳侯府,至今已经七年,这七年她过得太憋屈了。

        尤其后面这三年,她更是如笼中鸟一般,看着娇生惯养,可其实却不过是别人的玩物罢了。

        徐令检禁锢了她,还杀了她的弟弟清泰。

        可笑她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为只要乖乖听话,低眉顺眼地服侍他,他就会放过清泰。

        这几天,她夜夜傅粉涂脂,就为了手刃仇人,为自己与弟弟报仇。

        从皇帝病危到徐令检守孝二十七天然后登基,已经过去了足足四十二天。

        她相信,徐令检这几天一定会来的。

        外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纪清漪身子一僵,紧紧握紧了拳头。

        除了徐令检,再无旁人。

        那么,今天就做个了断吧。

        “清清,我来了。”

        徐令检身穿一袭黑衣,俊逸清贵的面上带着几分志得意满的笑容。

        与他对视的瞬间,纪清漪心中本能地掀起一股厌恶,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过去的几年,她没有一日不想杀了这个人渣,没有一日不活在痛苦害怕之中,今天她终于可以杀了他,就如她这几年设想的一样。

        徐令检,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检郎,你来了。”

        纪清漪脸上带了几分笑,清丽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妩媚多姿,就像是在春日枝头的娇花,惹人怜爱。

        徐令检颇有些受宠若惊。

        从前他的清清虽然温柔,但看他的眼神总带了几分忌惮于疏离,而今天她这样对着他笑,真让他痴迷沉醉。

        他忙快走了几步,上前握了纪清漪的手,声音温柔的好像能滴出水来:“清清,这几日我没来看你,委屈你了。”

        小心翼翼地语气,好像在呵护稀世珍宝。

        “检郎说这些做什么?”纪清漪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美目映着烛光熠熠生辉,明艳不可方物。

        徐令检这才注意到,纪清漪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

        是因为他登基了,所以心里为他高兴吗?

        徐令检心里一暖,握着她柔夷的双手又紧了紧:“清清,你待我这样好……”

        他很感动,以致于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半晌,他才道:“你放心,后宫之中,一定有你一席之地。你再忍几个月,等我收拾了孟静玉与孟太后,我一定设法接你进宫。”

        孟静玉是他的结发妻子,而徐令检之所以能登上帝位,就是因为有孟太后的鼎力支持。

        过河就拆桥,真不愧是徐令检!

        纪清漪被他的无耻恶心到了,她抿了抿嘴,尽量让自己笑的更自然一些,声音更柔媚一些:“检郎,我是不是该改口叫你陛下了?”

        徐令检上前来,搂着她的腰肢,笑道:“不管我的皇帝也好,太子也好,我永远都是你的检郎。”

        说着,便打横将她抱起,朝床榻走去。

        他喜欢的,从来都是她的美色。

        “检郎!”纪清漪轻轻推了推他,不高兴地嘟哝道:“我等了你好几天,今天特意亲自下厨烧了好几个你喜欢的菜……”

        “真的!”徐令检十分惊喜,这才注意到外面果然放着一大桌子美食。

        “清清,辛苦你了。以后这样的事,让下人做就好了。你的心意,我都明白。”

        徐令检抱了她在桌边坐下,纪清漪端起酒盅敬他:“愿检郎江山永固。”

        徐令检也端起酒盅,习惯性地就去拿银针试酒。

        纪清漪咯咯一笑,当先喝了一口,然后把嘴凑到徐令检唇边,那娇滴滴、媚盈盈的样子,便是铁石心肠也要化作绕指柔了。

        徐令检捧了她的脸,与她双唇相接,将酒吞入腹中。

        纪清漪赶紧又倒了一杯:“这一杯祝我与检郎夫妇和顺,恩爱白头。”

        徐令检再次喝了,就抱着她缠绵起来。一个多月不见,他的确想她想的紧。

        小腹很是燥热,还有一丝丝的刺痛。

        徐令检没在意,可当那刺痛来得越来越猛烈,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他一把将纪清漪推开,清秀俊逸的脸上都是骇然。

        “你给我喝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自然是断肠草。”纪清漪踉跄地朝后退了两步,勉强扶着桌子站稳之后,便如破了洞的风箱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父亲是两榜进士,母亲也是高门贵女,她从小的愿望便是如戏文里说的那样,嫁给一个如意郎君,与他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可这一切都被徐令检给毁了!

        若不是他贪图她的美色,夺了她的清白,她又怎么会成为陈文锦的妾室,又怎么会成为徐令检的禁脔?

        若不是为了弟弟,她早就去与地下的父亲母亲团圆去了。她如笼中鸟一样,将自己关在这华美的笼中,受尽屈辱,忍辱负重,就是为了弟弟能平安顺遂,没想到连这小小的奢望都被徐令检打破了。

        她还活着做什么?今天,她就要让徐令检死。

        “来人!”徐令检捂着小腹,朝门口跑去,才走了几步,就因为腹中剧痛而摔倒在地。

        “别白费功夫了。”纪清漪脸色苍白,对着他冷冷地笑:“你怕孟静玉知道我的存在,每次出宫都找足了借口,还找了与你容貌身形相似的人穿你的衣裳替代你。为了不被发现,你连贴身的护卫都丢给那个替代品。你今天是一个人来的,这宜春轩里除了你我,再无旁人。”

        “为了这一天,我计划了整整五个月。”纪清漪那双漂亮的杏眼中此刻是滔天的恨意:“徐令检,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你疯了!”徐令检捂着自己的小腹,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我如今已经是皇帝了,新年一过我便改元,届时我大赦天下,选秀女充实宫廷。你以陈家远房表小姐的名头进宫,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留在我的身边,成为受尽富贵荣华的皇贵妃……”

        “可那又怎么样?”纪清漪厉声质问:“我不过是你掌中玩物而已,不过是换了个更大的牢笼而已!谁稀罕留在你身边,谁稀罕成为皇贵妃。”

        这几年来,纪清漪受尽屈辱,此刻再也忍受不住,眸中的恨意惊涛骇浪般打到徐令检的身上:“你们杀了清泰,却一直在骗我,竟然还想让我像从前那样低眉顺眼地服侍你!徐令检,只恨我手中无刀,不能将你碎尸万段,你就这般死了,真是便宜了你。”

        “你以为我死了,你还能活下去?”徐令检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用尽全身的走过来将纪清漪扑倒,他骑在她身上,死死地掐着纪清漪的脖子:“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与陈文锦双宿双飞?”

        “你做梦!陈文锦不过是将你当成垫脚石而已,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得手,若不是陈文锦给你下药,你又岂会睡到我的床上?”

        “这些年,我对你掏心掏肺,待你如珠似宝,恨不能将心捧到你面前,结果你却只想着陈文锦!”

        “你这个贱人,我死了,你也休想活,整个平阳侯府都要给我陪葬……”

        徐令检暴怒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本该在宫中的徐令检死在了平阳侯府,还与她死在一起,孟静玉与孟太后绝不会善罢甘休,届时徐令检与陈文锦所做所为便会被公之于众,陈文锦与平阳侯府都将面临灭顶之灾。特别是陈文锦,以孟静玉的心性,说不定还会将他凌迟处死。

        想着陈文锦受尽千刀万剐的折磨而死,纪清漪觉得自己即便是死了,也能含笑九泉了。

        掐着她脖子的手渐渐松了,徐令检口吐鲜血倒在了一旁。

        纪清漪用残存的力气将他推开,想爬到离他很远的地方去。

        活着的时候,被徐令检弄脏了身子,死了,她要离他远远的。

        腹中一阵又一阵的刺痛,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一边爬着,泪水慢慢模糊了她的双眼。

        父亲,母亲,是我没用,没有护住清泰,让他被歹人所害。我终于报了仇,我这就下来找你们。清泰,姐姐对不住你,姐姐这就来陪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159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