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二更:危机四伏

第二更:危机四伏

        太夫人心里存了事,再也无心游园了,带着众人匆匆离了潭拓寺。

        回到平阳侯府之后,她让众人下去休息,陈宝灵却死死拽着纪清漪不走。

        “祖母,月澄污蔑清漪,你竟然不管了吗?”

        太夫人满心都是事,听了陈宝灵的话倒笑了:“那你说,我该怎么管?”

        “既然清漪是清白的,对月澄就该有所处罚。”陈宝灵道:“至少也要罚她禁足三天。”

        “好,那就罚她禁足三天吧。”太夫人吩咐杜嬷嬷去做,然后才对陈宝灵说道:“这下咱们的大小姐可满意了吧?”

        太夫人疼爱陈宝灵,跟对纪清漪、黎月澄又是不同的。

        这疼爱里面带着几许纵容与无奈。

        因为南康郡主实在不讨人喜欢,所以陈宝灵出生之后,太夫人就下了决心要好好教养这个孙女。

        只可惜那时候广王势大,南康郡主仗着广王的势,在平阳侯府很是霸道,太夫人也只好忍让。

        等到广王落马,太夫人可以教养陈宝灵了,她的性子又已经养成了。她越教,陈宝灵就是越犟,有段时间甚至躲她躲得远远的。

        还是平阳侯陈雍说只要陈宝灵快快乐乐就行,很不必活得太过复杂,她这才惊觉自己一辈子活得太累,唯一的孙女不必走自己的老路,于是就放弃了改造陈宝灵的想法。

        陈宝灵满意了,拉着纪清漪就要走。

        太夫人却留了纪清漪下来,对她说:“不遭人妒是庸才,有人妒忌你,会放在脸上,处处跟你作对;有人忌恨你却放在心里,面上对你笑盈盈的,背地里却找准一切机会陷害你。这两种人,自然后一种更可怕些。”

        纪清漪闻言,立马正襟危坐,表情恭敬。

        太夫人这是在教导她呢,上一世可没有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见她如此,太夫人更觉满意:“你生得好,如今又得了我的喜爱,月澄看着心里不舒服,这心就浮躁了。这些小伎俩,我希望你以后能自己应付过去,而不是处处要我来调停。毕竟以后你也会有离开我身边的那一天,而你的对手,也将会比月澄阴狠的多。”

        黎月澄是纪清漪的磨刀石,而纪清漪又何尝不是黎月澄的磨刀石呢?

        她养着这两个人,可不是白养的。不管最后登基的是太子也好,另外两个世子也罢,选秀的时候陈家是一定要送一个姑娘进宫的。

        她自然希望那个人是纪清漪,因为那样的话,外孙清泰也就有人庇护了。

        听着太夫人后面的话,纪清漪心里凉凉的。

        竟然是坐山观虎斗,任由自己跟黎月澄明争暗斗的意思,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

        纪清漪捏了一把汗,面上却露出感激的神色:“外祖母,您的教导我都记下了。”

        太夫人叮嘱道:“宁王世子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才看顾你与清泰一二,你万不可因此就生出非分之想来。那样的人,不适合你。还有周王世子,也是一样。”

        纪清漪听了,自然连连应诺:“外祖母,您放心吧。周王世子好生无礼,我对他只有厌恶的份。宁王世子我虽然不讨厌,可看着却觉得害怕。”

        她是喜欢徐令琛不假,但那份喜欢远没有达到能让她全心全意信赖他,为她放弃自由的程度。

        前一世陈文锦说喜欢她,结果转眼就将她送到徐令检的床上。徐令检说爱她入骨,却将她囚在牢笼还杀了清泰。徐令琛也说要娶她,还不是一样有青梅竹马的心上人?

        她已经做好孜然一身的准备了,就绝不会在徐令琛的甜言蜜语中屈服。

        “这两个人,我避还来不及,又怎么敢有其他的念头?我现在只想着好好的学习插花,等秋天进了芳华女学,有了本事,我还愁没有好姻缘吗?”

        只要在芳华女学站住脚,她有了安身立命之本,到时候太夫人也不好在婚事上强迫她的。

        “这话很是!”太夫人甚是满意,拍着她的手道:“你这般相貌人才,当有更大的造化,外祖母必不会耽误了你。”

        这话暗含的意思太多,纪清漪捏紧了帕子,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外祖母疼我,我也一定听话孝顺,必不辜负您的期望。”

        等出了太夫人的院子,快走到自己的院子门口,她这才松了紧绷的精神,放慢了脚步。

        刚才能装作平静,全凭了当初被徐令检禁锢时学会的伪装与虚与委蛇。

        此刻离了太夫人,她才感觉自己手脚僵硬,后背都汗透了。

        更大的造化是什么?进宫还是与人联姻,归根结底还是要对平阳侯府有用。

        本以为只要避开黎月澄与徐令检就行,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难关。

        她突然期望时间能过快点,她能快点去芳华女学,好早点逃离此处。

        “清漪妹妹,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你身边的丫鬟呢?”

        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纪清漪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陈文锦正朝她走来,一脸的担忧:“你的脸色怎么难看?”

        纪清漪冷笑:“表哥还有脸问吗?要不是你带了那人来,又怎么会发生那么多事?我是无所谓的,可气坏了外祖母,表哥你担待的起吗?”

        “是我的错。”陈文锦一脸的痛惜:“周王世子殿下昨晚熬夜处理公事,人太疲倦了才会失态,他也是一时之失,并非有意。倒是宁王世子手段残忍,一定吓着你了。幸好你没事,要不然,可让我怎么办呢?”

        他说着,突然靠近了几步,声音比刚才软了几分,双目微眯,做出无比深情的样子:“总归是我不对,没有保护好你。你再等等,等我过了今秋的乡试,身上有了功名,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跟清泰了。”

        纪清漪冷笑,气得脸通红。

        陈文锦惯会做出这种恶心的姿态,上辈子她都没有被他所惑,今生更不可能了。

        “表哥说什么,我听不懂。”说着,她就要走。

        “清漪。”陈文锦突然拦住她,软软地哀求:“别闹了,好不好?这一回就算是我错了,我给你道歉。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办到,等我有功名了,就申请外放,离开这里。我知道你一直很想家,那我们就到南方去,就算去了不了宝应县,也一定能到扬州府的。总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说到后面,又露出一副情意绵绵的样子,让纪清漪恶心的不得了。

        她很想啐他一脸,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可她却知道,好不容易抓到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若是她应对的不得体的话,陈文锦一定不会轻易放她走的。

        她低了头,轻声问:“是真的吗?”

        那一低头的温柔娇俏,真是不出来的动人。

        “当然是真的。”陈文锦大喜:“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说到做到。”

        若是真喜欢她,为什么不直接跟太夫人说?用这样卑鄙的手段骗她,不过是想将她献给徐令检而已。

        纪清漪气得心肝乱颤,却装作羞涩的样子:“好,我等着表哥。”

        与其抗拒陈文锦,让他想出其他的计谋,倒不如就做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麻痹他,等事情想前世一样发生了时候,她再好好反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陈文锦被她那娇美的笑容恍花了眼,声音比刚才更温柔,更体贴:“清漪,我总是不会负你的。”

        跟纪清漪的一番交谈,让陈文锦心情十分愉悦,他步履轻快地去见太夫人。

        “祖母,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没想到周王世子会这么失态,吓着了清漪表妹。”陈文锦开门见山道:“事后我问了周王世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说清漪表妹太漂亮了,他一时恍惚才会失态,并非有意。”

        太夫人用清冷的目光审视他:“文锦,你此言当真?”

        宝灵这丫头心思太单纯是不中用的,陈家只有纪清漪与黎月澄两个,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尘埃落定之前,她是不会给她们定下亲事的。

        “当然是真的。”陈文锦一副风光霁月的坦诚模样:“我再三询问,周王世子并没有要娶表妹的打算,他让我向表妹转告他的歉意,还说请祖母您宽心,今天的发生的事情,他绝不会说出去的。”

        照这么说,那周王世子仅仅是被清漪的美貌晃花了眼而已,并不是刻意为之。

        陈文锦说的斩钉截铁,太夫人却将信将疑:“咱们陈家是不站队的,文锦,你也是平阳侯府的一份子,当知道这话的分量。”

        陈文锦见太夫人信了几分,就再接再厉,压低了声音道:“祖母请放心,周王世子根本没有夺嫡的打算。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一直表现平平,名声不显了。”

        太夫人愣了一下,然后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我知道父亲与您的意思是不想参与到这种事情中去,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连累咱们家的。”

        太夫人松了一口气:“没有夺嫡的想法最好,如果真露出什么苗头,你记得及早抽身,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话虽这样说,心里对次孙却不是很信的。她最看重的是平阳侯府的未来,而平阳侯府的未来都系在平阳侯陈雍与世子陈文钺身上。次孙陈文锦她也疼爱,只不过远没有陈文钺那么重要。

        陈文锦应了声是,转身走的时候眼中闪着寒光。

        在祖母与父亲眼中,只能看到大哥,从来都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

        大哥早早就被请封了世子,现在更是正四品御前勋卫。从来没有人替他谋划,要不是他看透了所谓的亲人,自己谋出路成为周王世子侍读,如今平阳侯府恐怕更没有他的地位了。

        周王世子与他一样地位尴尬,是个透明的人。他们二人联手,一定能做一番大事。届时,他要让所有人都后悔今天的轻视。

        周王世子的事情解决了,太夫人松了一口气,可宁王世子的事情却更加棘手了。

        他竟然荐了一个插花娘子来平阳侯府。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15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