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91章 惊心

第91章 惊心

        交换了写着生辰八字的庚帖,这亲事就算是定下了。

        可眼下平阳侯府出事,谁也不知以后会如何。所以,吴氏后悔了,想悔婚。

        她爱护女儿的一片心意,纪清漪能够理解,但是心里面总觉得有些难受,钺表哥的婚事也太艰难了些。

        而且太夫人会同意吗?

        如果太夫人不同意,吴氏还真的没有办法。

        可不管吕碧城以后会不会嫁进来,太夫人与吴氏之间的嫌隙都是不可避免的了。

        纪清漪去看太夫人。

        太夫人一言不发,只紧紧抿着嘴角面色严峻、目光犀利地瞪着吴氏。

        吴氏一开始还敢与她对视,慢慢地就有些承受不住,额头上也冒出汗来。

        坐在凳子上的吕碧城脸色发白,呼吸急促,不由紧紧握住了吴氏的手:“娘……”

        怎么会这样呢?

        她今天欢欢喜喜地来定亲,竟然遇到了这种事!

        脑海中浮现出陈文钺嘴角含笑盯着她看的样子,那样的直接那样炽热,她的心跳都乱了。

        本以为他们能在一起,谁知道造化弄人。

        只怪他们有缘无分了。

        吕碧城眼角就带了几分水光,她其实是舍不得的,但却不得不放手。

        吴氏看了吕碧城一眼,全身突然又充满了力量。

        都是她的错,见平阳侯府门第高,陈文钺一表人才,就动了结亲的心思。

        谁又能想到这才短短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呢?

        她只有这一个女儿,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朝火坑里跳。

        “姑母。”吴氏突然跪在了太夫人身边:“不是我言而无信想要悔婚,而是这个节骨眼上,陈家会发生什么谁都不能预料,您又何必多牵连一个人呢?”

        太夫人目光如刀锋般的冰冷:“你这是算准了我平阳侯府会因此一蹶不振了?”

        吴氏向来怕这个姑母,此刻太夫人动怒,她心中骇然,可为了女儿吕碧城也只能强撑着了:“姑母,您也是做母亲的……”

        “够了!”太夫人猝然打断了吴氏的话,沉声道:“我平阳侯府哪怕没落了,也绝不做勉强人的事,这门亲事就此作罢。杜嬷嬷,将吕小姐的庚帖还给吕夫人。”

        她真动怒了,才会叫她吕夫人。

        太夫人是吴家庶女,嫁到平阳侯府从孙媳妇一路熬成太夫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太夫人步步高升,吴家却一年一年的没落了。

        吴氏乖巧,与太夫人唯一的女儿陈宛是手帕交,经常来平阳侯府小住,太夫人对她也有几分真心的疼爱,当年她的婚事还是太夫人一手促成的。

        陈文钺与吕碧城的婚事并非太夫人主动提起,而是吴氏主动提起来的,没想到平阳侯府刚刚出事,吴氏就要悔婚,想想就让人觉得齿冷。

        “吴夫人,这是贵府小姐的庚帖,您拿好了。”杜嬷嬷冷冷地将装着庚帖的匣子递给了吴氏。

        吴氏如蒙大赦:“多谢姑母,我回去之后,必定想办法营救。”

        说着拉起吕碧城急急如丧家之犬般走了。

        “清漪。”太夫人低声道:“你跟上去看看锦衣卫放不放她们,另外,看看赵扶在不在?如果在的话……”

        纪清漪闻音知雅,忙接过话头:“外祖母放心,我与赵大人好歹有过一面之交,若赵大人来了,我必然想法打探消息。”

        太夫人盯着纪清漪道:“好孩子,如今外祖母能依靠的,只有你了。”

        纪清漪心里乱糟糟的,只不过面上维持着镇定罢了,她点点头,去追吴氏母女。见锦衣卫问了几句,走出门过了一会又回来,然后就放行了。

        纪清漪心头一轻。

        能放吴氏母女走,说明问题并不严重,应该没到抄家灭门的程度。

        那锦衣卫先出去再进来,分明是有长官在门外是出去请示了。

        也就是说,锦衣卫镇抚赵扶说不定真的来了。

        纪清漪脚步加快,赶紧走到门口,那两个守门的锦衣卫威风凛凛,冷若冰霜如钉子一样站得笔直,腰间的绣春刀看着令人发寒。

        纪清漪离他们尚有几步之遥,就被喝止住了脚步:“站住!”

        说话的时候,其中一人还将手按在了绣春刀上。

        纪清漪心头一紧,赶紧止住了脚步。

        她略站了一会,定了定心神方轻声开口:“两位总旗,敢问赵镇抚来了吗?”

        听他提起长官赵扶,两人面上稍微放松,一人道:“镇抚大人没来。”

        “多谢总旗告知。”纪清漪难掩失望,转身回了太夫人的院子,将事情告知了太夫人。

        太夫人扼腕,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天。

        “外祖母,是我无用!”

        纪清漪的愧疚是真心的,若是此劫难过不去,陈家岂不是又走上老路了吗?钺表哥是不是还会遇险呢。

        “不是你的错。”太夫人声音低沉:“许是陈家气运如此。”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室内的气氛十分压抑。

        突然外面响起沉重却不凌乱的脚步声,太夫人豁然抬头,赶紧坐正了身子:“清漪,站到我旁边来。”

        话音一落,外面的人大步走了进来。

        “文钺!”太夫人大吃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怎么回来了?你没事吧!”

        纪清漪先是一惊,接着就是一喜,钺表哥回来了,钺表哥能进来,是不是再次证明陈家这次的麻烦不大呢。

        太夫人与纪清漪一样,都对陈文钺的出现充满了期许。

        “祖母。”陈文钺脸上闪过一丝狼狈:“我是被押回来的,暂时都不能出去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文锦也应该很快就会被送回来了。”

        太夫人原本稍稍放松的神色立马又紧张了起来:“文钺,你跟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文钺眸中有掩饰不住的忐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托住了太夫人的胳膊:“祖母,爹下了诏狱了!”

        “什么?”太夫人大惊失色,面白如纸,却强撑着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夫人一生只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已然病故,可以说,陈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平阳侯陈雍身上。

        听到这个消息,她焉能不心神俱痛!

        陈文钺的声音也绷得非常紧,他顿了顿方道:“有御史弹劾爹四年前在福建平定反贼邓三茂时杀良冒功,说爹杀反贼六千,招抚九千乃是虚报,所杀反贼里面,有一半都是良民。”

        太夫人的手倏然收紧,死死地抓着陈文钺的胳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吗?”

        “祖母!”陈文钺脸色发黄,嘴唇干枯,眼底一片乌青,他沉声道:“真假尚且不知,皇上却大发雷霆,当场就下旨将父亲关押起来,说令锦衣卫彻查。”

        太夫人身子晃了晃,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

        纪清漪站在她的身后,一颗心跌落到了谷底。

        原来是打死一个御史,舅舅受了刑杖被捋了爵位。现在是杀良冒功,还杀了三千人,这是欺君的大罪,比打死御史要严重的多。

        纪清漪手脚冰凉,木木地看着太夫人:“外祖母,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别急,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太夫人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迷茫。

        四年前的事情,这要如何查起?

        这事情发生在福建,锦衣卫一来一回又要多长的时间!

        谁能保证这段时候平阳侯在诏狱里会不会受苦?锦衣卫严刑拷打逼问人的手段那是人尽皆知的。

        四年前她与陈雍就生了嫌隙了,外面的事情陈雍也没有对她说过,如果这事情仅仅是诬告那还好说,可万一不是诬告呢?

        万一平阳侯为了军功真的做下了这种糊涂事呢?

        当初平阳侯年轻气盛,不顾众人阻拦,执意斩杀付贵妃的胞弟,付贵妃受此刺激动了胎气,虽然后来付贵妃小产是她不小心从台阶上滚落,皇帝依然迁怒了平阳侯。

        毕竟当时皇帝就太子一个孩儿,又尚且年幼能不能养大都是未知数,付贵妃腹中的胎儿就变得格外的重要。

        出了这种事情,皇帝能不生气吗?

        平阳侯打了胜仗,人还未到家,就被人弹劾贪墨粮饷,直接从半路被带回京城,连家门都没进,就下了诏狱。

        待他从诏狱中出来,平阳侯府早已翻天覆地。

        他的职位被捋,只得了个闲散的差事。更可怕的是,他的结发妻子林曼皎中毒而死,南康郡主与公鸡拜堂,成为了他的继室。

        从那之后,他从器宇轩昂的青年俊彦,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内敛阴沉的失意之人。

        当时他才二十多岁,苦苦熬到了十来年,直到四年前才迎来转机。

        福建沙县邓三茂起兵造反自称闽王,当时的右军都督府都督刘英率兵前去平叛,历时一年无果。损兵折将不说,反丢了光泽县、安溪县、德化县三个城池。

        皇帝狠狠训斥了刘英,在内阁的建议下启用平阳侯陈雍为征南大将军,贬刘英为参将,戴罪立功。

        三个月后,平阳侯杀贼六千,招抚九千,生擒邓三茂等主要反贼三十六人进行,于午门献俘。

        这一役大捷,终于让皇帝消了怒气,任命平阳侯为兵部尚书,陈家至此才算喘过气来。

        所以,陈雍为了军功,做下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太夫人脸色白得吓人,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外祖母。”纪清漪看着非常的担心。

        太夫人把手一抬,陈文钺就迎上去握着太夫人的手,太夫人看着陈文钺眼光里都是慈爱与自责:“文钺,祖母对不住你,耽误了你的婚事。”

        “祖母。”陈文钺赶紧跪在她的面前,红了眼圈:“是我自己不想那么早娶亲,怕自己没本事护住人家,与其让人家在郡主手底下受苦,不如等我自己有出息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再娶亲。祖母一直纵容着我,我都知道,这些年若不是祖母护着我,我恐怕早就……”

        南康郡主再不济也是皇家郡主,陈雍是个男人于内宅方面管的很有限,陈文钺一直在太夫人的羽翼之下。

        这两年南康郡主屡屡作死,帝后对她都厌恶极了,太夫人才敢给陈文钺提亲。

        而陈文钺从小丧母,一直与姑姑陈宛、祖母太夫人住在一起,直到九岁才搬到外院。

        这世上,他最亲近之人不是父亲陈雍,而是祖母太夫人。

        对于婚事他没有什么看法,他相信太夫人一定会给他挑一个适合的妻子。他一定会尊敬她,爱护她,做一个好丈夫,绝不让任何人欺负她,更不会让她像他母亲那样不明不白含冤而死。

        “乖孙呐!”太夫人见他如此懂事,忍不住落下了眼泪:“等此事过去,祖母必给你选一个名门淑媛。”

        陈文钺到底是个男子,笨拙地用袖子给太夫人擦眼泪。

        纪清漪站在后面也觉得心酸。

        从前她总觉得外祖母冷冰冰的,对谁都是利用,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外祖母最最看重的便是钺表哥,不是利用,而是发自内心的疼爱。

        太夫人到底老而弥坚,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你在宫里当值一夜一天也该累了,先回去休息。清漪,你也回去,好好安抚清泰,还有下人也要好好约束,等用过晚饭,你们再到我这里来,我有事情安排。”

        纪清漪心神一振,到了此刻外祖母还能有条不紊地安排事情,实在比她强太多了。

        陈文钺与纪清漪一起出了门,走到门口陈文钺突然踉跄了一下,纪清漪赶紧扶了他一把:“钺表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陈文钺轻轻摇头,稳了稳身子:“你别担心。”

        从前当值要么是一夜,要么是一天,像今天这样去了一天一夜的还是头一回。

        他脸色疲惫,眼底的乌青是那么的明显。

        纪清漪心头一紧,钺表哥真的是从宫中回来的吗?

        “钺表哥,舅舅怎么样了?”纪清漪边走边问。

        “爹他没受罪,精神还好,就是……”

        陈文钺戛然而止,无奈地笑了笑:“你这丫头太聪明了,竟然套我的话,你放心吧,我不过是被抓过去关了起来而已,没有受刑。”

        纪清漪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钺表哥,对不起。”

        是我不好,没有化解掉这个危机,是我不好,让事情越变越糟糕。

        你对我这么好,我却救不了你,我真的好没用!

        “别哭,别哭,这又不是你的错。”陈文钺抬起袖子就要给她擦眼泪,手举到一半突然发现她已经大了,不是从前那个小姑娘了,他也要避嫌了。

        可她这样哭了,他看着心里也有些难受。

        “不。”纪清漪的眼泪却流的更凶:“钺表哥,你不明白,这就是我的错。”

        陈文钺笨拙地安慰她:“别哭了,来来往往的下人这么多,人家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呢。”

        认真算起来,是陈家拖累了她,怎么能是她的错呢。

        纪清漪赶紧打量周围,院子里静悄悄的,丫鬟婆子如受了惊的鹌鹑一般全都躲起来不见了。

        她松了一口气。

        一时情急,竟然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了,如今内宅可是由自己管理的,她这副软弱的样子若是被下人看到可就不像样了。

        陈文钺心情原本很沉重,可见她着急之下忘记了哭泣东张西望的样子,也就忍不住笑了。

        笑容刚刚绽放,他就想起一件事情,脸色立马又是一沉:“清漪,你在楼外楼没事吧?”

        楼外楼!

        钺表哥怎么会知道她在楼外楼出的事?

        那他是不是也知道徐令琛的事了?

        纪清漪一阵心虚,目光闪躲着不敢看他:“没什么事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在你面前站着吗?”

        “你没事就好!”陈文钺也觉得是自己关心则乱了:“我回来的路上经过楼外楼,楼外楼失火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370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