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6章 世子拜寿(二)

第16章 世子拜寿(二)

        纪清漪不是不紧张的,徐令检怎么会来呢?

        上一世她跟徐令检见面可是在大半年之后啊,那时候太夫人病重,清泰无人照顾,黎月澄管着内宅,就做主将她接回来照顾清泰。

        她也是那时候见到的徐令检。

        徐令检对她一见钟情,当场就看呆了,扯着她的衣袖唤她“清清”。她吓了一跳,夺路就逃,事后还埋怨陈文锦带了外男进来不提前说一声。

        陈文锦当时的反应有些奇怪,不仅不觉得生气,还说能被周王世子看上是她的福气,她气得要死,一把将陈文锦推出门外,狠狠地关上了门。

        陈文锦这才低声下气的给她赔不是,之后总是在她面前说徐令检的好话。

        她当时只觉得奇怪,并不知道陈文锦居心叵测,更不会想到陈文锦那时候已经下定决定将她当成礼品献上去了。

        所以,一切的悲剧都是从她与徐令检见面那一刻开始的。

        想起往事,纪清漪的脸色有些发白。她要避开悲剧,就一定不能与徐令检见面。

        可她该怎么避开呢?

        平阳侯陈雍与世子陈文钺起身出去迎徐令检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门外,包括徐令琛,唯有清泰在逗弄徐媚媚。

        纪清漪灵光一现,突然冲徐媚媚招招手,等徐媚媚看向自己的时候,就伸手指了指头上戴的那朵绢花,并鼓励地冲它笑了笑。

        徐媚媚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跳起来,扑到纪清漪身上抓着她的肩膀,伸着毛茸茸的抓子就去摘那朵花。

        纪清漪一声惊呼,众人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摔倒在地上,徐媚媚正蹲在她胸口上,抓子在她的头上抓来抓去。

        徐令琛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阴沉沉地呵斥:“徐媚媚,退下!”

        众人看去,只见他脸色晦暗隐忍,如雷电之将作。

        别说是徐媚媚了,就是太夫人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宁王世子生起气来这般吓人。

        徐媚媚立马拿着绢花回到她的小凳子上坐好,一动也不敢动。

        “姐姐,你怎么样?”清泰担心极了,大大的眼睛里有一层雾气。

        纪清漪扶着彩心的手,半低着头道:“清泰别担心,我没事。”

        太夫人就道:“彩心扶你家小姐回去歇息,如果身上有伤,赶紧去请大夫。”

        纪清漪就感觉到一道灼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直到她出了门,那视线才收回去。

        她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一劫,不用跟徐令检见面了。

        多亏了徐媚媚,它最喜欢美食与漂亮的珠花绢花,这一次让它背了黑锅,受了委屈。

        徐令琛视它为心头宝,虽然不会伤害它的,恐怕还是会有小惩罚的。是她对不住它,只能以后找机会再补偿了。

        徐媚媚怯生生的看着徐令琛,徐令琛看也不看它,它好不可怜。

        陈宝灵看着心疼,想开口相劝,可一看徐令琛那骇人的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心里突突直跳,只觉得徐令琛陌生,与她记忆中的那个人不一样。

        陈文锦与徐令检到了,见到徐令琛,他二人吃了一惊,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

        徐令检上前来,笑容爽朗,语气亲切:“没想到琛哥也来了,早知道就与你结伴而行了。”

        “不过是临时起意。”徐令琛的态度有些倨傲。

        徐令检却不以为杵,毫不在意。

        这边拜了寿,那边寿宴已经在戏台旁边备好,众人移步戏台,一边听戏,一边用餐。

        气氛轻快,陈文锦就问太夫人:“祖母,怎么没见清漪?”

        太夫人轻轻皱眉,陈文锦心头一个咯噔,不会又闯祸了吧。

        “是媚媚失礼,让纪小姐受到了惊吓。”徐令琛淡淡说道:“我已经惩罚过它了。”

        陈文锦总算知道太夫人为何皱眉了,徐令琛最是护短的,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难怪他会不高兴。

        可未免也太不给人脸面了,刚才还推杯换盏,这一转眼就变了脸色。

        陈文锦却一点也不觉得难堪,反而和煦道:“明媚县主是出了名的乖巧的,皇上与娘娘都夸赞过的,今天怎么会无故失礼?怕是舍表妹顽皮,惹了明媚县主在先。”

        徐令琛听了这话突然就笑了。

        陈文锦以为自己说对了,冲徐令琛举了举杯:“我家表妹想来是无心的,殿下切莫见怪。”

        徐令琛举起酒盅,一饮而尽,就算是接受陈文锦的赔礼了。

        陈文锦自以为自己表现的温润如玉,不卑不亢,却不料太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从前只觉得次孙文质彬彬,今天却觉得他不仅没骨气,还有些自作聪明,竟然没看出宁王世子笑容里有几分戏谑,好似在看跳梁小丑一般。

        陈雍的脸色就更冷了。

        当陈文锦意识到气氛不对劲,自己可能说错了话的时候,已经迟了。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周王世子徐令检突然站了起来,他眼神迷离,摇摇晃晃有些站不稳:“太夫人,平阳侯,琛哥,我实在是不胜酒力,若再喝下去,怕是要出丑了。”

        陈文锦赶紧扶了徐令检去客房休息,等到了客房徐令检就将陈文锦推开了,他面色冷峻,哪里有半分的醉态。

        陈文锦知道他这是生气了,赶紧解释:“殿下,我也没想到清漪表妹会被那小畜生所伤。”

        “我是气你话太多!”

        “殿下不是想挑拨徐令琛与秦王世子徐令昊二人相争吗?咱们总要交好某一方才是啊……”

        “徐令琛是什么人?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得了的!你以为你那点子小心思徐令琛会看不出来?”徐令检眼神犀利,面色晦暗:“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他琉璃珠子一般漂亮又滑手,从不让人抓到他一点错处的。莫说你我,便是秦王世子见了他,也要避让三分的,你怎么敢在他面前动心眼子!你难道忘了上个月发生的几件事情了?”

        此时的徐令检与外人面前温润如玉的模样大相径庭,满脸的郁怒。

        新年过后,朝中一直在议论立太子的事情。

        有些官员想谋取拥立之功,就投靠徐令琛,徐令琛笑眯眯地接纳了。前脚让人家写了投靠文书,后脚就将文书递到了皇帝的御案前。那几个官员受到训斥,降的降,免的免,再也没有人敢投靠徐令琛了,可皇帝却夸赞他心性纯良,是纯臣,是几位世子与百官的楷模。

        再有一个便是御史弹劾徐令琛出行时马车太过奢华,与圣上提出的廉洁不符。不料徐令琛当庭与那位御史辩白,不仅说自己的马车并未逾制,符合朝廷要求,还大骂那御史沽名钓誉,只弹劾别人,却任由兄长在地方为非作歹。

        说他那位兄长穿着破旧的衣裳上衙门,回到家中却奴仆成群,七房小妾个个生财有道,想要打官司,先给小妾送礼。

        最后的结果是徐令琛所言不虚,御史愧疚不已,他那位在地方做县令的兄长也被罢免抄家。

        经过这两件事情,朝中便再无人敢随意挑衅徐令琛了。以致于皇帝交给他的差事,他总能办得又快又好,屡屡得到皇帝的夸奖。

        陈文锦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殿下,我是不是给您惹麻烦了?”

        他是怕徐令琛不放过他。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还侃侃而谈吗?”徐令检冷哼一声道:“放心吧,他现在在兵部办差,跟平阳侯有来往,不会将你怎么样的。不过,你也该收回自己的小心思,要不然,便是我恐怕也保不住你。”

        陈文锦知道自己躲过一劫,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是他冒进了,在陈家蛰伏了这么多年,今天一着不慎就差点出了大错乱。此事必须引以为戒,以后再不可如此轻敌。

        那边徐令琛也离了席了,他以让徐媚媚给纪清漪赔礼道歉为理由,带着清泰去了春和院。

        “姐姐,你有没有受伤,哪里疼?”清泰腿脚不便,拄着拐杖,见了纪清漪就趁势扑在她怀里,拐杖也就掉到了一边。

        “我好好的,你别担心。”

        纪清泰见姐姐的确好好的,这才眨了眨眼睛,把眸中的水汽眨回去,又吸了吸鼻子。

        “乖!”纪清漪心里很自责,只摸索着他的头。

        徐令琛也彻底放了心,让徐媚媚上前去给纪清漪作揖赔罪,纪清漪也摸了摸徐媚媚的头,徐媚媚一如从前,乖乖巧巧任她摸。纪清泰也伸手来摸,见徐媚媚没有逃走,就看着纪清漪笑。

        “清泰,媚媚饿了,你带它到外面吃点心吧。”徐令琛道:“多喂它几次,它就跟你熟了。”

        纪清泰眼睛一亮,果然乖乖带着徐媚媚出去了。

        彩心站着没动,徐令琛眼光一扫,吓得她双腿发软,却撑着不动。

        纪清漪知道,若徐令琛真要做什么,就是彩心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便让彩心出去了。

        一时间,室内安静,只剩下他们二人。

        徐令琛站着没说话,那一双眼睛却化成了无形的手,抚过纪清漪的头发,在她的脸上流连,最终停在了她青紫的下巴上:“这是怎么了?怎么伤得这么厉害?”

        他声音十分温柔,带着几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疼。

        纪清漪感觉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直冲到头顶,让她险些站不住。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159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