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27章 后招

第27章 后招

        “什么捉奸,你胡说八道什么?”纪清漪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对徐令琛怒目而视:“你明明知道我们没有……没有那样做。”

        “我当然知道我们没有那么做,可平阳侯太夫人会信吗?我是宁王世子,你是一介孤女,你不带丫鬟独身一人在我的院子里待了这么久,又有什么目的呢?”

        见她瞪大了眼睛,徐令琛再接再厉道:“你是风光霁月,可别人不见得会这么想。”

        纪清脸涨得通红,控诉地瞪着他:“你明明知道竟然还不提醒我,你这是故意的!”

        徐令琛知道自己很卑鄙,也猜到她会生气,可猜到是一回事,此刻见她杏眼圆睁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别生气。”他放低了声音,温柔地哄她:“我这不是为了跟你见面吗?”

        还不待纪清漪说话,他就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道:“你放心好了,我早就想好了解决的办法,必然不会让你蒙受不白之冤的。这院子有个侧门,我们从侧门出去,他们来了,也不过扑个空而已。而且,我还有话跟你说,你相信我。”

        事到如今,生气也无济于事。纪清漪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听他这样说就动摇了。

        她倒是不担心清泰的,徐令琛既然处心积虑要跟自己见面,必然会把清泰安置好的。

        两人从侧门出去,徐令琛刻意放慢了脚步,可纪清漪始终落后他两步。意识到她这是不愿意跟他并肩而行,他的眉头挑了挑。

        “我认识一个能工巧匠,据说祖上曾跟鲁班学艺。他会制造一种能动的椅子,名叫轮椅。不像肩舆那样非要人抬着,只要一个人在后面轻轻的推,轮椅就会走,只要路面平坦,想去哪里都可以。”

        “真的吗?”纪清漪忍不住加快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徐令琛的面前:“那人在哪里,你能帮我引荐吗?”

        如果有了这样的椅子,对清泰而言就方便太多了。

        徐令琛看着她走到自己身边,抬起头跟自己对视,心里高兴,面上却不动声色:“当然可以,只不过那人并不是我的家奴,性子又十分清傲,所以我要先问一下。如果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我明白,本事大的人脾气都大。”纪清漪连连点头,面上满是憧憬与期待:“这件事情就拜托殿下了。”

        她长得很漂亮,又娇俏又妩媚,大大的双眸水盈盈的,说话的声音有着南方女孩儿的轻软娇糯,听在他的耳中觉得痒痒的,撩拨的他心潮澎湃。

        特别是现在,她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让人不忍心拂了她的心意。

        其实他本来是打算吊着她的胃口,然后下次就有了约她见面的借口了的。

        可看着她这个样子,却神使鬼差地跟她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办到。”

        纪清漪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见从身边经过的和尚越来越少,周围越来越安静,不由问道:“殿下,你要带我去哪里?”

        徐令琛微微一笑,清冷的眸子发出温润的光,整个人就像是被星光点亮了的珠玉一般。

        “去了你就知道的,清泰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纪清漪看着,心里砰砰直跳,脸也烫烫的,她感觉那种手软脚软的感觉又来了,就慌忙把眼神移开,不敢继续跟徐令琛对视。

        纪清漪跟着徐令琛继续朝前走,穿过僧人居住的的僧寮,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起来,这不是徐令琛刚才那个院子的另外一边吗?

        徐令琛带了纪清漪进了旁边一个院子,清泰已经在了,院中一个慈眉善目、眉毛雪白修长搭在脸颊两侧的老僧在给纪清泰号脉。

        清泰见纪清漪来了,就冲她眨眨眼。

        徐令琛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示意纪清漪坐下。

        他自己则坐在了纪清漪对面。

        不一会,那和尚给清泰号了脉,又让他躺在藤床上给看他那条行动不便的腿。

        正在看着,外面传来环佩叮当的声音。

        一个小沙弥引着太夫人、黎月澄、陈宝灵几人走了进来。

        见到此情此景,众人显然都吃了一惊。特别是太夫人,脸上更是显露出十二万分的郑重。

        纪清漪站起来正要说话,太夫人却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

        黎月澄与陈宝灵站在太夫人身后,一个目露凶光,暗恨不已;一个忿忿不平,看了一眼徐令琛,瞪了纪清漪一眼,然后转身出了门。

        纪清漪忙追了出去,才出门口就见陈宝灵脸色阴沉,没好气地睥睨着她:“你还知道出来,我以为你早把我给忘了呢。”

        “宝灵。”纪清漪拉着她的手讨好地笑:“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呀。你也看到了,那和尚在给清泰治腿呢。”

        陈宝灵哼了一声:“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月澄虽然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你跑去找琛表哥了。祖母气得不行,脸寒的能刮下一层霜来。幸好你没事,要不然你这回定然是要吃大苦头的。”

        纪清漪嘻嘻笑:“我知道宝灵对我最好了。”

        陈宝灵白了她一眼:“跟琛表哥见面这么好的事,你竟然不带上我,太不讲义气了。”

        说完她又惊奇道:“你跟琛表哥之间,不会发生什么了吧?”

        “没有,没有。”纪清漪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你想到哪里去了,宁王世子怎么会跟我发生什么。”

        “真的没有吗?”陈宝灵遗憾道:“你也太呆了,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要是我,一定会抓紧机会跟他说上几句话,这样等以后我嫁了人,他娶了妻,也不会遗憾了。”

        纪清漪突然有些失落:“你知道的,他与姚大小姐青梅竹马,感情甚笃。”

        “那又怎么样?”陈宝灵瞪大了眼睛道:“他喜欢谁,他要娶谁,那是他的事。我喜欢他,却是我的事。我跟他说话,也不是为了让他喜欢我,让他以后能娶我,不过是想着不负我这一场欢喜的暗恋。哪怕我嫁了旁人,与别人生儿育女,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心里有的是欢喜而是遗憾,这便足够了。”

        纪清漪听了就呆住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种喜欢人的方式。不计后果,不计未来,无关风花雪月,仅仅是为了不辜负自己的心。

        “那你还说你要忘了他?”

        “我现在不是还没忘掉嘛。”陈宝灵理直气壮道:“既然没忘掉,自然要抓紧机会不让自己遗憾啦。”

        若是以前,纪清漪定然会笑她荒诞,可这一次,她却没有说话,脸上露出了所有所思的神情。

        两人手拉手回了院子,那老僧已经替纪清泰看好了,众人都满怀期待地看着那老和尚。

        太夫人语气焦急却又不失恭敬:“弘忍大师,这孩子的腿如何?”

        纪清漪如石破天惊般地看着那老僧,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没想到这人竟然是有着“活死人、肉白骨”之称的弘忍大师。

        那清泰的腿岂不是有希望治愈了?

        “阿弥陀佛。”老僧缓缓摇头:“老衲力有未逮、爱莫能助。”

        他的声音苍凉而慈悲,纪清漪听着觉得自己就像是三九天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冷得心都在发抖。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弘忍大师,他说不行,还有谁能治。

        可就这样放弃,她心有不甘,只忍着痛问:“大师,真的不行吗?”

        弘忍大师再次摇头:“老衲无能为力,青龙道长或许有法子。”

        青龙道长云游天下,天下都知他医术高超,可要去哪里找他呢。

        清泰明亮的眸中闪过一丝落寞,然片刻他就抬起头,笑着安慰众人:“外祖母,姐姐,你们别难过,咱们可以再找别的大夫,可以找青龙道长。”

        要找青龙道长,谈何容易?就算找到了,谁能保证他就一定愿意出手相助呢?

        太夫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纪清漪却不肯放弃,握了清泰的手道:“咱们一定能找到青龙道长,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天朗气清,正适合游园。既然碰到了,太夫人就问徐令琛要不要一起,徐令琛自然答应。

        太夫人就对徐令琛说了好多感谢的话。

        弘忍大师早就闭门谢客了,要不是徐令琛出面,以平阳侯府的能力是断断请不动他的。

        “太夫人不必客气。”徐令琛的声音很冷:“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刚才纪清漪的喜悦与失落他都看在眼中,看着她此刻难过的样子,他心里生出十二万分的后悔。

        他不后悔带清泰给弘忍大师看,后悔的是没有确定的把握就让她也知道了,给了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这让他深深地自责,不敢去看她的表情。

        纪清漪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徐令琛这般帮助清泰,她打心眼里感激他。

        只是他现在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双眸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跟他们单独相处时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纪清漪说不上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或许在他的心里,当她是个小猫小狗一般,喜欢了就来逗逗,不喜欢了就可以随便丢开吧。

        就跟前一世一样,好像很关心她很在意她,其实从头到尾都在骗她。

        “你怎么了?”陈宝灵落后一步,拉着她的手很是担忧:“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没事。”纪清漪才说了这一句,就见一个一个小沙弥快速跑了过来,在众人面前停下,气喘吁吁道:“各位檀越,周王世子檀越与平阳侯府二公子檀越过来了。”

        纪清漪的心就是一突。

        陈文锦与徐令检又来了!

        他们来做什么?

        上一次她避开了徐令检,这一次又该怎么办?难道她不能避开从前的悲剧吗?

        她想起前一世徐令检对她的痴迷与禁锢,想着失去自由的日日夜夜,捏着帕子的手都发起抖来。

        陈宝灵大骇,一把握住她的手:“清漪,你的手怎么这么冷?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15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