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86章 二更

第86章 二更

        吴氏闻言,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太夫人请她做媒,将事情完完全全交给她的,出了这样的纰漏,便是她这个媒人失职。

        万一卫国公府以为平阳侯府故意拿乔挑剔,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因此对陈宝灵有褒贬那也就不好了。

        她正想开口,太夫人却在她之前说话了:“亲家伯母放心,断断没有这样的事,府上的一切都安排的很好,我们没有不欢喜的。婚房的事情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我们绝不挑剔。”

        不怪太夫人这么说,有些时候亲事眼看着要成了,因为在彩礼、迎亲、风俗方面谈不拢而婚事告吹的事情不是没有。

        “必然是话传错了。”吴氏也接着说道:“亲家伯母,我们都是做大媒的,我断然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不知传话的嬷嬷是哪一位,是今天跟我们一起去的嬷嬷吗?”

        卫国公夫人见太夫人与吴氏都一口咬定说没有,看二人的表情也不似伪装,当下就松了一口气。

        一想到平阳侯府还有一位南康郡主,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

        “是跟吴夫人一起去的,身上穿着棕红比甲,旁人都叫她朱嬷嬷的。当时府上的人走了没多久之后,这位朱嬷嬷又重新折回来,说了要换院子的事。”

        别人还好,太夫人听了,眼底就闪过一丝寒光,但是脸上并未表现出来,只笑着说:“的确我们家的嬷嬷,她这是故作聪明,自作主张,让夫人见怪了。”

        卫国公夫人淡然一笑:“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想来的确是嬷嬷自作主张传错了话了。也是我太紧张了,听风就是雨,急急忙忙跑来了,太夫人是长辈,别笑话我。”

        太夫人听了,脸上就是一热。

        她没有约束好下人,卫国公夫人重视这门亲事,亲自跑了一趟,反倒让她别笑话。

        怪不得寿春长公主与卫国公夫人十几年的妯娌从未闹出什么龃龉,卫国公夫人的这份宽厚的涵养就非常人能及。

        “亲家伯母说哪里话,谁不知道你是有名的贤妻,便是府上的大小姐也是德才兼备的淑媛,宝灵不懂事,以后进了顾家门,还需要亲家伯母多提点她。”

        卫国公夫人笑道:“太夫人客气了,宝灵进了我们家的门,就是顾家的人,我必然当亲女儿疼她。别说是我,便是公主那里我也可以保证,一定让宝灵与向明和和美美的。”

        太夫人一直笑着送走了卫国公夫人。

        吴氏就一脸的自责:“姑母,都是我失责,没有注意有人折回头。幸好卫国公夫人亲自登门一趟,否则两家因此生了嫌隙,我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不是你的错,家里的仆妇你又认不全,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太夫人沉着脸问杜嬷嬷:“怎么朱嬷嬷会跟去?”

        杜嬷嬷也在心里叫苦:“我们出门的时候,朱嬷嬷也跟着上了车,我问了,她说是您同意的了,我想着时间紧迫,就没有折回来问,都是奴婢的错。”

        “的确你的错!”太夫人怒喝道:“那朱嬷嬷是个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没有毁亲,卫国公府又会怎么看我们平阳侯府!这一次要嫁进国公府的,除了宝灵,还有世子夫人,两个媳妇一起进门,就算长辈不说,底下的下人必然也是要对比一番了,你让宝灵还没进门就落了话柄了!”

        内宅的事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平阳侯府一开始落了下乘,以后宝灵极可能在同时进门的嫂子面前抬不起头来。

        此时此刻,杜嬷嬷也顾不得颜面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太夫人责罚。”

        太夫人面沉如水,正想说话,却被人打断了。

        “祖母!”陈宝灵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您不要罚杜嬷嬷,不是她的错,朱嬷嬷去卫国公府的事情,是我许可的,您要罚就罚我吧。”

        “宝灵。”纪清漪吃了一惊,赶紧上去抱住陈宝灵将她朝屏风后面拖:“你怎么出来了?外祖母会处理好此事的,你快进去。”

        这样吵吵嚷嚷的,不是让吴氏看笑话吗?

        “清漪,你别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陈宝灵直挺挺地跪在了太夫人面前:“祖母,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不要牵连旁人。”

        太夫人一脸的郁怒,看着陈宝灵没有说话。

        吴氏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拉着纪清漪出了门,杜嬷嬷也爬起来退了出来。

        纪清漪请吴氏去她的院子里坐,吴氏一进院子就看到门口开得正旺的红菊,进屋之后见瓜棱脚圆台桌上铺着青玉色的桌布,椅子上放着宝蓝色绫锻坐垫,条几上摆着鲜花,布置的清雅又不失活泼,不由暗暗点了点头。

        这位表小姐长得娇艳,眼光也不俗,怪不得能得了皇上的喜爱封她做县主了。

        这样的漂亮,不知道谁家能得了去。

        说起来,平阳侯府的几位小姐,适龄的都出嫁了,只剩下一个纪清漪了。

        姑母完全没有给纪清漪说亲的架势,难道太夫人是想把纪清漪留在平阳侯府。

        吴氏想到陈文钺那挺拔的身姿,英俊的容貌,不由惋惜。

        她的女儿碧城如今也有十四岁了,性子也好,容貌也俊俏,若是能嫁给陈文钺也不失为一桩良缘啊。

        她很想跟太夫人提一提,可万一自己猜对了,姑母已经决定让纪清漪做长孙媳妇了,她这不是没有眼力劲吗?

        吴氏心里纠结,就端了茶水慢慢的喝。

        纪清漪见她心事重重,还以为她是为了陈宝灵的事情自责,忙道:“表姨母放宽心,这件事情旁人不知,我还是知道的,是郡主要求朱嬷嬷去的,表姨母又不知道。再说了,现在事情也跟卫国公夫人说开了,您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我也是怕因为我的疏忽让卫国公府对宝灵有看法。”吴氏装作不经意道:“文锦娶妻了,宝灵也嫁了,现在就剩下文钺了跟你了,也不知谁家的女孩儿这么有福气,能嫁给他呢?”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滴溜溜在纪清漪脸上打转。

        纪清漪脸上一红,待反应过来便有些气。

        吴氏是有一个到了说亲年纪的女儿的,她真想将女儿嫁进来,难道就不能跟外祖母说,半真半假地试探她做什么!

        纪清漪装作没听懂,笑道:“我也奇怪呢,钺表哥明明是最大的,怎么反倒落到最后面了,想来是外祖母太疼爱钺表哥了,想给他娶一个德才兼备的媳妇,所以才细挑慢拣好好相看的吧。”

        吴氏心里一个咯噔,脸上就带出几分尴尬来。

        这孩子比她想象中要聪明的多,不能用糊弄孩子的手段。

        “清漪。”她拉了纪清漪的手,真诚道:“是姨母想错了,姨母给你赔不是,我就是看文钺人才一流,怕错过了可惜,又怕太夫人有其他的心思。”

        纪清漪讶然。

        没想到吴氏竟然是这么通透的人,试探不行,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怪不得外祖母会请她做宝灵的媒人,的确是个眼明心快之人。

        “其实外祖母早就在给钺表哥相看了,早几个月之前就看了大理寺卿韩家的小姐,因为韩小姐那天突然晕过去了,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这几个月因为宝灵的婚事,家里忙,就没有再提了。等宝灵婚事结束之后,我想外祖母一定还会再给钺表哥相看的。”

        纪清漪也是点到为止。

        为什么会晕,是身体不好还是其他原因?不了了之的原因又是什么?

        她通通没说。

        不过吴氏却得到了想要的信息,那就是太夫人的确在给陈文钺相看了,并没有将纪清漪留给陈文钺的打算。

        她呵呵一笑,拉了纪清漪的手,亲昵道:“你这孩子真是心灵手巧,这插花做的好,人也可人疼,怪不得姑母疼爱你如同宝灵一般。”

        纪清漪并不喜欢吴氏,她只是不想吴氏误会她跟钺表哥有什么才提点的她,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正愁说什么,杜嬷嬷就来请吴氏了。

        太夫人那边定然是处理好了,知道结果如何。

        纪清漪让彩心去打听,彩心不一会就回来了,她步履匆忙道:“不知道太夫人与宝灵小姐说了什么,宝灵小姐出了门,就让仆妇去捉了朱嬷嬷来。先打了二十大板,接着一辆马车拉走了,说是送到郡主在南边的庄子上荣养,再不许她进京。”

        “那郡主那边如何说?”纪清漪立马放下茶盏,忧心忡忡地朝外走:“宝灵现在必然很为难。”

        “可不是,南康郡主闹起来了,打了宝灵小姐两巴掌,还指着宝灵小姐大骂。说她是白眼狼,忘恩负义,还说要去顺天府高她忤逆犯上。还有比这更难听的话,宝灵小姐只是听着不做声,也不躲,只由着南康郡主的巴掌落在她身上,后来南康郡主坐到地上撒泼,她也不管,只等南康郡主哭累了,没力气了,才让人送南康郡主。”

        纪清漪叹了一口气,宝灵怎么就摊上这样的娘呢。

        有这样的娘,还不如没有呢。

        纪清漪到的时候,陈宝灵已经收拾好了,院子里干干净净,陈宝灵也重新洗脸匀面了,若是她眼睛还红着,根本看不出来她经过了那一场闹剧。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陈宝灵非常平静:“你放心我没事,以后她再也伤不到我了。”

        她这副样子,颇有几分哀莫大于心不死的感觉,又像经历风雨之后的树木,比原来挺拔成熟了很多。

        纪清漪本来准备了一肚子劝慰的话,此时此刻全部说不出来了,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好好做新娘子,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其实这种结果也很好,宝灵彻底与南康郡主决裂,以后也不会夹在婆家、娘家两头为难了。

        转眼就到了陈宝灵出嫁的前一天,很多宾客前来道喜添妆,陈宝灵是新嫁娘,自然不能出面。南康郡主平时就不管事,跟陈宝灵吵架之后大病了一场,如今还卧床不起呢,更不可能出来了。

        纪清漪跟黎月澄一起招待宾客,不重要的就让她们在花厅坐着,重要的就引到太夫人那边说话,等待开席,没想到门房的婆子突然喜滋滋地跑了进来:“表小姐,长宁侯大小姐来了。”

        来的宾客愣了一下,接着就带了羡慕的笑容:“长宁侯大小姐一直养在皇后跟前,除了去芳华女学之外,等闲并不出来,定然是跟表小姐大小姐有同窗之谊所以才来的。”

        太夫人也笑:“清漪,还不快去引了孟大小姐进来。”

        满室都艳羡的目光,纪清漪却暗暗警惕。

        孟静玉不请自来,必然没有好事。

        黎月澄本来想去的,没想到太夫人亲自点了纪清漪的名,捏着帕子的手就紧了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276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