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76章 二更

第76章 二更

        当时纪清漪已经躺下了。

        自打去了芳华女学,徐令琛经常晚上去探望纪清漪,纪清漪就不让慧心彩心值夜了,就怕他哪天突然造访被彩心撞上,不好解释。

        她心里惦记着徐令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所以窗户一动,她就知道了。

        虽然猜到是徐令琛,纪清漪依然谨慎地压着嗓子问了一句:“是谁?”

        “是我,漪漪。”徐令琛大步走到床前,赶在纪清漪起床前按住了她的肩膀:“外面冷,别起来,仔细冻着。”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纪清漪低声道:“我没什么事,就是得知皇上突发疾病,白叮嘱你一句,你怕我担心,直接传信回来就是了,怎么自己跑来了。”

        皇上病倒之后,徐令琛寸步不离地守在床前,并不知道纪清漪给他传信。

        听了纪清漪的话,他心头一暖,感觉她就像是他的小妻子,担心他记挂他。

        “漪漪。”徐令琛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拥在了怀里。

        纪清漪却敏锐地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对,不禁问道:“你是不是没有收到我的传的信?皇上究竟如何了?”

        “很不好。”虽然徐令琛压低了声音,纪清漪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肃然:“太医们束手无策,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开始,就会是太子监国了。幸而在皇上意识清醒的时候,我主动请缨去寻找青龙道长,他答应了。”

        果然被她猜中了,纪清漪心中一紧:“那你什么时候走?”

        “马上就走。”徐令琛贴着她的耳朵说:“漪漪,你听我说,之前做轮椅的那个别院,上房右边的起居室耳房里有个地下通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我离开的时候,皇上殡天了,你就想办法带着清泰躲到那里去。郑则我不带走,留在京城接应你。”

        纪清漪听他交代后事一样,顿时心头一痛,一把抓了他的手:“不行,郑则是你的贴身护卫,你一定要带着。”

        “你听我的。”徐令琛亲了亲她的脸颊道:“乖,要是我能顺利找到青龙道长,咱们就什么都不怕了。若是皇上……等不及,先去了,那你就跟郑则一起离开京城,去山西去,我的父王母妃在山西,我会去山西与你汇合。你要乖,你安全了,我才能放心。”

        纪清漪想着他们刚刚在一起没多久就要分开,前途未卜,一颗心便好似针扎似的疼,可她知道眼下不是难过的时候,只忍着痛点了点头:“徐令琛,你可一定要快点回来。”

        徐令琛听她声音中带了一丝哽咽,心里也难受的厉害。

        他何尝不想日日夜夜跟她守在一起呢。本以为皇帝不会那么快有事,谁知道突然就发生了变故了呢?

        都怪他太过自负了!

        “你放心好了,之前为了给清泰治腿,我一直派人打听青龙道长的下落,如今已经找到了人,我只要去将人请来就行了,一定没事的。”

        他故意将语气放的又轻又快,在她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你乖乖的,我一定早点回来。我刚才跟你说那些,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你难道忘了吗,皇上不该是这个时候殡天。”

        纪清漪想想的确是如此,却并不知道徐令琛是不是故意这样说安她的心,可他马上就要走了,她也不能拖累他,让他挂心。

        “你去吧,我好好的,等你回来。”说完主动亲了他。

        徐令琛更加不舍,用力抱了抱她,却知道必须要走了,让她躺好,替她掖了掖被角,狠心走到窗户边,一翻身没入浓浓的夜色之中。

        过了几天,韩夫人突然约太夫人一起去潭拓寺给皇帝祈福。

        太夫人特意问陈文钺哪一天休沐,然后让陈文钺一起去。

        纪清漪与陈宝灵就对着陈文钺笑,直把陈文钺笑的一头雾水。

        这位韩夫人便是大理寺卿的夫人,太夫人有意将他们家的大小姐说给陈文钺为妻。之前提起过一次,因为南康郡主从中搅合,事情便不了了之了,太夫人叹息了好久。

        本以为这事情是没有希望的了,没想到翻过一年,韩夫人竟然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太夫人甚是高兴,当下就满口答应,约定日子相看。

        “清漪,宝灵,你们到底在笑什么?”陈文钺实在不明白两个小丫头为什么这么乐不可支。

        “钺表哥真不知道吗?”纪清漪笑道:“外祖母是让娶韩家大小姐来给我们做嫂子呢?”

        陈文钺讶然,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以手握了拳头,放到唇边,轻轻咳了一声。

        “哎呀,哥哥害臊啦,明儿,嫂子进了门,有哥哥害臊的时候呢。”陈宝灵咯咯笑,眼睛在陈文钺脸上打转转。

        “这还没影的事儿呢,别乱叫。”陈文钺轻轻拍了拍陈宝灵的头:“我是无所谓,韩家小姐却是闺阁女孩儿,万一事情没成,你这样乱叫让人听了去,坏了她的名声,却是不好。”

        陈宝灵也知道自己孟浪了,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纪清漪看着就挽了陈宝灵的胳膊笑:“钺表哥人真好,这位韩小姐若真进门做了咱们的嫂子,那便是她的福气了。”

        陈宝灵连连点头:“那当然,大哥一表人才,不仅是侯府世子还是正四品御前勋卫,不知道多少人想嫁给大哥呢。”

        陈文钺无奈地笑:“清漪,你怎么也跟着宝灵胡闹。”

        纪清漪脸一红,拉着陈宝灵笑着跑了。

        她这是为了钺表哥高兴。

        上一世钺表哥相看的时候她人没去,但是却知道钺表哥一眼就相中了韩家大小姐,没过几天两家就交换庚帖订了亲。

        只是后来陈家出事,钺表哥战死沙场,韩家便与平阳侯府退了亲,韩家大小姐在三个月后嫁给了她远房的表哥。

        不过,那是上一世的事情,这一世,她必定要让钺表哥好好的。

        转眼到了去潭拓寺那一天。

        因为是相看,两家非常有默契的装作不经意相遇,所以并未一起,也没有提前通知寺里净寺。

        太夫人年岁大了,纪清泰腿脚不方便,两人坐了上山的肩舆走在前头。

        陈文钺护着陈宝灵与纪清漪沿着山门的台阶一步一步朝上登。

        台阶两旁都是挑着担子的小贩,兜售各种小食小物。

        陈宝灵拉着纪清漪,看看这个,摸摸那个,陈文钺想掏钱给她们买,纪清漪道:“现在买了等会可不好拿,等我们下山的时候再买吧。”

        堪堪走到最上面了,陈宝灵在一个卖风筝的小摊前面停了下来:“清漪,咱们买了风筝到寺后面去放吧。”

        纪清漪想着清泰也喜欢放风筝,自然同意。

        陈文钺拿出荷包,正想要付钱,没想到小摊旁边突然窜出来一个小乞丐,夺了陈文钺的荷包就朝山下跑。

        “清漪,宝灵,你们先进去,我待会就来。”陈文钺丢了这一句,提步就追了上去。

        陈宝灵与纪清漪想喊他回来,又恐大喊大叫不太妥当,就一人买了一个风筝,由丫鬟陪着进寺庙去了。

        太夫人听了纪清漪说陈文钺追小贼去了,皱眉道:“这孩子别是故意躲开不想相看吧。”

        “不是的,外祖母。”纪清漪忙道:“我跟宝灵都看着呢,的确是有人偷了钺表哥的钱包,您别着急,他说一会就回来的。”

        太夫人见韩夫人还没到,就让纪清漪与陈宝灵带着纪清泰自己去放风筝,又让丫鬟婆子看好了,特别要看好纪清泰。

        潭拓寺后院有一大片空地,纪清漪打算去那里放风筝,陈宝灵红着脸道:“清漪,我的风筝给你,我有点事,去去就回。”

        纪清漪见她脸红红的,说话支支吾吾的,一把扣住了她的胳膊,似笑非笑:“你去哪里?该不会是跟顾向明见面吧?”

        “是又怎么样。”陈宝灵哀求道:“好清漪,自打定亲之后祖母一直拘着不让我出门,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了,你就帮我这一回,好不好?”

        纪清漪见她那样子,就想起了徐令琛,若是徐令琛没有离开京城的话,必然要找机会来跟她见面的吧?也不知道他人到哪里了,有没有找到了青龙道长,事情办得顺不顺利?

        “清漪。”陈宝灵抓了她的胳膊轻轻地摇着:“你到底帮不帮我?”

        纪清漪左右张望,果然见顾向明在不远处站着,就抿嘴笑道:“好吧,我今天就做一回红娘。只是你不能跑远了,必须在这后院。一则,我们走的时候我可以随时喊你,二则,跑到外面被人看到了也不像。”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陈宝灵大喜,抱了纪清漪一下,转身就跑了。

        纪清漪吩咐良辰美景跟上,自己就带了纪清泰放风筝。

        天朗气清,春风徐徐,风筝很快就飞上了天,纪清漪放飞一个让清泰拿着,自己去放第二个。

        这一回有了经验,竟然比第一个飞的还要快,纪清漪正高兴着,突然吹来一阵风,将纪清漪手中的风筝吹的掉了下去,落在了树丛里。

        纪清漪让丫鬟婆子留在原地陪着清泰,她让慧心牵着绳,自己顺着风筝掉落的方向去树丛里找,刚刚走到树丛边,就听到里面有女孩子低声抽泣的声音。

        “……表哥,真的不成吗?你带我走吧,咱们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好不好?”

        过了好一会才传来男子艰难的拒绝声:“蓉妹妹,聘者为妻奔则妾,我带你走自然可以,但从此之后,你便再不能正大光明地回京城了,再不能与父母双亲见面了,我不能陷你于如此境地。”

        “表哥。”女孩子的声音非常的痛苦,显然是不舍到了极点:“你真的不愿意带我走吗?”

        “不是不愿,是不能。”男子隐忍道:“若有来生,表妹,只愿我来生能与你门当户对。”

        “好。”女子决然道:“表哥的心意,我明白了。”

        “表哥,我就要嫁给别人了。”女子颤抖着声音道:“你能不能亲我一口?”

        纪清漪没有听到男子说话,只听到他走动了几步踩到树枝的声音,不一会就听到男女拥抱亲吻才能发出的声息。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094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