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5章 遇见徐令琛

第5章 遇见徐令琛

        杜嬷嬷看着纪清漪递过来的经文十分惊讶。

        大致翻过一遍,见的确全部写完,她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松动:“这后面半个月,表小姐的进度的确是快了不少。既然写完了,今天就跟我一起回去吧,太夫人惦记着呢。”

        素心嘴巴动了动,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她没想到这一回杜嬷嬷这般敷衍了事。

        纪清漪心知肚明,暗暗冷笑,却装作没看见,让彩心把经文包好交给杜嬷嬷。

        “我也很想念外祖母与清泰。”纪清漪给杜嬷嬷福了福身:“让嬷嬷跑了好几次,受累了。”

        杜嬷嬷没想到纪清漪会来这一出,又是吃了一惊,她望着纪清漪的目光就有些复杂。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太夫人对她太失望了,已经决定不会管她了。

        她长得漂亮,好好巴结太夫人,太夫人一定不会亏待她,至少一个不过的婚事是跑不掉的。

        只可惜,这位漂亮的表小姐是个顽石,就是太夫人也教不好,所以才会厌弃了她。

        杜嬷嬷心道,娇媚的像一朵花一样,明明有大好前程,硬是让她自己给作没了,真是可惜。

        一共两辆马车,在纪清漪的强烈要求下,还装了五盆兰草,一行人收拾妥当就顺着平坦的大路朝京城驶去。

        “时间过得可真快,出来的时候还是冬天呢,这才一眨眼,天气就这般暖和了。”素心叹了一口气道:“小姐,这次回去,您可千万不要再跟大小姐闹别扭了……”

        她不提则已,一提纪清漪的脸色就有些发僵。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过了好一会纪清漪方咬牙切齿道:“我自然不会跟她闹别扭,可也不会由着别人欺负到我的头上来。”

        素心忙道:“小姐别冲动……”

        “我当然不会冲动!”纪清漪语气不善地打断了素心的话:“我看的比谁都清楚,什么都没有太夫人的喜爱重要,此番回京,讨太夫人欢心是重中之重,你们两个要时时提醒我记得这件事情。特别是彩心……”

        纪清漪一语双关道:“你一定不能性子冲动,一定要忍耐。”

        素心与彩心纷纷点头应诺:“小姐放心,我们记下了,一定不给小姐惹事。”

        纪清漪做出放心的样子,微微闭了眼养神。

        很快马车就上了官道。

        朝前走了一顿饭的功夫,马车突然发出“咯吱”一声,紧跟着那平稳匀速的马车就剧烈晃动起来,让车内坐着的三个人都左摇右晃,坐立不稳。

        彩心第一时间就是上前来抱住纪清漪。

        而纪清漪则是扑到矮几上护住那五盆还未抽枝出苞的兰草,只可惜到底慢了一步,她两只胳膊只搂住了四盆。

        眼睁睁看着另外没来得及护住的一盆掉了下去,正在心疼,却被素心一把接住,稳稳地护在怀里。

        纪清漪这才松了一口气,冲素心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外面,车夫大声地喊着“吁”,终于在一阵踉踉跄跄的晃动之后,马车停了下来。

        说起来很慢,实际发生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待马车停稳之后,纪清漪见彩心素心都好好的,这才低头去看怀中的兰草。五盆兰草,完好无损。

        车帘子被撩开,杜嬷嬷脸色紧张地朝车内张望:“表小姐,你没事吧?”

        “我们三个都没事,嬷嬷放心。”纪清漪冲杜嬷嬷摇头,还不忘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安抚她的心:“出了什么事?”

        “没事就好。”杜嬷嬷松了一口气,念了一声佛,然后道:“车辕断了一根,表小姐戴上帷帽,换到我的马车上去。”

        话刚落音,她又对彩心素心厉声道:“你们两个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表小姐下车。”

        她这是怕纪清漪不愿意换那一辆下人坐的马车,在这官道上跟她闹起来,丢了平阳侯府的脸面。

        纪清漪戴上帷帽就下了车,朝杜嬷嬷的马车走去:“我跟嬷嬷先坐车回去,让剩下的人在这里等着,等咱们到了家,再派人来接。”

        杜嬷嬷本以为纪清漪定然会不依不饶,见她没有闹起来,哪里会有不满意的,自然连连点头:“表小姐安排的是,就按您吩咐的去做。”

        她一边说着,一边扶了纪清漪的手,要扶她上马车。

        只可惜,纪清漪的脚刚刚踏上凳子,就听到“咯噔”一声,马车中间突然塌了下去,两个轮子被挤了出来。

        不用说也知道,定然是车轴断了。

        杜嬷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纪清漪的手也不由紧紧地握成拳头,生出一股子后怕来。

        好端端的,怎么会两辆马车都坏了?而且坏的还是最关键的地方。

        不用说也知道是有人故意捣鬼,目的就是不想让她回京城。

        幸好她们停了下来,若是在马车飞速行驶的过程中车轴断了,那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能这样处心积虑谋害她的,除了黎月澄再无旁人。

        好歹毒的心肠!

        纪清漪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素心。

        要不是她通风报信,黎月澄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已经抄完了金刚经,又怎么会安排这样一出大戏。

        本来为了不打草惊蛇,她是打算留素心在身边迷惑黎月澄的。可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会超过自己的掌控。

        与其留一个毒蛇在自己身边,不如想个办法,在不惊动黎月澄的前提下,除掉素心。

        对,除掉素心,讨好外祖母,让他老人家同意自己继续跟段娘子学习插花,这两件事情是重中之重。

        “表小姐,都是我办事不力,来的时候没有检查好马车,让你受惊了。”杜嬷嬷恢复了平静,福了福身道:“我这就让车夫骑马进城租两辆马车来,你稍等片刻,我安排好之后扶你到那边的凉亭去休息。”

        太夫人身在侯府哪也不去,杜嬷嬷就是太夫人的耳朵、眼睛,对她十分的信赖。

        纪清漪忙道:“嬷嬷别生气,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的缘故,你不过是受了我的牵连而已。”

        杜嬷嬷听了,不由心头一跳。

        她出来的时候,大小姐陈宝灵的确找到过她,告诫她一定不能让表小姐浑水摸鱼瞒混过去轻易回到京城。

        可当时身边不过就只有她与大小姐两个人而已啊。

        见她诧异,纪清漪又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生受嬷嬷了。”

        真是想不到,短短半个月,这个纪表小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杜嬷嬷吃惊之下,反而忘记了该说什么好,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是我没有办好差,表小姐可千万别想太多,不说太夫人惦记着你,就是表少爷也一直心心念念想让你早点回去……”

        纪清漪摇了摇头:“嬷嬷不必再说,我是什么人,我自己心里明白的。从前都是我的不是,今天若真出了意外,也是我咎由自取。我只是庆幸没有伤到嬷嬷,否则我就真的无颜回去见外祖母了。”

        杜嬷嬷正欲开口说话,就听到从后面来了一辆十分华丽的马车。

        别说是素心彩心与张妈妈纪清漪了,就是杜嬷嬷跟在太夫人身边几十年,不知见过多少高门贵人与华美的车具,眼下也被这辆精致的马车给震住了。

        楠木的车身漆成了枣红色,嵌着两块明晃晃的玻璃窗,四角还挂着的琉璃灯,灯下的流苏竟然是珍珠穿成。

        拉车的是两匹骏马通身雪白,高大剽悍。

        驾马的车夫不过十七八岁左右,身穿宝蓝色锦缎袍子,眉目英俊,气质出众,丝毫不比富贵人家的贵公子逊色。车夫都这般优秀,车内坐的人又是何等模样?

        大齐朝有规定,除了历代几位皇帝特赏的几家功勋之外,便只有皇室中人才有资格用玻璃。

        但当今皇帝提倡廉洁,连皇后都带头缩减宫中开支费用,这是谁,竟然如此猖狂张扬?

        马车突然在众人面前停了下来,杜嬷嬷忙走上前去,递上帖子,说明情况,并道:“我这便让人把马车挪到旁边,请稍等片刻。”

        车夫把帖子接了,递了进去。

        只听见里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原来是平阳侯府的人。”

        纪清漪不由心头一跳,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她人还未来得及去想是谁,马车里就伸出一只手,拨开了那雨过天青色蝉翼纱的车帘,一个身穿玄色团花玉绸袍的男子就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他露面的一瞬间,周围的声音突然静了一下,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落到了他的身上。

        十七八岁的少年公子五官精致到极点,面如冠玉,眉目如画,却又挺拔俊秀、英气勃勃。

        朝那里一站,好似浑身发光一般,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纪清漪如遭雷击,一下子就愣住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徐保生!

        她怎么会遇见徐保生!

        不、不对,徐保生是他的化名,是他在她面前编织的谎言。

        他真正的名字叫徐令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15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