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为荣 > 第100章 委屈

第100章 委屈

        有很多高门大户世家的确是打女儿一出生就开始攒嫁妆了,这没什么新奇的啊。就是孟静玉的嫁妆的确很多,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纪清漪实在搞不明白。

        “你呀!”陈宝灵恨铁不成钢道:“你知不知道孟家这是故意的,你们同一天被赐婚,成亲的日子又只隔了一个月,外面难免那要你们进行对比。孟家这是铁了心要把你比下去呢。”

        纪清漪恍然大悟,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陈宝灵急得团团转:“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宝灵这样为自己打算,纪清漪心里是很感动的,她拉了陈宝灵的手道:“宝灵,我的情况你的是知道的,要跟孟静玉比嫁妆根本是不可能的,既然比不过,那咱们就不比了,随他们怎么说去。”

        “唉,话虽如此,我还是想让你风风光光的啊,毕竟人成亲一辈子就这一回。”

        “就因为一辈子就这一回,所以其他的才不重要啊,只要日后日子过的好,嫁妆的多少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嫁妆多就一定能幸福,嫁妆少就一定过的很凄惨吗?日子怎么样,还是要看人怎么过,你放心吧,我以后的日子一定比孟静玉的日子过的好。”

        “你说的没错。”陈宝灵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促狭:“你长得这么漂亮,日子只会越过越好,孟静玉那个丑八怪,日子能过好才怪呢。”

        “促狭鬼!”纪清漪道:“孟静玉虽然不是什么大美人,但也算清秀了,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丑八怪了。”

        陈宝灵就一脸的幸灾乐祸:“你还不知道吧,孟静玉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见过人,外面的人都说,她是楼外楼失火的时候被毁了容,所以不敢出来见人了。”

        纪清漪愣了愣,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如果她真的毁容,那可就好了。”

        陈宝灵瞪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她:“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也有说这种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呢。”

        “你是我的好姐妹,孟静玉算什么,我岂会为了她说你!”

        再说了,孟静玉一连几次对她下毒手,每次都找了替罪羔羊,她自己则暗戳戳地躲到一边,实在是太气人了。

        这一回也让她尝尝自作自受的滋味。

        因为第二天一早就有裁缝进来给纪清漪量尺寸做嫁衣,所以这天纪清漪睡的比往常要早一些。

        刚躺下没多久,就感觉屋顶有动静,一睁眼,只见一人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月光从屋顶照进来,纪清漪就认出来人是徐令琛,忙坐起来:“你怎么来了?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前两天来的时候不是说最近事情很多,抽不开身上吗?

        徐令琛大步走到床边,一把握住了纪清漪的手,低声道:“漪漪,让你受委屈了。”

        纪清漪愣了一下,没明白他的意思。

        徐令琛已经隔着被子将她抱在了怀里,他的下巴放在她的肩上,愧疚道:“让你跟孟静玉比,委屈你了。”

        纪清漪苦笑不得,真没想到徐令琛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自己给孟静玉一前一后出嫁,被别人比不是很正常的吗?她都无所谓,怎么他们一个个却好像她受了大委屈似的。

        纪清漪把手放在徐令琛手的外面,笑着道:“长宁侯府是簪缨望族,孟静玉不仅是高门贵女,还是从小就养在皇后膝下的,可谓是尊贵无双。我是平阳侯府表小姐,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弱弟,别人将孟静玉这个望族贵女跟我这个寄人篱下的表小姐相比,受委屈的是孟静玉而不是我。”

        她说着,用头蹭他的颈窝,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依赖:“我们就要成亲了,我每天高兴都来不及呢,哪还有心思会觉得受委屈啊。”

        她如此豁达,徐令琛听了心里软软的,搂着她的手比刚才又紧了几分:“漪漪,你总是这么好。”

        暗夜中,纪清漪看不到他的脸色,却能从声音里听出他的情绪。

        徐令琛一定是感动了。

        她心动一动,继续道:“我跟孟静玉身份天差地别,却都嫁了藩王世子。虽然都是世子,偏偏我未来的夫婿更优秀更出色更英俊,孟静玉必然是知道自己的夫婿不如我的,所以才会在其他的地方使劲。”

        “正所谓夫荣妻贵,你可以宁王世子,文武双全又英俊无敌,我嫁给了你,便是最大的荣耀。什么嫁妆、身份都不重要,我相信京城里有无数千金小姐愿意拿自己目前所拥有的一切来跟我换。所以我有什么好委屈的呢,能嫁给你,我只觉得光荣。”

        “毕竟你可是宁王世子啊,这么难啃的骨头都被我降服了,看我多厉害!”

        “是啊。”徐令琛与她脸贴着脸,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我可是宁王世子,还不是被人征服了,你真的很厉害。”

        他心里却打定了主意,总有一天他会坐上那个位置,给她无尚的尊荣,让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仰视她,再也没有人能忽视她,对她评头论足。

        既然孟家要比,那他何妨给他们添一把火呢。

        纪清漪喜欢听徐令琛这样说话,心里甜甜的,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亲,徐令琛就擒住了她的嘴,将她扑倒在床上。

        结果就是两人躺在床上,一会亲亲一会停下来说话,说了一会话又继续抱在一起亲,不知不觉就到了三更天,等徐令琛走了,纪清漪还觉得自己身上燥燥的,心里热热的,脑海中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干脆起了床,喝了一大杯凉水,等心里平静了才睡觉。

        感觉自己不过眯了一小会天就亮了。

        “哎呀,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昨晚看书看了一夜没睡啊?”

        彩心问了这一句,慧心就赶紧转过头来,与慧心对视的一瞬间,纪清漪只觉得一阵耳热。

        彩心不知道怎么回事,慧心却一定能猜出来的。

        都怪徐令琛,她催了好几次他都不愿意走,害得她几乎一夜没睡。

        下次无论如何也不这样了。

        彩心给纪清漪脸上扑了一层粉,盖住了眼底的淤青,纪清漪强忍着困意去见了裁缝。

        吃了午饭,她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已经是霞光满天。

        纪清漪正在梳头,陈文钺就来了,因纪清漪大了,他不好像从前那样进她的闺房,在门口等了好一会纪清漪才出来。

        她睡得饱饱的,脸蛋红扑扑的,看着格外精神。

        “真不愧是要做新娘子的人了,果然比从前漂亮了很多。”

        “钺表哥!”纪清漪红了脸:“怎么你也来笑话我。”

        陈文钺最是好说话的人,他笑道:“表哥这是为你高兴呢,怎么会笑话你。清漪,来,这是表哥给你的。”

        又是一个小小的匣子。

        纪清漪没有收,看了陈文钺一会,问道:“钺表哥,这里头该不会是你的体己银子吧。”

        陈文钺以手握拳,咳嗽了一声:“钱不是很多,只有八百两,等你出嫁了,我再给你添二百两。”

        他脸上隐隐有愧疚之色。

        纪清漪扶额,这都怎么了,一个个的都跑来给她送银子。她能风光大嫁给徐令琛做妻子,心里不知道有多满足,怎么好像她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钺表哥,这钱我不能要,外祖母已经给我准备嫁妆了。”

        钺表哥没成亲,除了薪水之外,每个月只有五十两的月例,这八百两必然是他所有的钱了。

        “唉,你快拿着吧,我知道这些钱太少了。”陈文钺失望道:“孟家都说了,孟静玉自小养在皇后膝下,胜似金枝玉叶,嫁妆都是比照公主来的。我虽然有心,却没有那个能力给你置办那么多嫁妆,只能委屈你了。”

        纪清漪真的哭笑不得,平阳侯府养着她,钺表哥庇护她,怎么到头来好像他对不起她一样。太夫人同意她嫁给徐令琛,愿意给她备嫁妆让她嫁的体体面面的,她真的非常满足了。

        再说了,她也不缺钱啊,昨晚徐令琛也说了,夫妻一体,以后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她打理的,她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嫁妆。

        “钺表哥,我真的不能要。”纪清漪道:“外祖母给我准备的嫁妆已经够多的了,我哪能还要你的呢,总不能我成亲,就要把别人搜刮一空了吧,那我成了什么人了呢!”

        “可是孟小姐的嫁妆……”

        “孟小姐是孟小姐,我是我。”纪清漪拦住了他的话头:“我不想跟任何人比。钺表哥,你对我好,我都知道,只是这钱,我真的不能要。”

        陈文钺站起来,一脸的决然:“那我给你买东西,买一些金银给你添妆。”

        竟然是她不收下就不罢休的样子。

        纪清漪无奈,只得接过了陈文钺手中的盒子:“多谢钺表哥。”

        反正以后钺表哥是要成亲的,等他成亲的时候,自己再加倍还给他好了。

        送走了陈文钺,纪清漪就回去数钱,看到这么多钱,彩心几乎要两眼放光了:“小姐,好多钱。”

        可是下一秒,她又耷拉了脸:“可是再多也没有孟家的多,孟小姐的嫁妆可是比照公主来的。”

        纪清漪将银票收起来,心里却在嘀咕。

        孟家竟然会说出孟静玉胜似金枝玉叶这样的话,还说孟静玉的嫁妆比照公主,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大了,也不怕犯了忌讳。

        纪清漪哪里之后徐令琛在后面煽风点火呢,孟家的确犯了忌讳,孟皇后当天下午就叫了长宁侯夫人进宫。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009/18548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