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35章 一更:狼狈为奸

第35章 一更:狼狈为奸

        “锦表哥。”黎月澄柔柔地唤了一声,缓步走进来,在陈文锦旁边的椅子上坐了。

        虽然是表兄妹,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不太好。

        陈文锦也听下人议论过,说纪清漪性子不好,配不上他;黎月澄性格温柔,待人亲切,与他郎才女貌,甚是相配。

        他听了这种传闻,心里是很不高兴的。

        他母亲是郡主,他的妻子必然是高门贵女,岳家必然非常得力。黎月澄一无所有,又不像纪清漪能给他带来帮助,这样的女子,他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

        若是丫鬟弄上手也无所谓,可她是太夫人娘家人,陈文锦知道轻重,所以对她避而远之。

        他站起来就要走:“月澄表妹休息一会吧,我再转转。”

        十分的冷淡。

        黎月澄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陈文锦在纪清漪面前的温柔体贴,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哪怕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意识到那体贴是假的,也令她十分羡慕。

        哪怕锦表哥不能像对纪清漪那样对她,至少不能太差吧。

        可事实是,陈文锦在她面前连面子功夫都懒得做,连虚伪的敷衍都不愿意给她,这样一幅避她如洪水猛兽的模样,让黎月澄有些受不了。

        她从小就喜欢陈文锦。

        可陈文锦眼里只有纪清漪。

        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机会稍纵即逝,她不能不试一试就认输。

        黎月澄打定主意,毫不犹豫地站起来,轻声道:“你是想给清漪与周王世子创造独处的机会,对不对?”

        陈文锦心头一个咯噔,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明明做的很隐蔽了,黎月澄怎么会知道?

        她这是想做什么?

        威胁他?或者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陈文锦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无不忌惮警告道:“月澄表妹,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他语气冷冷的,眼神也很冷。

        不过是寄居在家中的表小姐而已,她若真敢胡说八道,他也不介意让她消失。

        他冷漠忌惮的神色令黎月澄又是高兴,又是难受。

        难受的是陈文锦竟然这样看她,高兴的是她赌对了。

        形势对她很有利,她站起来,微微一笑:“我刚才在门口看到有两个人虽然穿着微服,却很像周王世子的护卫,刚才见锦表哥把宝灵支开,还以为表哥是得了周王世子的吩咐,所以就赶紧下来了,怕扰了周王世子锦表哥不好交差。既然不是我想的那样,这我就放心了,我继续去挑书了。”

        陈文锦暗呼一声糟糕,连忙喊了一声“表妹留步”。

        “表妹蕙质兰心,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陈文锦见黎月澄回头,忙笑道:“是周王世子要当面跟清漪道歉,我身为周王世子的侍读很多事情也是不得已为之,不过周王世子绝无歹意,这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的。”

        黎月澄定定地看着陈文锦没有说话。

        陈文锦心里打鼓,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真诚和煦:“好了,好了,我实话跟表妹说,这都是大哥这个人太古板了才惹出来的。刚才一起吃饭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周王世子进退有仪,一心想要道歉,绝无以势压人的意思,可大哥却对周王世子很是冷漠防备,我怕周王世子恼了大哥,所以就出了这个主意。”

        “我知道你跟清漪不同,最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所以,这件事情,你一定会在大哥面前替我遮掩的,对不对?”

        黎月澄听他语气温柔,隐隐有讨好的意味,顿时感觉到欣喜与得意。

        她突然鼓起勇气,垂了眼睑道:“锦表哥别担心,你说什么我总是会听的。”

        陈文锦先是一惊,见她面色绯红,立马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表妹倾慕自己啊,怪不得会有那些流言蜚语传出来呢。

        他细细地打量黎月澄,身量高挑,腰肢纤细,容貌不俗,一副楚楚。

        他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长得可以,也的确有几分小聪明,但依然配不上他。

        黎月澄半天没有听到回音,实在忍不住,强忍着羞意抬头看陈文锦,只见他面容平静,眼中带着讥诮,顿时脸色一白。

        被心上人用这种眼神看待,她感觉那一颗热乎乎的心更像是瞬间掉进了凉水里似的,冷的生疼,一时难以支撑,人就不由自主朝后退了几步。

        陈文锦却上前一步,无不紧张道:“月澄表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样白?要不要坐下来歇息一会?”

        他眼睛微眯,眉头轻蹙,一脸紧张心痛的模样。

        黎月澄听着心神一震,眸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

        “你先坐下歇息吧。”陈文锦亲自扶了木然的黎月澄坐下,语气温柔体贴又不失真心诚意:“表妹的心意我都明白了,我又不是铁石心肠,岂会无动于衷?我心里也是有表妹的,只是从前见表妹端庄持重,不敢唐突。”

        见黎月澄脸色还白着,他声音越发温柔:“你放心,我必不会辜负了你的情谊。你身子不舒服,就好好在这里歇着,你要的书,我去给你找。”

        临走前,还不忘轻轻握了握黎月澄的手。

        这女子的确配不上她,可他如今接近纪清漪不方便,有她在内宅呼应,必定会事半功倍。日后事成,整个平阳侯府都是他掌中之物,她若是知情识趣,他也不是不能给她一个贵妾的身份的。

        黎月澄心花怒放,等陈文锦走了,她脸上羞涩的笑容才褪去,眸中闪过一抹算计。

        她知道锦表哥并没有真正喜欢她,不过是敷衍她而已。不过没关系,她能给锦表哥需要的东西,能帮助锦表哥,时间久了,锦表哥自然就会知道,到底谁才是最合适他的那个人。

        另一边纪清漪在二楼上落了单。

        远处的街上传来人声鼎沸的热闹声,越发衬得这书铺静谧无比,一排排书架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总感觉自己很危险,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窥视她一般。

        那种毛毛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她毫不犹豫丢下手中的书,打算去三楼寻找陈宝灵。

        突然,有人从身后一把将她的腰搂住,紧紧地箍进了怀里,她惊得魂飞天外,还未来得及惊叫出声,嘴巴就被人捂住,身体也双脚离地,被身后的人抱到了被书架遮挡的角落。

        安静的午后,无人的书铺,一排排的书架,她被人捂住了嘴,控制了自由……

        纪清漪脑中一面空白,如坠冰窟般瑟瑟发抖,却还不忘挣扎踢打。

        “别怕,是我。”男子的声音温柔又带着自责,在她的耳边响起,捂住她嘴的手也适时松开。

        是徐令琛的声音!

        纪清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回头,睁大了眼睛瞪着徐令琛。

        真的是徐令琛,竟然是徐令琛!

        不是陈文锦,不是徐令检,不是别人。

        这一瞬间,委屈、喜悦、难过……种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让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徐令琛看着,心口就是一疼。

        她脸色发白,眸中的惊惧还未完全褪去,眼角有水光莹动,脆弱的像暴风雨后的花枝。

        这种神色他从未见过。

        自责与愧疚同时涌上了徐令琛的心头,他一把拥了纪清漪入怀,一边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轻声安慰她:“别怕,别怕,我不是故意要吓唬你,本来是想开口喊你一声的,又怕发出声音惊动了徐令检……”

        纪清漪是吓坏了,特别是她曾经还经历过那样的不堪,可当她听到徐令琛的声音,看到真的是徐令琛之后,一颗心就彻底放松了下,此刻听他轻声细语地哄着她,还提起了徐令检,立马警醒了过来。

        “你说徐令检也在这里?”她面色肃然,声音发紧,眼中隐隐有不敢置信。

        “你别怕,我没有骗你,更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就是看徐令检跟陈文锦对你图谋不轨,所以想让你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

        纪清漪是诧异徐令检也来了,徐令琛却以为纪清漪不相信他的说辞,忙解释道:“我就是怕他们伤害,所以才躲在这里的。你好好看着,等会徐令检就来了。”

        纪清漪却觉得心中激荡。

        徐令琛既然发现了徐令检与陈文锦的意图,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让她避开,而是选择让她亲眼看到徐令检的不轨之举呢?

        是因为怕她不相信他吧?

        她垂下了眼皮,她虽然怪他欺骗了她,其实在内心却从未真正怀疑过他。她甚至想过,他的隐瞒或许是情非得已,或是是有苦衷的。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她没有时间去想她与徐令琛之间的过往了。

        有脚步声传来。

        纪清漪呼吸一滞,立马紧张起来,连耳朵也支起来,哪怕微小的动静也不愿意放过。

        “文锦,文锦,你快出来。”徐令检的声音爽朗而带着几分无奈:“我刚才在隔壁书铺,遇到了礼部郎中家的大少爷与二小姐,说来也好笑,那大少爷极力地巴结我,还隐隐透露出要将妹妹许配给我的意思。那二小姐听她哥哥这样说,竟然毫不避讳,大喇喇地问起我的喜好来。我被缠的无法,听说你在这里,只好躲了过来,好好的出来买书,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他顿了顿又道:“先不说礼部郎中不过是正五品的官,他家的女儿如何能嫁给我?就说那二小姐吧,实在是毫不矜持,让人一言难尽。我见识过千金小姐也算不少了,若论相貌人品,当属你家纪表小姐最合我的心意,不料我一时唐突,吓坏了她。”

        整个书铺里安安静静,并没有人回答他。

        徐令检眉头一皱,接着笑道:“文锦,你若是见到了纪表小姐,可一定要替我解释一番,我是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乍然一见惊为天人,绝没有其他意思,咱们两个一处这么多年,我的心思你总是知道的。”

        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他说的话好似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他突然把眉头一挑,扬高了声音故作惊讶道:“咦,纪表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277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