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32章 二更:打架

第32章 二更:打架

        众人看去,只见邵明珠手中拿着一只箭,笑吟吟地立在画舫。

        笑容明媚的少女,满含期待地看着徐令琛,让人舍不得拒绝。

        纪清漪嫣红的唇抿成了一条线,狠狠地瞪了徐令琛一眼。

        明知道邵明珠对他有意,还故意把画舫泊在邵家画舫旁边,分明就是故意给邵明珠机会。

        也是呵,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这样的艳福,谁舍得拒绝呢?

        “狐媚子!”陈宝灵瞪着邵明珠的眼睛里能喷出火来,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了纪清漪的胳膊,像和尚念经一般碎碎念:“不要答应她,琛表哥,不要去,不要去……”

        徐令琛站了起来。

        纪清漪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这混蛋,还真打算去招蜂引蝶啊!

        “多谢邵小姐盛情。”徐令琛声音冷淡又不失儒雅:“本世子不会投壶。”

        不会投壶!

        不会投壶!

        简直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大齐朝上下谁不会投壶,便是闺阁中千金都会投壶,更何况有着神射手之称的宁王世子徐令琛呢。

        邵明珠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强撑着笑了一下:“是我唐突了。”

        “琛表哥,他竟然没去,他果然没去,我就知道他不会去!”陈宝灵激动不已,眼睛都要粘到徐令琛身上去了:“像琛表哥这样英俊的人怎么会看上邵明珠呢?幸好他没去,要不然,你又该哭鼻子了。”

        “你胡说什么!”纪清漪一惊,脸上已经染上了一抹绯红。

        陈宝灵就抿嘴笑:“咱们俩知根知底,你在我面前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啦,我又不会笑话你。你看你刚才用了好大的力,把我的手都抓疼了。”

        纪清漪一看,陈宝灵抓着她的右胳膊,她的右手握成了拳,左手死死地按在陈宝灵的手上,指关节都发白。

        纪清漪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松开:“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陈宝灵无所谓地摆摆手:“刚才只顾着紧张,没感觉。再说我不是也抓你的胳膊了吗?我的力气也不小的,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突然笑道:“有个好姐妹分享私密,真的很好呀。纪清漪,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纪清漪非常感动,想着陈宝灵前世死的比她还早,语气中流露出期盼:“我希望咱们两个能一直这样好好的,做一辈子的好姐妹。”

        “说话算话。”陈宝灵嘻嘻笑,抓了她的手拉勾勾。

        徐令琛突然对着清泰道:“我上次给你出的题,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义,你可有想法了?”

        自打徐令琛来了,纪清泰就一直眼巴巴地望着他,此刻听了徐令琛的话,立马眉开眼笑,声音洪亮:“世子哥哥,我想好,就等你来问了。”

        纪清漪一愣,上次见面不是还叫殿下呢吗?怎么这一回就变成世子哥哥了?

        徐令琛就微微一笑:“那你过来,我们细细的说。”

        “好!”纪清脸上笑开了花,转头对陈文钺道:“钺表哥,你能抱我过去吗?”

        “不要别人抱。”徐令琛正色道:“你自己站起来,我扶着你。”

        纪清泰抬头去看徐令琛,他已经走到了两只画舫交界处,伸出了胳膊,鼓励他:“你不比别人差,人家能做到,你也能做到的,对不对?”

        “对!”

        纪清泰受到了莫大的鼓舞,立马站起来,拄着拐杖,毫不犹豫地朝前走,走到画舫交界处,脸色微微有些发青。

        徐令琛却不给他后悔的机会,伸出胳膊接住他,将他带了过去。

        陈宝灵羡慕的眼睛都红了:“清泰可真是好运气,琛表哥竟然对他这么好。”

        徐令琛又转头道:“宝灵表妹,纪表小姐,你们也一起过来吧。”

        陈宝灵听着这话,犹如听了天籁一般,喜的心花怒放,一把抓过纪清漪的手,毫不犹豫就登上了徐令琛的画舫。

        徐令琛这才道:“平阳侯世子,二爷也请一起来坐坐。”

        黎月澄的脸色就有些发白。

        宁王世子唯独没有邀请她。

        陈文钺与陈文锦也注意到了,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宁王世子这个人最是清高孤傲,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

        陈文钺想着想着若都去了,留黎月澄一个不好看。陈文锦想着徐令琛难缠。最终两人都婉拒了徐令琛的美意。

        徐令琛也不强求,就坐回到了画舫里对几人说道:“楼上布置的有笔墨纸砚,我带清泰上去。表妹跟纪表小姐随意。”

        纪清漪却觉得尬尴,若是陈宝灵拉着她也跟着上去了二楼,她是去还是不去啊。

        若是不去,宝灵万一说出不该说的话该怎么是好?

        若是去,像围观猴子一样看徐令琛未免也太丢脸了。

        这一回她想多了,陈宝灵人并未跟上二楼,虽然在徐令琛的画舫里,眼睛却洋洋得意地朝邵家的画舫里看,犹如骄傲的公鸡一般,头昂的高高的。

        邵明珠刚刚被徐令琛打了脸,本来就无法接受心里的落差,亏得她哥哥不停的安慰她说徐令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所有人都一样,她才微微好受一点。

        可没想到一转眼徐令琛就邀请了旁人上他的画舫上。

        若只是那个小不点就算了,偏偏还邀请了那个美貌少女与她的手下败将陈宝灵,她如何能忍受这种羞辱,眼泪一下子就落了出来。

        见情敌吃瘪,陈宝灵可高兴了,她拉着纪清漪坐在了画舫这边有说有笑,别提多畅快了。

        可巧徐媚媚跳到了纪清漪腿上坐着,陈宝灵就指着徐媚媚含沙射影:“你瞧瞧你,打扮的倒是漂亮,还不是个猴样,让人笑话。”

        邵明珠大怒,不顾有人看着指着陈宝灵就骂:“贱婢,就算我是个猴,也比某些抢人夫婿,毒杀人的种强千百倍。”

        她说的是南康郡主毒杀平阳侯嫡妻一事。

        “你说什么?”陈宝灵气得浑身发抖:“有种你再说一遍?”

        陈宝灵性子骄傲,生平最怕的就是别人提起这件事情,偏偏涉及她的母亲,她还没有办法反驳。

        “哼。”见陈宝灵如此,邵明珠眸中闪过一丝快意:“听说平阳侯府宁愿住在兵部都不愿意回平阳侯府,也不知道是何缘故?”

        “你辱我父母,我跟你拼了!”陈宝灵气得红了眼,站起来就要朝邵明珠扑过去。

        纪清漪大急,一把抱住她的腰:“宝灵,不能过去,你若是跑到她的画舫上,可就说不清了。”

        这是纪清漪两辈子生活的经验,上一世她跟陈宝灵吵架,最后两败俱伤,让黎月澄占了好。如今倒让她养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她从不轻易出手。

        眼见着那边邵明珠有三个哥哥在呢,陈宝灵去了,哪里能讨得了好。

        “那我也不能放过她!”陈宝灵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我的好姐妹?是的话,就帮我教训她。”

        “你别急,我们慢慢想想。”

        邵明珠见陈宝灵被拉住,顿时得意忘形,大声道:“我就知道你们没种,不敢过来。陈宝灵你胆子这么小,可见是没有得南康郡主的真传啊。还有这个女的,是谁呀,从没听说过,这般夭夭佻挑,该不会你们平阳侯府叫来调笑取乐的姐儿吧?”

        竟然羞辱纪清漪,说她青楼里的窑姐儿。

        她说话的声音有大,这下子不仅纪清漪陈宝灵听到了,就是陈文钺陈文锦两兄弟也听了个一清二楚,他二人闻言立马跳上了徐令琛的画舫。

        “明珠!”邵兄脸色一变,知道邵明珠这是过了,正要出言呵斥,却感觉眼前一闪,一个茶壶飞了过来,正中邵明珠额头。

        先是哗啦一声,接着邵明珠应声倒地。

        邵家兄弟大惊,赶紧围了上去。

        邵明珠捂着额头坐起来,另外一只手指着纪清漪,咬牙切齿道:“那贱婢害我,哥哥替我教训她。”

        “明珠……”邵兄正想劝,只见鲜血顺着顺着邵明珠的手指缝朝下淌,眨眼间就流了一脸。

        邵明珠见到了血,大喊了一声就昏死过去。

        “明珠,你怎么样?”邵家几个兄弟纷纷变色,一个立马抱了邵明珠在怀,另一个赶紧去叫大夫。

        邵兄心疼妹妹,对着纪清漪几人怒目而视:“若是我妹妹有任何差池,我定要始作俑者血债血偿。”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觉得很抱歉,我是有妹妹的人,能理解邵公子的心情,但着急于事无补。”陈文钺道:“先给邵小姐看伤要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邵公子只管说,我们平阳侯府一定不会推辞。”

        陈文钺护短,没亲口听陈宝灵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前,他是不会开口认错的。

        邵兄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陈文钺道:“文锦,你去邵家画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要去!”纪清漪突然开口道:“去了便是落下把柄了,不是错,也是错了。”

        陈文钺听她如此说,就将她们拉到一边,道:“清漪砸的好,咱们家的女孩子,就该这样,受了欺负就打回去,有什么事情,自有哥哥们替你们兜着。”

        “大哥,不是清漪,是我砸过去的。”陈宝灵吓得脸色发白,扑到陈文钺的怀里大哭:“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吓吓她,现在该怎么办?”

        “原来是宝灵出的手。”陈文钺冷冷道:“那邵明珠却指着清漪,可见她不是个好东西。你们放心,有大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了你们。”

        纪清漪汗然,不管怎么说,现在受伤是邵明珠,钺表哥却一副她与宝灵吃亏的样子。

        陈宝灵这时候是真的后怕了:“邵明珠不会死吧?”

        “当然不会。”陈文钺安抚她道:“她刚才中气十足,不过是被吓晕过去了。”

        陈宝灵稍稍放了心,却依然很担忧:“可是,可是邵明珠是孟静玉的表妹,孟静玉又是芳华女学的得意弟子,万一事情传出去,孟静玉对芳华女子学院的老师说嘴,我岂不是不能进学了?”

        陈文钺脸一黑,道:“孟静玉再厉害,不过是个学生,哪怕是芳华女学的先生,也不能只手遮天的。”

        纪清漪没想到邵明珠跟孟静玉有亲,孟静玉这个人纪清漪没见过,前世却没少从徐令检口中听到她的大名,据徐令检描述,她看上端庄大方,很有名门千金的气度,可实际上最是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

        若是徐令检心存偏见还好,若徐令检说的是真的,这事情还真有点棘手。

        她暗暗思忖了片刻道:“钺表哥,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万一邵明珠不管不顾的闹僵起来,总归是我们先动的手。”

        陈文钺听她话中有话,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咱们何必要承认呢?”纪清漪笑着把徐媚媚抱起来道:“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的吗?明媚郡主年纪小,性格活泼外向不懂事,随手丢东西误伤了邵小姐,岂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徐媚媚听到明媚县主这几个字,知道是叫自己,扬起脸来,冲纪清漪笑。

        陈文钺却皱了眉头,犹豫道:“这能行吗?”

        “当然行啦!”

        她话一落音,就听到陈文锦猛然一阵咳嗽。

        徐令琛不知何时竟然已经下来了,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纪清漪。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34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