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69章 不见

第69章 不见

        黎月澄的孩子到底还是没有保住。

        据说是出门没多久,路边突然窜出来一只猫,正好扑到她身上,黎月澄受到惊吓就摔到了,碰到了肚子,孩子就小产了。

        平阳侯府没人养猫,怎么会突然扑出来一只猫,又正好扑到黎月澄身上。这事情怎么想怎么诡异,太夫人震怒,令人彻查此事,却什么都没查到,事情就那么不了了之。

        只有黎月澄知道,那晚有人趁乱从后面重重地推了她一下,害得她撞到了肚子,可这事谁会相信呢?

        那晚她身边跟着两个丫鬟,两个嬷嬷。

        丫鬟就紧紧跟在她身后,两个嬷嬷一个走在她前面,另一个拿着东西跟在两个丫鬟后面。

        也就是说,害了她的人必然是那两个丫鬟中的一个了。

        是一直跟在她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画眉呢?还是成亲之后太夫人刚刚赏给她的杜鹃呢?

        不管是谁,都休想在害了她孩儿之后逍遥法外,这个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彩心觉得这个大快人心,一边给纪清漪收拾东西一边道:“这才叫善恶到头终有报呢,她总是害人,如今可不就报应到她的身上了,这种人就不配怀孕生子,老天爷罚她永远都怀不上才好呢。”

        慧心话语不多,也点头称是:“她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纪清漪对这些都不在乎了,黎月澄陷害她不成,自食其果,她也不会将黎月澄放在心上。从此之后,黎月澄于她,就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而已。

        等到了门口,陈宝灵让彩心与慧心到后面车上去坐,她自己则笑嘻嘻地挤在纪清漪身边:“清漪,我有话跟你说。”

        “八成又是顾向明吧?”纪清漪见她脸红红的,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就道:“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

        “你怎么知道?”陈宝灵惊呼出声,下一秒又不好意思地看着纪清漪傻笑:“我……我已经同意顾向明来家中提亲了。”

        “你说祖母会同意吗?我爹他会同意吗?他会不会将顾向明打出啊?还有寿春长公主,她是一向不喜欢我娘的,也不知道顾向明能不能说服她?”

        她说着,有些着急:“虽然我已经决定要嫁给顾向明了,可还是希望大家都能支持我跟他在一起。清漪,别人都反对,你是我的好姐妹,一定不会反对的,对吧?”

        虽然她性格有些闹腾,但纪清漪很欣赏她敢爱敢恨的性格,她能如此,完全是有人宠着有人惯着才能养成的。像她从小寄人篱下,性子冲动,重生之后也瞻前顾后,绝不敢像宝灵这样想到什么就去做的。

        “我当然会站在你这边。”

        陈宝灵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真怕你也不看好我跟他。”

        “我看不看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外祖母与舅舅他们的意见。”

        “谁说的,你的意见很重要,你若是不喜欢他,我自然……自然不会同意嫁给他的。”陈宝灵嘴上说的厉害,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万一祖母与爹不同意该怎么办啊?”

        她脸上怅怅的,肩膀也耷拉了下去,显然很是担忧。

        “好了,现在想这么多也没有用,寿春长公主府门第很高,顾向明又相貌堂堂一身的武艺,说不定舅舅见他一表人才就会同意了呢。”纪清漪揽着陈宝灵的肩膀道:“你先把担心收起来,等顾向明来家里提亲,外祖母与舅舅真不同意了,在担心也不迟。”

        陈宝灵却抬头看着她:“你怎么知道顾向明相貌堂堂一身的武艺?”

        当然是听徐令琛说的了。

        纪清漪懊恼自己说错了话,忙道:“若不是相貌堂堂你定然也看不上啊,至于一身的武艺我是猜的,你不是一向很尊敬舅舅与钺表哥吗,还说锦表哥读书的那些之乎者也没意思,所以我猜顾向明必然是个武将而不是文弱的举子。”

        “还真让你给猜对了。”想起顾向明,陈宝灵脸上又挂了笑:“他的确很厉害,像爹跟大哥那样。”

        纪清漪见她情绪好了很多,心也放了下来。

        不想到了女学没几天,陈宝灵就病了。

        虽然是不过是偶感伤寒,学校还是很重视,派人去侯府通知,陈文钺便过来接了陈宝灵回家。

        纪清漪见她脸白白的,下巴尖尖的,知道她八成是为了亲事担忧,送她上车的时候便好生劝慰了她一番:“……再过四天我就回去看你,你可一定要将自己养好了,到时候跟我一起回学校来。”

        身体有恙,陈宝灵格外的温顺,乖巧地点了点头。

        四天后的下午,终于又到了可以回去的时候,纪清漪正在收拾东西,陈宝灵的丫鬟良辰就泪眼汪汪、神色慌张地找来了:“表小姐,我们小姐有没有来找过您?”

        纪清漪心头一个咯噔,登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没有啊,自打前几天钺表哥接她回家了,我就没有见过她。你怎么会这么问?是宝灵不见了吗?”

        良辰一听,眼泪便唰唰地朝下淌:“是,大小姐今天早上说是去花园散心,不让我跟着,只带了美景去,然后就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纪清漪声音发紧:“是不是躲起来了?家里都找过了吗?”

        良辰哭着摇头:“都找过了,哪里也没有。家里都翻了天了,大爷、二爷还有侯爷,都忙着找,大爷在门口等着呢,他不方便进来,就让我先进来问问。没想到大小姐竟然不在,这可怎么办?”

        纪清漪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钺表哥与舅舅都惊动了,那必然是找不到了的。

        “是不是落水了?或者失足掉枯井里了?”

        “没有。”良辰的眼泪落的更凶:“到处都找了,郡主哭得泪人一样,太夫人也急得不得了,家里的那个小池塘都打捞了两遍了,大小姐也不见,美景也不见,总之是找不到了。”

        纪清漪让彩心慧心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她自己则一边走一边问良辰情况。

        宝灵与美景两个小姑娘,会去哪里呢?

        俩人娇滴滴的,从没有单独出过门,若是遇到了坏人,可怎生是好?

        前世今生,纪清漪都很少跟外面的人打交道,可是她也听说过有一种人专门挑落单的女孩子抓了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去。

        她越想越是害怕,越想越是惶恐。

        可现在不是担忧的时候,她强迫自己将心中那些不好的念头压下去,镇定道:“别担心了,我们先回去。”

        纪清漪大步出了门,见陈文钺脸色焦急地朝门口张望,见只有纪清漪与几个丫鬟出来,脸上的失望是那么的明显。

        “钺表哥!”纪清漪目光一沉,快步走到他身边道:“究竟怎么回事,宝灵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陈文钺目光扫过鱼贯而出的众位小姐,沉声道:“上车再说。”

        “是寿春长公主的长子顾向明来家里提亲了,郡主大发雷霆,当场就让人将东西摔了出去,虽然太夫人拦着,她没有得逞,可却冲到了顾向明身边将他好一通骂。半分脸面都没有给妹妹留。”

        纪清漪了然,她就知道宝灵绝不会无缘无故跑丢的。

        “祖母将郡主狠狠训斥了一番,郡主一言不发,当天下午就背着家里的人将宝灵的庚帖与镇国公世子的庚帖交换了,多亏了文锦发现,阻拦了下来,要不然这亲事就算定下了。”

        陈文钺的语气里尽是懊恼:“那镇国公府早就是个空壳子了,镇国公宠妾灭妻让妾先生下庶长子不说,还由着妾室陷害抹黑嫡子,如今的世子便是那小妾所出的庶长子。只因秦王妃是镇国公府的姑奶奶,郡主从小便于秦王妃交好,所以,她才听了秦王妃的话,想出这么一个主意。”

        “我没想到她如此荒唐,连亲生女儿的死活都不顾。也怪我没有看好宝灵。”

        “钺表哥你别自责了,这事是郡主太不像话了。”

        正说着话,马车猛然停了下来。

        陈文钺与纪清漪还未来得及问,外面已经传来一个男子焦急的声音:“里面坐的是纪表小姐吗?宝灵是不是也在里面?”

        是个陌生的青年男子的声音,纪清漪首先就想到了顾向明。

        陈文钺撩了帘子,就见一个高大威武,身材健壮,皮肤黝黑的男子站在车外,他浓眉虎目,满头大汗,脸上灰扑扑的,像是跑了很远的路似的。

        见撩了帘子,他立马朝车里张望。没有陈宝灵的身影,他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失望与担忧:“平阳侯世子,纪表小姐,有宝灵的消息了吗?”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非常急切。

        虽然是因南康郡主而起,说到底跟顾向明也脱不了关系,陈文钺迁怒顾向明,对他十分不满,但见他急得什么似的,所有的不满都压了下去,低声道:“暂时还没有……”

        “多谢告知。”顾向明也不说其他,抓了马鞭便翻身上马,又回过头来对陈文钺道:“今天的事情皆是由我而起,不管宝灵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娶她。”

        他信誓旦旦,掷地有声的话语令陈文钺与纪清漪都很是意外,在他打马欲走的一瞬间,纪清漪突然想起之前南康郡主逼陈宝灵嫁给太子时陈宝灵的决绝,她心头一动:“顾公子请留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7730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