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51章 二更:死心

第51章 二更:死心

        “够了!”陈宝灵冷冷呵斥一声,目光冷清地看着南康郡主:“娘,要打就打我,不要怪不相干的人。”

        南康郡主目光落在陈宝灵脸上,不由瑟缩了一下,抢白道:“要不是你听了她的话忤逆我,我又怎么舍得动你!”

        “好了。”陈宝打断她道:“你来找我是有话要跟我说的吧。”

        她又转头对纪清漪道:“清漪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再去找你说话。”

        “嗯。你有话好好跟郡主说,别着急,有事的话立马派人去告诉我。”纪清漪捏了捏她的手,才出门吩咐良辰、美景:“等郡主走了,就哄着你们小姐吃东西,别让她空着肚子睡觉。哪怕她不吃饭,也要让她吃点心垫一垫。”

        良辰、美景点头应诺。

        一室安静,再无旁人,南康郡主看着陈宝灵清冷的面容,心里很是慌张。

        “宝灵,脸疼不疼?娘真的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娘当时也是气极了。打在儿身,疼在娘心,你疼,娘比你疼十倍百倍,你能明白吗?”

        她说着,坐到陈宝灵旁边,去拉她的手。

        陈宝灵的手僵了僵,最终没把手抽出来,只由她拉着。

        “我明白的。”

        虽然她语气很冷淡,南康郡主听了却很高兴,立马道:“你能明白娘的苦心就好,娘就怕你受了纪清漪那个小蹄子与太夫人那个老虔婆的蛊惑,你能理解娘,我就是受再多的委屈也值了。”

        “你不知道,刚才那老虔婆多过分,口口声声说你一定会愿意住到她院子里去。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南康郡主松了一口气道:“我就打发人跟那个老虔婆说一声,就说你哪都不去,就在娘身边。”

        望着南康郡主喜气盈盈的脸,陈宝灵最终狠心问:“娘,我留在你身边,你会逼着我嫁给太子吗?”

        “你这是什么语气?这怎么能是我逼着你嫁给太子呢?”南康郡主落下脸道:“太子不好吗?做太子妃不好吗?那可是除了太后皇后之外,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你知道我在皇后面前费了多少的功夫吗?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若是做了太子妃,谁还敢欺辱嘲笑咱们?”

        南康郡主越说声音越大,最后目光炯炯,后背挺直,像个即将要战斗的公鸡一样,等待着陈宝灵的反驳。

        不料陈宝灵并不生气,神色非常平静:“娘,咱们受不受人欺辱嘲笑跟我做太子妃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呢?”南康郡主煞有介事道:“当年你外祖父活着的时候,谁敢在我面前说一个不字?就连你爹还不是乖乖听话到我的房中来。可自打你外祖父去了,谁还将我这个郡主放在眼里?这几年,你爹是怎么对我的,你也看到的。”

        “所以,你一定要成为太子妃!”南康郡主斗志昂扬道:“从前,娘有你外祖父撑腰,以后,娘就有你这个太子妃撑腰,外人也罢,你爹也好,就连那个老虔婆也一定不敢不尊敬我了。”

        她用慈爱又充满希冀的语气道:“乖女儿,娘这一辈子的幸福就全系在你的身上了。”

        陈宝灵眨了眨眼,把眸中的水光眨下去。

        原来,娘是这样想的。

        她很想告诉南康郡主,尊重不是用权势压迫来的,也不是依附别人就能得到的。如果她一直这样,莫说是太子妃,她就是做了皇后、太后,别人也不会尊敬她。

        可看着南康郡主一脸的憧憬,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若是能劝得动,又怎么会有今天呢。

        陈宝灵道:“娘,我不想嫁给太子,也不想做太子妃。”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做太子有什么不好!”南康郡主不高兴道:“你好好想想,娘都是为你打算!”

        “可是做太子妃就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丈夫!”陈宝灵盯着南康郡主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娘,大哥的娘已经去世了,你都不能容忍,你怎么能让我容忍太子府那些莺莺燕燕呢?”

        南康郡主没想到陈宝灵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有一种被人揭穿的慌乱:“不一样,你跟娘不一样的。娘是一辈子吊死在你爹身上了,你还小,不知道我跟你爹的情况。再说了,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太子呢?我看太子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你肯定会喜欢他的,娘这么做都是为你打算,你怎么不明白呢……”

        到了现在,南康郡主还不死心,竟然还想着要说服陈宝灵。

        “我不喜欢太子。”陈宝灵声音冷的像冰雹:“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南康郡主又惊又怒,声音猛然间拔得很高:“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胆子怎么这么大!”

        陈宝灵彻底死心了:“娘,我已经决定要搬去跟祖母一起住了。”

        “不行,我决不答应。”南康郡主怒气腾腾地瞪着陈宝灵。

        陈宝灵毫不畏惧,眼神无波地与她对视。

        南康郡主突然就大哭:“宝灵,你怎么不明白娘的心意啊,娘都是为你好啊。你不想嫁给太子娘也不逼你,只求你别离开娘,娘一无所有,只有你了,你若是走了,可让娘怎么活啊……”

        “娘。”陈宝灵冷冷地打断她:“你是想哭软了我的心,让我拒绝了祖母,等祖母对我失望,等我无路可退之时,再逼我嫁给太子吧?”

        南康郡主的哭声一顿,不敢置信地看着陈宝灵。

        陈宝灵心里一片刺痛,母女多年,她怎么会不明白娘亲的打算,从前是不说,现在却忍不住了。

        “宝灵,你把娘当成什么人了,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南康郡主佯怒道:“你不想嫁给太子,那就不嫁。你喜欢谁,告诉娘,娘一定成全你。”

        “是顾向明。”陈宝灵冷冷道:“我喜欢的人是寿春长公主的嫡子顾向明,请娘成全。”

        话音刚落,她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个巴掌。

        南康郡主浑身哆嗦,目光凶狠地瞪着陈宝灵:“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怎么敢喜欢寿春那个贱人的儿子,当初我就该掐死你……”

        陈宝灵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在娘的心里,女儿始终比不上她的颜面更重要。

        她不再看南康郡主,一言不发地走了。

        “你去哪儿!”南康郡主歇斯底里的声音里有几许慌乱:“你不许走!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当天晚上,陈宝灵跟纪清漪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搬进了太夫人的安荣院。

        接下来几天,虽然有纪清漪开导,可陈宝灵一直怏怏不乐,人也失去了往日的精气神。

        没想到三天之后,芳华女子学院送了三张邀请函,邀请纪清漪、陈宝灵、黎月澄参加十月份的入学考试。

        这一消息让侯府上下都高兴起来,陈宝灵晦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太夫人就决定两天后去潭拓寺上香,让陈宝灵散心的同时,也请求菩萨保佑陈文锦今秋能够顺利过了举子试,保佑三个小姑娘能进入芳华女子学院。

        慧心得了消息,立马把信传了出去。

        郑则收到信,却犹豫着要不要把信送给徐令琛。

        上次见了纪小姐之后,殿下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还是他劝说了好久,殿下才略略阖了阖眼。

        也就是迷瞪了那一小会,让殿下梦魇了。

        他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殿下满头大汗还大口大口地喘气。

        叫醒殿下之后,殿下便一边比一天沉默了。

        不仅只口不提纪小姐的事,还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晚上更总是被噩梦惊醒,拖着他到演武厅过招。

        这不过短短七八天,殿下就瘦的脱了形。

        问他做了什么梦,他却怎么都不愿意说。

        “郑则。”徐令琛突然开口道:“你在门口走来走去做什么?有事进来说。”

        “是。”郑则将纸条递给徐令琛,徐令琛展开看了,面上毫无表情。

        郑则心里纳罕,从前见了纪小姐的消息,总是高兴得不得了,这几天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郑则壮着胆子去看那纸条,登时惊呼:“我说怎么这几天媚媚怎么打嗝味道不好闻,也不爱吃东西了呢?原来纪小姐竟然挖蚯蚓给它吃。殿下,你看,是不是该把媚媚看起来,不让她去见纪小姐了啊!”

        徐媚媚喜欢华服美饰颜色鲜艳的东西,喜欢吃好吃的,最喜欢的吃的却是蚯蚓,徐令琛觉得恶心严禁下人挖给它吃,这是宁王府都知道的禁忌。

        若是从前徐令琛得知谁给徐媚媚喂了蚯蚓了,定然会勃然大怒,狠狠教训人的。

        怎么今天毫无反应?

        “说也奇怪。”郑则不解道:“纪小姐又怎么会知道媚媚喜欢吃蚯蚓的呢?怎么就会想起来给它挖蚯蚓吃的呢?是殿下您告诉她的吗?”

        她当然会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

        上一世若是她不高兴了,就会撅蚯蚓给媚媚吃,每次都将他气个仰倒却有无可奈何。

        脑海中浮现的是她抿嘴生气的样子,突然他就想起上一世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她说她与陈文锦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她是一定要嫁给陈文锦的……

        他留了两个护卫暗中保护她,并叮嘱他们一定要破坏此事。

        可后来他死了。

        郑则也死了。

        宁王府所有人都被清洗一空,那两个护卫也一定不能幸免。

        他们一暴露,小丫头一样在劫难逃。

        所以,他的小丫头,最终还是被他害死了。

        徐令琛心里又气又恨,气自己无能,恨自己竟然着了别人的道。

        她对他敬而远之,究竟是恨他上辈子害死了她,还是她根本不喜欢他。

        一想到后面那种可能,他的心就疼得直哆嗦。

        梦里是她决然的脸,无情的话,她说她从未想过嫁给他,一开始想嫁的人就是陈文锦。

        “嘭”地一声,拳头狠狠地砸在桌案上。

        “郑则,是我一厢情愿的对不对?”徐令琛用从未有过的语气问郑则:“你看出来了,她心里根本没有我,是我在唱独角戏,对不对?”

        她从未说过喜欢他,从未说过!

        他声音悲戚,明明没说什么,郑则听在耳中却觉得眼睛发酸。

        殿下何其骄傲,可碰上了纪小姐从前的傲气荡然无存。

        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殿下,若是什么都不做也不可能。

        “殿下。”郑则绞尽脑汁想了好久才道:“要想知道纪小姐心中是否有你,其实也不难。”

        徐令琛闷闷的,过了好久方道:“说。”

        “苦肉计!”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431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