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68章 二更

第68章 二更

        马车停在了平阳侯府侧门,陈文钺护着纪清漪与陈宝灵下了车。

        自打纪清漪与陈宝灵去了芳华女学,陈文钺这个长兄就主动承担起了接送她们二人的任务。

        有时候纪清泰也会跟着凑热闹。

        这一回因为下了雪,太夫人担心路上不安全,就没有让纪清泰也出来。

        一下马车,两个女孩子就手牵着手朝里走。

        陈文钺见纪清漪与陈宝灵一个穿了宝蓝色斗篷,一个穿了大红色斗篷,娇嫩嫩的好似鲜花一般,心里高兴,嘴上却不忘叮嘱:“注意脚底下,别走那么快,当心斗篷裹了腿。”

        “大哥,你好啰嗦!”陈宝灵回头对着陈文钺做了一个鬼脸。

        堪堪走到二门处,纪清漪杜嬷嬷引着一个背药香的大夫出来了,不由吓了一跳:“杜嬷嬷,是谁不舒服了?怎么要请大夫?”

        能让杜嬷嬷亲自送的,八成是太夫人。

        上一世太夫人生病好像是几个月之后事啊,该不会因为她重生了,所以影响了太夫人的寿命吧。

        陈文钺与陈宝灵兄妹也赶紧过来问。

        一个说:“是不是祖母身上不好?”

        一个说:“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就这一会的功夫,这是怎么回事?”

        杜嬷嬷呵呵地笑,脸上都是喜悦:“大爷,大小姐,表小姐别担心,太夫人身体康健,好好着呢。是二奶奶有喜啦。”

        黎月澄有孕!

        纪清漪愣了愣,陈宝灵已经提了裙角,跑进去了,她也忙做出欢喜的样子来:“阿弥陀佛,二表嫂进门有喜,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咱们家后继有人,外祖母该欢喜坏了。我这就去看看二表嫂去。”

        “正是呢,太夫人喜欢的什么似的,便是我们也高兴。”杜嬷嬷喜滋滋的说:“只不过大夫说了,二奶奶现下需要静养,表小姐还是等几天再去,横竖刚刚怀上孩子才将将三个月呢,现在什么都看不出来。”

        纪清漪拍了拍额头道:“瞧我,欢喜的傻了。”

        杜嬷嬷继续送大夫出去,纪清漪就站着发呆。

        真是没有想到,黎月澄竟然怀孕了,刚刚三个月,若是按时间算,极有可能是那天晚上的,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谁的孩子,陈文锦若是知道了,脸色必定很精彩!

        陈文钺见她站着,斗篷的帽子落了下去,就过来替她将斗篷戴好,轻轻揽了揽她的肩膀:“清漪,你别难过,虽然没有了文锦,你还有我呢,我一定擦亮眼睛,替你找一个才貌双全知冷知热的如意郎君。”

        纪清漪没想到钺表哥会突然做出这个举动来,脸一下子就红了:“钺表哥,我没事的,锦表哥跟月澄能在一起,我真心为他们高兴,只希望他们白头到老才好,绝没有其他的想法的。”

        纪清漪很感动,所以也不去陈文钺解释了。

        陈文钺见她脸红了,意识到纪清漪是大姑娘了,笑了笑松开了胳膊:“我知道清漪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有钺表哥在,绝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纪清漪鼻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她一定要阻止钺表哥上战场,一定要阻止几个月后陈家的劫难。

        纪清漪心中默默打定了主意,正要开口,突然从内院走出来一个形容模样怪异的陌生人。

        那人大约有三十多岁,吃得肥头大耳,满脸油光,身上穿着粗布衣裳,却很明显小了一号,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走路的时候眼睛乱瞟乱看,一见到纪清漪与陈文钺,忙满脸堆笑小跑着上前来:“给大爷请安,给小姐请安。”

        陈文钺就笑:“是王六啊,有些时候没见着你了,你打哪里来呢?”

        那叫王六的人,脸上的笑容就更殷切了:“回大爷的话,小人一直想进府给太夫人各位爷各位小姐请安,只因今年天干雨水少,庄子上粮食收不上来,不好空着手上门来,所以才一直没上来给主子们请安。眼下到了年底,佃户们今年没收成,托小人跟太夫人商量今年的田租先停一年,明年再一起交上,所以小人今天才来了。”

        纪清漪听着心头一动。

        陈文钺笑道:“看你这般高兴,必然是所求达成了的。”

        “托大爷的福,太夫人向来怜老惜贫,府里从不苛待佃户,所以今儿太夫人是满口答应的。”

        “你这是托了你们二爷的福,二奶奶有了身孕,太夫人高兴,必然是有求必应的。”陈文钺就问:“可去给你们二爷请安吗?”

        “去了,哪能不去呢,就是小人今天没福,二爷不在家。”王六道:“此刻见了大爷,给您磕个头,也是一样的。”

        说着就趴在地上给陈文钺磕了三个响头。

        陈文钺摆摆手道:“快走吧,再耽误下去,雪越发大了,路上不好走。”

        王六这才爬起来点头哈腰地走了。

        “钺表哥,那人是谁啊,一脸的谄媚。”纪清漪一边朝里走,一边问陈文钺。

        “是文锦的奶爹,现在在田庄上做庄头,他一向是如此,心倒不坏的。”陈文钺道:“走吧,咱们快进去。”

        纪清漪点点头,没说话,心里却盘算开了。

        前一世陈家的悲剧便是从田庄庄头打死人开始的,那庄头胆大包天,仗着府中主人的势,竟然打死了一个巡城御史,平阳侯陈雍因纵奴行凶,下了诏狱,新任的兵部尚书接替平阳侯后,发现兵部的账册被焚烧,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皇帝命锦衣卫彻查,最终平阳侯被杖责五十,爵位被夺。

        正是因为如此,钺表哥才急着上战场,希望凭自己的本事挣军功,让皇帝改观,将爵位还回来。

        太夫人万分不舍,钦点了黎月荣陪着他去,却没想到最终黎月荣回来了,钺表哥却战死沙场。

        钺表哥用他的性命换回了爵位,陈文锦成了新的平阳侯,又有徐令检相助,很快就大权在握。

        她一直想找机会解决前世的问题,可巧今天就碰上了这个庄头了,或许是老天爷在冥冥之中相助吧。

        ……

        黎月澄有孕,整个平阳侯府都喜气洋洋的,又加上到了年底,侯府热闹又喜庆,所有人都走路带风,笑容满面。

        只有南康郡主不高兴。

        她不喜欢黎月澄,觉得她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儿子陈文锦,哪怕黎月澄怀孕了她依然对她的出身耿耿于怀。

        她还想像从前那般折磨黎月澄,只不过太夫人发话了,让黎月澄好生静养,不许她立规矩了,这让南康郡主尤其郁闷,心里只想着黎月澄是个没福的,孩子落了,失了陈文锦的欢心才好呢。

        黎月澄护着肚子合眼躺在床上,心里却战战兢兢的。

        等听到丫鬟报陈文锦回来了,她更是面色一紧,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本以为那晚的事情已经揭过去了,可谁想到她竟然怀孕了呢,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究竟是谁的孩子。她心里自然希望这是陈文锦的孩子的,可陈文锦会这么想吗?

        他会不会因此厌恶她?会不会因此想起那晚的荒唐?

        这个孩子会不会打破她现在平静幸福的生活?

        她捂着平坦的小腹,想着若是陈文锦不高兴,便一碗药下去打了他吧,横竖她还年轻,只要有陈文锦的疼爱,何愁以后没有孩子呢。

        想是这样想,心里却是有些舍不得的。

        帘子一动,陈文锦走了进来,他定定了地看着黎月澄,眼中是如雪一样的冷漠与厌恶,黎月澄脊背一凉,惶恐地站起起来:“文锦……”

        “坐着别动。”陈文锦已经大步走到她身边,扶住了她的肩膀:“月澄,你怀了咱们的孩子了。”

        语气温柔,充满了期待。

        黎月澄不敢置信地看着陈文锦,陈文锦却呵呵地笑了,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肚子:“孩子乖不乖,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黎月澄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了:“锦表哥,我还以为你不会喜欢这个孩子。”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乍然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多高兴。”陈文锦揽着她道:“是不是怀了身孕就喜欢胡思乱想啊,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一听到消息就急匆匆地赶回来了,就是刚才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黎月澄就抓紧了陈文锦的衣袖,一颗惶惶不安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她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今天的幸福,老天爷总算没有辜负她。

        在她没看到的时候,陈文锦双眼中布满了阴霾。

        转眼就到了除夕,吃过晚饭之后,平阳侯府上下一起守岁。

        看着儿孙满堂,想着马上就要有重孙了,太夫人心情格外的好,她慈爱地对黎月澄道:“月澄,你怀着身孕,就不必熬夜了,先回去歇息吧。”

        “不用了,祖母。”黎月澄道:“跟大家一起守岁热闹。”

        “好了,我知道你有心,可孝顺不在这上头,好好养身子,早日生下孩子,为陈家开枝散叶才是你最大的孝顺。”又转头道:“文锦,还不快扶月澄回去吧。”

        “好。”陈文锦站起来,扶了黎月澄就要出门。

        南康郡主冷哼一声:“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够了!”陈雍呵斥道:“你要不想守岁,就回去!”

        南康郡主心里难受,却坐着没动。要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去独守空房,她宁愿一大家子守在一起,至少能看到平阳侯。

        黎月澄见平阳侯呵斥南康郡主,心里得意,面上却越发贤惠温婉:“二爷,这么点路,有丫鬟陪着,我不妨事的,你陪着祖母,公公婆婆吧,不能为了我一个破了大家的规矩。”

        太夫人微微颔首:“既然如此,文锦就留下吧。”

        黎月澄见太夫人面色慈爱,更加肯定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如今陈文钺没有娶亲,家中只有她一个孙媳妇,有南康郡主这个泼妇在前,她一定要好好地表现,争取在陈文钺娶亲之前生下平阳侯府第一个重孙,然后从太夫人手中接过掌家大权。

        黎月澄跟着丫鬟一起走了,才出门没多久,她身边陪着的丫鬟就脸色苍白,神色慌张地跑进来嚷嚷:“侯爷,太夫人,二奶奶……二奶奶摔了一跤,流了好多的血。”

        陈文锦站起来就朝外跑。

        太夫人脸色大变,厉声道:“还不快去请太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699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